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china.com

军事

24小时热点

    专家观点

    • 中国禁止美光芯片?中方雷霆出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外媒炸锅了
    • 中俄好消息不断,一架俄罗斯专机抵达中国,7成俄民众对华有好感
    • 果然乱套了,英国大罢工将瘫痪80%的救护车,上万台手术被搁置
    • 局势正在失控,梅德韦杰夫再次警告:已扩大生产强大的杀 伤性武器

    韩国女子在驻韩美军基地被性侵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美军

    2023-02-01 15:07:20 来源:台海网

    来源:海外网

    韩媒报道截图(KBS电视台)

    海外网2月1日电在韩国,美军犯罪事件屡见不鲜。据韩媒《中央日报》报道,2022年7月,位于韩国全罗南道群山市的驻韩美军基地发生一起性侵案,涉嫌作案的美军至今拒不认罪。韩国警方1月31日表示,已扣押其手机进行取证。

    驻韩美军基地资料画面(KBS电视台)

    2022年7月24日上午9时左右,一名20多岁的韩国女子从美军基地正门逃出,大喊“我被性侵了,救命啊!”军务员发现后,将该女子移交美军宪兵队。据悉,受害女子前一天晚上进入美军基地宿舍区。

    驻韩美军资料画面(KBS电视台)

    嫌犯隶属美军第8战斗飞行团,是一名现役美军官兵,具体军衔和年龄未予公布。他自称是和受害女子协商好之后发生性关系,否认性侵指控。

    不过,韩国警方调查发现,受害女子是在醉酒后意识不清的状态下被性侵的,其陈述内容可信度高,认定其遭性侵属实,并将案件移交检方。(海外网刘强)

    相关内容:

    美军性侵案件激增!女兵: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性侵,男兵也有受害者

    美陆军第18空降军的士兵

    美国国防部2022年公布的一份年度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美国军队性侵犯的报案数量激增,比前一年增加了13%还多,创下历史新高。但军方认为,只有大约20%受到性侵犯的军人向上级报告,估计2021财年有35875名现役军人经历了“不想要的性接触”,在所有现役军人中,女性有8.4%受到过性骚扰或性侵犯,男性则有1.5%。报告还显示,越来越多的美国军人不相信军事司法系统能够处理这种性攻击事件。美国国防部声称,要努力对其司法系统、性侵犯和性骚扰案件的处理以及军队文化进行全面改革。

    女军人遭奸杀引众怒

    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等兵玛丽亚·劳特巴赫

    2007年12月,年仅20岁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一等兵玛丽亚·劳特巴赫(Maria Lauterbach)从北卡罗莱纳州勒琼营地(Camp Lejeune)失踪,当时她已有八个月身孕。她曾报告说被她的上司塞瑟·劳伦(Cesar Laurean)下士强奸过两次,她失踪时正在对他提起诉讼,但海军陆战队和海军罪案调查处当局(NCIS)“如此深信”劳特巴赫在被强奸这件事上撒谎。她的母亲告诉美国军事网站“防务一号”说,他们说看不出这个悬而未决的案件和她的失踪之间有什么联系,海军罪案调查处从未充分调查强奸指控,甚至没有调查劳伦有关不在现场的证明,而这本应该很容易被推翻的。

    2008年1月11日,在劳伦逃到墨西哥后不久,劳特巴赫被烧焦的遗体被发现埋在劳伦家的后院,这名下士在他的车库里用撬棍将她打死。劳伦最终被判犯一级谋杀罪,并被判终身监禁。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特纳(Mike Turner)称,海军陆战队在调查期间和之后的行为“令人震惊”。劳特巴赫的尸体在劳伦的后院被发现4天后,美国海军发言人柯蒂斯·希尔(Curtis Hill)中校居然告诉一屋子的记者说,劳伦是一名“优秀的海军陆战队员”。他之前还多次表示,海军陆战队“无法证明”他可能与劳特巴赫的失踪有关,直到劳伦潜逃,希尔还声称失去了“两名优秀的海军陆战队员”。特纳认为,这显死了对劳特巴赫的生命价值完全缺乏理解,对一个被强奸者的恐怖和被侵犯完全无视。

    另一位美国女兵被奸杀再次引起了公众愤怒,并促进了军队司法体系的改革,这位女兵就是凡妮莎·吉伦(Vanessa Guillen)。

    美国陆军士兵凡妮莎·吉伦

    凡妮莎·吉伦是一名在美国得克萨斯州胡德堡陆军基地服役的上等兵,她告诉自己的家人遭到上司的强奸,家人让其向长官报告,但她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敢,况且部队长官并不相信她们的话。她的家人还是将情况报告给了她所在的部队,但部队长官最初却拒绝将其作为性骚扰案件进行调查。

