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中华网滚动新闻 > 正文

新形势下,如何让演习不是“演戏”

2017-03-23 10:03:23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如何让演习不是“演戏”

■张 晖

将演习作为下场战争开打的“预实践”

1988年,施瓦茨科普夫出任美军中央总部司令,主持制定代号“1002”的作战方案,全称“保卫阿拉伯半岛行动”,并于1990年7月9日到23日,组织美军中央总部350名军官,在佛罗里达州举行代号“内窥90”的大型指挥推演,验证了“空地一体战”等全新理论,完善了“直升机‘蛙跳’战术”等创新战法,细化了“1002”方案。演习结束仅一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于是,美军演习中的作战方案由演习场直接搬上战场,参演部队也直接用作海湾危机初期反应部队,整个作战行动与演习推演高度吻合。比如,美军演习修订的地面行动分支计划为代号“四天战争计划”,而实战中的“沙漠军刀”地面行动持续时间100小时。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世界军事强国就普遍确立了“修订方案-演习检验-实战运用”的机制,这种常态化、制度化安排,有利于战备训练向实战聚焦、作战方案向实战趋近。

我军也历来强调要发挥好演习“战争预实践”功能,这就需要真正建立起以作战预案为核心的课题演练运行机制,把修订和完善作战预案作为组训的“起点”和“终点”,把熟悉和检验作战预案作为参演的“难点”和“重点”,从而实现预案的迭代更新和任务部队的依次轮训。

将演习作为战备训练水平的“试金石”

2013年3月28日,俄总统普京参加完南非金砖国家峰会后,在由德班回国的飞机上,于凌晨4时下令启动俄黑海方向大规模战备突击检查。结果发现了军事技能、战备程序、通信保障、弹药供应等方面的一系列问题,随后进行系统性整改,为一年后顺利解决“克里米亚危机”进行了军事准备。“战备突击检查”是前苏军全盛时期,吸取二战遭德军“闪击”教训而设立的一种战备制度,俄军组建后将之“废止”。2008年俄格战争,俄军虽然取得胜利,但其战备水平之低,超出了俄当局的预想。比如,按照战备要求,部队必须“1小时开出驻地,8小时全员全装到达集结地域,24小时内完成战役展开”,而当时参战的俄第54集团军根本无法按时出动;第58集团军仓促上阵,在机动的途中,军长赫鲁廖夫遇袭重伤。于是,俄军重新拾起“战备突击检查”这一鞭策手段。俄军的“战备突击检查”有两大特点:一是名为“检查”,实为“演习”,完全按照实兵演习组训流程实施;二是注重“突击”,而非“例行”,非常强调启动的突然性。可见,外军的战备突击检查,首在“突然”、重在“整体”、要在“补漏”、贵在“常态”,已经成为世界强国职业化军队督导战备落实、掌控部队状态的有效手段。

我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进行了大量类似的“突击战备拉动”,对于我军从战争向和平转变阶段保持较高战备水平,发挥过不可替代的作用。当前,在军事斗争准备任务日益复杂的情况下,构建具有我军特色的常态化战备突击拉动演练机制,能够促使部队时刻保持“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临战状态。

将演习作为军事理论创新的“孵化器”

1991年的“沙漠风暴”行动,美军虽然取得了所谓的“完胜”,但他们认为这仍是一场“循规蹈矩”的战争,这种“集中优势,步步为营”的打法即将淘汰,因为“没人会蠢到和美军进行战场硬碰硬的军事对抗”,一定会利用美国在政治、军事、经济、宗教等领域的“缝隙”,采取各种意想不到的手段同美国较量,那时还能不能保有对抗优势?这种忧患意识,促使美军一度采取了一个大胆举措——将大西洋司令部改组为联合部队司令部,主要职能之一就是研发作战理论。为此,它不定期组织“千年挑战”实验演习。特别是“千年挑战-2002”演习,是迄今为止在美国本土举行的最大规模的联合演习。演习中提出或验证了网络中心战、斩首震撼战、基于效果作战、快速决定性作战、多点联合强行进入作战等一系列新的作战概念,这些概念在随后爆发的伊拉克战争中或多或少地得到了体现,并对美军当代作战理论产生巨大影响。美军的做法概括起来,就是将理论“需求”“研发”“试训”“论证”等职能整合在一个战区级司令部,并建立一套“《作战构想》(前瞻30年)-《作战概念》(前瞻15年)-《作战法规》(前瞻5年)”“逐次实现”“滚动推进”的理论创新模式,而其中“实验性演习”又是整个模式转换的“枢纽”,此举有力地推动了军事理论持续创新,起到了有效应对安全威胁快速变化的作用。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