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美国乱港真相:“颜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还远吗?

美国乱港真相:“颜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还远吗?
2019-08-17 08:46:22 环球网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还有人想当炮灰吗?

美国乱港真相:“颜色革命”走到第六步 流血事件还远吗?

经过第五步制造骚乱,香港版“颜色革命”到了第六步:制造罢工、升级恐怖行动,造成城市瘫痪。

香港暴乱活动仍在持续。8月13日晚、14日凌晨,在香港国际机场,部分暴徒先后围殴一名内地游客、一名内地记者,并阻挠救治。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徐露颖说,我们对这种近乎恐怖主义的行径表示最强烈的谴责;香港激进暴力分子完全突破了法律的底线、道德的底线、人性的底线。

此前,8月11日傍晚,有暴徒在深水埗向警察投掷汽油弹,致警察多处烧伤。当晚,香港警司协会主席陈民德总警司表达了愤慨:使用汽油弹袭击警察是极端暴力行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严重违法罪行。不论诉求是什么,都没有任何理由合理化这种恶行,“事实上,这已经是恐怖主义行为”。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表示了严厉谴责,指出香港激进示威者“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

两个多月以来,向国徽泼墨、把国旗丢下海、打砸立法会大楼、咬断警察手指、挖议员祖坟并且倒掉骨灰、机场追打老人、围攻上班市民……一系列不可理喻的事件,让人们禁不住要问:香港到底怎么了?!是谁在背后指使?!

8月6日,《环球人物》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张国庆。他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美国这次在香港搞‘颜色革命’,手法十分熟练。”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表示,香港近期的暴力事件“是美方的一个‘作品’”。

采访次日,国务院港澳办和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在深圳共同举办香港局势座谈会,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直截了当地说:在近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活动中,一些人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包围和冲击中联办,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这些行为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说,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这是“颜色革命”的判断首度见诸官方表态。

2019年8月,示威者占领了香港国际机场。

2019年8月,示威者占领了香港国际机场。

美国在香港搞“颜色革命”的步骤

“香港的‘颜色革命’和美国在其他国家搞的‘颜色革命’,步骤大体是一致的。第一步,潜伏人员,加强情报工作,使香港成为东方情报站、情报热土,很多情报人员,包括很多非政府组织人员穿梭其中。第二步,发动基本人群,开始对他们洗脑,恶意攻击甚至‘妖魔化’中国。前两步很早就开始了。第三步,准备和预演,5年前发生的‘占中’事件就是一次预演。”张国庆说。

2014年9月28日凌晨,“港独”分子、香港大学副教授戴耀廷等人在香港金钟添美道发起集会并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金钟、旺角等多条街道随即被示威者占据,陷于瘫痪。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行动让香港公共秩序、经济发展、市民生活遭受巨大冲击和破坏。“占中”第三十八日时,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雷鼎鸣就测算过,保守估计已造成损失达1万亿港元。直到12月15日,香港警方在铜锣湾进行最后一次清场,“占中”闹剧才落幕。

“‘占中’虽以失败告终,但为反华分子‘锻炼’了队伍,今年闹事的很多是参加过‘占中’的人。”张国庆说,“‘占中’过后,第四步就是和平请愿和抗议活动。如果一开始就搞暴力、非法活动,很容易被控制,也很容易引起反感。所以在这一步,请愿不是目的,上街才是目的。把人群合法地聚合在一起,串联起来,形成规模。今年香港发生的事,一开始还相对和平,属于第四步。第五步就是把事件升级,使其变成社会骚乱,包括阻碍公共交通、围攻政府机关、和警察对峙等。

这场以上街和骚乱为目的的活动起于今年6月9日。以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为由,反对派组织“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组织了民众集会和游行示威。他们散布消息称,新修订的《逃犯条例》一旦通过,中央政府就会利用条例涵盖范围罗织罪名任意拘捕和引渡身在香港的人士(即“送中”),令被引渡人遭受不公平的审判,使《逃犯条例》成为政治打压的工具。“民阵”称,当天有103万人参加了游行。但香港警方的统计表明,高峰期有24万人参与了游行。组织方公布的人数往往比实际数字高两三倍,为的就是夸大效果

据旧版《逃犯条例》,香港与英国、美国、新加坡等20个司法管辖区签有移交逃犯的协议,但其中不包括中国内地、台湾以及澳门。2018年2月,一名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了香港女友及其腹中胎儿,抛尸后潜逃回港。香港警方抓获该男子后,因港台之间没有移交逃犯协议,该男子无法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只能在香港以盗窃罪等判处29个月刑期。受害人父母痛苦难当,恳请香港特区政府尽快修订《逃犯条例》,将凶手绳之于法。

为堵塞法律漏洞,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并在广泛听取民意的基础上向立法会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立法会原定于6月12日举行会议,开展《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审议工作,但因示威人群在立法会附近占据道路、聚众滋事,暴力冲击警察防线,会议被迫取消。对这一结果,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说了一句“著名”的评论:“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告诉《环球人物》记者,立法会共有70名议员,其中建制派43名,反对派26名,另有一名有待补选。如果6月12日正常审议《逃犯条例》,通过的概率是比较大的,所以那些人极力阻挠。6月1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暂停修例工作。

“在台湾的电视节目《夜问打权》里,我们一条条地讨论过,‘反送中’者担心的剧情从头到尾都不会发生,因为言论、出版自由不在条例中,不能因此被移送引渡,而且决定引渡与否的权力在香港法官。反对的人究竟在怕什么?他们到底是‘反送中’,还是‘反中’?!”台湾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黄智贤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激动地说。

现在已经进入第六步:制造罢工

修例暂停了,但示威者仍然不依不饶,甚至变成了暴徒。6月21日,示威者包围警察总部及特区政府大楼,还向警员投掷鸡蛋,用激光照射警员眼睛,令警务工作及政府多个部门受到影响或被迫停止运作。有法律专家表示,当日示威者行为已涉嫌最少7宗罪行,包括非法集会、串谋或煽惑公众妨扰罪等。5天后,示威者再次包围警察总部,并拆掉了“香港警察总部”牌匾。

又过了5天,香港迎来回归纪念日,大批示威者冲击了立法会。多名警员被打伤,立法会大楼玻璃门被铁棍、铁笼车等撞毁。他们还冲击出入口铁闸,从撬起的铁闸缝隙,向立法会大楼内施放不明烟雾及燃烧物,逼退警员后撬开铁闸,蜂拥闯入立法会大楼,大肆破坏,监控设备的网线被剪断,文件散落一地。示威者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撕掉基本法,涂污香港特区区徽,甚至把英国殖民时期使用的龙狮旗挂在了主席台。何君尧在接受《环球人物》记者采访时说:“立法会到现在都无法工作,预计要到10月才能恢复工作。”

2019年7月1日,暴徒冲击了香港立法会。

2019年7月1日,暴徒冲击了香港立法会。

热门推荐

袁隆平:希望能活到100岁

2019-09-23 评论:0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