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军事情报 评论精选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史海烟云 军事常识 军事音乐 军事论坛  

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二十年接触揭秘

摘自:《紫荆》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国家主席江泽民在美国哈.佛大学发表演讲后, 有人向他提问中国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的谈判问题。江主席明确地阐述了中国中央政府的原则立场:「只要达赖喇嘛真正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公开声明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谈判的大门是敞开的。」此后,江泽民主席在接待外国政界要人和应邀出访的过程中,多次介绍了中国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的接触问题。中国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的接触商谈究竟有何复杂的背景?双方接触二十年,至今谈判进展如何?中央政府在接触上做了哪些努力?目前存在的主要障碍是什麽?一系列的问题令人瞩目。笔者就多年跟踪研究这一事件获得的一手资料作一介绍,以告读者。

  达赖喇嘛是在一九五九年西藏叛乱失败后逃亡国外的。当时,被叛匪裹胁出境的藏族同胞有几万人之多。四十年后,在国外藏胞的人数已经超过十万人。国际社会和国外藏胞都还记得,一九七七年,当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阿沛·阿旺晋美发表广播讲话,欢迎流落国外的藏胞返回家园。这一信息使许多梦寐以求返回故土的藏胞潸然泪下。一九七八年,西藏自治区释放了参加一九五九年叛乱的全部在柙人员。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担任中共中央副主席职务的邓小平在会见美联社记者斯蒂尔时说,「达赖可以回来,但他要作为中国公民」,「我们的要求就一个——爱国,而且我们提出爱国不分先后」,明确表示了中央政府对广大国外藏胞的手足之情,同时,也表明了对达赖喇嘛的态度。

  七十年代初,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恢复,中美建交,此后美国对达赖集团的公开支持减弱。在这种形势下,中央政府的上述信号,无疑使达赖喇嘛找到了一条体面的退路。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八日,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回国,就达赖与中央政府改善关系的问题与中央进行接触。三月十二日,邓小平副主席接见了达赖喇嘛的代表。他说,「根本问题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与不对,要用这个标准来判断。」「现在是以西藏作为一个国家与中央对话,还是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来讨论处理一些问题。这是一个现实问题。」

  以邓小平的此次谈话为标志,达赖与中央隔绝二十年的坚冰被打破。时至今日,又是一个二十年,为了促成通过接触商谈,解决达赖喇嘛和跟随他的一些人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回归祖国的问题,中央政府进行了种种努力,体现了充分的诚意和耐心。自一九七九年以来,中央政府的有关部门曾多次接待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和他的亲属回国,认真听取来人向中央反映达赖喇嘛的想法,来人受到了中央政府有关领导的接见。达赖喇嘛在国外的几乎所有亲属都曾回国参观、探亲。来来往往的国外藏胞更是不绝於途。

  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八日,第十世班禅大师圆寂。中国佛教协会特邀达赖喇嘛回国参加班禅大师的追悼活动,佛协会长赵朴初先生亲自将一封邀请信交到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手中,邀请其回国参加班禅大师的追悼活动。这次纯属宗教事务的邀请,给达赖喇嘛提供了一个在流亡三十年后,同国内佛教界见面的机会。但是,如达赖喇嘛确有诚意与中央政府对话,这也是一次进行接触的绝好机会。但是,达赖喇嘛拒绝了邀请,他失去的可能是一次历史的机遇。当时中国佛教界有人议论说,在达赖喇嘛的天平上,政治远远大於宗教。

  一九九一年五月,西藏和平解放四十周年前夕,总理李鹏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明确指出:「中央政府对达赖喇嘛的政策是一贯的,现在也没有变化。我们的根本原则只有一条,即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这个根本问题上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馀地。中央政府一贯表示愿意同达赖喇嘛进行接触,但是达赖喇嘛必须立即停止从事分裂祖国的活动,改变『西藏独立』的立场。除了『西藏独立』不能谈,其他问题都可以谈。」

