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频频展示“杀手锏”,不可小觑的伊朗军工

    2024-02-15 14:18:38 来源:澎湃新闻

    自2023年10月巴以爆发新一轮大规模军事冲突以来,伊朗明显加强了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并展示了一系列的新型武器。

    据伊朗媒体报道,近期,伊朗海军在东南部港口城市科纳拉克举行武器交接仪式,接收了一批其自行设计和制造的新型军事装备,包括巡航导弹、侦察直升机和电子战直升机等。伊朗选择在中东局部冲突持续升级之际“秀肌肉”,意在彰显其不可小觑的军工实力和国防能力。

    过去4个月的时间里,伊朗接连宣布“法塔赫”-2高超音速导弹、新型主战坦克和“见证者”-238无人机等新装备。伊朗也曾公开透露,其拥有射程达2000千米的中程弹道导弹,攻击范围可覆盖以色列和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基地。在武器出口方面,伊朗也有不小的收获,伊朗国防部副部长迈赫迪·法尔希准将在2023年11月也曾表示,伊朗在2022年的军事装备出口额达到了10亿美元。

    频频展示“杀手锏”,不可小觑的伊朗军工

    伊朗展示“霍尔木兹”反舰弹道导弹。

    伊朗军事工业的发展

    伊朗近代军事工业的起步在中近东范围内是相当悠久的,从恺加王朝从欧洲进口枪械和火炮起步,然后又邀请英国和法国技师建了炮厂和造船厂,规模一度仅次于曾称霸于欧亚非三大洲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

    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刚刚萌芽的伊朗军事工业屡遭外来势力的摧残和毁灭。不过这一局面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得到了扭转,新的伊朗政权为了最大程度保证自身安全和防务独立,培养了伊朗最大的军工单位“国防工业组织(DIO)”。这个组织的口号是“一切为了自给自足的圣战”,这个军工单位的任务就是为伊朗正规军和革命卫队制造武器和提供技术。

    “国防工业组织(DIO)”的前身是1963年巴列维国王下令组建的“军事工业组织(MIO)”。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后,伊朗与西方国家分道扬镳。当时MIO与美国贝尔公司合作生产UH-1和AH-1J军用直升机的厂房刚完成建设;与美国雷锡恩公司合作生产“陶”式反坦克导弹也只是到组装发射器阶段,导弹组件尚未到达;组装“霍克”防空导弹的合同刚刚执行。由于西方公司在一夜之间撤离了专家,再加上伊朗国内局势动荡,MIO下属的大部分军工企业已不能正常运行。而1980年爆发的两伊战争和西方的武器禁运对伊朗的军事工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1981年2月,当时的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号召伊朗军民开展造“伊斯兰飞机、大炮和坦克”的“自给自足圣战”运动,在这一指导思想下伊朗迅速成立了“自给自足委员会”,发动国内一切机构寻求在国内制造军品。当年5月“自给自足委员会”对陷入瘫痪状态的MIO进行改组,将MIO各系统分散重组,混编入忠于伊斯兰政权的技术人员,新组建成“国防工业组织(DIO)”,并由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负责领导。

    频频展示“杀手锏”,不可小觑的伊朗军工

    伊朗展示的“卡拉尔”无人机,机身下方挂载了一枚MK-82炸弹,可执行对地打击任务。

    在革命卫队的强力推动下,新生的DIO得到了迅速发展,大量资金从革命卫队的独立财政系统中流入,许多生产设备也由革命卫队在海外设立的掩护公司秘密引进。DIO也在短时间内取得了进展,利用现有的西方遗留的技术和装备,发展出了超常规装备。如将航模飞机改造成侦察无人机,将固定翼飞机才能挂载的AGM-65“小牛”空地导弹装到AH-1武装直升机上打坦克,把美制“霍克”防空导弹装到美制F-14战斗机上充当远程空空导弹。

    至1985年,DIO已能独立组装出美制M151军用吉普车、坦克牵引车和火炮拖车,并尝试生产各种美制武器必需的5号碱性电池、飞机轮胎、直升机桨叶、装甲车风挡等武器配件。同时DIO又从两伊战场上缴获的伊拉克武器中,成功仿制了RPG-7火箭筒、BM-21“冰雹”火箭炮和SA-7单兵防空导弹。1987年底,DIO改由伊朗革命卫队军官和文职人员联合组成的董事会管理,而伊朗总统有权监管DIO所有的生产计划。由此可以看出,突如其来的外来资本和技术撤离倒是激发了伊朗人的激情和干劲,伊朗军工业不但没有沉沦,反而逐步发展起来。

    伊朗军工的“杀手锏”

