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军事情报 评论精选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史海烟云 军事常识 军事音乐 军事论坛  

  对马海峡之役


  战前大势与国际情势分析:

  俄国由于地理位置的限制, 一直无法向外扩张; 虽然拥有广大的领土, 可是其中大部分不是荒漠就是冰冻千里的寒苦之地, 因为俄国历代沙皇的梦想便是向外寻求一个不受限制的温水港, 为其闭塞的领域打开一扇扩张的窗口。不过此一梦想屡屡为他人所破灭。俄国在19世纪向波斯及巴尔干半岛的扩张行动, 由于英国及奥匈帝国的阻挠, 一直未能成功, 可是位处于俄国东邻的中国,自鸦片战争以后一直积弱不振, 遂引起俄国向东方寻找出海口的念头。

  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为日本所击败, 签下了马关条约; 条约中除了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外, 拥有旅顺、大连等良港的辽东半岛亦在割地之列。一但日本拥有辽东半岛, 则俄国寻求温水出海口的梦想将永远不可能实现, 于是乃联合与其利害一致的德、法二国, 强迫新兴的日本放弃辽东半岛, 由中国出资赎回, 然后在转向中国以防日之名索取。

  1898年, 清帝国与俄国签订了旅顺、大连租借条约, 将旅大地区租予俄国25年, 俄国多年来的梦想终于达成。然而, 俄国的野心不但未见消减, 反而积极向朝鲜半岛扩张, 终于引发日俄的冲突。

  西元1900年, 俄国以义和团事变作为藉口出兵东北; 变乱平定之后, 俄军不但迟不撤兵, 反而积极向朝鲜渗透, 扩充势力。俄国逼迫日本放弃辽东半岛一事, 以令日本怀恨在心, 现在俄国又向朝鲜扩张, 令日本更为咬牙切齿。朝鲜向来是扶桑三岛与亚洲大陆交流的跳板, 无论是亚洲强权欲跨海东征, 或是日本向西扩张, 朝鲜半岛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朝鲜若为俄国所控制, 不但日本向亚洲大陆进军的鸿图将化为泡影, 甚至日本本土亦不免为俄国所侵扰。尤其甚者, 日本军民在甲午战争中浴血所争得的利益, 除了经济利益外, 全部被俄国作收渔翁之利, 更是使日本愤愤不平。日俄两国关系日益恶化, 日本若欲维持其利益, 是必要和俄国一决雌雄, 否则只能臣服于俄国的脚下。

  日本在甲午战争胜利之后, 立刻展开一个十年海军扩充计画, 除了向英国订购新型战舰与装甲巡洋舰外, 同时在日本的造船厂中, 一艘艘的轻型巡洋舰、驱逐舰与鱼雷快艇也纷纷完成, 加入日本帝国海军的战斗行列。在另外一方面, 俄国亦自1898年起积极扩充海军的实力, 在法国的协助之下, 于圣彼得堡(St. Peterburg) 的造船厂中建造新型战舰, 企图在1904年使其海军实力成为仅次于英、法二国的第三大海军国。

  西元1902年, 英国为制衡俄国在东亚的扩张, 与日本签订同盟条约, 提升了日本的国际地位, 同时也加深了日本以战争解决日、俄争端的决心。1903年, 一群日本海军军官在访问日本波罗的海舰队基地时, 获悉圣彼得堡造船厂有6艘正在建造的战舰将于次年加入俄国的太平洋舰队, 日本警觉到, 倘若日本再不开战, 可能就永无胜利的希望了。突击旅顺港:

  日俄两国交锋, 日本并无必胜的把握, 其战略构想乃是利用驻中国东北俄军与欧俄本土补给线遥远, 想趁俄军未能调集大军东来增援之前, 倾全国之兵, 击溃远东俄军, 打击俄国士气, 在利用国际列强的调停, 逼和俄国, 以确保日本的利益。在俄国军方, 也猜想得到日本的此一战略, 双方也都知道此一战略的关键在于日军能否安全地横渡日本海, 在朝鲜海岸或是中国东北登陆。在1903年, 俄国太平洋舰队参谋长卫特捷夫特 (Vilgelm Vitgeft) 曾扬言, 俄国太平洋舰队绝对不会被日本舰队所击败, 而日军想在朝鲜或黄海海岸登陆更是绝无机会。

  在日俄战争之前, 俄国太平洋舰队在旅顺及海参崴的基地与日本海军战力比较如下:

  ┌——————┬———————————————┬———————┐│ │ 俄 国 太 平 洋 舰 队 │ 日 本 帝 国 ││ ├———————┬———————┤ ││ │ 旅 顺 │ 海 参 崴 │ 联 合 舰 队 │├——————┼———————┼———————┼———————┤│ 战 舰 │ 7 │ │ 6 ││ 装甲巡洋舰 │ 3 │ │ 6 ││ 巡 洋 舰 │ 3 │ 4 │ 8 ││ 驱 逐 舰 │ 25 │ │ 19 ││ 鱼 雷 艇 │ 2 │ 17 │ 16 ││ 布 雷 艇 │ 2 │ │ │└——————┴———————┴———————┴———————┘

