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军事情报 评论精选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史海烟云 军事常识 军事音乐 军事论坛  

吉隆滩之战—美国雇佣军覆灭记
孔迈

   作者简介:孔迈,男,汉族,1919年生。1938年参加革命,历任新华社新德里分社、哈瓦那分社、东京分社首席记者,新华社高级记者。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床头钟表的指针指向凌晨3时零5分。原来是古巴《今日报》社长拉裴尔·罗德里格斯打来的电话。他心情沉重地通知我:“美国雇佣军已在吉隆滩登陆,情况十分危急,菲德尔(卡斯特罗)已到前线去了。”“记者能去采访吗?”我问。“现在不行!”说罢,他便挂断了电话。我急忙披衣驱车直奔地处哈瓦那郊区的我国驻古巴大使官邸,叫醒了申健大使,向他汇报了上述情况。我随即又赶回新华社哈瓦那分社编发美国雇佣军入侵古巴的公开报道。这时还不到早晨7时,可是新闻却发不出去,因为古巴政府实行戒严,已切断了对外的一切通讯联系,这可把我们急得团团转……

  1961年4月17日凌晨2时,由美国派遣的特种部队潜水员趁着黑夜,偷偷摸摸地爬上了古巴中部拉斯维利亚斯省西南部萨帕塔沼泽地区的吉隆滩和长滩海岸。在长滩巡逻的古巴民兵小分队5名队员发现了敌情,他们一面在滩头阻击登陆敌人,一面用报话机向司令部报告。终因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他们最后一个报告只有简短的三句话:敌人登陆;我们拼死战斗;誓死保卫祖国!

  古巴起义军司令部通过电台在2时45分收到他们战斗到最后的消息。这5名英雄用鲜血和生命完成了阻击敌人登陆的任务,使古巴武装部队和民兵及时赶来增援。

  “一场恶战开始了!我们要把敌人包围在这里,歼灭在这里!”古巴总理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澳大利亚糖厂临时设立的前线指挥所里指着军用地图充满信心地说。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烟,胸有成竹地研究了地形,拟定了全歼敌人的作战计划。

  4月15日,一架美国B-26轰炸机偷袭了哈瓦那市和机场。他们指望这次突袭会引起全岛的恐慌和骚乱。但是他们的期望落空了,骚乱没有发生,保安部门迅速出动把准备里应外合的“古萨诺斯”(古巴语寄生虫们,指反革命分子)抓了起来。五角大楼和古巴流亡头目们苦心策划的“起义”成了泡影。机场和军事设施没有受到破坏,首都镇静、安定如常。B-26的轰炸向古巴军民发出了美国入侵的信号。英雄的古巴军民早已严阵以待。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使美帝国主义暴跳如雷。从1960年起,美国中央情报局就开始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和多米尼加、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纠集古巴革命政权的计划。1961年初,训练完毕的美国雇佣军被编成代号为“2506”的突击旅,下辖4个步兵营、一个摩托化营、一个空降营、一个重炮营和几个装甲分队。为了支援雇佣军入侵古巴,美国派遣了8架C-54运输机、14架B-26轰炸机、10艘登陆舰艇。在入侵前夕,五角大楼还派了几艘潜水艇前往古巴沿海侦察地形,物色理想的登陆地点。就在B-26空袭哈瓦那和机场之后,1961年4月17日凌晨2时,1600名美国雇佣军在美国的“薛尔曼”重型坦克、飞机大炮等地空火力掩护下,在吉隆滩和长滩登陆,抢占了滩头阵地。与此同时,为了切断古巴前沿海防阵地与后方的联系,敌人的伞兵部队空投在萨帕塔沼泽地以北的布韦那文图拉斯山一带,形成南北夹击的攻势。雇佣军主力登陆后向亚瓜拉马斯和澳大利亚糖厂方向推进。由于古巴海防前沿地方民兵力量薄弱,在雇佣军优势兵力压迫下,被迫节节后退,撤到亚瓜拉马斯以南地区组织防御,顽强地击退敌人的多次进攻。

  吉隆滩与萨帕塔(古巴语即沼泽地)相连,原本是一片荒无人烟,鳄鱼成群的沼泽地带。解放后古巴革命政府在这里展开了把沼泽地改造为稻田和旅游胜地的雄伟工程。美国战略家挑选在这个地点登陆,首先是由于这里的交通条件困难。这里通往岛内只有三条道路。从地理条件看,有利于侵略者守住桥头堡发动进攻。其次是这里靠近盘踞地埃斯坎布拉伊山的古巴反革命残余势力,处于全岛的战略中心。根据白宫的计划,雇佣军在吉隆滩登陆以后应立即建立桥头堡、据点和修筑临时机场,以备在美国整装待发的雇佣军头目们到这里来成立傀儡政府。肯尼迪的如意算盘是:雇佣军一旦踏上古巴土地,美国轰炸机配合袭击古巴各大、中城市,古巴全岛局势就会陷入混乱,卡斯特罗将不得不辞职下台……华盛顿便立即宣布承认“临时政府”。

