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这座中国城市为何要美国人来修“超级高铁”?

2018-07-21 15:10:17    参考消息  参与评论()人

昨天(19日),一座名不见经传的贵州山区小城上了“热搜”。

原因是,这座“地形特殊”的城市要在大山里修高铁,而且是“超级高铁”。

“贵州省铜仁市与美国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TT(以下简称HTT)当天签署协议,计划在铜仁修建一条Hyperloop超级高铁线路。” 彭博社说。

报道透露,该项目第一阶段计划建设长度不超过10公里的试验车道,初期投资预计约为3亿美元。

这座中国城市为何要美国人来修“超级高铁”?

然而,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项目,却瞬间在中国网络上引发各种质疑。

超前的概念,惊人的造价,眼前现实需求的稀薄,都让这场高新科技试验多了几分“看上去很美”的虚浮。

超级高铁会否重演“巴铁”闹剧(2016-2017年空中巴士骗局)?为什么是铜仁市?在中美贸易战的敏感时刻选择与美国公司合作这一高新技术项目,铜仁到底怎么想的?

一方面是民众和网友出于道义和经验对超级高铁的“发难”,一方面是铜仁市政府及相关合作方致力于推动这一项目的迫切,每一句发问,都有着充分的理由,而铜仁借此追求发展的心意又如此坚定,也正是从这个角度而言,这场围绕超级高铁展开的讨论,充分、合理,且有其意义。

▲超级高铁概念图

▲超级高铁概念图

小锐今天多方联系采访了在美人士、铜仁市政府及相关知情人,对于外界争议,铜仁市也做出了一些解答。

质疑一:

超级高铁会否是另一个“巴铁”?

还记得曾红极一时却最终沦为骗局的“巴铁”吗?

▲新华社报道截图

▲新华社报道截图

高新技术、高投入、试验性……也许是外在客观上的相似性,超级高铁甫一在中国亮相,质疑声就来了。

互联网上,网友们问得最多的一句就是:这会是另一个“巴铁”吗?

这座中国城市为何要美国人来修“超级高铁”?

本着科学的精神,小锐首先了解了一下:什么是超级高铁。

字面意思是“超回路(hyperloop)”的超级高铁,其技术原理是利用磁悬浮技术让运输舱悬浮于被抽成真空的管道中,从而以很少的能量驱动运输舱高速前进。

事实上,“真空管道”运输概念早在1934年便已被提出。但直到2013年,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公布超级高铁设计方案,这一技术才迈出从概念走向现实的第一步。

按照马斯克的设想,超级高铁的运行时速能达到1120公里/小时,可与部分民航客机的最高速度相媲美

▲图为马斯克在介绍超级高铁

▲图为马斯克在介绍超级高铁

这一想法提出后,多家研究机构、初创企业和风投立即跟上,而上文中要和铜仁合作共建超级高铁的HTT就是率先试水大军中的一员。

该公司提供的资料显示,这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公司创办于2013年,“拥有800多名工程、创意和科研人员,跨越52个不同领域,包括40多个商业与大学合作伙伴”。

小锐了解,该公司在业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不过两年前曾有业内人士告诉小锐这家公司看起来并不像是一家严谨的公司,而更像是“一个组织松散的社区”。

那么,回过头来说最关键的问题——超级高铁会不会是另一个“巴铁”?

小锐了解到,过去5年里,相关试验在美国进行得风风火火: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在2015年建立了长1英里的测试轨道;麻省理工学院科研人员在2016年公布了第一个轨道舱原型,并于2017年初展示了首次低压运行……

▲图为超级高铁管道

▲图为超级高铁管道

不过,虽然试验一直在继续,但至今尚未出现商业级别的产品。包括自称于2015年完成技术可行性研究的HTT也承认,若要实现超级高铁的商业运营,至少还需10年时间。

这也难怪人们会对超级高铁的可行性和商用化前景产生质疑,即便是在对前沿科技持相对包容态度的美国。

美国NBC网站6月29日援引一名曾供职于HTT的技术专家的话说,目前超级高铁还存在许多难以克服的技术障碍,而且一些正在论证的技术“目前看不出有任何实现的可能性”。

“从华盛顿到迪拜,虽然有多项试验正在进行,但人们还看不到第一条超级高铁何时才能运行。”报道说。

▲NBC报道截图

▲NBC报道截图

质疑二:为什么是贵州铜仁? 

