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张超走得很悲壮 如胜利前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的士兵(2)

2018-10-11 13:07:13    环球网  参与评论()人

“如果不是那次瞬间的壮举,张超依旧是平凡的。”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时任政委赵云峰说,他和大家一样,每天默默无闻地为国飞行,默默无闻地追求着航母梦想。

张超走了,但他灿烂如阳光的微笑,定格在战友的记忆中——

在食堂里,绘声绘色说笑话逗大家开心的是他;训练场上,面对风险依旧微笑的还是他……

如今,回味这些挥之不去的笑容,战友们才意识到,这张笑脸背后是如山的坚强。

张超用微笑面对舰载战斗机着舰飞行的难和险——作为中途选拔进来的“插班生”,短短一年,他和战友成功改装歼教-9、歼-15两型战机,探索出一条舰载机飞行员快速成长的新路。

“张超不是超人,他只是付出了超级多的时间、超级多的努力。”战友们都喜欢叫他“超”——他们说:“超”是“赶超”的超,是“超越”的超,是“超脱”的超,还是“超忙”的超……

“含含爸-查理”,是张超的微信昵称。

细细品味,这个乍一看有些奇怪的名字,承载着这位年轻飞行员的生命之“重”。

“含含爸”——含含是张超女儿的小名。张超对女儿的疼爱含之如饴,他不止一次对战友说,要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公主。

“查理”——张超给自己取的英文名。在世界舰载战斗机飞行领域,“查理信号”是每一个新飞行员梦寐以求想听到的着舰信号。听到它,就意味着他们即将完成第一次着舰飞行,成为一名真正的舰载机飞行员。飞上航母,张超的梦想就写在这个英文名中。

两个身份,两个梦想。家与国,就这样扛在这个男人的肩上。

回望张超的飞行生涯,梦想开花的声音曾一次次响起。

“碧海蓝天,战机穿云疾飞。”战友裴英杰至今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战斗起飞时的情景。“当时,张超飞的是长机,我飞的是僚机。”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