  双方实力在伯仲之间, 但日本海军又要担任登陆部队的掩护任务, 备多力分, 情势对日本海军较为不利。面对此一形势, 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大将决定突击俄国舰队大本营----旅顺, 以削弱俄舰队实力, 并全力封锁旅顺, 使俄军主力舰队不能阻挠日军登陆。

  1904. 2.日本明治天皇决定对俄国作战。

  1904. 2. 6.齐聚于佐世保海军基地的日本联合舰队, 起锚航向旅顺。

  1904. 2. 8. 晚9艘日本鱼雷艇潜入旅港区, 展开突击。当夜俄军高级将领都上岸参加舰队司令史塔克 (Stark) 所举办的舞会 , 而且俄军普遍轻敌, 认为日本绝对不敢与俄国开战, 所以港口航道连防雷网都未架设, 各舰也都未实施灯火管制,舰上灯火辉煌。当夜旅顺港内的情况对日本突击队而言非常有利, 可是日军所得的战果却是乏善可陈、日军共发射了18枚鱼雷, 重创了俄战舰契萨罗维奇号(Tsessarevitttch) , 并使雷特文森号 (Retvisan) 号以及帕拉达 (Pallada)巡洋舰搁浅, 可是俄军很快地就将这三艘舰只修复。

  1094. 2. 9.日本第四战队司令瓜生外吉率领舰队击沈部署于朝鲜仁川港的俄军巡洋舰一艘, 顺利掩护日军2500人登陆上岸。同日, 东乡平八郎率领的联合舰队主力舰队抵达旅顺, 并实施岸轰, 不过效果不大。虽然饿国建对实力并未受到重创, 不过却龟缩在旅顺基地内, 任由日本横行。


  开战当天, 日本新购进的日进号及春日号两艘装甲巡洋舰也加入了日本海军服役的行列。封锁旅顺港:

  日本在突击旅顺之后才对俄国宣战, 可是 2月 8日不宣而战的突击行动却未达到预期的目标----削弱俄国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虽然俄国一时之间不及反应出击, 可是一但受创的俄舰修复之后, 胜败尚未可知, 而且俄国在欧洲尚有不少的海军舰艇, 倘若倾力进击, 日本联合舰队能否应付尚在未定之数。这些顾虑萦绕在东乡平八郎及众决策者的脑海里, 因而日本必须及早困死旅顺港中的俄舰, 彻底歼灭俄国太平洋舰队。

  1904. 2. 24. 晚日军以报国丸、武州丸、天津丸与武扬丸四艘商船编成封锁舰队, 在鱼雷艇及驱逐舰的掩护下乘夜潜入旅顺, 企图自沉于港内的主航道, 使俄舰不能进出。可是俄军岸炮部队及探照灯部队的紧密配合之下, 日方死伤甚重,任务亦告失败。

  1904. 3. 8.俄国派遣其海军最著名的马卡洛夫上将 (Stephan Makarov) 接替史塔克为太平洋舰队司令。马卡洛夫上任之后, 极力整顿太平洋舰队, 并整备出击。

  1904. 3. 27. 晚日军发动第二次封锁旅顺航道的行动。由千代丸、福井丸、弥彦丸及米山丸编成的自沉舰队, 依照上一次行动的战术, 于夜晚突入旅顺, 但是此次行动依旧没有成功, 而且伤亡惨重, 广濑武夫中佐战死。


  两次封锁旅顺航道的行动失败后, 日军改变战术, 开始在旅顺港外布雷, 并以主力舰队部署于旅顺近海, 准备随时迎击出港的俄国舰队。


  1904. 4. 13.马卡洛夫率舰队出击, 不料其座舰彼得巴洛夫斯克号 (Petropavlovsk)却在轰然一声巨响之后, 触雷沉没, 帝俄时代的海军宿将马卡洛夫亦随之葬身海底, 同时另一艘战舰波毕达号 (Pobieda) 亦触雷受伤 , 俄国舰队逃回旅顺, 由卫特捷夫特少将接任舰队司令。

  再度封锁旅顺港及水雷的阴霾:

  1904. 5. 3. 晚日军再接再励, 发动第三次所行动, 出动三河丸、佐仓丸、江户丸、小樽丸、相模丸、远江丸、爱国丸及朝颜丸, 共八艘商船担任自沉的封锁任务, 可是由于当夜天气恶劣, 加上俄军岸防部队的严密火网, 任务再度失败。


