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敌不动我不动,俄罗斯和西方达成了“默契平衡”?

    2024-01-19 11:20:00 来源:观察者网

    尽管年初都在纷纷预测俄乌战争能不能在新的一年里结束,但从实际情况来看,俄乌战场上的真正推进并不大,双方都缺乏决定性的战果。而双方军内也都出现变动,瓦格纳兵变,乌军反腐、更换防长,但这些事件也很难算得上节点性大事。

    在俄乌战争一周年的时候,外界都在猜测战争走向一种什么局面,是朝韩模式,还是持久消耗,但目前情况似乎与这些猜测都有偏差,且下一步的走势仍充满悬念。

    同时,2024年可谓“超级大选年”,俄乌战争当事双方都将面临大选议程,战争背后方亦是如此,美国大选、欧洲议会选举等,都可能影响地缘政治风向。

    当然,还不能忽略的是其他正在进行的抑或可能发生的地区热点事件,如巴以冲突、朝鲜半岛局势等,可能产生外溢效应,从而成为撬动国际局势转变的支点。时间站在哪一边?战争与政治,如何联动?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与欧亚研究院副院长万青松老师对此作出解答。

    2023年底,俄乌相互对对方发起袭击。乌克兰首都基辅发生爆炸。图自路透社

    观察者网:

    万老师,您好。首先先简单聊聊这两天俄罗斯和朝鲜之间的密切互动。15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宣布普京将在可预见的未来访问朝鲜;同一天,朝鲜外长崔善姬带领的政府代表团抵达莫斯科。这是自去年9月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兼国务委员长金正恩访问俄罗斯之后,双方之间的进一步回应。普京在与崔善姬的会谈中提到,双方可以在所有领域合作,包括敏感领域。而朝鲜这边,去年至今,在军事、卫星、对韩政策等方面的表态与行动非常高调。这对俄朝关系意味着什么,对东北亚局势的不确定性又有何影响?当然,外界也在猜疑这背后会不会有中俄朝的某种合作,或者会浮上水面?

    万青松:

    短期而言,我们对东北亚的局势不宜过于悲观,朝鲜与俄罗斯再次走近、韩国与美国继续拉进的背后,都对“国家生存底线”有清楚的认识。朝鲜半岛局势可以周期性地交替升级、降级,但还没有真正越过这条底线,因为地区国家能够意识到,底线之外的风险与威胁会更大。

    朝鲜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展示强大的军事潜力来确保政权安全,包括寻求半岛军事力量对比的再平衡,尤其是在国内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借助强化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巩固外在平衡更重要。韩国也同样意识到,暂时难以找到实现半岛统一的好办法,任何战争局面,即使是韩方的胜利(难以保证),也意味着经济繁荣时代的终结。

    因此,韩朝双方可以各自强化与美(及其盟友)、俄之间的军事关系,也可以集结军事力量展示决心,并向对方施压,但目前他们都还没有越过底线的强烈愿望。在这背后,乌克兰危机本身的走向也扮演了缓冲器角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政策主张是决定东北亚是否走向“两极对抗”的关键,可将重点放在发挥缓和地区对抗的“中间人”角色。

    俄总统普京会见朝鲜外长崔善姬图自克里姆林宫

    观察者网:

    2023年俄乌战场上的真正推进并不大,从俄方拿下巴赫穆特到乌军反攻失败,都缺乏决定性的战果;双方军内也都出现变动,瓦格纳兵变到乌军反腐、更换防长,但也并非节点性事件。在今年初俄乌一周年的时候,大家还在猜测战争会出现一种什么局面,朝韩模式还是持久消耗?但目前似乎与前二者都有偏差;现在回顾,您会如何描述战争的现况及之后可能的走势?未来会否出现“长期冷战争”的现象,即俄罗斯事实占据乌东领土,双方长期在此对峙,成为类似“缓冲区”;当然,俄罗斯占据后如何进行实质管理,也是一个问题。

    万青松:

    从过去一年的情况来看,我个人倾向于同意一些观察人士所认为的:战场上,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逐渐形成一种新的“默契平衡”。