    胡塞武装于去年12月16日使用反舰弹道导弹对“地中海宫殿三号”进行了袭击,开创了世界上实战中反舰弹道导弹首次击中移动海上目标的先例,此次行动使用的就是由伊朗提供的“波斯湾”-2反舰弹道导弹。而该反舰弹道导弹则是由伊朗“征服者”-110战术弹道导弹发展而来。2020年1月8日,为了报复美军刺杀伊朗将军苏莱曼尼,伊朗袭击美军驻伊拉克军事基地,使用了“征服者”-110改进型——“征服者”-313弹道导弹。后来为了提高导弹性能,伊朗科研人员又陆续推出了“征服者”-110B/C/D等型号,提供改进制导系统(增加GPS修正以及新的惯性导航装置),命中精度逐步提升至25米以内,精确打击能力越来越强。

    而最近一次伊朗展示其弹道导弹打击能力是在今年的1月16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首府埃尔比勒和叙利亚境内的反伊朗恐怖组织聚集区域、反伊朗恐怖组织和间谍机构总部发射射程达到1500千米的“海巴尔舍坎”中程弹道导弹。伊朗弹道导弹打击的都十分精准,从伊拉克市民拍下的视频可以看出,伊朗两发弹道导弹几乎是按照同一路线准确命中目标。

    频频展示“杀手锏”,不可小觑的伊朗军工

    伊朗研制的“见证者”-129察打一体无人机,其机翼下可挂载多枚导弹。

    其实,在2022年的2月24日之前,伊朗的导弹就可以利用捷联惯性制导系统加装光学或雷达导引头,实现了弹道导弹高精度的打击能力,当时伊朗公布的300千米命中偏差为10到15米。这也就不难理解伊朗提供给胡赛的反舰弹道导弹能取得一些战果。

    与此同时,伊朗的“见证者”-131和“见证者”-136无人机在俄乌战场上也取得引人瞩目的战果。由于采用低成本的汽油活塞发动机,飞行时的声音也酷似“摩托车轰鸣”,因此这两款无人机被戏称为“伊朗小摩托”。而在2023年11月的一次展示中,伊朗展示了综合性能更好的“见证者”-238喷气式无人机,再次引发了人们的高度关注。这意味着,曾令外界刮目相看的伊朗“空中小摩托”已经发展到了第二代。

    从“见证者”-238的外形来看,其与伊朗第一代“见证者”-131、“见证者”-136非常相似,但是发动机却从活塞式改成了喷气式,这意味着这款巡飞弹的飞行速度将得到很大提升,作战方式也可能发生很大改变。“见证者”-238除了保留卫星导航、惯性导航能力外,还增加了光电导引头。这个变化意味着伊朗巡飞弹很可能引入了无线数据链技术,具备了“人在回路”的能力,能够通过巡飞弹的摄像画面远距离监控战场,更加灵活地搜索和攻击目标,抗干扰性也更强。可以说,“见证者”-238与第一代的“见证者”相比,作战效能进一步提升。

    频频展示“杀手锏”,不可小觑的伊朗军工

    伊朗研制了多种类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图为Kaman-22无人机,外形类似于美国MQ-9察打一体无人机。

    有影响力的地区军工强国

    由上可以发现,伊朗军事工业将研发和装备重点放在能够影响战争和地缘安全走向的“杀手锏”上,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和无人机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为了发展这些装备,伊朗甚至推迟了军队内部引进俄制苏-30战机和S-300系列防空导弹的时间。

    伊朗地理位置特殊,其扼守着世界最重要的能源战略通道。一旦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被伊朗封锁,全球70%以上的原油出口会受到影响,原油价格将出现爆发性增长,世界主要经济体也会受到能源危机的冲击,还会波及全球经济稳定和预期。伊朗只要装备有针对性的“杀手锏”武器便可以掌握完全封锁这条战略通道的能力,这便是伊朗最重要的底气。因此伊朗也非常务实,不追求超出自身能力的远海作战能力,而是立足于控制霍尔木兹海峡和波斯湾。

    伊朗在受到美国和西方的全面封锁后,硬是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发展出了自己的国防工业,能够研发和生产其军队需要的大部分武器装备。这也使得哈马斯、真主党等武装力量长期能够得到伊朗的军事援助,这些武装力量或明或暗,分散作战。即使2月3日美军宣称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七个与伊朗有关的地点(伊拉克3地,叙利亚4地)超过85个目标进行了空袭,依旧无法伤及他们与以色列的持久作战的能力,更无法对伊朗的军事工业研发和制造能力造成严重影响。对于伊朗而言,作为一个拥有相对独立和完整军工体系的工业国,只要在现有武器装备上就能改进出越来越先进的型号,其在中东地区也将拥有越来越大的军事话语权。

    (责任编辑傅鑫)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