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军事情报 评论精选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史海烟云 军事常识 军事音乐 军事论坛  

攻击,攻击再攻击

  1976年6月27日上午8时,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国际机场上,法兰西航空公司的139次班机就要起飞了,登机的旅客们鱼贯地穿过狭长的检查门,接受装有电子仪器设置的安全检查。当最后一个旅客走进机舱,保安人员才松了一口气,一个小头目拿起报话机塔台通话:“检查完毕,一共250名旅客,其中以色列人104人,可以起飞。”

  当139次航班开始平飞的时候,机长巴科突然发现右舷窗外,一架C-130“大力神”运输机于它并排而行,机翼几乎相接,这是他在三十多年的飞行史上从未见过的险象。巴科愤怒地对特拉维夫机场塔台调度喊道:“该死的犹太佬!我右面有一架您们的军用飞机,马上就要撞上我了!”可是塔台调度却冷冷地训斥到:“不会的,这与你没有关系,少管闲事!”当弧形的地平线上展现出一个阿拉伯国家的首都时,巴科只见“大力神”仰起了机翼,转向下方,就象断线的风筝向城市上空飘去,巴科这才喘了口气。

  那“大力神”飞机正是以色列军用飞机,他们是为了报复三天前一架以色列航空客机被阿拉伯组织炸毁而行动的。指挥这次行动的就是“戈兰旅”的内塔尼雅胡中校。当139次班机将要起飞时,在纳泽里姆空军基地的跑道上,“戈兰旅”最高指挥官薛姆龙将军紧握着内塔尼雅胡的手说:“我等你们到11时45分,多1分也不等,如果到点不回来,那就意味着你们永远也回不来了!”内塔尼雅胡指着排列整齐的军乐队说:“我看见你把军乐队也带来了呀!”薛姆龙冷峻地说:“他们可以为你们奏凯旋曲,也可以为你们奏哀乐!”

  现在,飞机在那个国家首都机场着陆了。内塔尼雅胡不等“大力神”停稳,便率领突击队员工跳出机舱。他们冲进停机坪,迅速炸毁了停在那里的十几架飞机。在候机大厦前面还有一架康维尔--990客机,内塔尼雅胡立即率队包围过去。他派两名会讲阿拉伯话的士兵登上飞机命所有机上人员撤离。两分钟后旅客和机组人员撤离了,但机长执意不肯走。内塔尼雅胡亲自登上飞机,说:“说实话,我并不想杀死你。快滚下去吧!”只听机长凛然说道:“我可真想杀死你。要么你们放弃炸机,要么我与飞机同归于尽。”内塔尼雅胡默不作声的走了,心里却在说:“是个男子汉!”

  内塔尼雅胡走下舷梯,命令全体士兵立正,他举手向机长敬礼。随即命令起爆,只听一声轰鸣,康维尔--990在火光中升天了。 成功的突袭只用了15分钟。内塔尼雅胡得意的率队向“大力神”走去,在别人的国土上,犹太士兵的“自豪与骄傲”被充分的发挥出来,他们走的相当齐整,简直象是一次检阅。“大力神”返航了,照例他们超低空飞行。当飞行到敌对部队的防区时,内塔尼雅胡别出心裁,竟命令驾驶员再次降低高度,用机翼将距地面仅15米的电线切断。

  当内塔尼雅胡用机翼一次又一次的切断敌军电线时,薛姆龙将军正站在骄阳下眺望天际,等待着“大力神”的返航。11点15分,天空仍是静悄悄地。他猛然转身向军乐队一挥手:“都回去!”这时,一个人跑来向他报告说:“将军,他们回来了!你看!”

  薛姆龙连头也不抬一下,说:“我说过了,我只等到11点15分,多一分钟我也不等。”说着,开车驶出了跑道,这时,时针指向11点17分,“大力神”正好展开双翼扑下来。

  下午,薛姆龙亲自主持召开了作战检讨会。他宣布:“内塔尼雅胡指挥的飞机擅自迟到两分钟返航,这是不能容忍的,念其初犯,给其拘禁一天一夜的处罚!”听者无不凛凛畏惧,薛姆龙话锋一转,“但是,内塔尼雅胡用飞机剪断敌军电线,使他们的导弹在24小时内成为一堆废铁,这是动人心魄的壮举,经报请上级批准,我授予他一枚以色列国徽勋章”。

  伴随着人们的掌声,内塔尼雅胡走上讲台。当将军将勋章别在他胸前时,泪水流过他的脸颊,他说:“谢谢大家,我当之无愧。”

  散会后,将军把内塔尼雅胡送进禁闭室,警告他说:“如果再犯,就将你从突击队开除出去。我相信,你无论到那个部队,也是当不了一名班长的!”内塔尼雅胡一听,不禁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以色列国防部规定,军官任命之前,必须要当过班长。而内塔尼雅胡在当三等兵时,连长曾发现他看一本裸体女人杂志,为此没有提升他,而且狠很的将他骂了一通。但是内塔尼雅胡作战英勇,智慧超众,使薛姆龙将军在组建突击队时,第一个将他的名字写下,并将他提升为中校。可是他终生遗憾是没有当过班长。