除了对超级高铁技术的质疑,关于贵州铜仁究竟是否适合引进这一项目,网友也有不少疑问。


为何选址铜仁?HTT向媒体做出过解答。归纳起来主要有两点:一是看重贵州的政策优势;二是铜仁地形特殊,为该项目适应不同地形提供了机会。

今天(20日)下午,铜仁超级高铁项目负责人、铜仁市工信委副主任周复宗向小锐讲述了铜仁方面在引进该项目方面的考量:

“铜仁市是欠发达地区,希望过招商引资来提高铜仁的知名度;铜仁的工业基础较薄弱,希望超级高铁项目带来附加效应,提升铜仁的高新技术产业水平;此外,这个项目对铜仁的旅游会有促进作用。”

周复宗介绍说,铜仁市与美方的协议中有一项内容,就是在成立合资公司之后,如果产生新的知识产权,归合资公司所有。“我们也想通过这个项目,来促进我国高铁的研发工作。”

而对于有网友质疑的“10公里的试验线”,周复宗解释说,这10公里只是用来检测超级高铁的可行性,如果安全可行,就很可能会扩大建设规模。

▲HTT公司官网上展示的超级高铁意象图

▲HTT公司官网上展示的超级高铁意象图

不过,另有知情人士告诉小锐,目前该项目还有很多疑问尚未厘清。

比如,超级高铁的时速、小于10公里的试验可行性、美方具体出资多少、与铜仁市合作公司的具体情况和细节等,都不甚清晰。

“铜仁当地不少人对这个项目还是持保留意见的。”该知情人士对小锐说。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此前铜仁市和HTT公司曾经进行过多次人员互访和考察,虽然目前双方形成了合作意向并达成协议,但后续项目审批、筹建高铁产业园选址等事项,都还未进入具体实行阶段。

“对于这样一个‘前沿’技术来说,搞成了,那是推动社会进步;搞不成,难免会被打上‘圈钱骗局’的标签。”该知情人士说。

质疑三:为什么要找美国人来修“高铁”?

事实上,在所有针对超级高铁的质疑中,除了概念和技术层面的疑问,关于该项目的“投放时机”和“为什么选择美国公司”也成为网友们讨论的焦点——在当前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这一同时切中多个敏感点的项目无疑显得格外扎眼。

据彭博社报道,另一家名为Arrivo的美国超级高铁公司,也同样在昨天(19日)获得了来自中国的10亿美元投资。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报道截图

但大家也许还记得几年前中国高铁在美国的一段“遭遇”:

2015年9月,中铁国际与美国西部快线公司达成合作框架协议,合资建设美国西部快线高速铁路。然而没过一年,西部在线公司就单方面撕毁合同,终结了这一曾被视为中国高铁技术“走出去”的重要标志性项目。

与此同时,中国在超级高铁领域的研究也正在快速开展。

2014年,西南交通大学搭建了全球首个真空管道超高速磁悬浮列车原型试验平台,理论时速可超过1000公里。

今年5月,西南交大首席科学家张卫华透露,世界上时速最快的真空高温超导磁悬浮比例模型车试验线正在成都搭建,预计今年底前将建成并投入试验测试。

▲高温超导磁悬浮环形试验模型车

▲高温超导磁悬浮环形试验模型车

在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看来,发展超级高铁要特别慎重。他曾对媒体表示,超级高铁的安全问题尚未得到验证,其次商业应用前景也较小。

周复宗告诉小锐,目前铜仁的超级高铁项目其实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形成合作意向并达成协议),下一步将开始项目可行性的分析报告、选址等,还将赴美国、欧洲等地考察。

“我们对这个项目还是有信心的。”他说。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