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文化 > 军事文化焦点人物 > 正文

“支那”一词来源考证:同一个称呼,三种来源

2018-07-02 15:40:59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6月2日,“澎湃新闻·私家历史”栏目发表了周明先生的《作为革命风尚的“支那”,为何会变成对中国的蔑称》一文,笔者读后颇有启发,也尝试着对“支那”一词的来源进行考证,并对日语“支那”一词的来源作适当的补充。近年研究表明,印欧语系里对华的称呼,如China(英)、Chine(法),乃至Sinae(古希腊、古罗马)是起源于古梵语Cina的西传。古梵语Cina经佛经也传到中国,佛家将其音译为“震旦”或“脂那”,还有今人所熟悉的“支那”。然而,日语中的“支那”并非来源于大众所熟知的英语词China,而是拉丁语Sina/Sinae。

《中国新地图集》中国(Sinarvm)总图,含朝鲜、日本

《中国新地图集》中国(Sinarvm)总图,含朝鲜、日本

最早的“脂那”来源于佛经

西晋以前翻译的佛经,将中国大多义译为“晋”“秦”“汉”等。苻秦时摩难提所译《阿育王息坏目因缘经》中译为“秦土”。西域高僧鸠摩罗什所译《大庄严经》译作“汉”“汉土”“汉国王”等,《般泥垣经》译作“神州”。

鸠摩罗什

鸠摩罗什

东晋以来的部分译经者,逐渐开始用音译,多译成“振旦”“真丹”“真旦”“震旦”。此时的佛经一般是以西域诸语的转译本为底本,这些语言为萃利语、吐火罗语、犍陀罗语。《宋书》和《梁书》分别记载了元嘉五年(428年)、天监初(502—519)两次天竺国奉表的表文。前次用真丹,后次用震旦。

天竺国奉表的表文

天竺国奉表的表文

1234...8全文 8 下一页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