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通行证 | 中华邮 | 香港邮 | 企业邮 
  军事情报 评论精选 武器装备 军事图库 史海烟云 军事常识 军事音乐 军事论坛  

台湾人眼中的中日战争

  文.陈淑美

  有别於大陆战场,台湾人的战争经验近日成为大家谈论的焦点。突然间,街坊书市台人的战时回忆录大 为畅销,国民党党史会里,前往调阅战时台湾资料的媒体及研究者络绎不绝。在一九四一年“珍珠港事变” 发生前,台湾并非中日战争的主战场,台人对“祖国”这场关乎民族存亡的大战,印象如何?有别於大陆战 场,台人的战时经验果然尴尬?透过当时在台日本媒体,及老人们的口述记忆,或可令我们细细深思……。 发动中日战争,是谁的责任?民国二十年,日侵东北的“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政府在台的宣传机关 报《台湾日日新报》,有这样一幅漫画:身着唐装、脸孔扭曲成一团的“南京政府”,一手拿着长箸、另一 手则遮脸做痛苦状,他正在炸甜不辣。“南京政府”的眼睛,被油锅中冒出的油烟,熏得张不开眼,“满铁 事件”、“中村大尉”、“万宝山”……,一个个写明这些事件的“甜不辣”被丢进油锅中,“满蒙问题” 则是沾料。《台湾日日新报》的寓意很明显:油锅已经沸腾得不得了、岂能再丢进“甜不辣”?“南京政 府”被油烟烫得遮脸喊痛,是咎由自取!

  日本公民台湾人

  终战五十年,再来看这则殖民地时期的宣传漫画,对中国人来说,百味杂陈之余,也生出好奇之心:对 日本政府的宣传手法,当时的台湾人民如何看待?是信,还是不信?好比中日战争期间,被徵召入伍的台籍 日本兵一样,一直到现在,他们最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是:“同为中国人,两军作战,向祖国开火,心中难 道没有矛盾与挣扎?”在问这些问题以前,许多人均忽略了一八九五年清廷在甲午战败后,与日本签订马关 条约的事实。条约中言明:台澎诸岛永远让予日本。而当战争开始的一九三七年,台湾人已被日本人统治了 四十余年,至少已更迭了两个世代以上。虽然这其间,对祖国及日本到底应如何对待,时时萦绕在多数台湾 人的心胸,但除如雾峰林献堂等少数士绅阶级外,大多数台湾人,在日本的高压统治下,“无势的人,对日 本人的宣传并无反抗的能力,”台湾史学专家林衡道说。“曾经做过日本公民的台湾人”,近几年,台湾各 界敞开心胸,来讨论这特殊的台湾经验。“回到历史原点,才能体会那一代人的心境,”近几年积极整理宜 兰人战争经验的宜兰复兴工商专校日文老师张文义表示。

  为红豆包子游行

  教科书上的八年抗战,是中国人「抛头颅、洒热血」捍卫国土的历程。但对如今 六十岁以上的台籍人士而 言,「九一八」、「一二八」及「芦沟桥事变」,在当 时是遥远的「满洲、上海」,及日人所称的「支那事 变」。从辞汇到内容,他们 与大陆籍老人对战争的理解,显然有所不同。芦沟桥事变,他们体会不到「全民 奋起、对日抗战到底」的激昂,南京大屠杀,没人知道日军杀害三十万平民的残 暴;相反的,「学校、机关 放假一天,大夥儿分旗子、提灯笼上街去游行,吃红 豆包子庆祝捷报,」宜兰老人蓝金兴说。如此欢欣鼓舞 地庆祝日本战胜,说来并 不意味着欢喜「祖国」被侵略;在物资匮乏的当年,「想吃红豆包子实为最大主 因,」蓝金兴说。 当时人们了解战情的来源,主要靠收音机。研究显示,大战是当年收音机工业大 兴的主要原因。林衡道也表 示,日本发动战争之后,收音机是台湾居民最仰赖的 讯息来源。「富有的人自家拥有收音机,穷苦的人则从 公众的广播塔听消息,」 林衡道说,这类的「放送塔」,如今台北新公园还保留一座。

  侵略有理?