  但是,事态并不按照白宫的旨意发展。摆脱了殖民统治的古巴人民决不容许美国强盗卷土重来。在萨帕塔海滩雇佣军遭到当地民兵英勇顽强的抵抗。马坦萨斯省训练中心的西恩富戈斯民兵营闻讯立即出发,在长滩公路附近投入了战斗。邻近地区的古巴起义军部队接到命令很快就奔赴前线增援。从长滩到吉隆滩约8公里的海滩上展开了一场激烈悲壮的反侵略人民战争……

  卡斯特罗总理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在澳大利亚糖厂指挥所沉着地指挥战斗。附近蔗田里被击落的美国B-26轰炸机在燃烧,冒着滚滚黑烟。击落这架战斗机的是一些普通的古巴民兵,他们是农民奥尔维里奥·佩雷兹、画家助手巴沃·拉菲尔、工人爱德华多·巴拉达、学生伊斯拉埃尔·索奥、农业工人雷内利奥·卢亚塞斯、药房工作人员胡安·何塞以及17岁的孩子、交通兵爱德华多·阿夫雷乌。

  17日上午,古巴第180民兵营、马坦萨斯训练中心民兵营以及古巴起义军第一纵队的指战员们,唱着国歌和民兵进行曲斗志昂扬地开赴前线。敌机在他们头上呼啸而过,接着是雨点般的扫射和炸弹雷鸣般的巨响,掀起铺天盖地的弹石、尘土。勇士们奔跑着前进,一面高喊着:“消灭敌人!”“誓死保卫祖国!”

  17日下午,得到加强的古巴前线部队开始发起反攻。雇佣军在古巴部队猛烈攻势下全线退却。这时,美国战舰朝着古巴部队炮轰不止,企图阻止他们的进攻,以扭转雇佣军败退的局面。古巴海防部队和海军则用猛烈的炮火封锁敌人登陆地段,切断雇佣军的后勤支援,使敌人无法补充弹药和人员。激战到18日拂晓,古巴军队在源源开来的后援部队配合下向敌军展开了全面反攻,使雇佣军遭到惨重伤亡。年轻的古巴炮兵营于当晚赶到前线,向盘踞在圣布拉斯的敌人炮轰了一整夜。据说每门炮手平均打了260发炮弹。圣布拉斯成了一片火海。雇佣军被迫向吉隆滩总退却,被压缩在吉隆滩窄小的三角地带负隅顽抗,指望美国军舰和飞机的火力支援,搭救它们逃脱覆灭的厄运。

  卡斯特罗总理下达了命令,新成立不久的年轻古巴空军出动了。这一手是敌人始料不到的。五角大楼掌握的情报是卡斯特罗订购的苏制米格歼击机还没运到。敌人那里知道,古巴从巴蒂斯塔独裁者手中缴获的6架“海怒”战斗机和3架T-33喷气式战斗机完好无损。如今年轻的空军驾驶员首次投入战斗使敌人猝不及防,美国“休斯敦”号和“里奥·埃斯康多”弹药运输船被击沉和炸毁了。其他舰艇见状吓得惊慌失措,抛弃了登陆后陷入困境的雇佣军,纷纷驶向几十海里外的安全海面去了。

  尽管美国飞机向被围困的吉隆滩的雇佣军空投了食品和弹药,但已无济于事。古巴军队攻势凌厉,19日凌晨集中炮火猛烈轰击龟缩在沼泽地里的雇佣军,在装甲部队掩护下向残敌发起了总攻。激战到中午,美国佬眼看登陆作战败局已定,于是派出6艘舰艇在飞机掩护下企图救出将被围歼的雇佣军。年轻的古巴空军再次出动驱退了美国机群,击毁和炸沉了敌人大批救生器材和舰艇。在萨帕塔沼泽地里垂死挣扎的雇佣军绝望了。饥饿而凶猛的鳄鱼又向他们扑来……

  向古巴当局催问中国记者去前线采访的申请沓无回音。一天、二天、三天过去了。20日早晨终于获得了古巴总统府的特别许可证。我和庞炳庵同志带着照相机驱车直奔吉隆滩。在250公里公路沿途到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古巴男女民兵在站岗放哨。交叉路口带着红袖章的女警察在指挥交通。路经马坦萨斯省的城市时,我们停下来在咖啡馆小憩。一个名叫弗朗西斯科·马托的老头走过来对我们说:“这里的人们都痛恨美国佬,所有的人都支持政府。我的儿子是民兵,现在守卫着飞机场。昨天我去医院照料伤员。”

  在距前线20多公里的哈圭格朗镇,女青年们正在为前线募集食品、香烟和药品。老太太们正在照料从前线抬下来的伤员。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消灭入侵者”“保卫祖国”的标语口号。