  第二天上午,内塔尼雅胡在禁闭室晒太阳时听到了国歌象浪涛一样涌来。他想一定发生了大事。于是,他派人去打听,不一会得到消息“一架民航客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将其中一百多名以色列人做为人质,来交换被俘的四十名阿拉伯解放战士”。

  原来139次班机飞经雅典时,上来了三男一女四名旅客,女的名叫霍夫曼,当飞机起飞时,霍夫曼突然从包中掏出机关枪冲进驾驶舱,对准机长说:“我命令飞机改变航向。”同时其他三个人也手持凶器控制机舱,旅客们被吓呆了。机长声音沙哑的问到:“到什么地方去?”“乌干达”霍夫曼说道。139次航班只得飞向乌干达。乌干达总统阿明亲自到机场迎接。当霍夫曼走下舷梯时,阿明慈爱的说道“孩子们,欢迎你们!”霍夫曼激动的哭了起来。随后,阿明按霍夫曼的意图打电话给以色列原总参谋长巴列夫将军,7月1日前不同意交换条件,将杀死一百名人质。

  以色列总理拉宾就此召集了内阁紧急会议,一直到6月13日都没有议出结果。离人质的“死线”仅有半小时了,总参谋长古尔将军才推门进来,阁僚们如同猎犬一样涌了上去,问:“有没有采取军事行动的可能性?”古尔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目前绝对没有!”总理拉宾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十分钟后,内阁做出决定 :与劫机者谈判,并呼吁他们把“死线”推迟到七月四日。散会以后,只有古尔没有离开,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个兰色的本子递给总理。拉宾翻阅着,脸上露出惊诧的神情,问:“刚才你为什么不拿出来?”古尔说:“我牢记着有他太族的原则:敌人就在你身边,不要相信任何人。”

  谈判的消息震惊了“戈兰旅 ”。七月一日上午,“戈兰旅 ”全体官兵集合在操场上,听取政治教育课 ,人们肯定薛姆龙会讲劫机事件。

  可是在一片肃穆中,薛姆龙却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我是从犹太区逃出的。在一次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中,我躲在一片瓦砾中,看见一个 犹太妇女被一梭子子弹打的死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突然‘ 哇’的一声,躺在她身边的婴儿发出一阵响亮的啼哭。那个犹太妈妈竟奇迹般的睁开眼,向前挣扎着,但她无力挪动身躯,只能向孩子送去凄恻而悲惨的一瞥,然后死去了。”薛姆龙缓缓地说:“那最后的目光,在我心中凝成了一帧永不褪色的底片。”他说完了,操场静的如同坟墓。薛姆龙几次发令解散,可是队列象凝固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动一下。

  下午,军营内外到处传阅着《以色列日报》,那上面头版有篇《哀告劫机者》的文章。内塔尼雅胡一见“哀告”两字,气的两眼冒火,他立即骑车飞驰,将所有能见到的这份报纸全部买下、撕碎。

  回到营区,他给总理写信,要求打到乌干达去。这时,薛姆龙将军也打电话给古尔将军,探听总参谋部的意图。

  一小时后,薛姆龙和内塔尼雅胡来到总理面前,古尔向他们宣读了“乌干达慈航计划”,指定这次行动总指挥是薛姆龙,地面指挥是内塔尼雅胡。166名突击队成员由他们自己挑选。

  中午,勤务兵伊西从街上正往营区走,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另一个人蒙住他的眼睛,没容他喊出声来,便被绑架进一辆吉普车里。

  吉普车驶出了城区,来到铁路旁,只听一个人用枪敲着他的脑袋,说:“犹太佬,你听着。我们是阿拉伯解放战士,我们要了解‘戈兰旅’的情况,快说!”

  伊西一句话也不说,他被重重的打了个耳光。伊西愤怒的说:“让我看一看是谁打的我?”这下他遭到了更重的惩罚。可是伊西咬着牙说:“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几个劫持者推搡着将他的头绑在冰凉的铁轨上,他已经听到远处隆隆的车轮声。火车就要来了,劫持者得意地说:“说吧,现在还来的及。”伊西大喊一声:“不!”接着便破口大骂起来。

  火车呼啸而过,巨大的声浪淹没了伊西的骂声。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哈哈,不愧是我的勤务兵!”摘下蒙眼布,伊西一看,火车在另一条轨道上奔驰而过,眼前站着的竟是内塔尼雅胡。原来这是挑选突击队员的考验。

