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文化 > 军事文化焦点人物 > 正文

迟浩田上将撰文《我的娘亲》:老娘 永远是儿子最深刻的记忆

迟浩田上将撰文《我的娘亲》:老娘 永远是儿子最深刻的记忆
2019-02-13 09:45:27 共青团中央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为困苦的事情费尽心思,而且总能照亮儿子的未来,这就是老娘生活的全部内容”。

一个缠足的小脚女人,没什么知识却充满智慧,宁肯战着死,也不趴着生,老娘拍板为儿子选定一条将军路。

迟浩田75岁以后(现年90岁)就活在老娘的世界里。有母亲在,他就自然回到孩子的时光,那是他人生的源头,那是他人生路上永远的港湾。

老娘,永远是儿子最深刻的记忆。

老娘

作者:迟浩田

迟浩田上将,1929年7月生,山东招远人,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6月参加工作,1945年7月入伍,解放军军事学院合成系毕业,大专文化,上将军衔。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

迟浩田上将,1929年7月生,山东招远人,1946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6月参加工作,1945年7月入伍,解放军军事学院合成系毕业,大专文化,上将军衔。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

转眼我已年过古稀,真是时光如流水,母亲已离去38个年头了。

这些年来,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母亲的身影便时常萦绕在眼前。尤其过了75岁生日后,脑海中更是波涛起伏,思绪万千,思念母亲之情经常如潮奔涌,无休止地叩打着我记忆的闸门。

我出生在胶东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

母亲一共生了11个孩子,其中4个夭折。我在男性中排行老三。

家里人多物薄,我小时候的记忆就是穷,“家徒四壁”的矮屋和“糠菜半年粮”的日子。我家孩子那么多,一人一张嘴就是无底洞。父母每天日出而作,日落方息,只求能勉强糊住十余张嘴,就是最大的满足。

母亲是位身材弱小的缠足妇女,没读过一天书。但母亲的的确确是我们家的顶梁柱。

她就是凭着那双小脚、那副弱小的身躯和如柴的双手,跟父亲一起担负着繁重的农务劳作,还要整天为全家人的吃饭穿衣精打细算。

为困苦的事情费尽心思,这就是母亲生活的全部内容。

然而就在我长到7岁时,妈妈竟下定决心,把全家人召集在一起,宣布要送我去学堂念书。记得那次妈妈说:“我想了想,只有念书,学到文化,才能改变咱们一辈子在地里刨食的命运。不念书就没有出路,一辈子让人家看不起。我看小三挺机灵的,是块当先生的料,让他去念书吧。”

后来,妈妈又专门叮嘱我:“妈妈供你上学,就是希望你能做一个有出息、有志气的孩子,而不是像你爸、妈一样,一辈子都是睁眼瞎,累死累活连顿饱饭也吃不上。你上了学,一定得努力,争取多学点文化,长大了去当先生。”

那时的我是懵懵懂懂,对妈妈的话理解并不深刻,就问妈妈为什么要让我当先生呢?

迟浩田上将撰文《我的娘亲》:老娘 永远是儿子最深刻的记忆

妈妈充满憧憬地对我说:“当先生好呀!先生不但是不干庄稼活的文化人,还能到各家去吃‘派饭’,谁家上学一年轮上个一两次呢!能吃到一块咸鱼,一块饼子,有时候运气好,还能吃上个鸡大腿!”

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家里一年到头糠菜为伴,吃的尽是谷糠、地瓜叶子,偶尔能吃上顿带点五谷杂粮的“干饭”,那不是过年就是过节。

在妈妈眼里,先生一年到头都有饭吃,先生了不起。这使妈妈羡慕先生,更希望我能当先生。

正是在妈妈的坚持下,我离开了整天赤着脚、光着屁股在村头玩耍的小伙伴,背着妈妈用旧衣裳改做的小书包,迈进了学堂,迈向了从此改变我一生的一个全新的世界。

为了妈妈的笑容,我拼命吸吮知识的雨露。

一份汗水,一份收获。每次的成绩都会让妈妈笑得像孩子一样开心。我让妈妈深信,这条路她为我选对了,一直走下去,我一定能当先生。

在妈妈的支持下,我断断续续地读到高小。

就在我继续求学信心百倍的时候,国家和民族的灾难现实改变了妈妈,也改变了我。

但直至今日,尽管“当先生”早已不再是我的一个明确的追求目标,但因之而来自于妈妈的鞭策,却成了一直铭记我左右的警句,激励着我踏实做事,老实做人。

1941年的一天,日本鬼子“大扫荡”到我们那里。

过去耀武扬威的国民党兵跑得不见踪影了。

我们村子西边大庙,是八路军用土翻砂试制手榴弹、地雷的“兵工厂”,被鬼子一把火烧成一片火海。

乡亲们到处躲避。

当时,妈妈什么东西也顾不上带,拉上我们几个孩子就往外跑。妈妈心惊胆战地喊着这个叫着那个,拽着我们的手拼命地跑,想尽快冲出鬼子的包围圈。一双小脚、几个孩子哪能跑得快?

在村头的河畔遇上了鬼子,一拳把我打倒在地,用穿着铁掌皮鞋的脚把瘦小的妈妈踢到了沟里,也正是这一次,我们和妈妈第一次看到了真实的杀人场面,看到鬼子的野兽暴行。

凶残的日军杀害了一个刚结婚不久的新郎,又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了新娘。

目睹这惨不忍睹的一幕,我们感到妈妈那攥紧我们的双手在颤抖。

乡亲们也都个个咬紧牙关,攥紧双拳,但也只能强压怒火、用仇恨的目光进行着无声的反抗,心灵挣扎在痛苦的无底深渊。

也正是这一次血的经历,震撼着妈妈那颗慈软的心,和家人商量后,妈妈毅然做出了送我当兵的决定。

妈妈那天对我说:“小三,你要和二哥一样去当八路,不打走鬼子,日子没法过!”

我听到这为之一震,在这战火愈演愈烈的时候,妈妈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不怕我有个三长两短吗?是妈妈看到日军暴行后的一时冲动吗?

不,不是的!妈妈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抉择,是妈妈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哪个妈妈不爱惜自己的儿子,她知道仅凭自己的儿子亦是沧海一粟,可是八路的队伍里不正是千千万万个母亲的孩子吗?

她后来对我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过安稳的日子,这些孬种、坏蛋为什么欺负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

迟浩田青年军装照

迟浩田青年军装照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