  由于三次的封锁行动使日军伤亡惨重, 而且没有丝毫效果, 于是日本决定改变战略, 采被动方式, 由海军以水雷及主力舰队封锁旅顺, 另由陆军攻打旅顺, 西物由陆上摧毁俄国太平洋舰队。而在俄军方面, 卫特捷夫特少将知道自身的实力已不足以与日本海军展开主力决战, 所以只能独自守在旅顺待援, 同时派舰艇在日舰出没的行道上布雷。


  1904. 5. 14.俄军布雷舰安穆尔号 (Amur) 在旅顺港外海布雷。次日, 日本战舰初濑与八岛先后触雷沈没, 日本战舰的实力顿时损失了 1/3。同一天, 曾参家甲午海战的吉野号巡洋舰与服役不久的春日号装甲巡洋舰相撞, 吉野沈没。东乡平八郎为了怕打击民心士气, 除了发布吉野与初濑沈没的消息外, 尔后一律封锁日舰触雷沈没的消息。

  1904. 5. 17.驱逐舰「晓」触雷沈没。

  1904. 5. 18.大岛号炮舰与僚舰相撞沈没。


  数日之间, 日本海军损伤惨重, 往后的数个月内, 日本海军更是随时处在俄军水雷的阴影之下。


  1904. 9. 3.驱逐舰速鸟号触雷沈没。

  1904. 9 18.甲五海战俘自中国的平远号巡洋舰在鸠湾触雷沈没。

  1904. 12. 12.巡洋舰高砂也成为俄军水雷的牺牲品。

  攻下旅顺:

  日本陆军加紧对旅顺的压力, 其旺盛的斗志尤其令俄军惊恐。

  1904. 6. 20.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决定派遣欧俄舰队东来支援旅顺太平洋舰队。此一决定发布后, 更促使日军疯狂地攻打旅顺, 因为日本若未能在俄国支援舰队抵达远东之前占领旅顺, 则一旦俄国远东海军实力获得补充, 日本在中国东北陆军的海上补给线不但有被切断的可能, 而且战局必然会长期拖延下去, 此二者都足以使日本战败, 于是日军乃加强了对旅顺的攻击。

  第二太平洋舰队:

  远东的俄军战况胶著, 而帝俄陆军因西伯利亚铁路的运输量有限, 由欧俄增援的速度很慢, 加上将领的无能, 一直未能获得决定性的胜利。而寒冬将降临, 在中国东北作战更是苦不堪言。但在日军方面, 与俄国相较, 日军虽节节获胜, 但伤亡率很高, 尤其是旅顺的攻击战, 陆军乃木希点大将所指挥的第三军几乎是踏过战死同袍尸体所填满的战壕才攻下旅顺的。另外日军的困扰是一直未能截获俄舰主力, 给予迎头痛击。假如战局长期地拖延下去, 日军的经济必定会被拖垮崩溃, 所以日军急切地希望能给予俄军一次重击, 以便早日结束战局。

  1904. 6. 20.由于俄国太平洋舰队的拙劣表现与困守旅顺的窘境, 沙皇尼古拉二世决定派遣欧俄地区的地俄舰对增援。


  19世纪时俄国曾因英国的压力而在伦敦条约中允诺: 俄国黑海舰队不得通过达达尼尔海峡与博斯普鲁斯海峡, 进入地中海。也就是说, 俄国黑海舰队完全是一支防卫舰队, 除了巡弋内陆深处的黑海之外, 丝毫没有其他作用, 所以俄国唯一可用的海军部队, 只有波罗的海舰队。沙皇决定派遣欧饿舰队东援之后, 将原太平洋舰队改称为第一太平洋舰队, 而赋予东援舰队为第二太平洋舰队, 并命罗兹德文斯基中将 (Zinovi Prtrovich Rozhestvensky) 为第二太平洋舰队的司令官。

  摆在罗兹德斯文斯基中将面前的是一个烂摊子, 沙皇政府官僚习气严重, 申请补给品要经过许多道程序, 令人不胜其扰, 更令人忧心的是, 第二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舰艇波罗地诺级 (Borodino) 战舰还有 3艘尚未完工, 眼看著远东的俄国舰队困守旅顺, 均情急如星火, 可是帝俄官僚仍不改期一贯态度, 时间一天一天的拖下去。另外由于俄国海军精练的官兵大多都在远东,于是罗兹德斯文斯基不得不徵召退伍军人与从未见过大海的农民充当水手,重新训练, 这对于整体战力有很大的影响。

  1904. 9. 10.全部共计四艘波罗地诺级 (Borodino) 战舰的最后两艘----肯尼亚苏瓦洛夫号 (Kniaz Suvarov) 及奥瑞尔号 (Orel) 相继完工服役。