  一九九二年、一九九三年,中央政府根据达赖喇嘛的要求,两次接待了他的私人代表。这位代表返回后,达赖喇嘛方面认为中央政府态度僵硬,单方面宣布中止接触,派出的私人代表也被认为出师不利而被迫下台。

  据笔者所知,一九九七年三月,达赖喇嘛去台湾之前,中央政府曾通过联系渠道向他阐明了中央的立场和原则,希望他放弃与「台独」势力的联系,达赖喇嘛对此置若罔闻。

  任何一个没有偏见的人,都会从这些重要的决策和做法中体会出中央政府的诚意和耐心。那麽,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近二十年的接触没有结果,现在的谈判不能进行的原因在哪里呢?原因在於达赖喇嘛始终不愿丢弃西藏独立的幻想,更没有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

  在以往的接触中,达赖喇嘛的代表曾经向中央提出种种涉及「西藏地位」问题的主张。他们曾经提出,「要求以对待港澳台的办法,在西藏实行『一国两制』」,建立包括西藏、四川、青海、甘肃、云南等省在内的所谓「大藏族自治区」等。除了这些明显围绕西藏独立兜圈子的主张外,最近,他又提出所谓「高度自治」的主张。有评论认为,「高度自治」是达赖喇嘛对「西藏独立」的修正,表明达赖喇嘛已经放弃了独立。事实并非如此,达赖喇嘛不过是把一步实现的「西藏独立」变为分「两步走」,第一步实现所谓「高度自治」,恢复达赖对西藏的统治;第二步实现「西藏独立」,正如他自己所说,要实现「向独立发展的自治」。对此中央政府方面明确指出,「一国两制」是中央政府为解决香港、澳门和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提出的指导方针。西藏与这些地区的情况完全不同。西藏早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经过民主改革,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百万农奴获得解放。一九六五年,西藏自治区成立,享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各项民族区域自治权利,西藏各族人民参与国家事务和地方事务的权利得到充分的保证。经过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西藏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团结,人民安居乐业。「大藏族自治区」,是一个根本不现实的想法。中国境内的藏族聚居地区除了西藏自治区外,分布在其他省区有十个藏族自治州、两个自治县。由於地理条件的限制,高山大河的阻隔,这些藏族地区从未形成过统一的行政和经济区域。原西藏地方政府也从未管辖过西藏以外的其他藏区。

  对於中央政府的耐心解释,达赖喇嘛和其他代表无心听取,他们一边进行辩解,继续围绕西藏独立兜圈子,一边利用中央政府允许他们回国到西藏和其他藏区参观、探亲的机会,在西藏和其他藏区进行渗透和破坏活动。以至於达赖喇嘛派出的第三批参观团被西藏自治区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而提前离境。一个达赖喇嘛的亲属甚至在返回印度后造谣说,西藏人贫困之至,母亲不得不割断自己的血管以鲜血喂养孩子。危言耸听!

  就在这个时期,国际格局发生了变化,冷战逐步结束,美国的人权外交政策也在逐步确立,以人权外交为基点,美国恢复了对达赖集团的援助。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一日,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人权小组委员会上发表了一份所谓解决「西藏问题」的五点计划。这个「计划」在指出西藏历史上是一个国家的基础上,提出「使整个西藏成为中国与印度之间的一个『和平区』和『缓冲国』」,在此实现之前,中国可以在西藏保留少量的防卫性军队,此后,则要「把其军队和军事设施从这个国家撤走」,「让在藏区定居的中国人返回中国」。同时要求与中央「就西藏未来的地位举行谈判」。

  一九八九年六月,北京政治风波,此后,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同年,诺贝尔委员会将本年度的和平奖授予达赖喇嘛,这种误导使达赖喇嘛过於乐观地估计了形势,他「预言」中国可能在三至五年内发生像苏联一样的变化,声称中国的领导层不稳,中断了与中央政府的联系。

