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文化 > 军事文化焦点人物 > 正文

留学俄著名军校的幸运儿 刚下机场就经历了一个意外

2018-08-01 15:22:17  《我在伏龙芝学军事》 郝智慧    参与评论()人

留学俄著名军校的幸运儿 刚下机场就经历了一个意外

第一印象往往是深刻的,难忘的。

那是1996年9月27日,星期五。在亚欧大陆上空飞行了七八个小时之后,我与同伴乘坐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班机平稳地降落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二号国际机场。

当地时间是夏时制的晚上9点多,北京时间已是28日凌晨。说来也怪,我们一点困意也没有。由于时差的缘故,给我们的感觉就好像只有三四个小时似的。在飞机落地的那一瞬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渺小和现代工业的文明。

留学俄著名军校的幸运儿 刚下机场就经历了一个意外

走下波音767客机,透过候机大厅的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停机坪上,五颜六色、闪闪烁烁的灯光。由于中俄军方事先的周全安排,我们很快办完了各种入关手续,推着行李车步出机场大厅。在中国驻俄大使馆武官处和先期抵达的军事留学生管理组人员的帮助下,我们这些来自解放军陆海空三军的30名中级班校级指挥军官和技术军官分别与前来迎接的伏龙芝军事学院、马利诺夫斯基装甲兵学院、库兹涅佐夫海军学院、茹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等俄方代表接上了头。

这给了我们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前来机场迎接中国军官的伏龙芝军事学院代表身着一身海军上校军服。若没人相助,他很难找到穿着便衣的我们,我们也十有八九会搞错,定会把他当成海军学院的代表。经介绍,他叫萨沙,是伏龙芝军事学院外训系副主任。这种军种之间人员调动而不换装的现象,在20世纪90年代之前的解放军是很少见的。我本人在海军工作过3年,但1992年硕士研究生毕业留在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后就改发陆军军装了。搞不清楚解放军跨军种人员的服装发放规定,或许就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大概是军需部门为了整齐划一或减少工作头绪的原因。作为个体,我只有服从,也没多想。

留学俄著名军校的幸运儿 刚下机场就经历了一个意外

汽车在机场高速路上奔驰,车厢内一片欢声笑语。大家知道,出国留学已由梦境变为活生生的现实。对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别说出国留学,就是出国看一看的心理准备都是不充分的,尽管也许有人做过“白日梦”。反正对我这个俄语科班生来说,尽管在朋友、同学聚会时会有一番感慨,表露出一点遗憾,说出一些“假如……”“如果……”之类的话,但内心深处还是没有意念的,不敢奢望的。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