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精彩图片 > 正文

叙军“老虎部队”要复仇:3年前险被敌人“一窝端”

2018-05-18 15:02:52  华声论坛    参与评论()人

2018年4月底,随着在东古塔、东卡拉蒙等战区连战皆捷,“老虎部队”指挥官哈桑少将(2017年2月晋升)宣布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位于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吉瑟-苏霍尔地区,并扬言要报3年前折戟当地的“一箭之仇”。那么为啥吉瑟-苏霍尔地区如此重要,以至于哈桑对在这个地方遭受挫折耿耿于怀呢?本文于此解读。  叛军集结重兵张网以待------伊德利卜的北、西2面与土耳其接壤(便于反对派武装获取外部支援),东北毗邻叙第2大城市阿勒颇(阿勒颇省首府),西南可达地中海东岸重镇拉塔基亚,南连哈马(哈马省首府),是叙利亚重要农耕区和西北部交通枢纽。  由于战略位置显要,自2011年叙内战爆发以来伊德利卜就一直是各方争夺的焦点区域,短短数年时间这里就3度易手,而其中战况最惨烈、各方投入力量最大的莫过于2015年3月下旬打响的“第2次伊德利卜之战”。

2018年4月底,随着在东古塔、东卡拉蒙等战区连战皆捷,“老虎部队”指挥官哈桑少将(2017年2月晋升)宣布他的下一个目标是位于叙西北部伊德利卜省的吉瑟-苏霍尔地区,并扬言要报3年前折戟当地的“一箭之仇”。那么为啥吉瑟-苏霍尔地区如此重要,以至于哈桑对在这个地方遭受挫折耿耿于怀呢?本文于此解读。  叛军集结重兵张网以待------伊德利卜的北、西2面与土耳其接壤(便于反对派武装获取外部支援),东北毗邻叙第2大城市阿勒颇(阿勒颇省首府),西南可达地中海东岸重镇拉塔基亚,南连哈马(哈马省首府),是叙利亚重要农耕区和西北部交通枢纽。  由于战略位置显要,自2011年叙内战爆发以来伊德利卜就一直是各方争夺的焦点区域,短短数年时间这里就3度易手,而其中战况最惨烈、各方投入力量最大的莫过于2015年3月下旬打响的“第2次伊德利卜之战”。

2015年3月27日,由叙利亚自由军、“努斯拉阵线”、伊斯兰军等多支反对派武装组成的“联合同盟军”包围了伊德利卜省首府伊德利卜市,而驻守当地的政府军仅控制着2条外联通道。  经过4天惨烈战斗,至少有132名反对派武装分子、76名政府军士兵和11名平民丧生,“联合同盟军”攻占了伊德利卜市北部地区域,并将2座忠于叙当局的村庄与政府军阵地隔离开来。叙军则收缩兵力,将大部人马撤退并集结在位于该市南部马斯图玛区的一座军事基地内。

2015年3月27日,由叙利亚自由军、“努斯拉阵线”、伊斯兰军等多支反对派武装组成的“联合同盟军”包围了伊德利卜省首府伊德利卜市,而驻守当地的政府军仅控制着2条外联通道。  经过4天惨烈战斗,至少有132名反对派武装分子、76名政府军士兵和11名平民丧生,“联合同盟军”攻占了伊德利卜市北部地区域,并将2座忠于叙当局的村庄与政府军阵地隔离开来。叙军则收缩兵力,将大部人马撤退并集结在位于该市南部马斯图玛区的一座军事基地内。

“老虎部队”指挥官哈桑与部下合影------2015年4月2日,“联合同盟军”进逼至基地附近,并于次日晚间发动夜袭,叙军在伊德利卜省的最高指挥官艾马德·易卜拉欣准将战死,局势发展对叙军愈发不利。  就在易卜拉欣准将身亡第二天(2015年4月4日),当时还是上校的哈桑奉命率“老虎部队”从霍姆斯驰援马斯图玛前线。正在阿勒颇抵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进攻的叙军“沙漠猎鹰”部队也赶往当地,使叙军当地参战兵力增至约6000人。

