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尴尬!新老兵如何跨越年龄“差辈”这道障碍

2018-08-04 17:26:12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尴尬!新老兵如何跨越年龄“差辈”这道障碍

“三年一代沟,五年一鸿沟”,这是近年流行的一句俗语。随着我军士官队伍的逐渐壮大,在如今的军营里,三四十岁的老兵已很常见,而刚入伍的新战士才十八岁上下,这些老兵普遍比新兵大10多岁。面对年龄上的“差辈”、喜好上的“代沟”,新老兵之间经历了怎样的困惑和尴尬?传统的“兵兵关系”迎来了怎样的冲击与挑战?他们又该如何跨越年龄的鸿沟,为部队建设共同奋斗?

带着这些疑问,日前,笔者深入陆军第72集团军某防空旅,对新时期新兵老兵关系展开调查。

连续两个“闭门羹”,让入伍24年的老兵遭遇“带兵危机”

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然而,入伍24年、带兵21年的该旅二级军士长权黑虎怎么也没想到,在已过不惑的年龄时居然还会遭遇“带兵危机”:两天里,连吃了两个“闭门羹”。

事情还得从不久前的一个周末说起,新兵沈奎霖喜欢玩网络游戏,玩得兴起时,忽然跑到了权黑虎的面前:“班长,你看你看,我又拿了一个‘MVP’!”他兴高采烈地指着手机屏幕炫耀着自己的“战果”,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并动员权黑虎与他一起“组队战斗”。

“一边去,这是你们小年轻玩的东西,我没兴趣!”渴望被夸赞,却被权黑虎这么一怼,吃了“闭门羹”的沈奎霖顿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看到沈奎霖眼中的失落,权黑虎也感到可能自己的言语伤了他的心。

权黑虎多年的带兵经验告诉他,一定要与沈奎霖在一起娱乐中拉近距离。于是第二天休息时间,权黑虎凑到沈奎霖面前:“奎霖,走,跟我一起打篮球去!”

不料,权黑虎迎来的却是一盆冷水:“班长,你喜欢打篮球,我可不喜欢,大热天的跑一身汗很不舒服!”这回轮到权黑虎怏怏不乐地独自离开。

你来我往,一人一个“闭门羹”,这件事引起了权黑虎的深思:自认为带兵轻车熟路,如今却感到力不从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无独有偶,权黑虎刚吃了“闭门羹”,与他军龄相近的士官长丁放心也有了类似的遭遇。一次,新兵小李的父亲来营探亲,得知自己只比儿子的班长丁放心大1岁,小李的父亲问丁放心:“小孩是叫你叔好,还是叫你哥好?”丁放心尴尬地回答:“还是叫班长比较好。”

“新兵与老兵年龄‘差辈’,在基层部队已属常见。”该旅旅长许浒介绍说,士官们的平均年龄34岁左右,90%以上担任班长,占据全旅班长总数的一半以上;义务兵的平均年龄19岁左右,两者之间相差约15岁。

两个“闭门羹”让权黑虎陷入沉思,最终把原因归结在“自己兵龄太老,与新战士有‘代沟’”上。他还发现,训练场上,新兵老兵之间有请教、有指导,相互沟通还不错,但平时工作中,老兵吩咐干什么,新兵就干什么,很少有交流,业余时间则基本上没有交流,两次“闭门羹”就是最好的佐证。

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新兵老兵基本各玩各的,每逢周末或节假日,新兵大多聚堆玩手游,老兵们则看电影打扑克,各占一角,倒是谁也不影响谁。

有时,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在一起玩出来的,长时间不在一起玩,大家就成了彼此熟悉的陌生人。

  年龄的鸿沟,让新兵老兵之间“别扭”不断

“不就打个篮球嘛,我们穿迷彩鞋还不一样打。”“新兵就喜欢嘚瑟,一点不懂过日子……”上等兵石敬文为打篮球买了一双名牌鞋,不料却引来老兵的“非议”。

“我又没有大手大脚花钱,用自己的津贴买了双运动鞋,这有什么好说的。”石敬文告诉笔者,他后来想通了,老兵们的议论跟在家时父母唠叨他不懂节俭过日子是一样的,都带着岁月的痕迹。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点。吃着薯片、玩着芯片、看着大片长大的90后、00后新兵,与深受传统文化教育、生活观念不同、习惯了军营生活的70后、80后老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座谈中,副营长殷孝春谈到的几个现象引人深思:新兵用的多是三四千元的手机,老兵用的多为千元左右的手机;新兵抽的多是三四十元一包的中高档烟,老兵抽的则多为十多元的普通烟;新兵谈的多是哪款游戏好玩、哪部大片上映、哪个明星如何,老兵谈的多是家属工作、孩子上学、房贷等现实问题……

该旅组织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老兵眼中的新兵,优点是视野开阔、阳光自信、充满活力,缺点是吃苦性差、心理较脆弱、任性孩子气;而新兵眼中的老兵,优点是军事素质好、以身作则、能真心关爱新兵,缺点是老土、呆板、不懂得享受生活。

年龄上的“差辈”,让新兵老兵在思想观念、价值追求、行为方式等方面差异明显,导致“摩擦碰撞”不时上演。

“班长管天管地,还管我读书,真是管得太宽了!”上等兵蔡镇雷说,今年初,旅里组织“悦读·品读·荐读”群众性读书活动,他随手拿了一本玄幻小说看起来。结果,晚上熄灯后,班长足足教育开导他两个小时,让他直言“很崩溃”。

蔡镇雷当时认了错,但至今心里不服:我也知道班长担心我沉迷其中,但偶尔看看玄幻小说,放松下身心,又有何不可呢?

“班长杨敏知什么都想拿第一,标准高得让人受不了。”上等兵钟德仁抱怨说,因为自己的5公里成绩不错,班长就每次逼他往前冲,要他向第一名努力,可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杨敏知则感叹:“见红旗就扛,有第一就争。我们那时训练,都追求自己的极限,而现在有的新战士只求过得去、不求过得硬,有时候班长逼一逼他们还挺有意见。”

新兵和老兵的“别扭”远不止这些:大热天的,老兵说渴了喝杯凉白开多解渴,新兵则喜欢冷饮那冰爽的感觉;周末外出,新兵穿上名牌服饰,悄悄在背后“吐槽”老兵“土气”……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些事情,很难说清孰是孰非,但“疙瘩”不解开,日久天长容易产生隔阂与矛盾。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