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中国百岁院士曾监造美国二战航母 弟子系辽宁舰总师

中国百岁院士曾监造美国二战航母 弟子系辽宁舰总师
2019-01-11 08:13:25 上观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摘要:2019年102岁的杨槱是中国船界第一位院士、中国造船史研究奠基者、国家造船学科和船舶工业发展先驱。【新年专访·“我和我的祖国”】

朱英富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在上海交通大学,我曾把在美国监造二战时期最后一艘航空母舰的经验告诉这个学生。他很感兴趣,也在心底埋下了中国航母梦的种子。几十年后,朱英富院士成了我们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总设计师。现在,我们国家水面舰船研制水平和能力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从《解放日报》到《参考消息》,我每天至少看3份报纸,还有船舶方面的新书,只有特别小的字才用放大镜看。我时刻关注着中国造船,我们还要造自己的远洋油轮等,这些都是了不起的成就。科学研究虽然辛苦,但要学习“船的精神”,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我1935年开始学造船,如今已有80多个年头,亲历见证了中国造船业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中国可以说是世界第一造船大国了,下一目标就是成为第一造船强国。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也是我,一个102岁造船人的心愿。人在医院,但我很想回交大,还有十年好活,还有书要写……

杨槱院士读今年元旦改版后的《解放日报》。

杨槱院士读今年元旦改版后的《解放日报》。

【站出来,救国】

“大轮船怎样开动?”小时候,我住在广州,南来北往的船很多,“看船”是童年乐趣之一。帝国主义侵略时期,我亲眼目睹了国家沿海和内河的航行权遭遇掠夺,促使自己对船舶的兴趣变成“学造我们自己大船”的梦想。高二时,我以《广东造船简史》为题写了学年论文,这是人生中第一篇论文。

高中毕业,我满怀理想考入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工学院,一所著名的机械制造和造船高校,希望能成为一名船舶工程师。当我获得格拉斯哥大学一等荣誉学士学位后,就离开了英国。学成回国时,正值抗日战争最为艰苦的时期。我来到重庆,在我国抗战时期内地最大造船厂——民生机器厂担任副工程师。经过战火烽烟,我倒有惊无险。28岁那年,我应邀参加赴美服务团学习考察,在费城海军船厂见习航空母舰和巡洋舰监修官工作,这一年获得了宝贵的现代造船和修船先进技术经验。

上海交大校史馆内陈列的杨槱院士教学老照片。

上海交大校史馆内陈列的杨槱院士教学老照片。

1948年,解放战争在全国呈燎原之势。我当时担任海军机械学校的教务组组长,学校决定迁往台湾,但我不愿意跟去。就在这个时候,交大一位教授朋友,因公去英国开会,就找到我让我代课,这一代就是半年。我和交大的缘分更没有断绝。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亟需一批船舶海洋方面的人才进行国防和经济建设。上世纪50年代,交大决定大力发展船舶学科,1955年大连工学院造船系并入交大。我当时正担任大连工学院造船系主任,于是一纸调令让我回到交大担任副教务长,负责筹建造船学院。从那以后60多年,再也没有离开过交大。

【造出来,富国】

看似离开了造船的一线岗位,但我始终认为,干一行,爱一行,只要国家需要,在任何岗位都可以作出贡献。1954年,我就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希望组织能考虑我的志愿。不过党组织认为,我留在党外工作要比在党内对国家的贡献更大,我服从组织安排。1956年,我加入九三学社。

2017年杨槱100岁生日之际,身在华东医院的老教授,用视频方式与3位他学生辈的院士一起,为大学生上了一课。李茂君摄

2017年杨槱100岁生日之际,身在华东医院的老教授,用视频方式与3位他学生辈的院士一起,为大学生上了一课。李茂君摄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