  下午三时,薛姆龙和内塔尼雅胡奉命来到总参谋部,古尔将军没有等他们下车,便说了一声“跟我来。”将他的座车风一样的刮到了前面。

  出城向西行驶一小时,他们来到了沙漠的怀抱,一下车,薛姆龙和内塔尼雅胡惊呆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土木结构的乌干达恩德培机场模型,这是以色列特工部按真实比例赶制出的杰作。

  古尔将军带着他俩在粗糙而高大的模型间浏览,说:“模型连一扇窗户都不少。明天,也只有明天一天的时间,你们带突击队到这里来进行模拟训练。”

  七月三日上午,内塔尼雅胡指挥突击队在模型大厦里进行了多次的模拟训练。十八点正,突击队从沙姆沙赫机场出发了,配有野战医院,空中加油,空中指挥,空中掩护的十七架飞机将要飞跃四千公里,途径五个仇视以色列的国家,这无疑是一次充满荆棘的航程。飞机飞过朗蒂海峡,按预定的方案在距地面十五米的高度飞行,逃避雷达的监视。二十三点正,机舱里铃声响器扩音器发出战斗号令:“我们在恩德培机场上空,准备强行着陆。”恩德培机场的航空管制员误以为是以色列屈服运来交换人质的巴勒斯坦人,管制塔内一片欢呼。随即向元首报告,但是电话却打不出去。原来以色列在乌干达的特工已切断了机场与外界的一切通讯联系。机群一着陆,内塔尼雅胡的吉普车和装甲车便从舱门窜出。

  此时,元首的“奔驰”轿车来到机场的候机大厦。乌干达士兵立即立正恭候,此时内塔尼雅胡率领的第一突击组分乘三辆吉普车全速开来,未等卫兵反应过来,突击组与“奔驰”轿车同时开火将二十名卫兵歼灭,原来是以色列的特工化装成元首来接应突击队,此时,元首阿明正被以色列巴列夫将军长途电话缠绕着,注意力一点没防在恩德培机场。

  内塔尼雅胡率领三十五名突击队员,高呼“以色列!”冲进候机大厦。霍夫曼发现了他们,便端起机关枪向人质冲去,就在这几秒钟内,内塔尼雅胡用希伯莱语喊“卧到!”人质都立即趴下,劫机者没听懂在那站着。几十只机关枪立即将子弹暴雨般地泼过去。与此同时,第二突击组来到米格机停机坪,用“陶”式导弹将一架架米格战斗机炸的粉碎。第三突击组冲进塔台将其设备全部捣毁,使恩德培机场成为瞎子。一切进行的很顺利,突击队将劫机犯全部击毙后,才将人质带出候机大厦。此时,一连乌干达士兵列队向大厦赶来。突击队员立即将一排子弹扫过去,乌干达士兵象一堵墙到下去。只有后排的一名士兵在栽到之前发射了一枚火箭弹,火箭弹恰巧击中站在最前面的内塔尼雅胡,他的腿被齐崭崭地切断。与此同时第一架飞机返航了。内塔尼雅胡被抬上飞机时,他鲜血淋漓,人质中的女人,老人,孩子相继哭了起来,突击队员们也个个落泪。飞机起飞了。内塔尼雅胡被颠醒,只见他嘴唇微微颤动,依西将耳朵俯在他的唇边,才听清他说“班长……班长……”他,终于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当阿明闻讯率领装甲部队赶到机场时,以色列最后一架飞机刚好离开跑道,向空中飞去,整个行动前后共用十八分钟,他们留给阿明的是尸体和嘲笑。四名侥幸活下来的航空管人员被带到阿明面前,阿明只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毙了”使恩培德机场的屠杀更彻底了。

  薛姆龙将军在虎口胜利地抢回人质后,便又一次站在总理面前,向他汇报行动的经过,然而拉宾的脸部却无任何表情,只是提到内塔尼雅胡中弹阵亡时,拉宾的手才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两天后,内塔尼雅胡曾经呆过的耶路撒冷旅举行官兵大会,任命内塔尼雅胡为一团三连十班班长,全旅官兵为此个、报以热烈的掌声,而站在会场角落的薛姆龙将军却悄悄地弹去眼角的一滴隐泪,缓缓地离去。

  (注:内塔尼雅胡中校是以色列内塔尼雅胡总理的兄弟)

部分文章作者无法联系,如有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或中国版权中心联系!谢谢!

站内检索


中华网推荐

·国家级治脑病新药思维源
·中藏药治疗脑病新突破
·治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
·养肾·痛风·长寿
·肝病泌尿脑萎缩新药介绍
·强直性脊柱炎康复乐园
·让中医辩证不孕不育
·国医治股骨头坏死一绝
·乙肝为何久治不愈?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中医中药专治前列腺
·治牛皮癣白癜风已成现实
·专治痛风病的白衣天使
·不孕不育的杏林奇葩
·专卖店零售管理系统



 



进入BBS 进入聊天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