  收音机外,殖民地政府的主要宣传管道,是日本人编辑的「台湾日日新报」,这 也是传达当时总督府讯息的主要来源。「北大营华兵袭我守备队、我军应战占北 大营一部」、「奉天事件发端在华军毁铁道线路」、「奉天东北军八千人,我军 猛击一举溃走」、「关玉衡部下杀害中村大尉□□荣臻式答森岗领事」、「防止 事件的扩大,是我(日本政府)努力的方针」、「为了维持我军的威信,有必要 严惩(华军)□□杉山陆军次官的声明」等……。 「九一八」事变的第三天,共四页的「台湾日日新报」,全版尽是有关东北战情 的报导。大小标题反映的重 点无非是「战争,非我日本政府所要,实因中国人的 节节进逼(华军袭我、毁铁路等),事后,日本军已在 刻意防止事件扩大,为维 持威信,才『严惩』敌人,而且,日军英勇无比,一猛击就使中国军溃走。」在 日 本政府刻意传达的讯息中,中日战争系「师出有名」就对了。

  谁节节进逼?

  说起来讽刺,「九一八事变」的真实状况,当时在东北亲身经历的人,或许都还 有记 忆。与日本媒体的报导相反,事实上当时日军才是节节进逼者。「当时派驻 在渖阳的 外国记者都有一些疑问,如『为何日本人要在中国军营附近举行黑夜巡 逻?』(北大 营离南满铁路很近),『中国兵要毁坏铁路,何以偏选在中国军营 附近?』」以「战 时日本报业统制之研究」为论文的文化大学硕士黄冠超,引用 当时的报导指出,民国 二十年的国际媒体如瑞士「日内瓦报」、德国「地方导报 」、美国「纽约世界电讯」 等,均在报导中直接提出对「九一八事变」的怀疑。 当时台湾人对「九一八事变」的看法呢?「知识份子知 道的较多,」林衡道指出 ,他们从报纸看到、日本友人听来节节升高的战情中猜测,中日势必一战,心中 虽 然惶恐,但对大局显然是无能为力的。相较於所谓的「士绅阶级」,大多数的 台湾人关心的是生活。 吴浊流着的《台湾连翘》指出,「九一八」时,台湾非常不景气,「失业的人到 处都是,台湾青年只求出 国,无论好坏,总想从台湾跳出去。」张文义也认为, 或许对多数的台湾人来说,九一八事变「毕竟是相隔 千里以外的战场,」他说, 感觉似乎是很冷淡的。

  青天白日旗不见了!

  日本官方的宣传管道之外,当时台人接受战争讯息的来源还有被称为「代表四百 万台湾人言论立场」的汉文 「台湾新民报」。新民报在一九三○年盛况时,发刊 五、六万份,读者群是少数的台籍菁英。从如今存留零 散不全的报纸中,很难窥 得「台湾新民报」对「九一八事变」报导的全貌,但从其在事变期间新闻版的标 题 如:「满洲遍地起风云,日本军(称日军而不称我军)占领奉天」、「张氏通 电倡导和平,国家命脉一线仅 存、披发撄冠拒容忽视」等,及夹杂在新闻后头的 冷语,如「霹雳一声,奉天城头飘扬着日本国旗,不见有 青天白日了!」等,明 显可看出其「心向祖国」的民族主义立场。 在日本高压的统治下,新民报「甘冒大不讳」的作法是极其可贵的。当时新民报 股东之一的杨肇嘉在回忆文 中指出,九一八时期,他亲眼看到新民报的编辑,为 日本侵略祖国痛心愤慨,将所有电文凡「支那」皆改为 「中国」;为不侮辱祖国 ,轻视自己,常与检查报纸的日本警察发生争吵。有时新民报的言论也将「九一 八 事变」当作国际事件处理,苦口婆心地劝告日本政府,要考虑到台湾的经济情 况。 两则刊在一九三二年九月廿六日,新民报「小言栏」的评论,都指出当时台籍菁 英的想法:「打架两成 败」,期许「日华」两军慎思战争的必要性;基於台湾米 价惨跌,经济日趋困难的景况,希望日本政府考虑 战争对经济的影响。此类警告 战争后果的言论,在这个时期的新民报中,亦屡屡出现。

