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2024-04-01 10:12:09 来源:观察者网

    “红海局势紧张是加沙冲突外溢的突出表现,中方的立场是尊重事实,指出了解决问题的正确路径。”

    “对胡塞武装,美国非常忍耐,根本原因是美国的全球战略重点在中国。”

    “红海危机可能会长期化,能不能借这个机会提高中国在国际海运业务中的地位?”

    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之后,也门胡塞武装以声援哈马斯、支持巴勒斯坦为理由,对过往红海区域的部分美英商船进行攻击,红海危机由此造成。在东方卫视3月25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金灿荣教授,围绕战争外溢风险对全球的影响以及如何增加中国的话语权展开讨论。

    张维为:

    当我们在欢度春节长假、万家团聚之时,这个世界其实不太平,不少地方还充斥着战乱和杀戮。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公开表示:世界正进入一个“混乱时代”,全球发生的冲突和战争,正给无辜平民造成一种“危险而且不可预测”的现状。他说“对于世界各地陷入冲突的数百万人来说,生活就是致命的、日常的、饥饿的地狱”。他把加沙地带的惨状比喻为“我们集体良知上一道正在溃烂的伤口”,而去年11月爆发的红海危机就是这个“溃烂伤口”的外溢。

    红海连通欧亚非三大洲,是全球最繁忙的主要交通要道之一,2023年10月巴以冲突爆发后,先是也门胡塞武装声援哈马斯反抗以色列,在红海袭击“关联以色列”的过往船只,后来是美国组建多国护航舰队,当然主要是美国和英国,其它盟国的参与更多是象征性的。美国把胡塞武装重新列为“恐怖组织”,对其发动袭击,红海局势随即升级,胡塞武装毫不示弱地进行反击。

    随后又发生了以色列无人机袭击伊朗境内的目标,伊朗则用导弹打击位于伊拉克、叙利亚境内的以色列目标,同时亲伊朗武装还袭击了美国在约旦的基地,造成美军的伤亡。于是美国开始报复,先后用导弹多次袭击在叙利亚等地的亲伊朗力量。当然,受到这场危机影响最大的还有全球的航运业,越来越多的商船选择绕道非洲好望角,导致运输时间、运输成本都大幅上涨。

    鉴于这场危机的严重性,我也分享一些自己对这场危机的看法。首先,从表面看这场危机主要是胡塞武装与美国、以色列的对峙,但胡塞武装的背后是一个被称为伊斯兰教什叶派组成的“抵抗之弧”,包括伊朗、哈马斯、也门胡塞武装、叙利亚政府军、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等等。巴以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在加沙地区围剿哈马斯,“抵抗之弧”的成员随即就以各自的方式开始了“围魏救赵”,给美国和以色列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压力。美国曾长期利用伊斯兰内部两大教派的矛盾,鼓动逊尼派的大国沙特和什叶派的大国伊朗之间对抗。然而经过中国的斡旋,沙伊达成和解,使得美国在中东的“指挥棒”不再那么管用了。

    实际上,美西方老是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正是2011年美西方支持的“阿拉伯之春”使也门陷入了全面内战,胡塞武装也从一支弱小的“拖鞋军”武装起步,一年多时间就掌控了大半国土。如果胡塞武装卡住曼德海峡,如果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沙特的石油就运不出去了,沙特的经济命脉将毁于一旦。所以在美国支持下,2015年3月,沙特组织逊尼派的联军向胡塞武装开战,但打了八年无果而终,倒是胡塞武装从所谓的“拖鞋军”变成拥有现代武器的能打硬仗的武装力量。现在随着沙伊和解,沙特和胡塞武装也实现了某种和解。当然,沙特目前还面临美国的巨大的压力。

    第二,就是美国在红海的所谓护航行动并不顺利。迄今为止,给人的感觉是美国打得战战兢兢,尽管有美英驱逐舰护航,但是美英的商船还是被击中了多次,美英军的弱点也暴露无遗,特别是冲突成本和火力持续的问题。一颗巡航导弹200万美元,而胡塞武装的无人机,数百美元或上千美元,所以作战成本是不成比例的。另外,美英战舰不时要回军港装填弹药。现在看来,除非出动陆军占领胡塞武装控制的也门曼德海峡的沿岸地区,否则美国恐怕也没有力量来全面进行护航,但美国又担心陷入类似阿富汗这样的战争泥潭。现在英国这个“钻石”号驱逐舰实在撑不住了,2月6日率先离开了红海。

    美国对伊朗的报复也很露怯,它不敢袭击伊朗本土目标,等了一个星期才开始袭击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亲伊朗目标,所以美国众议长约翰逊就指责拜登政府“过度的软弱”,而这种“过度软弱的反应”削弱了美国地位。而美国共和党的参议员罗格·威克说得更直白,说“拜登政府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愚蠢地向对方传达美国的目的,让他们有时间转移,甚至隐藏起来”。西方不少的分析人士也认为美英的报复行为,恐怕会将他们自己拖入更大的战争泥潭。

    第三,从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的情况来看,我自己的判断大致是这样的:今天的中东已经不是过去的中东了,今天的以色列已经不是过去的以色列了,今天的美国也不是过去的美国了,同样,今天的伊朗、哈马斯、胡塞武装也不是过去的伊朗、哈马斯、胡塞武装了。

    “抵抗之弧”开展的是一种新型的游击战,他们拥有各种类型的无人机、火箭、导弹等新的军事手段,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们似乎形成了相当广泛的网络和群众基础,据美国CBS的报道,现在中东大概有40来个获得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第三是“抵抗之弧”的士气显然高于美军、英军和以军。不久前,连CNN也报道,尽管美英对胡塞武装进行多轮大规模空袭,但胡塞武装还在“变本加厉”,直接向美英舰艇发射导弹。其中,美国“格雷夫利”号驱逐舰使用了密集防御系统,在“最后一道防线”才摧毁了胡塞武装的导弹。也就是说,导弹只差几秒这么短的时间就险些击中美国军舰。

