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美国斥巨资研究"地下战"北上广深是重点 有何企图?

2018-07-11 18:50:36  瞭望智库    参与评论()人

原标题:美国斥资5亿研究“地下战”,北上广深是重要战略目标之一,有何企图?

6月24日,美国军事网站刊文《美国陆军斥资五亿美元训练士兵打地下战》,美国陆军高层称,下一场战争将发生在“超大城市”。

从2017年底开始,美国投入大约5.72亿美元训练和装备26个现役作战旅(共31个),以便在全世界人口密集的超大城市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地下空间作战准备。

美军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财力进行此种“新型战争”的研究,其战略企图颇值得玩味——

美国是否是随时准备用“最后的战争”解决不听话的国家呢?

文|易芳瞭望智库特约研究员

编辑|李雪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美军战争重心的转变

城市不仅是财富的集结区,更是战争潜力的潜藏区,还是国家安全重要的战略地带。据统计,在二战后美军250多次海外军事行动中,高达94%的作战行动在城市进行。

但实际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除非迫不得已,美军并不会主动在城市中与敌人开战。

原因不难想象:

城市人口和建筑物都很密集,在这里作战,一方面,一不小心就得背上“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罪名;另一方面,无休止的巷战、障碍破除、敌我识别、清扫隐藏在建筑物里的残敌等诸多问题。此外,还存在恐怖的自杀式袭击威胁。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亚琛之战,美军以伤亡超过5000人的代价上了现代城市战的第一课;1968年美军和北约的顺化之战,超过4000人的伤亡证明美军是城市战“弱者”。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才真正着手研究和解决城市战争的问题,此后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作战理论体系,以及丰富的城市战经验。

第二次费卢杰战役费卢杰市城区部分图

第二次费卢杰战役费卢杰市城区部分图

在2004年第二次费卢杰战役中,美军在“快速决定性作战”思想指导下,采取非线性作战方式,充分发挥信息作战优势,实施一体化联合作战,以较小代价沉重打击了反美武装,重新夺回费卢杰的控制权,开启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城市进攻作战的新模式。

美军联合作战司令部城市战办公室前高级顾问韦恩·迈克·霍尔将军公开宣称:“未来的100年,我们将在城市区域作战。”

从“特大”到“超大”

2014年,美国陆军《特大城市与美国陆军》专题报告及联合部队司令部《2027年城市作战联合一体化构想》迅速掀起了特大城市作战的热潮,也标志着美军在特大城市进攻作战理论的成熟。

注:美国将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称为“特大城市”,将人口超过2000万的城市称为“超大城市”。

此后,为了进行相关训练,美国陆军在弗吉尼亚州希尔堡的非对称作战大队的非对称作战中心构设了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综合体,使用虚拟训练方式提高陆军部队的城市作战能力。

美国斥巨资研究"地下战"北上广深是重点 有何企图?

美军《联合城市战纲要》认为,“城市是21世纪最有可能的战场”,是未来作战的“战争和战役重心”,打下了大城市就能夺取战争胜利。

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情报部规划办公室主任汤姆·帕帕斯表示,陆军已经开始为这种前景进行计划,而且还就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城市作为代表性特大城市进行研究,以应对未来特大城市作战的挑战。

2016年9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发布《21世纪远征部队如何进行作战》,针对2025年以后的战争,要求提高海军陆战队提高在城市地形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必须进行适应性训练,应对全方位、全范围的区域划分的战斗,包括城市街区、街道、下水道和隧道。

城市战成为美军的新课题

城市战成为美军的新课题

2017年6月,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公布了濒海城市作战的新构想计划,针对那些技术上追赶美军、使美军在作战行动中丧失技术优势的对手,计划通过在濒海地区的城市作战中运用更多的“颠覆性”技术,帮助美军在复杂的城市战环境中重建技术优势,并依靠技术优势来建立战术优势。

未来,随着先进信息技术发展和远程打击技术的提高,以及网络、太空等战略支援作战,战争制胜的机理发生了很多变化,速战速决直取打击战争重心的重心,避免扩日持久的消耗战,才能达成既取得战争胜利而又避免过大的消耗自身实力目的。