  台湾人的「喉咙」失声

  当时有反省力的台籍知识份子,对日人蓄意发动的这场「与祖国间的战争」,其 心情 是相当无奈的。「包羞忍辱、草间偷活的心情,和装聋作痴、委曲求全的苦 衷,若非 身历其境的人,不容易体会到,」当时也是新民报编辑的叶荣钟在他的 回忆文中写 道:「无地可容人痛哭,有时须忍泪欢呼,」他说,有时这种矛盾真 要把人活活气 死。 当时,新民报的确是台籍士绅很依赖的一份报纸,「要看战情,去图书馆看日日 新 报;要纾解苦闷,看新民报,」日据时代新文学健将,如今已七十岁的王昶雄 指出,新民报真正能反映「台 湾人的心情」。遗憾的是,这类代表台湾人心声的 言论,随着战局的日益开展,日渐受到箝制。一九三七年 芦沟桥事变后,日本当 局为了强化「皇民化」政策,限令全岛报纸一律废止中文,新民报逐渐丧失发言 的空 间;一九四一年,日本发动珍珠港事变前,新民报又被改为「兴南新闻」, 「一切均在军事掌控之下,谈不 到自由,更没什麽民族思想可言,」杨肇嘉的回 忆录指出,台湾人的喉咙,至此逐渐「失声」。

  严惩的圣战?

  殖民地政府对人民的宣传,除收音机、报纸之外,利用影片在街坊、学校等处巡 回放映也是重要管道。几年 前,国家电影资料馆积极寻找这类影片,在已故导演 何基明的带领下,在台中县一所国小的仓库内,找到了 一批摄制於一九四○年左 右的宣传影片,其中有大量关於芦沟桥、八一三事变,和占领南京的影像纪录。 「七七芦沟桥事变」,老一辈台籍人士称「支那事变」,是中国对日宣战的开始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 军在北平芦沟桥附近演习,藉口搜查失踪士兵,袭击 宛平县,驻军奋起反抗。中国历史教科书上耳熟能详的 说法,到了日本宣传片中 ,成了另一套。《膺惩(严惩)的圣战》,影片一开头的几个大字,明白地表现 日 本人对「七七事变」的观点。影片的内容指出,日方出兵是因为在芦沟桥上, 中国人对其「非法射击」,日 军一忍再忍,要求中国军遵守停战协定,但中国片 面毁约,於是皇军决定「严惩」中国,不一会儿功夫即占 领了宛平等地。画面中 ,化为废墟的宛平县城、高举白旗的廿九军部队(标题:中国军见苗头不对而溃

  逃)、光荣入北平城的皇军……,一幕幕画面闪过,呈现的是完全日方的观点。 在日本人的宣传影片中,日 本军无论酣战多久,画面中出现的永远是「服装整齐 、神态自若,将官则指挥若定的样子」,日军既拥有强 大火力,又英气焕发,掳 获的战利品堆积如山,总之日军形象是英勇、美好的;反之,中国兵则老打败仗 、 无能的;日军进城时,各国侨民及中国市民是「感激至极,留下欢喜的眼泪」 。

  说穿了全是谎话

  由朝日、每日新闻等媒体制作的这一系列影带,对於发生在一九三七年的淞沪会 战、南京沦陷也有着墨。但 有别於中国人知道的「中国军严守上海,从八月恶战 到十一月,日方仍未能打下的『淞沪会战』」,日方的 影片,仅以「战火蔓延至 上海,我军奋战」、「壮烈成仁的我军海军航空部队」,两个画面草草带过。而 对 於日方攻略南京时,滥杀中国三十万人民的景况,影片一个画面也没有;仅以 「指挥官劝降,要求中方在中 午以前回答」,接着是「南京光华门上日军军旗飘 扬」,来表现日军占领南京城的胜利。这类的影片对当时 人的影响如何?五十多 岁的台南籍李秀记得,她念小学时曾看过这样的影片,「大家都对日军的英勇十 分佩 服,」她说,对中国兵的无能也印象深刻,她还记得当时在学校常玩两军打 仗的游戏,输的人常被称「支那 兵」,意思是没用的人。而客籍小说家锺肇政的 小说「怒涛」中讲到当时台籍少女对日籍军官的钦慕,与这 样的宣传形象或有关 系。 与影片的观点相仿,当时的「台湾日日新报」大量新闻重点无非说明:在中国军 的挑衅、阻挠,及中国人民 「侮日、抗日」的行为下,日本人不得不出兵。「说 穿了全是谎话,」林衡道回忆,当时台人接收到的讯息 约略是:「中国贫穷落后 ,日本系为了拯救中国、保卫东亚的和平而战。而东亚一方面有英美势力插足, 一 方面苏俄从北边到中国大陆,若无日本出面,就没有别的力量可反制它。日本 打中国,一方面也是『防 共』,」林衡道说,「『代天打不义』,当时教唱的军 歌如是说。」