“老虎部队”指挥官哈桑与部下合影------2015年4月2日,“联合同盟军”进逼至基地附近,并于次日晚间发动夜袭,叙军在伊德利卜省的最高指挥官艾马德·易卜拉欣准将战死,局势发展对叙军愈发不利。  就在易卜拉欣准将身亡第二天(2015年4月4日),当时还是上校的哈桑奉命率“老虎部队”从霍姆斯驰援马斯图玛前线。正在阿勒颇抵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进攻的叙军“沙漠猎鹰”部队也赶往当地,使叙军当地参战兵力增至约6000人。

对于这一带战场的情况,哈桑并不陌生——2014年8月,他就曾率领刚组建1年的“老虎部队”,在距伊德利卜市以南约10公里的小城埃里哈与反对派武装激战达10天之久并最终将敌击退。  “老虎部队”战力果然强悍,经过4月4至5日连续2天全面反攻,不仅将袭击军事基地的敌人击退,还迫使后者从伊德利卜市区撤出。有消息称,反对派武装损失超过400人。

对于这一带战场的情况,哈桑并不陌生——2014年8月,他就曾率领刚组建1年的“老虎部队”,在距伊德利卜市以南约10公里的小城埃里哈与反对派武装激战达10天之久并最终将敌击退。  “老虎部队”战力果然强悍,经过4月4至5日连续2天全面反攻,不仅将袭击军事基地的敌人击退,还迫使后者从伊德利卜市区撤出。有消息称,反对派武装损失超过400人。

起初,“老虎部队”以为“联合同盟军”进攻马斯图玛区属于佯攻,目的是为了牵制叙军行动。但实际上,“联合同盟军”纠集了整个叙西北部的40多支反对派武装,兵力增至上万人,意图发起其在叙内战中实施的“最伟大、最雄心勃勃的军事行动”------将“老虎部队”“沙漠猎鹰”等叙军精锐聚歼于此。

起初,“老虎部队”以为“联合同盟军”进攻马斯图玛区属于佯攻,目的是为了牵制叙军行动。但实际上,“联合同盟军”纠集了整个叙西北部的40多支反对派武装,兵力增至上万人,意图发起其在叙内战中实施的“最伟大、最雄心勃勃的军事行动”------将“老虎部队”“沙漠猎鹰”等叙军精锐聚歼于此。

伊德利卜“突出部”示意图------由于轻敌大意,“老虎部队”在初战获胜后开始向马斯图玛邻近地区分兵收复失地,而哈桑上校也没能察觉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当时为支援伊德利卜守军,叙军援兵在伊德利卜市西南方向打出了一个长口袋状的“突出部”(如图所示),后者深入反对派控制区达10余公里,联结伊德利卜省与地中海东岸军事重镇拉塔基亚的陆上战略交通线——M4高速公路贯穿其中(“老虎部队”当时就依托这条公路实施战场机动、运送兵员和弹药辎重)。

伊德利卜“突出部”示意图------由于轻敌大意,“老虎部队”在初战获胜后开始向马斯图玛邻近地区分兵收复失地,而哈桑上校也没能察觉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当时为支援伊德利卜守军,叙军援兵在伊德利卜市西南方向打出了一个长口袋状的“突出部”(如图所示),后者深入反对派控制区达10余公里,联结伊德利卜省与地中海东岸军事重镇拉塔基亚的陆上战略交通线——M4高速公路贯穿其中(“老虎部队”当时就依托这条公路实施战场机动、运送兵员和弹药辎重)。

4月22日,“联合同盟军”开始大举进攻M4高速路沿线各要地——马斯图玛区、埃里哈、吉瑟-苏霍尔。仅开战头2天,前者就使用“汽车炸弹”和“隧道炸弹”向叙军检查站、阵地接连发起15次爆破袭击。特别是吉瑟-苏霍尔,反对派武装只要拿下这里就能切断叙军退路,从而将包括“老虎部队”在内的数千叙军精锐围进“口袋阵”里吃掉。

4月22日,“联合同盟军”开始大举进攻M4高速路沿线各要地——马斯图玛区、埃里哈、吉瑟-苏霍尔。仅开战头2天,前者就使用“汽车炸弹”和“隧道炸弹”向叙军检查站、阵地接连发起15次爆破袭击。特别是吉瑟-苏霍尔,反对派武装只要拿下这里就能切断叙军退路,从而将包括“老虎部队”在内的数千叙军精锐围进“口袋阵”里吃掉。

叙军“老虎部队”要复仇:3年前险被敌人“一窝端”

叙军“老虎部队”要复仇:3年前险被敌人“一窝端”

