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2)

    2024-04-01 10:12:09 来源:观察者网

    再有,它先攻击以色列相关的商船,后来由于英美联军报复,所以现在对英美商船也开始报复,所以应该讲胡塞武装对地区已经有一定影响了。但是,我还是要强调,就是截止到今天,这些“抵抗之弧”的行动,包括胡塞武装在红海的行动,还没有影响到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这说明它们的军事影响还是有限的,主要是一些政治影响。

    在经济层面,红海航道连着地中海和阿拉伯海,是欧洲、亚洲还有非洲东部主要的商业路线。现在这条商业路线受到干扰后,对我们的经济影响挺大的。最难受的是红海沿岸国家——埃及,苏伊士运河的收入减少40%到50%,还有吉布提、沙特,大家知道沙特最大的港口是吉达港,在西南边,现在都受到影响。所以,这是胡塞武装要注意的,因为这些沿岸国如果最后都受到负面影响,那对胡塞武装的政治影响是有破坏作用的。

    欧盟组织了它的力量,不掺合英美,英美是打人家,我只是防守。但是如果欧盟能组织一支独立的海军过来,对胡塞武装也是一个挑战。如果对欧亚、欧非的经济联系以及对沿岸国的利益造成的损失太大,可能在国际上会遇到新的麻烦,不光是英美反对,可能很多地区国家都要反对。这也是为什么外交部长王毅在埃及讲话的第一段还是强调,冲突不要影响经济,不要影响民用航运。

    在全球层面来看,比如胡塞武装用很廉价的无人机去打美国军舰,美国则必须用200万美元的“标准-3”“标准-6”反舰导弹去打,200万打1000块钱,财政上要破产的。但是从美国最近的例子来看,防守得想点办法,否则成本太高不划算。这是一个对所有大国的挑战,只不过美国人在遇到胡塞武装时把问题暴露了。如果让胡塞武装长期这样下去,美国战略声誉会受影响。美国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出陆军也不太好打胡塞武装。也门56万平方公里,3300万人口,胡塞武装首先是在军事战术上给美国出了难题,再者是在战略上给美国出难题。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最后要讲一个启示,美国面对胡塞武装这么难受,但它没有忘了中国,美国非常忍耐,在俄乌冲突那边,鼓动欧洲承担责任,因为它承诺的援乌经费600多亿美元一直没有到位,就让英国给了29亿英镑、法国30亿欧元、德国70亿欧元,让欧洲先顶着。在胡塞武装这边忍着,根本原因是美国的全球战略把中国当成对手,重点在我们这儿。

    我们要从这个角度认识美国的战略布局,认识中美关系,从中谋划我们的工作。根本而言,还是搞好我们国内,特别是经济和外交布局。这是我们必须认识到的美国战略一个总特点。谢谢大家。

    【圆桌讨论】

    主持人:在这一轮巴以冲突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担心是否会造成外溢的风险,现在我们看到红海危机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外溢风险。

    张维为:从经济层面来说,虽然我们对以色列的很多行为进行谴责,它的许多做法明显地违反基本的人权,但因为我们和中东所有国家,包括以色列在内,总体关系不错,所以我们是最能进行某种斡旋的,比如以色列最大的港口海法港,现在是中国人运营管理的。以色列的埃拉特港营业额锐减,这是以色列自己控制的。埃及、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等国都是中国的好朋友,他们的经济都遭受影响。难点在于如何在如此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找到大家的共识。

    主持人:在这种复杂性的背景之下,巴以冲突就会酿成像红海危机这样的全球性影响。

    金灿荣:中东是世争之地,地理因素就决定那个地方挺复杂。中东是一个很矛盾的地方,你在中东没有影响,你就不是世界大国。像俄罗斯现在国力并不强,可是它在中东是有影响的,美国还是得对它忌惮。可是,中东又是“帝国的坟墓”,卷进去你累死,不卷进去你没有身份。看看中国能不能开创先例,中国现在军事不卷入,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寻求合作,所以怎么才能摆脱历史上那些大国的尴尬处境,是对中国人战略智慧的一个挑战。

    张维为:我走过那个地区十几个国家。也门就是一个矛盾重重的国家,部族矛盾、宗教矛盾、教派矛盾、南北矛盾等等,胡塞武装是从北部起家的。整个的危机源于“阿拉伯之春”,2011年开始打内战,原来的政权垮台了,一下子群雄并起,最后胡塞武装脱颖而出。

    当时搞“阿拉伯之春”,包括美国等西方国家,思维方法之简单,认为我这个“普世价值”这是全世界都适用的,就不知道原来这个地区或一个国家形成统一要多少微妙的平衡,这种平衡一旦被破坏的话,整个国家就陷入动乱,一直可以乱下去。然后就是你说的“帝国的坟场”,比方美国如果再犯一个错误,派50万大军去打仗,“帝国的坟场”马上就会出现的,但不打仗又很尴尬,它整个威望就没有了,阿拉伯世界都在调侃它,美国不行了,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如果不是胡塞武装这样“高亮”的登场,可能大家不会像这次这样仔仔细细地去了解这支武装。