    就在凡妮莎的家人报告她遭到其他军人的性侵后不到一周,也就是2020年4月22日,她神秘失踪。两个多月后,她的遗体被在营地外找到,死因也已查明,她是在一个弹药库被一名战友殴打致死,然后被埋葬在基地外。

    像劳特巴赫和吉伦这样的性袭击受害者在美国军队中比比皆是。

    美军性侵案件激增

    十年前,海军陆战队女军人艾琳·柯克(Erin Kirk)和其他几名女军人在群聊时提到了性骚扰和性侵犯的话题,许多女军人说,她们在服役期间遭受过性骚扰或性侵犯,而柯克则被强奸。柯克告诉“防务一号”说:“我们有点像是在交换意见,在此之前大家都觉得很孤独,以为自己是唯一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的人,我们太孤立了,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就是许多人经历了完全相同的事情。”

    其实,美军中的性侵案件数量之多,令人震惊。据美国国防部2022年9月1日发布的《2021年军队性侵犯年度报告》显示,2021年军队性侵犯的报案数量激增,比前一年增加了13%,而军人对军队系统的信任度却直线下降。报告显示,大约每12名现役女性中就有至少1人(8.4%)报告说,在2021年曾遭到性袭击或遭受过攻击未遂,而1.5%的男性报告了同样的情况。

    2021财年,美国军队报告了8866起性侵犯事件,高于2020财年的7816起。军方认为,只有大约20%受到性侵犯的士兵报告了这些事件,估计2021财年有35875名现役军人经历了“不想要的性接触”,比上一次2018年调查发现的现役人员中的20500名受害者急剧增加。

    报告指出,将近一半的案件是由士兵报告的。美国陆军从2020年的3250件增加到2021财年的4081件,增幅超过25%,是各军种中最高的。

    早在2014年,五角大楼兰德公司就对17万美军人员进行了调查研究,调查报告显示,在对所有军事设施进行排名后,海军女军人,尤其是军舰上服役的女性,在美国武装部队的所有军种中面临着最高的性侵犯风险。

    兰德公司的报告指出,在最高风险的设施中,一年内海军女性遭受性侵犯的风险为17.1%,通常来说,军舰就是危险性最高的设施。在15个风险最高的海军设施中有13个是舰只或舰群,包括10艘航母中的8艘。并不是只有女军人受到性侵犯,美军舰艇对男性军人来说同样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兰德公司的调查研究发现,在高风险名单中的所有船只上,超过2.5%的男性军人遭到过性袭击,而在一艘舰上,每25个男性军人就有1个被性侵,但报告没有说明是哪艘舰只。

    除了估计去年有35875名现役军人经历了不想要的性接触,调查还发现,对军队系统的信任度已跌至历史低点。在2010年、2012年、2014年和2018年,表示可以信任军队保护他们隐私的男性军人比例在70%左右,女性的比例一般在60%左右。2022年的调查显示,只有58%的男性军人和34%的女性军人认为可以相信军方会保护他们的隐私。其他关于系统信任度的调查问题也得出了类似的结果。

    报告还显示,性侵案件的报告率有所下降,现在只有五分之一的袭击事件被报告,低于2018年的三分之一。对长官有能力保护受害者的隐私和安全并有尊严地对待受害者的信任,在男性和女性军人中都下降了20%或更多。

    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柯尔斯顿·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表示,调查结果令人不安,表明“军队正处于危机之中”。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杰基·斯皮尔(Jackie Speier)同意她的观点,称信任度的下降“只会引发更多的危险信号”。

    破碎的军队文化

    2015年,美军士兵在五角大楼参加美国陆军纪念“性攻击警醒与预防月”毕业典礼

    保拉·库格林(Paula Coughlin)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加入了海军,进入飞行学校成为一名直升机飞行员,后来成为海军陆战队队员,她所在的部队几乎全是男性飞行员,为了融入其中,她把自己看成是“男人中的一员”,他们“是一个团队”。