  1904. 6. 23.长期螫伏于旅顺港内的俄国舰队早已蠢蠢欲动, 卫特捷夫特率领俄舰队出击, 但却遭遇长期部署于港外的日舰拦截, 俄军退回港内。当天晚上, 日军以鱼雷艇对旅顺港内的俄舰发动攻击, 除俄国战舰萨瓦斯特波尔号 (Sevastopol) 因闪避鱼雷而触雷受伤外, 其馀的俄舰并没有什么损失。

  1904. 6. 28.旅顺港开始遭到日本陆军炮兵的攻击。

  1904. 8. 7.俄皇尼古拉二世命令卫特捷夫特率舰突围, 驶至海参威与太平洋舰队的其他舰艇会合。

  1904. 8. 10.卫特捷夫特率领 6艘战舰、 8艘驱逐舰、 4艘巡洋舰由旅顺港突围。东乡平八郎则率领 4艘战舰、 4艘巡洋舰及17艘驱逐舰栏截。东乡顾及手中的舰队已因为俄军的水雷而损失不少, 加上还要应付往后由欧俄倾全力来犯的敌舰,所以东乡十分谨慎, 没有大胆的追击。

  1904. 8. 10. 12:30日俄双方舰队遭遇, 不过没多久之后又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1904. 8. 10. 17:30日俄两舰队的距离拉近到7300公尺, 双方再度交火。

  1904. 8. 10. 18:37日军的一枚12寸的炮弹击中俄军旗舰契萨罗维奇号的前桅 (fore mast) ,当场击毙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卫特捷夫特少将。接著另一枚日本的12寸炮弹击中契萨罗维奇号的指挥塔 (Conning Tower), 使舵机运转失灵。俄国舰队因而方寸大乱, 除了巡洋舰诺维克号 (Novik) 照预定的计画北航 , 而在库页岛外海被日军击沈外; 契萨罗维奇号驶向胶州弯 , 2艘巡洋舰及 5艘驱逐舰逃到了中立港口被解除武装, 其他残存的的俄舰则驶回旅顺港。

  1904. 11. 29.日本陆军浴血攻占了旅顺外的要塞 203高地; 由 203高地上可以清楚地看见旅顺港内, 对日本炮兵的涉及很有助益。

  1904. 12. 6.日军炮兵开始利用 203高地上的观测所, 对旅顺港内的俄舰展开轰击, 俄国太平洋舰队无力招架, 在瞬间就全军覆没, 而长期部署旅顺港外的日本联合舰队亦得以回国整补, 为迎击已上路的欧俄舰队做准备。


  海参威俄舰的覆灭:

  自日俄开战以后, 日本海军大部分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旅顺, 对海参威的俄舰并不在意, 可是与旅顺的俄舰相较, 海参威的俄舰却另日军焦头烂额。

  1904. 4. 25.两艘俄国鱼雷艇突击朝鲜元山港, 击沈了日军运输舰五洋丸。

  1904. 4 26. 11:15从利原港出发的日军运输舰金州丸遭遇到三艘俄舰与两艘俄国鱼雷艇, 最后在 1400 左右被俄舰以鱼雷击沈。

  1904. 6. 15. 09:50日本运输舰常陆丸与佐渡丸在通过码关海峡时, 遭俄巡洋舰三艘以大炮及鱼雷攻击而沈没葬身鱼腹的还有一个联队的日本陆军官兵。当常陆丸与佐渡丸遭到攻击时, 由上村彦之丞大降率领的日本第二舰队正在对马海峡附近巡弋,却未能拦截俄舰, 另日本军民大为愤慨。此事件之后, 曾有日本民众齐聚上村家宅, 丢掷石头并羞辱上村大将家人。

  1904. 7. 20. 03:30海深威的三艘俄舰通过津轻海峡而在惠山洋面击沈高岛丸, 并沿岸南下。

  1904. 7. 23.击沈高岛丸的三艘俄舰出没于东京湾内, 日本大为震惊。

  1904. 8. 14.上村彦之丞率领出云、吾妻、常磐与磐手等四艘装甲巡洋舰于于朝鲜蔚山海面搜索, 发现了这三艘俄舰的踪迹并展开追击。俄舰原本向南航行, 在发现日舰后转向北方逃逸。

  1904. 8. 14. 05:23战斗开始, 三艘俄舰与上村彦之丞率领的日舰开始互相炮击。

  1904. 8. 14. 10:40俄战舰旗舰鲁力克号 (Rurik) 被击沈 , 其他两艘俄舰也遭重创, 日军大获全胜, 受伤的两艘俄舰逃回海参威, 在野无力出海作战, 至此日军的心腹大患才算解除。上村彦之丞的污名也因此得到民众的谅解。

  第二太平洋舰队的出发与多格海岸事件:

