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伊斯兰恐惧症”争吵蔓延英国政坛,苏纳克要求党内议员“慎言”

    2024-02-28 09:54:10 来源:环球网

    英国政坛是否患上了“伊斯兰恐惧症”?作为史上首位担任伦敦市长的穆斯林,萨迪克·汗是否在纵容首都频繁发生的挺巴勒斯坦示威游行?关于这些问题的争吵近日迅速蔓延至整个英国政坛。25日,英国保守党宣布解除党内重量级议员李·安德森的党鞭职务,因为他称萨迪克·汗“被伊斯兰主义者控制”“将伦敦交给了他的伙伴”,这引发巨大的批评声浪。英国首相苏纳克26日批评安德森的言论,要求党内议员“慎言”,但否认保守党存在仇视伊斯兰教倾向。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伦敦每个周末都会发生挺巴勒斯坦的示威活动。活动总体上是和平的,但已有数十人因涉嫌支持哈马斯被捕。此次争吵显示,英国政坛因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而日益分裂。

    “把首都拱手让出”?

    这场争吵从2月23日开始。据福克斯新闻网报道,安德森是一名好斗的民粹主义者,他当天在接受英国右翼电视频道“GB News”采访时,讨论伦敦警察处理支持巴勒斯坦游行示威活动的做法,其间他被问及保守党议员、前内政大臣布雷弗曼撰写的一篇专栏文章。该文章称,英国最近的示威活动表明伊斯兰主义者“掌控”了这个国家。作者布雷弗曼去年11月被苏纳克解除内政大臣职务,因为她称伦敦的挺巴勒斯坦抗议活动是“仇恨游行”,警方对他们过于宽容。安德森在采访中称:“我不相信伊斯兰主义者已经控制了我们的国家,但我相信他们已经控制了伦敦市长萨迪克·汗,控制了伦敦,控制了(工党领袖)斯塔默。”他认为,伦敦市频繁爆发支持巴勒斯坦的游行是因为萨迪克·汗“将伦敦交给了他的伙伴”。

    “伊斯兰恐惧症”争吵蔓延英国政坛,苏纳克要求党内议员“慎言”

    2月21日,英国伦敦,民众在议会外举行支持巴勒斯坦、要求加沙停火的集会。(法新社)

    安德森此番言论引发英国各界一致批评,但他拒绝道歉,称“我的话可能很笨拙,但完全是出于对我们美丽首都所发生事情感到彻底的沮丧”,并指责萨迪克·汗在伦敦对支持巴勒斯坦游行的监管方式上实行“政治利益的双重标准”。25日,保守党宣布解除他在议会的党鞭职务。

    2016年上任的萨迪克·汗是伦敦第一位穆斯林市长,出身工党。他对此回应称,安德森的言论“仇视伊斯兰教、是种族主义”,这些言论“将为反穆斯林的仇恨火上浇油”。英国穆斯林理事会对安德森被解职一事表示欢迎,并称“保守党存在仇视伊斯兰教的问题,他们需要承认这一点”。

    事情并未就此终结。随着英国大选的气氛日益浓厚,安德森的言论在英国持续发酵。英国首相苏纳克也因此受到“用人不察”的批评,他在安德森被停职之后发表声明表示,要警惕自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的“偏见和反犹太主义”,其微妙立场受到广泛批评与质疑。

    苏纳克表态引双方不满

    26日,苏纳克被媒体反复盘问关于安德森言论的问题,包括是否认为安德森的言论仇视伊斯兰教等。苏纳克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表示,保守党内部不存在仇视伊斯兰教的倾向,并表示议员们有责任不加剧紧张局势。他称安德森的措辞不当,“不可接受”,特别是在目前紧张的态势下,这也是他被解职的原因。苏纳克还在采访中表示,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和偏见都是不可接受的。唐宁街也发文表示支持苏纳克,重申对“反穆斯林”的零容忍态度。

    对此,萨迪克·汗在《标准晚报》撰写了一篇措辞强硬的文章称,苏纳克拒绝将安德森的言论描述为种族主义,这是“对反穆斯林仇恨的默许,只能导致反穆斯林偏执和种族主义得不到认真对待”。“指出这些明显无知、偏见和种族主义的言论应该不难”,但政府高级官员“顽固地拒绝这样做”,这是保守党“为了选举利益而将反穆斯林偏见武器化”的战略。

    《泰晤士报》称,英国的另一位穆斯林政治家——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大臣优素福也表态,指责苏纳克政府将解决反犹太主义置于伊斯兰恐惧症之上。他说,保守党对待这两个问题的方式“看起来确实存在差异”,保守党“充斥着伊斯兰恐惧症”。

    另一边,保守党内部则批评苏纳克“反应过度”。《卫报》称,其获得的信息显示,一些保守党活动人士赞同安德森的言论,谴责苏纳克“软弱无能”。《泰晤士报》称,该事件引发保守党分裂,一些人认为,将这位备受瞩目的议员停职将导致保守党支持者的强烈反对。安德森27日批评保守党不给自己“更多支持”,称不排除自己加入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英国改革党。

    英国工党表示,安德森被停职是因为拒绝道歉,而不是因为他最初对萨迪克·汗的评论,保守党必须进一步解决其党内长期存在的“伊斯兰恐惧症”问题。

    “越过了红线”

    《每日电讯报》27日发表评论文章称,安德森的言论“越过了红线”,阻碍了英国关于各宗教信仰和侨民群体的温和辩论。英国400万穆斯林中的许多人,尤其是伦敦的130万穆斯林,对其言论感到愤怒,这是可以理解的。

    自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后,许多西方国家频繁爆发挺巴勒斯坦的游行。《环球时报》记者在英国街头看到,每到周末,街上都人头攒动,游行的街区人们群情激愤,即便是非游行街区也有很多车和人高举旗帜表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越来越多的人家阳台上挂起巴勒斯坦或者以色列国旗。2023年圣诞节期间,伦敦以色列文化中心附近还增加了不少警力维持治安。以色列驻英国大使官邸前一度遭到游行人员的围堵。英国政治分析人士罗森·沃布认为,英国政客相互指责,持续骂战,引发了关于英国多元文化、社会融合等多个问题的讨论,不仅仅是政坛,英国社会也面临着更加分裂的问题。还有英国媒体认为,思想之战演变成了以宗教、种族为核心的战争,关于“我们是谁,我们代表什么及我们将成为什么”的讨论愈加激烈。在大选年,加剧紧张局势比平息事态更符合个别政党的利益。

    英国《独立报》去年11月发文称,民意调查发现,越来越多的英国人认为,政客们正在利用“文化战争”议题来分散人们对其他重要问题的注意力,将这当成一种政治策略,而保守派议员经常成为这种争论的中心。

    (责任编辑许朝)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