    这一切在1991年9月发生了变化,当时已经中尉的库格林在拉斯维加斯的希尔顿酒店参加一次“尾钩协会”(Tailhook Association)组织的招待会,该协会为美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现役、预备役以及退役军人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一天晚上,当她走在酒店的走廊上时,一群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男性飞行员对她进行了猥亵和攻击。她后来把这件事报告给了上司,但她的上司却轻描淡写地说:“当你穿过一条满是喝醉的飞行员的走廊时,这就是你要面对的。”

    库格林最终在全国电视上讲述了她的经历,将尾钩协会推向了全国性的丑闻,但她自己也变成了一个“贱民”。她说,媒体“把我钉在十字架上”,而且她也因为“在毁灭海军”而受到了猛烈打击。1994年,不得不退役。

    受害的柯克退役后致力于对军队中的性侵事件进行调查,她的调查得出了一个结论:美国军队存在文化问题。其实,不止她一个人认为这是军队文化的问题,预防性侵犯倡议者、受害者和国会议员都认为美国军队存着文化问题。由国防部长奥斯汀于2021年下令成立的“性侵犯独立审查委员会”(Independent Review Commission on Sexual Assault)认为,一种“破碎的军队文化”是过去几十年来预防性骚扰和性侵犯政策失败的根源。

    2021年5月13日,凡妮莎·吉伦的姐妹卢佩(右)和梅拉在美国国会大厦外的新闻发布会上谈推动立法

    凡妮莎·吉伦事件之后的调查发现,胡德堡营地的指挥氛围“对性骚扰和性攻击是宽容的”,而且对性攻击和性骚扰案件可能“严重漏报”,而美国陆军制止性攻击和性骚扰的计划存在“结构性缺陷”。调查报告还表明,在吉伦死前,有几件事应该已经让军队长官知道了胡德堡的问题。五角大楼的研究也显示,胡德堡的性侵犯和性骚扰风险很高。

    凡妮莎的家人决定给她的死亡讨个说法,他们发动社交媒体活动,推动立法改革。凡妮莎的姐姐梅拉·吉伦告诉“防务一号”说:“我只是觉得他们对性侵事件不够重视,性骚扰和性袭击在军队中是如此的正常,以至于他们对此不做任何事情。现在,随着我妹妹的去世,我觉的他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她说,她最终要为体系的“彻底改变”施加所需的压力。的确,众议员杰基·斯皮尔对吉伦家的做法给予了肯定,他说:“吉伦家庭代表受害者做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游说工作,犯罪本身如此引人注目,如此令人发指,以至于让之前犹豫不决的国会议员也感到震惊。”

    倡议组织“保护我们的捍卫者”(Protect Our Defenders)主席唐·克里斯滕森(Don Christensen)从2010年到2014年曾担任美国空军的总检察长,他起诉的案件之一是詹姆斯·威尔克森(James Wilkerson)中校的性侵案,威尔克森是一名F-16战斗机飞行员,在2012年被判犯有性侵犯罪,并在监狱度过了三个月,之后该判决却被他的指挥官推翻。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特纳也一直致力于推进军队司法体系改革。他说:“当我们开始这项工作时,军队中有一种文化观念,认为有时好人也会做坏事。我们必须转变这种文化,让人们相信,是罪犯在做犯罪的事情,他们必须得到惩罚。我相信国防部的领导层现在已经完全相信这绝对是恐怖的、毁灭性的犯罪行为。”

    吉利布兰德多年来一直强调这样案件起诉率极低,她见过许多在遭受性侵犯后离开军队的退伍军人,因为他们没有被认真对待,严重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以至于他们无法再留在部队。美国军队的人才流失是如此地严重,这是美国军队和社会的悲剧,也是个人的悲剧。

    兰德公司2021年的研究发现,在军队中“暴露被性侵犯”会使服役人员在28个月内离开军队的可能性增加一倍。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加入军队服役,导致美国军队招募新兵也出现了危机。兰德公司提供给“防务一号”的数据显示,2021财年,美国陆军、海军和空军的女性新兵比例都在下降。

    军事司法体系必须改革

    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吉利布兰德在2021年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要改进军方处理性侵案件

    在最新一期军队性侵案件调查报告发布的同时,五角大楼正努力对军队司法系统、性侵犯和性骚扰案件的处理以及军队文化进行全面改革,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凡妮莎·吉伦遭强奸并被杀害后引起的公众愤怒推动的。