  经过了 4个多月的准备, 罗兹德文斯基终于编组了一支像样的舰队。

  1904. 10. 15.第二太平洋舰队由里堡 (Libau) 基地出发 , 舰队的第一战队司令由罗兹德文斯基中将兼任, 下辖战舰肯尼亚苏瓦洛夫号 (Kniaz Suvarov)、亚力山大三世号 (Imperator Alexander Ⅲ) 、波罗地诺号 (Borodino) 及奥瑞尔号 (Orel) 等新式波罗地诺级战舰, 其中尼亚苏瓦洛夫号与奥瑞尔号于 9月10日才正式服役, 可见得俄军的仓促。第二战队由福克山少将 (Von Felkerzan) 少将所率领, 包括战舰奥斯里比号 (Osliabia) 、拿瓦伦号 (Navarin)、装甲巡洋舰拿卡希洛夫将军号 (Admiral Nakhirov) 。第三战队由安克威斯特少将 (Enkvist) 率领 , 辖有巡洋舰奥尔济号 (Oleg) 、奥罗拉号 (Aurora) 等八艘。其馀还有多艘的武装商船与补给舰等后勤舰艇。共计有四十二艘舰艇的第二太平洋舰队就这样出发了。


  出发之后, 俄国舰队中就谣传日本军舰将在沿途偷袭, 弄得人心惶惶。

  1904. 10. 22.22日凌晨经过英国的多格海岸 (Dogger Bank) 时, 俄国舰队在黑夜中误认当地捕鱼的英国渔船为日本鱼雷艇, 于是开炮攻击, 而后并排航行的第一及第三战队更变成了相互射击, 经过了15分钟后才分清敌我。在炮击中有一艘渔船沈没、多艘渔船中伤, 第三战队的奥罗拉号 (Aurora) 巡洋舰亦有受伤。


  此一事件之后引起了英国严重的抗议, 甚至有援引应日同盟中之规定向俄国开战的意思, 令饿国大为恐慌。此一事件后来经过德、法两国的调解, 交由国际法庭处理, 最后却不了了之。英国只好以自己的力量解决, 但又怕英俄开战, 使德法等其它强国会趁虚而入, 所以只沿途监视俄国舰队, 以保护英国渔船及商船的安全, 一直到北非才罢休。

  多格海岸误击事件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冷嘲热讽, 认为俄国舰队根本就是一群惊弓之鸟。可是不容否认的是, 日本海均有一大部分的舰艇是在英国制造的, 而且英国又是日本的盟国, 如果刚刚驶出英国船坞的日本军舰立即对俄军发动攻击, 也不无可能。但依照事后俄国牵强的解释看来, 俄国舰队确实难辞误击之实。

  俄国舰队的漫漫长途:

  由欧俄波罗的海基地到旅顺几乎横渡半个地球的距离, 由于俄国的主力战舰其吨位都在 10000 ~ 15000 吨之间, 无法取道苏伊世运河以所短航程, 唯有延非洲海岸南下, 绕过好望角, 进入印度洋。沿途受限于中立法规的影响,加上俄国又没有海外基地提供补给, 一切都要依靠舰队本身的补给舰支援。漫漫长途, 世界各国一开始就不相信俄国海军能平安到达旅顺。

  当时的军舰仍以煤炭作为燃料, 煤的体积庞大, 储存不像汽油或柴油那样方便, 为了解决长途航行所需大量的煤炭, 俄国向德国的汉堡-美洲航运公司(Hamburg -- America Line) 租借高达70艘煤船, 沿途补给。德国与法国更是暗中给予俄国舰队帮助, 允许俄舰停靠各海外殖民地港口, 当然, 这不免引起一阵抗议。

  1904. 11. 1.俄国舰队抵达西班牙港口维哥 (Vigo) 港。

  1904. 11. 6.俄舰队停靠法属北非的丹吉尔港 (Dangier)。


  自丹吉尔港出发以后, 希索维立基号与拿瓦伦号等一部份舰艇在福克山少将的率领下取道地中海, 经苏伊世运河至印度洋, 与罗兹德文斯基中将约定在非洲东岸的法属马达加斯加岛会合, 而其他的俄舰继续南下。

  1904. 11. 16.罗兹德文斯基中将的主舰队停靠在法属地达卡 (Daker)。

  1904. 12. 1.罗兹德文斯基中将的主舰队停靠在自由市 (Libreville)。

  1904. 12. 7.罗兹德文斯基中将的主舰队到达德鼠蹊南非的摩珊麦兹港 (Mossamedes), 此时, 远东已传来旅顺不保的恶耗。

  1904. 12. 16.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主舰队到了卢德里兹 (Luderitz) , 罗兹德文斯基已得知旅顺港内的俄舰已荡然无存。

  1905. 1. 9.罗兹德文斯基与福克山舰队在法属马达加斯加岛北端的诺希北 (Nossi B) 会合, 更坏的消息亦同时传来, 旅顺已经被日军攻占。


  此时, 罗兹德文斯基想立刻启程赶往远东, 趁日本舰队尚未自旅顺封锁战后恢复元气之前, 尽快进行决战, 好彻底歼灭。可是福克山少将的舰艇经地中海时, 舰艇有所损伤, 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修理才能继续远航, 而帝俄政府亦传令罗兹德文斯基, 要他停留在诺希北等待新近成立的第三太平洋舰队一同增援远东。