    美国现在好像连胡塞武装也压不住,这使一向自恃“霸主”的美国有一种巨大的挫折感。今天,无论是俄乌冲突还是红海危机,给人的感觉是美国趋向于弱势,美国的对手则趋向于强势,这确实形象地反映了美国今天国力一路走衰的现状,不由使人想起了反映1970年毛泽东主席“520声明”精神的金句:“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最后,红海危机对国际航运的影响引起包括中国在内各方的广泛的关注。因为红海是通往苏伊士运河的门户,大约12%的全球贸易量由此通过,中国出口到欧洲的产品大约60%也通过这里进行运输。现在许多航运公司都绕道非洲好望角,导致时间延长、运费飙升。作为世界最大的货物贸易国,中国企业的物流也受到影响。好在我们早就布局“一带一路”,今天中欧班列的货运需求在翻番地上涨。今年1月20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文承认红海危机证明了,中国提前布局中欧班列的高瞻远瞩。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中欧班列也无法完全替代红海航运,因为海运转陆运涉及到许多问题,包括运量、运价、保险、多式联运重新安排等等很多复杂的变化。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基于安全性考虑,航运公司将普遍绕开红海航线,这将直接导致红海-苏伊士运河航路中断,中国至环地中海区域、欧洲、北美东的供应链都将深受影响。图源:财新网

    胡塞武装已公开表示,包括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多国船只可以安全通过红海。不少报道也显示许多外国货轮都挂着中国国旗通过红海水域,还声明船上有中国船员。也有报道说那些中国航运公司在利用中国优势,为红海和苏伊士运河提供海运服务。

    2月13日,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网站甚至刊登了这么一篇文章称:“如果世界各国的商船需要保护的时候都开始转向中国,而不是美国,这将是决定性的一个标志,也就是从美国世纪转到了中国世纪,是这样一个过渡”,但文章接着写道:“华盛顿应该感到庆幸的是迄今为止北京拒绝尝试承担这一角色”。我引用这段话也是想说明今天的美国是多么心虚。现在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到处都有风险,但同时到处都有机遇,就看我们自己的眼光、勇气和智慧。抓住机遇,中国就更不一样了,世界就更不一样了。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有一艘外国货船把自己“目的地”一栏的备注信息改为了“全员中国籍”。

    外交部长王毅今年1月14日在访问埃及的时候明确表示中方对近期红海局势急剧升温深表关切。王毅外长大致讲了三层意思:一,红海水域是重要的国际货物和能源贸易通道,中方呼吁停止袭扰民船的行为,维护全球产业供应链畅通和国际贸易秩序,中国希望这条国际贸易大通道保持畅通。二,安理会从未授权任何国家对也门使用武力,要避免给红海紧张局势火上浇油,推高地区整体安全风险;换言之,我们认为美英等国采用军事手段解决不了问题,而只会扩大风险。最后,王毅外长强调了非常重要的一点,红海局势紧张是加沙冲突外溢的突出表现,当务之急是平息加沙战火,防止冲突进一步扩大甚至失控,各方有必要依法共同维护红海水域航道安全,同时切实尊重包括也门在内红海沿岸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我想中方的立场是尊重事实,同时指出了标本兼治解决问题的正确路径。顺便说一句,埃及是受到红海危机打击最大的国家之一,因为苏伊士运河的过路费,是埃及国家最大的外汇来源之一,埃及人口超过一个亿,但粮食供应严重地依赖从亚洲的进口,所以这场危机已经导致埃及粮食价格的上涨和外汇收入的锐减,这两者对埃及都是关乎政权稳定的大事情。

    总之,这场危机也使不少发展中国家利益受到损害,它本身也表明了国际政治经济问题的复杂性,我想这也正是为什么王毅外长选择访问埃及,而且在埃及发表这一建设性的谈话的意义所在。

    我今天就和大家分享这些,谢谢大家!

    金灿荣:

    刚才张维为老师已经很系统地谈了他对红海危机来龙去脉的看法,和中国的立场。我就做几点补充。

    首先一个观点是,红海危机是加沙危机的外溢,这是外交部长王毅讲的,也是一个共识。如果以色列能够顺应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要求,停火了,那么红海危机也就结束了。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以色列挺顽固的,国际社会的声音它根本不理,而且要对加沙南部发起大规模进攻,之后加沙危机酝酿着扩大,意味着红海危机也结束不了,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红海危机将要长期化。

    从长期来讲,我想从两个层面去谈一些影响。一个是地区层面,一个是全球层面。首先可能得承认胡塞武装的声誉是上升的,近些年它跟伊朗关系很好,伊朗也支持它,然后它就起来了。起来之后,对沙特支持的也门政府就形成了挑战,导致内战,内战的结果是胡塞武装占了大部分,还有一部分仍在也门政府控制之下。但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后,以色列欺负加沙,大部分伊斯兰国家没什么动作,胡塞武装出来挑头,是不是对它在内部的声誉有好处?它现在俨然就是整个也门的代表,大家谁还去注意也门政府?一提也门就是胡塞武装。

    另外,胡塞武装在“抵抗之弧”里面的地位是上升的。在加沙危机之后,由于“抵抗之弧”作用比较大,所以“抵抗之弧”在伊斯兰世界里面的作用是上升的,而在“抵抗之弧”内部胡塞武装的力量是上升的,所以未来我们要去这个地区做生意、搞政治接触,你就得重视这支力量。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关于也门胡塞武装势力报道图片图源:RFI

    (责任编辑)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