    金灿荣:它有点信仰,组织能力也不错,装备也有一点,所以现在胡塞武装是在内战当中脱颖而出,但我觉得还是离不开伊朗的支持,应该讲“抵抗之弧”的核心还是在伊朗,真正的老板是伊朗,但它没有下场。

    现在以色列总想把它拖进来,美国是清醒的,说不能再跟伊朗打了,再跟伊朗打,可能美国财政就崩盘了。所以以色列跟美国在这个问题上是有立场差距的,但凡出个什么事,以色列就说是伊朗干的,美国说根据我的调查不是伊朗。所以下面一个关注点就是如果伊朗下场,那就真外溢了,现在只是局部外溢。

    红海危机,何去何从?

    2024年1月14日,胡塞武装分子和部落成员集会反对美国和英国对也门萨那附近胡塞武装控制的军事基地的袭击。图源:美联社

    主持人:也门胡塞武装、也门政府都各自有不同的治理范围,他们的治理区域里也会遇到各自发展的难题,所以通过在红海地区把声势搞大,某种程度上也要缓解在治理当中遇到的一些难题。

    张维为:你现在看,也门也好、伊朗也好,实际上我们要注意到,他们有克制的一面。比方到3月22日为止,胡塞武装攻击的只是美英、以色列的商船,其它商船还没有伤害过;另外它宣布其他航舰,特别是中国、俄罗斯没有任何风险;它没有搞布雷,布雷就全部封锁了,这说明是留有余地的,没有封锁整个海峡。

    伊朗总体看也是克制的。据我所知,当时中国斡旋沙特、伊朗的和解,接着沙特和胡塞武装也走向和解,开始谈判,有一定进展。这当中的内容就包括减少伊朗对胡塞武装的支持,据说伊朗也做出一些承诺的,因为沙特很怕这个,万一再支持胡塞武装,然后海峡一封锁,沙特的石油出不去了。我想伊朗也非常珍惜跟沙特的和解,总之这当中外交活动有很多可以做,我相信中国一定在做这个工作,就是怎么促成这个问题的和平解决,但相关问题非常敏感。

    主持人:刚才大家都说到红海危机对整个全球航运带来的影响,不光是被袭击的这些国家的商船,一看这个区域不安全,即便它可能不在攻击之列,它也会绕道走,整个运价成本、运输周期都上去了。

    张维为:我看到的大概是几种情况,一种就是转到“一带一路”陆运,这可以消化掉一批,但是陆运价钱也上去了。另外,就是从非洲好望角绕,这是明显增加运费、增加时间,还有就是干脆买方全部负责了,我就供货,交通运输你自己负责。虽然胡塞武装公开说中国商船没有任何问题,但商船情况很复杂的,有时候虽然是中国商船,但保险公司是外国的,它保费提高了。

    你看,我们现在向欧洲出口新能源车,比亚迪搞了一个最大的自己的远洋货轮,专门运出口到欧洲的比亚迪汽车,它装载了七千辆比亚迪新能源车,也是走好望角的;1月份从烟台港出去,至少那时候它的判断还是好望角更加安全,或者保险各种安排只能那样走。总之,情况比较复杂,中国利益也受到损害。

    【问答环节】

    王荟钦:两位老师好,主持人好。我是浙江财经大学的学生王荟钦。我的问题是面对此次红海危机,发现美国自称有20多个国家参加此次红海护航行动,但有8个国家要求身份进行保密,欧盟也参加红海护航行动,独立自主地进行,那么对于这些国家不同的选择来看的话,他们背后有什么样的立场和诉求?

    张维为:美国组织联合护航,这个挺狼狈的,确实是队伍不好带了,你看西班牙明确说我不参加,找了一个借口,意大利说我有一艘舰艇可以提供,但什么时候出动,我现在定不下来,视情况。然后荷兰、加拿大说我可以派顾问,说是派三、五个顾问,就是不真正地帮忙,欧盟这个护航,我觉得有一点敏感,因为欧盟一直希望能够形成自己的武装力量,不要完全依靠美国,上次美国从阿富汗撤军,不通知欧洲盟国,欧洲国家气死了,但是欧洲没有足够的军力,这次无论如何欧洲要撑个面子,搞一个自己的,然后又公开宣布,不是进攻型的,是防御型的。

    但我看胡塞武装的警告也蛮厉害的,就是你们要承担责任的,我们不欢迎你这样做。所以就看它怎么把握这敏感的平衡,说弱一点可能就是象征性的,说强一点,它真的去护航胡塞武装定义是以色列关联的商船、船只,如果某一艘,比方说法国的船只,以色列关联了,被袭击了,欧盟怎么反抗?那又引起整个局势的进一步复杂化。