而一个国家最大的战略重心在于其政治或者经济中心,这个政治或者经济中心代表了未来的特大甚至超大城市,美国安全战略所确定的战略对手的战略重心正是一些超大城市。

美军之所以敢于做出这样的决策,是因为美军现行的陆、海、空、天、网、电技术,以及“长臂”打击技术、战略投送技术的发展,使直取超大城市这种作战样式成为一种可能。

现在,美军已将“超大城市作战”作为21世纪典型的战争样式。

当下,美军正在制定一项时间跨度长达100年的战争路线图,其中心内容是研究如何占领并在超大城市作战,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超级都市作战。

从“地上”到“地下”

超大城市作战已经成为美国陆军的规划重点,而城市地下空间就成了重中之重。

城市地下空间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加拿大蒙特利尔地下城

加拿大蒙特利尔地下城

地下空间已经成为国家主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继宇宙空间、海洋资源之外的人类可以开拓的第三大领域;地下空间战场已经成为继陆、海、空、天、电、网之后的第七维战略空间。

一般而言,城市地下空间可以分为三类:

*商用盈利性质,如地下街及商业街、地下车库、地下仓库等;

*公共服务性质,如地下公路、海底隧道、城市共同沟(地下管线、综合管廊)、地下图书馆、学校等;

*军事城防性质,如防空洞及防空地下室、防空指挥部、地下导弹发射台/潜艇基地/军火库/核武器试验等。

目前,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城市地下空间开发与利用已经达到了相当规模。

地下空间地铁

地下空间地铁

而且,地下设施军事用途和民用用途越来越趋于一体。

*美国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纳1.2亿人,占总人口的57%。比如,纽约市地铁长达255公里的地下段可掩蔽450万人;华盛顿市的地下车库可停2万多辆汽车,战时可掩蔽该市50%以上人口。

*前苏联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纳1.8亿人,占当时总人口的68%。俄罗斯在修建莫斯科地铁时,充分考虑了民防的要求,其结构抗力很高,最大埋深达90米,战时可掩蔽350万人。

*瑞典、瑞士修建的地下工事可容纳总人口的85%以上。

*以色列修建的工事则能容纳全国人口的100%。

可以说,地下空间是国家、民族存亡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道防线一旦被突破,意味着一座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灭亡。

防御PK进攻

美军地下作战训练

美军地下作战训练

若在城市地下空间开辟战场,“主场”国家具有相当的防御优势,而作为进攻的一方,美军面临的是不可忽略的劣势。

防御方的优势

*熟悉地下空间环境,可以将地下空间作为交通线、补给线、支援线,提早设防,保障作战指令畅通。

*隐蔽军事目标,避免来自太空、高空、电子等高新技术的侦察、探测与监视行动;

*具有较强的抗破坏效应,精确制导武器、无人机、高功率微波武器、动能武器、炸震动、核辐射等无法在地下战场发挥应有之效;

进攻方的劣势

*处于陌生作战空间,地下战场空间的态势感知能力较差,无法迅速找到有利地形,缺乏避开敌人火力的掩护;

*地下战场空间电磁环境更加复杂,通信和导航可能受阻;

*先进武器装备及海陆打击平台难以发挥正常效能,并且,容易陷入类似地面的巷战、建筑物中作战的窘境。

要解决这些难题,需要大量的理论和实践。

美军虽然曾经经过了类似的针对性训练,但是,在实际作战过程中,还是未能取得理想效果。

地下作战示意图

地下作战示意图

美军曾经在阿富汗战场和伊拉克战场见识过依托“地穴”和城市化地道作战的威力,对美军战场人员安全构成过威胁。但这种地穴和地道战,其复杂性还不及超大城市地下战的九牛一毛。

以伊拉克战争为例,美军在开战一年多以前就针对伊军的“地道战”进行了模拟训练。地点选在加利福尼亚州莫哈韦沙漠,美军在那里设立了“地下作战中心”。

据说,这个中心模拟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地下设施建造,有总长约480公里的坑道和地下通道,与城市地下环境有着诸多的相似之处。

但是,美军在后来的清剿行动中依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特别是在2016年11月至2017年7月的摩苏尔战役中,美军更是看到了进行地下战争准备的重要性。

摩苏尔老城区人口密集、有5000多栋建筑、街道狭窄弯曲、车辆无法通行,特别是武装分子对老式建筑经过长时间改造,形成了庞大的地下坑道体系,能够使其有效避开侦察,灵活机动兵力。这种复杂的地形环境让美军前期进攻吃了大亏,美军支援的伊军不得不花费4个月进行战争准备,并投入13:1的兵力优势,即便如此也耗时9个月,几乎是计划用时的4倍才彻底收复。

因此,美军在此时提出地下空间作战的问题乃是现实情况之所需,将地下空间作战成为一场“新型战争”,这是美军即将面临的新环境、新问题和新挑战。

矛头指向了谁?

