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中国要建史上最强对撞机 欧美"钱袋子"官员们怎么看?

2018-08-03 10:17:21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欧洲研究委员会(ERC)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分别掌管着欧美科研经费的“钱袋子”。科学家们不断要求更先进的大型科学装置,令这些“大掌柜们”也倍感压力。中国拟斥资数百亿元,建造史上能量最高的大型对撞机,曾引发激烈的辩论,杨振宁更是公开表示过反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在近日举行的欧洲科学开放论坛上就此向相关高级官员提问。

对撞机:美国的伤疤

大型对撞机可谓是NSF的一个伤疤,这也是杨振宁曾列出的第一条反对理由:1989年美国开始建造当时世界最大的超导超级对撞机(SSC),预算开始预估为30亿美元,后来数次增加,达到80亿美元,引起众多反对声音。再加上1992年政府换届,克林顿大刀阔斧地削减财政开支,国会最终痛苦地终止了此计划。

坊间对此有一些广为流传的笑话,“美国政府花了几个亿挖了个坑,又花了几个坑把坑填平。”项目的实际损失接近30亿美元。

2016年,杨振宁在公开信中列出了反对中国上马大型对撞机的七条理由

2016年,杨振宁在公开信中列出了反对中国上马大型对撞机的七条理由

克拉克·库珀(Clark Cooper)是NSF数学和物理科学委员会的官员,他认为,SSC这个例子最不幸之处就是前期投入了太多:“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种规模的项目在开始前就要先考虑整个生命周期。”

具体到中国这个例子,库珀给出了两点建议。第一,这个对撞机必须在科学上有所增益,而非仅仅是重复现有的。因此,决策者要被充分告知现有的科学情况。

第二,这个对撞机必须充分国际化,像现有的国际大型联合装置一样开放给外国科学家。

库珀观察到了近几年中国在科研投入上的强势,论文数量和质量都在提高。他相信:“中国的科研发展态势是积极的,如果保持下去,国际参与度一定会提高。但知识产权方面还有一些顾虑,可能对中美科研合作产生阻力。”

针对一些民众排斥在理论研究上的大量投入,呼吁把建设大型对撞机的经费应用于教育、医疗和改善生态环境,库珀介绍道,NSF也经常需要艰难地取得平衡。清洁产业、医疗、科技,都是有竞争力的国家需求。为了做出最科学的决定,NSF在决策过程中会安排社会中尽量多领域的人都参与讨论,帮助分配资源。

美国放弃超级超导对撞机的决定最终改变了粒子物理的世界版图。随着著名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2008年在瑞士竣工,欧洲核子中心(CERN)成了当之无愧的全球高能物理中心。该对撞机在2012年找到了“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完成标准模型的最后一块拼图。

对此,有些美国物理学家表示遗憾,库珀却坚持:“我们需要少点民族主义,多点国际主义。”

“欧洲核子中心可以满足科学需求的话,装置不一定非要在美国。我觉得当时放弃是正确的决定,要是能在投钱之前明白这一点,就更好了。”他说道。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