  台湾人上战场

  至於这样的说法,大家相不相信?当时担任小学老师的方坤邕指出,许多人心知 肚明,其实知道日军一意蛮 干,但也无可奈何。「有时在学校,几个台籍老师私 下会嘀咕,『中国的落后腐败,干日本人何事?』但随 即警觉到,这些话少说为 妙,於是又噤声不语,」方坤邕说。台湾人怀疑日本出兵的动机,对宣传动辄形 容 的英勇战绩,也非全然相信。叶荣钟的回忆提到,当时电台每天播大陆的战况 ,重要的战果均以「大本营发 表」为号召,先用军乐演奏促人注意,再播捷报。 当时主持台语广播的詹姓台人,惯用一句「撼的碎盐盐」 (炸得粉碎),来形容 中国军被炸的惨状。「有一天,有一个乡下老翁在一间店头停脚听广播,当时詹 某又 再吹其『碎盐盐』战果,那老翁听得碍耳,於是破口大骂:『干尔娘,人家 的飞机都是黄麻骨缚成的吗?』 於是悻悻然地离去,」叶荣钟写道。 芦沟桥事变之后,战火烧到上海,跟随着战事吃紧,台湾人民也开始被动员。街 上出现了如奉公会(战时日 本动员台人的基层组织)的会员,劝说过往妇人缝「 千人针」(类似护身符,让战士带出去保平安);跟日 本人一样,一些台湾人也 被徵调入伍。《台湾连翘》中写道,「有些战士在光荣声中入伍,随即重伤或死 亡 的消息传来,台湾人才发现,向来藐视中国军队说『支那兵!支那兵』,事实 上好像不是那麽不堪一 击!」。 而当时,也有台湾人组成「台湾义勇队」参加抗日,主要成员是不愿被日人统治 、移居到大陆的台湾子弟, 以台北县人李友邦为队长,后期还有自日军军营中投 诚而来的台湾人。他们陆续加入,人数最多时达七百多 人。由於熟谙日语,他们 时常协助刺探军情、询问日俘等工作,另一主要工作是提供医疗服务,曾成立四 个 「台湾医院」。但是这一类的讯息,当时台湾的人却无从得知。报导刺激战情 ? 在战情升高时,当时「日日新报」更经常发「号外」、加印以战争照片为主的版 面。翻开报纸,持枪挺立在 战马之上的骑兵队,驻扎在战地的营房、军士,与敌 方谈判的日军将领……,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这些图片 仍极尽煽情之能事。黄冠 超的研究指出,其时日本本土媒体大多已成商业化报纸,为了刺激销路,纷纷以 战 争照片、前线记事,来刻意夸张战争的惨况,夸耀日军的英勇,甚或有意纵容 可能恶化中日关系的报导,并 未让日本国民了解战争的本质,或是检讨日本对华 政策。这也是促成战争在无人监督下,一发不可收拾的原 因之一。殖民地媒体由 军方管辖,其景况更无转寰余地。煽情与昂奋成了战争报导的主流,与日本军方 的意 识同步,「台湾日日新报」成了军方最得力的宣传助手。

  教「皇民」认识战争

  殖民地的宣传管道,除仰赖军方掌控的媒体外,还包括当时已具规模的民间动员 系统□□在乡里素孚声望的 保正、保甲书记、街庄役场员(乡镇公所办事员)等 。这些政令宣导员家中,除日文报纸、收音机外,也会 有一些宣传单、小册等宣 传品。宜兰县史馆最近□集到一本名为《皇民时局教典》的宣传小本,是有关战 争 问题「答客问」的宣传小册,其中许多问题及回答,颇堪玩味。例如问题之一 「蒋介石是何许人?」答案 是:「遭英美蒙骗、背叛『友好』日本,窜逃至重庆 的『老』中国将军。」又如一问:「汪兆铭是何许 人?」答案是:他是新国民政 府的主席,「支那事变」发生后,他即悟出「蒋介石抗日之不可行,随即溜出 重 庆……率领中国四亿人民,协助日本,致力於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惊讶吗?是 的。这本《皇民时局教 典》出版於战争后期日军已逐渐失利的一九四三年。对这 两位攸关中日战争前途的重要人物介绍,与中国人 脑海中熟知的「中国最高盟军 统帅」、「受日本扶植的汉奸」等的形象颇有出入,《皇民时局教典》中的叙 述 ,反映了当时日本人对蒋、汪两人塑造的形象。 对国民政府的诋毁与丑化,其实不只存在於这类宣传小册中。七七事变发生的翌 年元旦,「台湾日日新报」 出版贺年漫画专刊,其中「中国战区最高领袖」蒋委 员长被画成瘦巴巴的,成了一只狐狸形象,靠着后头的 胖老虎,寓意「狐假虎威 」。而曾赴美争取支持的蒋夫人更在四格漫画中,被丑化为口口声声为了祖国做 事,实际却向外国人买破飞机赚取差额,以中饱私囊的人。 台南李秀指出,当时她念的小学开运动会,通常会在操场跑道前摆两个大水缸, 一写着蒋介石,一写着宋美 龄,让同学以石头当飞镖乱射。当时她也玩过这类游 戏,并不觉得不妥,一直到光复后,她才知道,原来水 缸上的「敌人」,要来当 台湾人的总统了。