  1905. 1. 15.第三太平洋舰队在诺伯加拖夫少将 (Nebogatov) 领导下 , 率领战舰尼古拉一世号 (Imperator Nicolai Ⅰ) 、海防舰艾波山号 (Apraxin)、山尼文号(Senivan) 、尤希克夫号 (Ushakov)、及巡洋舰瓦第米莫诺马克号 (VladimirMonomakh) 及一些补给舰由波罗的海基地启航。

  1905. 3. 16.罗兹德文斯基决定不再等待诺伯加拖夫, 在诺希北加满补给品后, 自行率领第二太平洋舰队航向远东。


  印度洋上气候炎热, 而且德法在印度洋没有殖民地可供补给, 一切只能靠舰队中的补给舰维持整个舰队的运作。在印度洋上的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 创下了世界首次在航行途中进行舰对舰补给燃料的记录, 而且补给的是固体的煤, 而不是液体的柴油。

  1905. 4. 14.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抵达法属越南的金兰湾, 在此地又接到等待第三太平洋舰队的命令。诺伯加拖夫少将的第三太平洋舰队是一些老式舰艇, 非但不能增加整体战力, 反而成为整个增援舰队的累赘。罗兹德文斯基一再向沙皇政府力争, 要求不等待第三太平洋舰队, 迳自航向海参威, 但俄国政府却不同意,坚持前令。

  1905. 5. 9.俄国第三太平洋舰队终于与罗兹德文斯基的第二太平洋舰队会合。

  1905. 5. 14.第二与第三太平洋舰队离开金兰湾, 驶向海参威。

  1905. 5. 23.罗兹德文斯基命令各舰队进行最后一次的加煤作业, 接著传令所有的非作战舰艇, 除了 4艘补给舰及 2艘医护舰外, 一律驶离战列。当天, 福克山少将病死, 罗兹德文斯基封锁消息以免影响军心, 连第二顺位指挥官诺伯加拖夫少将都不知情。

  喋血对马:

  由东乡平八郎领导的日本联合舰队, 经过半年的整训, 早已摩拳擦掌, 等待东来的俄军并给予痛击。

  1905. 5. 25.悬挂俄国旗帜的补给舰驶入上海, 日本海军判定俄国舰队必然就在附近的海域, 于是加紧备战。


  俄国东来的舰队, 因为旅顺港已经落入日军的手中, 所以只能驶向海参威, 而到海参威的航道有二: 不是通过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 便是取道宗谷或轻津海峡, 由北海道附近使入日本海。东乡平八郎判断罗兹德文斯基一定会取道对马海峡, 所以将联合舰队集中在对马岛屿与朝鲜的镇海湾, 等待战争的到来。东乡并派出 4艘武装商船及 2艘旧式巡洋舰在东海上侦察。

  1905. 5. 27. 02:45日本武装商船信浓丸发现了俄国舰队中的一艘医护船。虽然罗兹德文斯基下令实施灯火管制, 可是这一艘医护船却灯火辉煌而被日舰发现。

  1905. 5. 27. 04:45经过一番仔细的判定后, 信浓丸发出了发现俄国舰队在 203地点向东北航行的电报。日本联合舰队的第 3、4、5、6 战队, 分别在出羽重远中将、瓜生外吉中将、片冈七郎中将及东乡正路少将的领导下, 向俄国舰队方向集中。停泊在镇海湾中的三笠号旗舰上, 东乡平八郎下令全军出动。

  1905. 5. 27. 07:00日本第六战队的和泉号巡洋舰与俄舰接触, 并报告位置在宇久岛西北方48公里处向东北航行。


  当天海面上起著浓雾, 全部漆成灰蓝色的日本军舰不太容易辨认, 反倒是俄舰黑色的舰身上鲜黄色涂漆的烟囱, 成为明显的目标。日本巡洋舰队一直遥遥地监视俄舰的动向, 私毫不放松。

  1905. 5. 27. 11:00俄舰奥瑞尔号战舰向跟踪的日本巡洋舰首开战火, 而后又在罗兹德文斯基的命令下停火继续航行。 5 / 27 是俄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纪念日, 俄军大肆庆祝, 并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1905. 5. 27. 12:00日军联合舰队的主力抵达冲岛海面。

  1905. 5. 27 13:40罗兹德文斯基判断日军主力舰应是由西北方前来, 于是下令其第 1、2 战队顺序转向左舷 8 点 (90度), 如此一来, 他的新式战舰恰好可以横过日本舰队的先头旗舰, 得以集中各舰火力猛击日舰的旗舰。但是此一命令却未完全贯彻, 只有第一战队的四艘战舰完成了转向, 第二战队却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俄国舰队分成了两列前后并行的队伍, 第一战队大约在第二战队又前方约 6公里处。