    像他之前的许多国防部长一样,现任国防部长奥斯汀一再表示,减少军队中的性侵犯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奥斯汀强调说,国会授权的年度检查报告显示,性侵犯和性骚扰是“持续和腐蚀性的问题”,并强调了五角大楼正在进行的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他上任后的举措之一是成立一个独立的审查委员会,以确定为防止这些罪行发生所需的改革,追究攻击者的责任,并为受害者提供适当的支持。但是,他的许多建议还没有实施,包括迫切地《军事司法统一法典》(Uniform Code of Military Justice)的修订。

    在美国,无论是在民事司法系统还是军事司法系统,对性侵犯的报告历来不足。因此,为了更好地了解军队中有多少这样的袭击发生,美国国会在1988年授权五角大楼对服役人员进行匿名调查。这项调查从2010年开始每两年进行一次,直到2020年,因为新冠肺炎事件而被中断,2022年又恢复调查,使用了与以前版本不同的问题。超过69500名现役军人和超过29100名预备役军人完成了调查。

    美国国防部成立的性侵犯独立审查委员会后来的调查报告促进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军事司法改革”。作为2022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的一部分,随后的立法指导了一系列的变革,包括根据《军事司法统一法典》将性骚扰定为犯罪行为,在各军种中设立特别审判检察官,处理11项具体罪行。国防部长奥斯汀在2021年7月的备忘录中指出,新的检察机关将从军事指挥链中移除“对性侵犯以及相关的犯罪、家庭暴力、儿童虐待和报复的起诉权”。

    此外,五角大楼也在实施新的程序来处理这场危机,包括建立针对特殊受害者的部门来处理性犯罪,预计将雇佣2000多人为新的部门配备人员,以便这些部门有能力负责起诉军事系统中的性侵犯事件。

    但是,吉利布兰德说,“制定并通过法律只是第一步,我们必须确保得到实施,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每一步都有透明度和问责制。”她认为,2022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变化还不够,军队指挥官仍然对11项涉及的罪行拥有一定的起诉权或处置权,包括认可证人、决定某人是否可以被解雇以及协商解决方案的权利。她指出,军队指挥官的这些权力必须完全取消,以避免“无意或有意的偏见”,并确保做决定的人在起诉方面训练有素。她说:“这不不仅关系到结果,即获得正义,也关系到军人的看法,即有一个公正、专业、能够伸张正义的体系。”

    吉利布兰德表示,2023年的《国防授权法案》撤回军队指挥官对这11项罪行的剩余“召集权”职责,并将其交给一名独立检察官。她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该法案还在名单中增加两项罪行,由特别审判律师处理。

    加州民主党众议员杰基·斯皮尔长期以来一直强烈主张改革军事司法系统。她说:“我们有义务保护我们的军人。研究表明,性骚扰会导致性侵犯,而且,如果你不执行规则和法律,那么就会有性侵犯者继续在进行性侵犯。”

    五角大楼关于军队中性侵犯的研究表明,遭受过性侵犯的大约2/5的女性军人和1/3的男性军人在被侵犯之前受到过同一个人的性骚扰。如果女军人经历过性骚扰,那么以后遭受性侵犯的几率从1/12增加到1/4。对男性军人来说,这样的几率会从1/67增加到1/6。

    正如梅拉·吉伦所言,让性侵者承担责任是至关重要的,否则他们会认为继续做这样的事情而不受任何惩罚是可以的,那么,性侵犯和性骚扰就会成为一个“永无止境的问题”。

    参考资料:

    1、美国军事网站“防务一号”:报告显示,2021年军队性侵犯激增

    (Military Sexual Assaults Surged in 2021, Report Shows

    https://www.defenseone.com/threats/2022/09/military-sexual-assaults-surged-2021-report-shows/376673/)

    2、《今日俄罗斯》:五角大楼报告性侵犯数量创纪录

    (Pentagon reports record number of sexual assaults

    https://www.rt.com/news/562071-pentagon-record-sex-assault-response/)

    3、美国军事网站“防务一号”:军队性侵案激增之后,真正的改变正在到来吗?

    (After a Spike in Sexual Assaults on Troops, Is Real Change on the Way?

    https://www.defenseone.com/policy/2022/12/after-spike-sexual-assaults-troops-real-change-finally-way/380554/)

    4、美国军事网站“防务一号”:倡导者称,“破碎的文化”让军队面临性侵犯的风险

    (‘Broken Culture’ Keeps Troops at Risk of Sexual Assault, Advocates Say

    https://www.defenseone.com/policy/2022/12/broken-culture-keeps-troops-risk-sexual-assault-advocates-say/380541/

    (责任编辑杨靖)
    关闭

    精选推荐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