美国DARPA聚焦如何在城市作战环境中获取优势的脚本图

美国DARPA聚焦如何在城市作战环境中获取优势的脚本图

美国最新的“印-太战略”仍然是“由海向陆”战略的继续,根本目的在于控制印度-太平洋地区、中东地区和欧洲地区,使军队保持对相关国家和战略区域的政治、经济中心及沿海特大城市的介入能力。

锁定中俄、亚太

万事标榜“美国第一”的军转干部特朗普,对军事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认识。

特朗普上台以后,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两份十分重要的战略文件,有三点非常值得我们关注:

*直接把中国、俄罗斯当成了主要的战略对手;

*将美国面临的主要威胁——反恐战争拉回到大国之间的传统战争;

*将印-太地区、欧洲、中东视为美国可能发生战争的重要场所。

多个中国城市上榜

从美国公布的2014年和2030年全球特大、超大城市名单来看,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经济中心上海、广州、深圳,内陆重要战略城市天津、重庆均在此列。

2014年全球特/超大城市

2030年全球特/超大城市

2030年全球特/超大城市

数据来源:美国《陆军》杂志文章《特大城市战:将城市作战推进到全新水平》,2015年3月。

数据来源:美国《陆军》杂志文章《特大城市战:将城市作战推进到全新水平》,2015年3月。

总而言之,不管是特大、超大城市作战,还是其地下战争,无不说明此计划充斥着进攻性思维,根本还是维持“美国第一”的世界霸主地位。

如何实施?须警惕!

上文已经说过,在城市地下空间作战过程中,一些大型武器平台无法进入,先进的情报、侦察与监视设备无法发挥作用,精确杀伤的制导导弹等无法起到作战效果。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战士只能依靠步兵使用热兵器,并尽量开发可以在地下环境中正常使用的先进技术进行作战。

根据有限的消息分析,美国地下战争主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对藏有军事人员、军事设施和战略要地的地下战场甄别、筛选问题。

将美军关心的地下战场缩减到最小区域,这样借助地下空间设计图纸、地图、图像、视频、航拍照片等,精准地分析地下战场的结构。

第二,需要解决有效进行侦察、导航、通信、破障和攻击问题。

帮助美国步兵在迷宫一般的地下空间实施战术,以实现类似城市地面作战等同的效果。

第三,必须采购专门用来地下作战的武器装备。

比如,在已经批准的5.72亿地下作战经费中,一部分用来购买当兵便携式的MPU-5智能无线电设备,以便实现与地面的通话,而且美国陆军也在考虑购买自持式呼吸设备、防弹盾牌、武器消音器等装备。

美国开发模拟地下作战游戏:《全境封锁》之地下世界

美国开发模拟地下作战游戏:《全境封锁》之地下世界

第四,必须进行适应性的训练。

按照美军训练理念,战争上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必须在训练中得到体现,从而尽可能地减少伤亡。美军必然会建立地下战的模拟训练中心,包括利用虚拟训练系统。

由于公开资料有限,我们还不清楚地知道美军会如何开发与准备城市地下空间战争,但是有两点很明确:

其一,超大城市的地下空间进攻作战,实质是一种企图灭亡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战略性进攻作战行动。

其二,目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很好地解决在超大城市地下空间作战中存在的种种问题,退一步说,如果单纯以防御为目的,而不是扩张和侵略,也没多大必要花大力气去发展进攻性的城市地下空间作战能力。

美军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和财力进行此种“新型战争”的研究,其战略企图值得玩味——

是不是随时准备用“最后的战争”解决不依附美国的国家呢?

这不能不引起相关国家的高度警觉。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魔鬼鱼"恐怖复仇!男子垂钓手臂被穿洞不幸身亡

18-10-18 00:31:51魔鬼鱼,复仇,手臂,垂钓

有生之年!胡杏儿晒照同框林峯马国明 六大男神女神重聚

18-10-17 21:31:40胡杏儿晒照同框林峯马国明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