  战斗序列简介:

  俄国第二太平洋舰队: 司令.罗兹德文斯基 (Zinovi Petrovich Rozhestvensky) 中将第一战队: 肯尼亚苏瓦洛夫 (Kniaz Suvarov, 第二太平洋舰队司令旗舰)亚丽山大三世 (Imperator Aiexander Ⅲ)波罗地诺 (Borodino)奥瑞尔 (Orel)

  第二战队: 司令.福克山 (von Felkerzam) 少将, 已病死奥斯里比 (Osliabia, 第二战队司令旗舰)希索维立基 (Sissoi Veliki)拿瓦伦 (Navarin)拿卡希洛夫将军 (Admiral Nakhimov)

  第三战队: 司令.安克威斯特 (Enkvist) 少将尼古拉一世 (Imperator Nikolai Ⅰ, 第三太平洋舰队司令旗舰)艾波山 (Apraxin)山尼文 (Seniavin)尤希克夫 (Ushakov)瓦第米莫诺马克 (Vladimir Monomakh)


  日本:日本联合舰队: 指挥官.东乡平八郎大将第一舰队: 司令.三须宗太郎少将第一战队: 三笠 (日本联合舰队指挥官旗舰)日进 (第一舰队司令旗舰)朝日、敷岛、富士、春日

  第三战队: 司令.出羽重远中将笠置 (第三战队司令旗舰)千岁、音羽、新高

  驱 逐 队: 第一驱逐队 (驱逐舰 5艘)第二驱逐队 (驱逐舰 4艘)第三驱逐队 (驱逐舰 4艘)第十四鱼雷艇队 (鱼雷艇 4艘)

  第二舰队: 司令.上村彦之丞中将第二战队: 出云 (第二舰队及第二战队司令旗舰)磐手、浅间、常磐、八云、吾妻

  第四战队: 司令.瓜生外吉中将浪速 (第四战队司令旗舰)高千穗、明石、对马

  驱 逐 队: 第四驱逐队 (驱逐舰 4艘)第五驱逐队 (驱逐舰 4艘)第九鱼雷艇队 (鱼雷艇 4艘)第十鱼雷艇队 (鱼雷艇 3艘)

  第三舰队: 司令.片冈七郎中将第五战队: 镇远 (第三舰队及第五战队司令旗舰)松岛、桥立、严岛

  第六战队: 司令.东乡正路少将秋津洲 (第六战队司令旗舰)

  第七战队: 扶桑 (第七战队旗舰)高雄、筑紫、摩耶、岛海、宇治第 1、10、11、15、16、17、18、20 鱼雷艇队 (鱼雷艇共30艘)


  大胆的东乡平八郎:

  1905. 5. 27. 13:45双方都可以目视到敌舰, 可是日舰却出乎罗兹德文斯基意料地出现在俄舰的东北方, 于是罗兹德文斯基又下令俄舰队成一纵队前进。俄国舰队由于队形变换不良, 造成一阵混乱, 第二战队旗舰奥斯里比号甚至被迫停止前进, 以免与其他舰只相撞。

  1905. 5. 27. 13:55东乡平八郎在三笠旗舰上升起了Z字大旗, 下达了『皇国兴废在此一战,各员一层奋励努力』的昭示。此时, 在俄国炮火的射程之外, 东乡先率领舰队横过俄舰的正前方, 等到横过之后转向南方航行。此时的俄军则严密监控著日舰的动向。

  1905. 5. 27. 14:00东乡下令各舰依次 (in succession) 转向左舷16点 (180度)。此举令日本军官与俄国舰队都大吃一惊, 因为如此一来, 转向后的日舰会妨碍到未转向军舰的射击, 而且那一个转向点, 使正在转向的日舰成为俄舰的活靶。

  1905. 5. 27. 14:08俄舰首先开火, 日舰仍依次转向而受到俄舰的攻击, 浅间号装甲巡洋舰舰尾中弹 3发, 舵机转动失灵, 被迫退出战斗行列, 其它日舰亦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

  1905. 5. 27. 14:10日本舰队大部分已转向完成, 并开始还击, 日舰前四艘集中攻击俄军第一战队旗舰肯尼亚苏洛瓦夫号, 后六艘攻击俄国第二战队旗舰奥斯里比号。此时的俄军舰队由于旗舰遭到攻击, 使得其他战队阵脚大乱, 奥斯里比号失去动力全舰笼罩在大火之中。而肯尼亚苏瓦洛夫号舵机失灵, 向左舷倾斜 8度。罗兹德文斯基中将本身亦受伤, 头部、背部与脚都有受伤, 众人将他移到指挥塔,此时的罗兹德文斯基已陷入昏迷状态。日军利用改良的下濑火药, 杀伤力大增, 加上准确的命中率, 俄舰损失惨重。