    就战场而言,一方面在长达2000公里的战线上,俄乌双方的兵力数量基本持平,按照普京在2023年12月14日举行的年终总结记者会上的说法,目前有61.7万俄军在“特别军事行动”区,且明确表示没有必要进行新一轮动员;至于什么时候有必要,俄罗斯替代动员的其他举措是什么,普京都没有公开说明。而就在此两天前的12月12日,泽连斯基表示目前乌克兰有60万军队服役。

    另一方面,过去一年中确实没有看到俄乌双方在战场上取得实质性的进展,俄罗斯依然以积极防御为主,乌克兰的反攻也只能在一些点上展开,没能占据显著优势,甚至关于乌克兰反攻的舆论战也从一开始美西方与乌克兰的积极造势,逐渐转向年底反攻失败后的寻求“再平衡”,比如从宣布所谓的夏季反攻开始,乌军取得一点点进展,美西方舆论就炒作“胜利在望”,但此时俄罗斯舆论才开始“摩拳擦掌”。

    这集中体现在2023年7月23日普京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圣彼得堡会面时的一段对话。卢卡申科说:反攻是一个大谣言,没有反攻,也不可能有反攻,如果有反攻,三天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卢指的是西方援助乌克兰的坦克大队被俄军消灭,该视频在网上流传)。普京则迫不及待地回应称:有反攻,只是从一开始就破了。

    然而,到了年底的“反攻失利”,尤其是泽连斯基不得不公开承认反攻失败,西方舆论一面不断强化宣传乌克兰反攻失败、让乌克兰抓紧和谈的氛围烘托,另一面则将当前战局定性为战场“僵局”,显然这个僵局对西方不利,俄罗斯逐渐取得战场上的主动权(也可能是暂时的),但还是倾向于稳扎稳打,甚至为可能的冲突升级做更充分的军事准备。

    此外,军事观察家还注意到,过去一年,俄罗斯显然也在紧锣密鼓地筹集更多战备物资,包括结合战场经验进行军事装备的现代化升级,但整个下半年俄军对乌克兰的导弹、无人机攻击的频率和规模都降到很低,因而有些专家猜测是不是俄军将主动发起冬季攻势,包括为打击乌军的关键性基础设施及军事设施而保留导弹和无人机储备。

    最近,俄乌又重启大规模的相互隔空攻击,现在看来更多是乌方的袭击而导致俄方更多报复性的回击。但与此同时,近两天,俄乌双方又罕见地完成自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俘交换。这看上去似乎是“默契平衡”的矛盾体现。

    至于2024年的可能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种“默契平衡”能否被打破,尤其是谁先主动打破,这背后的不可控影响因素显然太多。

    比如,在3月俄罗斯举行总统大选的时间点,乌克兰和美西方是否会采取一些铤而走险的举动,包括对俄大选的干涉、向乌克兰提供F16战机(F16这一话题在2023年下半年较少被谈及,但并没有消失)等打破平衡的举措,进而引发俄罗斯的激烈反应。

    再如,战场上,俄方会否在大选前后发起主动攻势。不少俄军事专家指出,保持积极防御是不可能取胜的,如果要想“取胜”,俄军必须主动发起攻势,并认为这样的俄乌交战将持续到2024年夏。不过,也有一些俄罗斯军事专家认为,能否发动大规模进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军方能否开发出新的战术来克服当前的阵地战危机;如果找到了这种战术,冲突态势就会发生巨大变化。

    当然,一旦俄罗斯打破平衡,西方也不会善罢甘休,也会寻求其他方式来升级冲突,比如在俄周边挑起一场危机等等。另外,对于美国拜登政府而言,乌克兰战争的失败将与阿富汗大溃逃、巴以冲突、中美博弈联动,产生冲击2024参选总统的外交“大溃败”;是否继续与普京维持“默契平衡”来防止出现这种不利局面,抑或在战场上采取其他应对举措来扭转局面,后者要冒的风险显然更大。

    1月1日,经济学人杂志刊发对泽连斯基的新年专访,泽连斯基向其西方盟友喊话,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责任编辑)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