  一九九五年历经六年的十世班禅转世进入到关键阶段。正当扎什伦布寺按照宗教仪轨、历史定制对访得的灵异男童进行严格筛选,并准备报请中央政府通过金瓶掣签进行认定时,达赖喇嘛突然擅自非法认定一男童为转世灵童。达赖喇嘛的此举并不高明,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会从中看出这是在有意与中央政府对抗。这一明显违背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的作法,完全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是达赖喇嘛将纯粹的宗教事务政治化了。达赖喇嘛一贯是以宗教做幌子,为他的政治目的服务。近年来,他竟指认藏传佛教的一尊被信奉了几百年的护法神「杰钦修丹」为「亲汉」的护法神,要求信徒不准信仰,并砸掉。这种专制的举动在流亡藏人中引起强烈的不满乃至思想和行为混乱。由此而引发的矛盾,竟使一些人付出了血的代价。更有人满怀不解地问,达赖喇嘛不是一贯自称「圣识一切观世音菩萨」吗?不是一贯标榜「信仰自由」,反对「宗教压迫」吗?为什麽对一个小小的神灵如此深恶痛绝,必要斩尽杀绝。事实上,这不过是达赖喇嘛的政治手腕。

  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是达赖喇嘛幻想独立成功的一个重要手段。近年来,他每年都要利用大量时间在世界各地活动,游说他的观点和主张,采取哀兵的战术,赢得舆论的同情和支持。最近,他又大讲希望与中央政府进行谈判,甚至说可以放弃西藏独立,只寻求「高度自治」和「大藏族自治区」,要求国际社会和一些国家的政要协助他推动与中央政府的谈判。就是在达赖喇嘛高喊谈判的时候,一九九八年的七月底,他领导的所谓的「流亡政府」却重新印发了由他在一九九二年签发的《西藏未来政体及宪法要点》,以此统一他内部的思想。《要点》明确提出「北京当局退出西藏」,「西藏恢复自由」,实行由达赖本人操纵的所谓「总统制」,完全是一个西藏独立的行动纲领。

  中央政府与达赖喇嘛在接触商谈上的分歧是显而易见的。对中央政府而言,西藏的地位早已为历史所确定,为西藏人民所选择,为国际社会所公认。这个问题不需要,也不能够谈论。达赖喇嘛的种种计划和主张与其说是在争「西藏的地位」,不如说是在争他自己的地位,重新得到他在西藏的统治地位。最近达赖喇嘛的策略调整有着深刻的政治背景。

  其一,中国局势稳定,综合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高,政治影响不断扩大。达赖喇嘛担心西方出於自身利益的需要,加强同中国交往,对他不利。因此加紧制造舆论,寻求新的热点,引起媒体关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其二,西藏的形势越来越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群众生活水平提高,人心思稳定,思发展,分裂分子的活动举步维艰,靠制造骚乱,里应外合的方法压中央政府让步的办法行不通。

  其三,流亡藏人中各种矛盾加剧,甚至表面化,公开化,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错综复杂,内讧不断。年过六十四岁的达赖喇嘛需要平息冲突,鼓舞士气,维系统治。

  达赖喇嘛的策略调整和舆论宣传式的谈判呼吁无疑是一场政治骗术。为了一己的私利,闹事也罢,施压也罢,调整策略也罢,西藏独立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达赖赖嘛毕竟是自己跑到外国去的,今后的前途和命运也终究要由他自己作出选择,中央政府将以充分的诚意和耐心,等待达赖喇嘛在他的有生之年,放弃独立幻想,结束流亡生活,回归祖国。这是中央政府要与他谈判解决的唯一问题。希望达赖喇嘛审时度势,作出正确的选择。

部分文章作者无法联系,如有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或中国版权中心联系!谢谢!

站内检索


中华网推荐

·国家级治脑病新药思维源
·中藏药治疗脑病新突破
·治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
·养肾·痛风·长寿
·肝病泌尿脑萎缩新药介绍
·强直性脊柱炎康复乐园
·让中医辩证不孕不育
·国医治股骨头坏死一绝
·乙肝为何久治不愈?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中医中药专治前列腺
·治牛皮癣白癜风已成现实
·专治痛风病的白衣天使
·不孕不育的杏林奇葩
·专卖店零售管理系统



 



进入BBS 进入聊天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