  1905. 5. 27. 15:10奥斯里比号战舰就在俄国官兵的眼前沈没。


  此后的一段时间, 日本舰队失去俄舰的踪影, 但时而重新捕捉到俄舰主力。至于早先担任斥候任务的日军第 3、4、5、6 战队, 则集中全力攻击俄国的巡洋舰、驱逐舰及补给舰。

  1905. 5. 27. 16:45日本铃木贯太郎的驱逐舰队攻击受伤的肯尼亚苏瓦洛夫号战舰, 使其倾斜增为10度。之后东乡的舰队又失去俄舰踪影。

  1905. 5. 27. 17:30日军发现俄舰往东北加速逃逸, 于是向北追击。此时的罗兹德文斯基早已换乘驱逐舰毕尼号 (Buiny), 而后又换乘驱逐舰毕耳多夫号 (Biedovy)。


  俄国舰队的败走与投降:

  1905. 5. 27. 18:00日军再度捕捉到俄舰的踪影, 并对亚历山大三世号战舰展开攻击。

  1905. 5. 27. 18:30亚历山大三世号战舰多处中弹, 最后终被击沈。

  1905. 5. 27. 19:00日本富士号战舰开始对败走的俄军波罗地诺号战舰展开攻击, 第一炮即命中波罗地诺号, 只见轰然一声, 波罗地诺号的锅炉爆炸, 全舰化为灰烬。

  1905. 5. 27. 19:20俄军旗舰肯尼亚苏瓦洛夫号因多处的损伤, 航速减慢, 且舰上只剩一门75公厘的尾炮尚在还击, 最后在日军鱼雷快艇队的包围及攻击之下, 终于沈没。

  1905. 5. 27. 19:30由于黑夜已经降临, 东乡将受伤残存的俄舰委托由鱼雷艇继续追击并加以击沈, 其馀日舰全部撤离战区, 传令各舰次日于郁陵岛集合。


  而此时的俄军, 诺伯加托夫少将继续率领俄舰尼古拉一世号、奥瑞尔号、艾波山号、山尼文号、希索维立基号、拿瓦伦号、拿卡希洛夫将军号、及巡洋舰伊苏穆德号向海参威方向逃逸, 但日本鱼雷艇却毫不放松。当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 而日军的鱼雷艇在波涛汹涌中奋力驶近俄舰攻击, 拿瓦伦号被鱼雷击中而沈没, 拿卡希洛夫将军号及希索维立基号亦被鱼雷击中, 深受重伤却不愿投降, 于是驶到对马岛搁浅自沉。此时的俄军第二与第三太平洋舰队早已溃不成军, 而安克威斯特少将在入夜前早已脱离战场, 率领巡洋舰奥尔济号、奥罗拉号与詹斯恰号 (Jemschug) 航向南方, 最后驶到马尼拉被解除武装。


  1905. 5. 28. 10:30日本联合舰队于顷竹岛南方约35公里处包围残存俄舰, 诺伯加托夫少将决定投降, 而俄国巡洋舰伊苏穆德号则高速逃走, 最后在亚伯力亚水域失事。

  1905. 5. 28. 15:30日军驱逐舰涟号在郁陵岛西南方约75公里处拦截到俄军驱逐舰毕尔多夫号, 俘虏了俄舰对司令罗兹德文斯基中将。至于其它俄舰, 或是被击沈, 或是逃到中立港被解除武装, 最后只剩下巡洋舰阿马斯号 (Almaz) 及 2 艘驱逐舰到达海参威。


  对马海峡之役至此结束, 战后俄军的士气完全崩溃, 不久就与日本和谈,日本如期所愿地得到了一切。对日本而言, 此一战争最重要的意义, 是日本海军在世界上的地位仅次于英美, 成为第三强海军国家, 而东相平八郎大将也就成为日本军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 葚至以『战神』、『守护神』之名来形容东乡在日俄战争中的成就。这一连串的信心, 也奠定日后日本海军造舰发展、大胆地自行废除伦敦裁军协定, 以至于向太平洋扩张的雄心。

部分文章作者无法联系,如有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或中国版权中心联系!谢谢!

站内检索


中华网推荐

·国家级治脑病新药思维源
·中藏药治疗脑病新突破
·治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
·养肾·痛风·长寿
·肝病泌尿脑萎缩新药介绍
·强直性脊柱炎康复乐园
·让中医辩证不孕不育
·国医治股骨头坏死一绝
·乙肝为何久治不愈?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中医中药专治前列腺
·治牛皮癣白癜风已成现实
·专治痛风病的白衣天使
·不孕不育的杏林奇葩
·专卖店零售管理系统



 



进入BBS 进入聊天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