    金灿荣:我补充一点,欧洲可能想借这个事,显示军事上的独立性。现在欧洲挺尴尬,经济上挺厉害,军事上完全被北约控制了。欧洲一直有欧洲军团的想法,但一直搞不起来,这次借这个红海护航小试牛刀。而且跟另外一个消息联系起来,特朗普有一次讲他要上台以后,欧洲国家都得交费,谁不交费就揍谁,这把欧洲给吓惨了。后来法国国防部长、比利时首相马上出来说,不能再有幻想了,我们整个国家命运在美国人手上不行的,我们得把握自己命运。

    所以这是现在很值得关注的一个点,美国逼着他们战略自主,而红海护航又是第一步,那就有看头了。因为美国的霸权一个是靠自己,它拥有四大支柱,军事力量、金融霸权、科技霸权、话语权霸权;还有一个它的盟友体系很厉害,德国、英国、日本都比较厉害,东欧国家对美国的忠诚超过美国人自己,但是美国所有联盟体系最重要还是跨大西洋体系,如果跨大西洋体系那一方走自己的路了,那对美国是要命的,所以这个事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王硕:我今天想提问的问题是中国在国际海运业务中的主导性不强。红海危机可能会长期化,我们能不能借这个机会提高中国在国际海运业务中的地位?另外,有没有可能性将亚丁湾的这种护航模式扩展到全球的主要航道?这样既能够保证中国供应链的稳定,也能够为全球提供公共安全产品。谢谢。

    张维为:实际上我觉得这种思路是值得肯定的,但具体措施要缜密地思考。实际上我们亚丁湾护航从2008年就开始了。到今年2月是第46批出发了,而且你看海外报道,红海胡塞武装开始袭击的时候,我们是第一时间,第44批的护航舰只就到亚丁湾去访问阿曼,这是也门的邻国,人家怀疑中国是不是要做什么事情,实际上就是保持一种军事存在。

    当然,我想我们不会像美英那样的,因为我们跟各方都是朋友,但是军事存在很重要,万一我们自己的商船遇到什么事情,或者我们朋友的商船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我们帮助等等,所以在周边地区的军事存在非常重要,而且实际上亚丁湾护航是从中国南海出发到整个印度洋,然后到接近红海的地区,整个这一大片都属于我们要护航或承担某种责任的海域,所以影响已经很大了。

    可能下一步,因为这次第三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时候,普京总统来的,他向与会所有的国家,特别向中国推销他北极航路,他认为这是他这几年工作的重中之重。现在随着全球气候变暖,那边可以航行的时间越来越长,甚至还有破冰船,这条路线比亚丁湾路线要节省40%的路程,以后从日本海走,要经过韩国、日本、以及美军经常出没的海域,所以我觉得也会有护航的任务。

    金灿荣:我非常赞成你这个观点,中国以后在国际海洋事务中要发挥作用,甚至是某种主导作用,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不是一蹴而就的。第一,中国自己的观念得改,我们很多人一直到今天还认为中国是个陆权国家,美国才是海权国家。美国现在也塑造说英国、日本都是海权国家,中国是陆权国家。其实不对,从地理上讲,中国是个海陆复合型国家,我们陆上960万平方公里,海上有400万平方公里,我们的海岸线很长,18000公里。海洋经济发展也不错,占GDP的9%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海外利益现在非常大,我们必须重视海洋。

    过去海洋规则都是美国人制定的,我们跟着走;现在随着我们的利益出来了,而且第三世界对我们的期待也在上升,所以我们现在是应该要在国际海洋事务上发挥作用了。但是到底怎么去做,我觉得需要摸索,美国人炮舰政策,揍你、分化,中国肯定不能走这条路,我们是弥合矛盾,然后发展经济。但可能成本也很高,风险也很多,而且需要人才,这几方面现在都不够。所以我只能这么说,大家要考虑到这是个系统,里面的困难是非常多的。

    张维为:我再补充一点,我刚才演讲中专门引用了美国一个保守派的智库的担心,他认为这次出现这个红海危机之后,这么多国家找中国不找美国,搞得不好就变成“美国世纪转到了中国世纪”,他下面进一步的引用是,就像当年英国世纪变成美国世纪一样。

    我们要看到这是西方的逻辑,他会本能地这样去想的,他总认为有个标志性的事件会变成一个转折点,你接受西方的逻辑也好,不接受也好,一定要了解外部世界这样看我们的,绝大多数国家就是把你看作为一个超级大国,你有全球的影响力。

    我们说机会永远为准备好的人提供的。光是红海危机怎么处理,这当中大有文章可以做,需要我们动脑筋,使用自己的影响,把它做好,就是我前面讲的,这个时候抓住机遇,中国就更不一样了,世界就更不一样了。

    (责任编辑傅鑫)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