  马鹿不分?

  其实,在中日战争转捩点「珍珠港事变」之后,随着美军飞机的空袭,台湾也跟 着成 为战场。台湾成为战地的一个主要影响是,对日军的宣传伎俩,大家愈来愈 不相信 了。叶荣钟的回忆文指出,当时盟军的 B□29 轰炸机每天九时一定飞临 台湾上空,下 午三时一定离去。「真是如入无人之境,既无日机迎战,亦无高射 炮射击,令人替日 本军部平时的壮言难过,」他形容说。蓝金兴也表示,在宜兰 飞机场,当时他曾亲眼 目睹一位年轻的日本军官驾着一台破飞机,自杀式地去撞 美军飞机,然后在空中解 体。场面虽然壮烈,但也令人心惊,当时他就怀疑日军 难道已到穷途末路? 战后对日本的研究认为,当日军陷入长期的泥沼战以后,日本岛国可动用的资源 有限,主政者须仰赖高昂的 民心士气,以支撑日益见绌的局面。於是,尽管战局 已经不乐观,但战区捷报仍源源不断地来。黄冠超的研 究指出,太平洋战争爆发 后,有关的战讯,统一由军方的大本营发表。 根据统计,从第一次发表战讯,到日本战败为止的三年八个月期间,共发表了九 百余条战讯。「开战后五个 月内,原则上还算正确,但自一九四二年中途岛海战 后,日军夸大美军所受的有关战舰、潜艇、飞机、运输 船等损害,相反地则缩小 日军的损失。报纸上充斥着几乎全是伪造的消息,」黄冠超表示。面对日本的宣 传,台人自有因应之道。王昶雄指出,有时他们将日日新报的「战情」「倒着看 」,朝相反的方向去解释倒 也能猜个大半。比较大胆的人则偷听短波广播,这在 当时是极其危险,可以间谍论罪的;也有些人从当时仍 来往於大陆、台湾之间的 「华侨」,或从日本友人处,探听一点有别於军方宣传的讯息。 但是敢公开讨论战情的并不多,即使是在南洋作战的台籍兵,因伤病返国,也因 怕被以泄漏军机论罪,绝口 不提战场讯息。事实上被徵调去的阿兵哥,除了勇往 直前打仗外,对战情发展所知也很有限。也因此当一九 四五年美军在日本广岛、 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时,台湾的报纸只字未提,而当日本宣布战败准备投降,天 皇 玉音放送诏书,努力说着「奋战」、「一意一心」时,还有些台人以为又是鼓 吹「圣战」的老调,而将收音 机关掉。当时着名律师陈逸松回忆录上记录着这样&127; 一个「看似荒谬」的战败历程。而这个广播之后, 「战败国」的子民,在一夜之 间成了「战胜国」。 当年种种,至今回忆起来,许多台籍老人都有不堪回首的感觉。套一句台籍日本 兵陈金堂的话,「当年,真 是『马鹿』(日本语,憨呆之意),连自己是马还是 鹿都分不清楚!」他感慨的说。

部分文章作者无法联系,如有版权问题请您与我们或中国版权中心联系!谢谢!

站内检索


中华网推荐

·国家级治脑病新药思维源
·中藏药治疗脑病新突破
·治类风湿,强直性脊柱炎
·养肾·痛风·长寿
·肝病泌尿脑萎缩新药介绍
·强直性脊柱炎康复乐园
·让中医辩证不孕不育
·国医治股骨头坏死一绝
·乙肝为何久治不愈?
·二千元垄断批发做老板
·中医中药专治前列腺
·治牛皮癣白癜风已成现实
·专治痛风病的白衣天使
·不孕不育的杏林奇葩
·专卖店零售管理系统



 



进入BBS 进入聊天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