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武警特战比武竞赛见闻:没有谁的"艰难一日"不血性​(3)

2018-10-11 16:29:15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不按常理出牌成常态

本次武警“巅峰”特战比武开宗明义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源于大纲、高于大纲、严于大纲、难于大纲。

全程观看了武警特战的比武,也让记者见识了我们常说的难度、强度和险度。

射击时给你的不是一把完整的枪,而是要你临时组装;驾车射击,给你的也不是一辆能开动的好车,要让你先把车的故障排除了;投弹,也不是简单地投准投远,要你投进一扇窗户或者是一个小型的掩体……

为了贴近实战,很多比武项目没有在训练场进行,而是在野外。索降安排在一个高度45米的铁路桥上,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索降时会正好赶上火车轰隆隆地从身边飞驰而过;攀岩选择在古北口长城的一个垛口下,高度近80米、坡度71度,超出了大多数比武官兵的想象,更让人惊心动魄的是,攀岩过程中时不时还有滚石落下;搜索识别射击比武,是在一片树林子里而非射击场,是一个“非常陌生想象不到的场地”……

担任武警某特战大队副大队长的魏风蕾,是本次比武年龄最大的一名特战队员,国内各类比武参加了不少,拿过冠军也立过二等功,是一位见过大世面的“老兵”。即便如此,他在比武中也感到了很多不适应。用他的话来说,本次“巅峰”比武就是“怎么折腾人就怎么来”“怎么贴近实战就怎么来”,在家里训练时,想到了比武会很艰难,但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余云丰和格桑平措都是来自武警西藏总队的特战队员。在青藏高原训练,余云丰武装越野跑时常常会跑得嗓子眼儿有一股血腥味。来到北京参赛,他出现了醉氧,有劲使不出来。在西藏出生长大的格桑平措也是这样,来北京参赛后每天早上起来都像喝醉酒一样,时不时还会眩晕。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