  我们来到澳大利亚糖厂。卡斯特罗总理的前线指挥所周围断垣残壁,弹痕累累,硝烟未尽。在附近蔗田里一架美国B-26轰炸机被击落坠毁的地方,一个圆脸蛋大约十五六岁的孩子手提着自动步枪和大人们一起忙碌着打扫战场。他是儿童兵豪尔赫。他告诉我们他爸爸是个工人,他和爸爸一起加入了马坦萨斯省民兵训练中心,毕业后一齐参加了在埃斯坎布拉伊剿灭反叛分子的战斗。回家的当天,美国飞机轰炸了哈瓦那和机场,第二天美国雇佣军在吉隆滩登陆,他和爸爸响应祖国的号召又一次去前线杀敌。我们问他:“你为什么要去打仗?”他毫不迟疑地响亮答道:“为祖国!”

  在到达吉隆滩之前,我们经过了长滩。一场剧烈战斗留下的痕迹随处可见。举目远眺,翠绿的海面上恢复了平静,被古巴空军击毁的两艘平底驳船和一艘半沉的登陆舰舰头露在海面上。我们在吉普车旁访问了古巴第180民兵营负责人哈辛托·巴斯克斯上慰。他告诉我们:第180民兵营的战士们来自工人和农民群众,他们都是1961年1月当美帝国主义扬言要进攻古巴的时候,响应革命政府保卫祖国的号召参加民兵队伍的。他指着身上浅蓝色民兵制服上斑斑的血迹说,“这是在我身旁作战的战友们的鲜血……我们营接到任务后18日就拿下了长滩。美国飞机很猖狂,来回穿梭向我们轮番轰炸扫射,给我们造成了伤亡。后来我们的防空部队把它们一架又一架地击落下来,一共打下9架。”他指着蔗田里防空阵地的四筒高射机枪自豪地告诉我们:“瞧,就是这家伙打下来的,中国制造的高射机枪!”

  巴斯克斯上慰痛苦地望着海岸上一家农民的房舍说,雇佣军一登陆就疯狂地烧杀、奸淫妇女。他们用刺刀捅死了四位坚贞不屈的妇女和一个男孩子,因为他们拒绝为雇佣军烧饭带路。

  当我们到达吉隆滩沼泽地前线的时候,呈现在眼前的是饱经战火摧残满目疮痍的景象:被猛烈炮火烧毁的农舍和家具、牲畜,笨重的美国“薛尔曼”坦克被击毁的残骸,翻倒在路旁的大卡车,公路两旁的树木还在燃烧,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硝烟。满载着从前线撤下来的战士和民兵的军车在尘土飞扬中奔驰而过。被击毁的雇佣军登陆舰艇横七竖八地瘫在海滩上。起义军战士和民兵挥舞着冲锋枪,激动地欢呼胜利,欢呼声响彻云霄。古巴革命武装部队和民兵并肩守卫着高射机关枪,警惕地监视着天空……

  在前不久新落成的“人民海滩”大厅里陈列着美国侵略古巴的铁证:其中有各式各样的美国现代化轻重武器和设备,其中有火箭炮、火焰喷射器、反坦克炮、无线电通讯器材、军用地图和药品等。

  战士和民兵雄赳赳气昂昂地押着一批批穿着美式迷彩服的雇佣军俘虏,从我们面前走过。这些俘虏垂头丧气狼狈不堪地高举着双手,他们中大多数是大庄园主、匪徒、凶手、罪犯以及百万富翁流亡海外的公子哥儿们,还有一些忠于巴蒂斯塔独裁者的军官。一位上慰指点着一个用纱布绷带包扎着手臂的俘虏告诉我们,他就是古巴木材大王巴本的少爷,旁边的一个是前参议员何塞·曼努埃尔的儿子,还有前海军司令迪亚斯·阿古埃列斯的儿子和雇佣军头目米罗·卡多纳的大少爷,据说他是被派来准备成立“临时政府”的。

  被俘的雇佣军头目米罗·卡多纳的儿子何塞·米罗·托雷斯告诉记者:被围困在沼泽地里的雇佣军不是淹死就是被凶猛的鳄鱼群咬死吞噬,惨不忍睹。他在森林中东奔西窜一昼夜找不到出路,到处都有民兵。他沮丧地承认这次由美国策划组织的入侵古巴行动已彻底失败!

部分文章作者无法联系,如有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或中国版权中心联系!谢谢!

站内检索


中华网推荐

·国家级治脑病新药思维源
·中藏药治疗脑病新突破
·治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
·养肾·痛风·长寿
·肝病泌尿脑萎缩新药介绍
·强直性脊柱炎康复乐园
·让中医辩证不孕不育
·国医治股骨头坏死一绝
·乙肝为何久治不愈?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中医中药专治前列腺
·治牛皮癣白癜风已成现实
·专治痛风病的白衣天使
·不孕不育的杏林奇葩
·专卖店零售管理系统



 



进入BBS 进入聊天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