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旅日中国学者讲述“平成30年”:日本“变小”,中国变大

​旅日中国学者讲述“平成30年”:日本“变小”,中国变大
2019-10-18 10:09:16 环球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这30年,中国和日本为何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

日本德仁天皇的即位典礼将于10月22日举行。

30年前,明仁天皇1989年即位时日本年号由“昭和”转为“平成”,也就是这一年,《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旅日学者岳光当时作为留学生来到“后工业化”的日本,开始他的“平成”之旅。

如何评价这30年的日本以及中日之间的变化?

在岳光看来,这是见仁见智的话题,他表示,作为留日的“歪果仁”,并“斗胆”自认为是“平成时代”的一个见证人,概括起来就是——这30年日本去掉了头上的光环由虚向实,而中国正放下心里的包袱全面奋进,中日彼此更加近距离观察和感受对方的时代已经开启。

从《日本名列第一》到“第二次战败”

我是1979级的大学生,专业是企业管理。当课堂上初次听到松下、东芝等日本企业及其先进的管理经验时,真的像打开了一扇天窗。当时美国学者傅高义在《日本名列第一——对美国的教训》一书中说,日本正在创造“后工业化”社会的样板。彼时,中国刚刚改革开放,而日本却进入“后工业化”,这无疑加深了我对日本的好奇心,有了找机会去日本“见识见识”的念头。

本文作者岳光1990年在日本留学时的留影。

本文作者岳光1990年在日本留学时的留影。

1989年10月19日,当我推着行李箱走出日本成田国际机场大楼时,感觉眼前的现代化建筑和北京的首都机场航站楼隔着一个时代。我操着看得懂、能表达、听不懂的“单行日语”乘坐机场巴士,从千叶县向东京进发。一路上一片田园风光,进入市区后,巴士在上下三层的高架路上疾驶,楼群密集得像竹林一样,楼宇间小汽车川流不息,好像流淌的血液……当时就想:“真是没有不先进的,日本‘后工业化’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实际生活中印象深刻的是日本商品的丰富程度:便利店星罗棋布,还有24小时营业的,这是第一次见到。日本人的生活可以持续到深夜。对于初来乍到的留学生来讲,晚上去便利店买东西,成为排遣寂寞的方式之一。大型超市商品琳琅满目,“没有买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欧美的进口商品竟然比日本产的还便宜。记得我当时在一家超市里专门找有没有中国商品,结果只发现三种:天津甘栗、遮阳苇帘、棉布汗衫。

当时来日本的中国人还比较少,我在街上吃的第一顿饭是“广东面”,店主是位老华侨,他问我:“是来打工的吗?”我说是留学后,他就不做声了,但过了会儿用筷子给我添了一大块叉烧肉。遗憾的是,此后30年,都没有再去过这家面馆,不知道老先生后来如何。

我在日本读的是经营科学硕士,按规定2年后毕业时需修满30个学分,但我总计修了45个学分。我的想法很单纯,就是学得越多才能越接近于了解日本。当时的日本经济正处于鼎盛期,日本的目标是和美国“平起平坐”。1989年底的一天,日本各大媒体登出一条惊人的消息:三菱地产公司收购纽约的地标性建筑洛克菲勒中心。我问研究室的日本同学怎么看这件事,对方无不自豪地说:“我认为日本在经济上已打败美国。”我只能暗自着急,心说:“日本果然争到第一了,那中国就差得太远了。”

1996年,本文作者岳光在静冈县滨松市举办的中国汽车摩托车投资准备会上。参加者为静冈县中小企业家。

1996年,本文作者岳光在静冈县滨松市举办的中国汽车摩托车投资准备会上。参加者为静冈县中小企业家。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1989年,中国和日本的GDP分别为3400多亿美元和3万亿美元,说明那段时期人家经济搞得比你好,因此日本“变大”了。这也让日本的“眼光”更高了。我平时喜欢逛书店,这里比在课堂上更能了解普通日本人的想法。那些年,日本右翼学者有关“中国崩溃论”的书很畅销,整个上世纪90年代这种论调都很有市场。他们认为“社会主义是一个僵化的制度,抑制人的创造力,因此经济最终必然破产,苏联就是样板”。我和日本人交流时,话题多是对日本新鲜事物的了解,其实内心里还是生怕中国落后于对方。

1978年,邓小平访日期间在乘坐新干线时说:“就感觉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记得我第一次坐“子弹头列车”新干线是1994年底,是就职后从东京到静冈县出差的路上。我当时盼着这次出差,就是想体验一下这样的速度和现代化。

恰恰是1994年前后,中日两国都发生了深刻的大事件。日本这边是经济泡沫破裂,日经指数从最高的40000点跳崖,此后一路下滑。我认识的一位知名的日本金融学教授,他的讲座每次都爆满,但他的股票也被套了,最后不得不割肉逃出。因一曲《北国之春》而声名大噪的日本歌手千昌夫,80年代后期搞房地产,被称为“歌唱的不动产王”,可惜后来负债额达1000亿日元。他申请破产后,往日光彩不再,只能每日躬身卖艺,还债度日。到90年代中期,经济衰退导致地产业不景气,三菱地产1996年不得不卖掉洛克菲勒中心。日本学界和媒体开始讨论“零增长”问题,这个提法颇具政治杀伤力,评论家堺屋太一说,从高速增长一下滑落到“零增长”,世界上绝无仅有,这就是日本的“第二次战败”。

回看中国,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影响,激起国人的奋发热情。我们意识到,其实中国的问题就出在自己身上,发展速度慢的根本原因是思想包袱太重,遇事先将方案考虑周全,然后再去实际操作,这个想法是没错的,但问题是态势变化不等人,你想要一个周全的方案,但这个方案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可以说,那一段时间,日本和中国的决策层都面临同样处境,解决问题的区别是更看重哪头:是抓机遇,还是避风险?

2004年,本文作者岳光和儿子在伊豆半岛

2004年,本文作者岳光和儿子在伊豆半岛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