4月25日,“联合同盟军”攻占当地糖厂,基本控制了这座城镇,叙军又战死至少60人,剩下的士兵则撤入最后一处据点——吉瑟-苏霍尔医院。4月28日,反对派武装将医院团团包围,来自伊德利卜市区、马斯图玛军事基地和埃里哈的叙军残部(除了军人还有不少家属)与“老虎部队”一部共计约500人困守在里面继续战斗。

4月25日,“联合同盟军”攻占当地糖厂,基本控制了这座城镇,叙军又战死至少60人,剩下的士兵则撤入最后一处据点——吉瑟-苏霍尔医院。4月28日,反对派武装将医院团团包围,来自伊德利卜市区、马斯图玛军事基地和埃里哈的叙军残部(除了军人还有不少家属)与“老虎部队”一部共计约500人困守在里面继续战斗。

被战火摧毁的吉瑟-苏霍尔医院------截至4月29日,医院守军接连打退敌人4次进攻,叙军也出动30多架次战机予以支援。同一天,叙军统帅部下令哈桑率“老虎部队”主力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吉瑟-苏霍尔,同时命哈马地区的政府军也前往救援,但后者因途中桥梁被敌人破坏而无法及时赶到战场。

被战火摧毁的吉瑟-苏霍尔医院------截至4月29日,医院守军接连打退敌人4次进攻,叙军也出动30多架次战机予以支援。同一天,叙军统帅部下令哈桑率“老虎部队”主力不惜一切代价夺回吉瑟-苏霍尔,同时命哈马地区的政府军也前往救援,但后者因途中桥梁被敌人破坏而无法及时赶到战场。

2015年5月1日,“联合同盟军”向医院发起第5轮猛攻,守军的弹药已所剩不多且伤亡很大,4天激战就损失超过200人(含家属)。截至5月18日,反对派武装已向医院发起至少10次大规模进攻,每次都有数百之众。鉴于情况危急,哈桑致电大马士革方面请求支援:“我还有800名士兵,只要提供充足弹药我就能发起反击”。

2015年5月1日,“联合同盟军”向医院发起第5轮猛攻,守军的弹药已所剩不多且伤亡很大,4天激战就损失超过200人(含家属)。截至5月18日,反对派武装已向医院发起至少10次大规模进攻,每次都有数百之众。鉴于情况危急,哈桑致电大马士革方面请求支援:“我还有800名士兵,只要提供充足弹药我就能发起反击”。

5月19日,“联合同盟军”已经攻占了马斯图玛区和相邻的军事基地。战局进一步朝着不利于叙军的方向发展——埃里哈受到来自北方强敌的压迫,当地政府军将弹药库和重武器炸毁后开始撤退,但途中遇到敌人袭击,损失10余辆军车,还有一些官兵被俘后遭战场处决。

5月19日,“联合同盟军”已经攻占了马斯图玛区和相邻的军事基地。战局进一步朝着不利于叙军的方向发展——埃里哈受到来自北方强敌的压迫,当地政府军将弹药库和重武器炸毁后开始撤退,但途中遇到敌人袭击,损失10余辆军车,还有一些官兵被俘后遭战场处决。

5月21日,“联合同盟军”进占空无一人的埃里哈,叙军残部逃往伊德利卜省边远地带,哈桑也带领“老虎部队”撤出战场,被围困在吉瑟-苏霍尔医院的叙守军已孤立无援。  5月22日上午8时许,仅剩300余名尚有战斗力的叙军官兵及家属试图从医院突围,逃往吉瑟-苏霍尔以南的政府军控制区,但他们遭到反对派武装沿途截杀、追击,据称有208人丧生、65人被俘,最后只有55人成功逃入政府军控制区,第2次伊德利卜之战就此落下帷幕。

5月21日,“联合同盟军”进占空无一人的埃里哈,叙军残部逃往伊德利卜省边远地带,哈桑也带领“老虎部队”撤出战场,被围困在吉瑟-苏霍尔医院的叙守军已孤立无援。  5月22日上午8时许,仅剩300余名尚有战斗力的叙军官兵及家属试图从医院突围,逃往吉瑟-苏霍尔以南的政府军控制区,但他们遭到反对派武装沿途截杀、追击,据称有208人丧生、65人被俘,最后只有55人成功逃入政府军控制区,第2次伊德利卜之战就此落下帷幕。

(责任编辑:丛笑 CM101)

相关报道: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