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2016-02-06 10:30:05    凤凰网  参与评论()人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守礁战士崇拜地抚看杨志亮手上留下的战伤

魂牵南沙那片海——战斗英雄杨志亮赴南沙慰问侧记

近了,越来越近了……

春节前夕,阔别28年后,随海军慰问组重访自己曾用鲜血染红南沙赤瓜礁的这片海域,战斗英雄杨志亮激动不已,手腕上的睡眠记录仪清晰地记录着他前一个晚上深度睡眠时间不到10分钟。

赤瓜礁,英雄礁。当年这里的炮火硝烟,铸就了杨志亮永远的南沙情结,让他刻骨铭心,魂牵梦萦。也是在这场战斗中,杨志亮成为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

南沙归来,杨志亮伤愈后,被调往北海舰队任职。在离开南海舰队的28年里,杨志亮无论在猎潜艇当教导员,在护卫舰当政委,还是在机关任职,曾多次到南海参加各种重大演习演练,总想找个机会再次登上南沙岛礁,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看一看。但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去年,杨志亮被任命为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从当年的一名最基层军官成长为副军职领导干部,即将跻身共和国将军行列。更重要的是,他工作的地方离南沙更近了。

今年1月底,杨志亮接到随海军慰问组乘军舰前往南沙慰问的任务,他十分兴奋。临行前,爱人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说:“你去南沙看看的愿望终于能实现了!”打小仰慕父亲、同样在海军服役的儿子也打来电话,要爸爸记得从南沙回来告诉他那里现在咋样了。

从第一代“海上看瓜棚”、第二代高脚屋、第三代礁堡,到现在坐着汽车穿梭于礁盘;从一封信要邮寄半年,到现在手机4G信号全时开通;从坐船去南沙来回要10多天,到现在民航飞机数小时就能往返永暑礁……杨志亮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南沙一天天的变迁,他的目光须臾不曾离开过南沙那片海域。

今天,这一切都在眼前了。美济太阳花满园,永暑四季菜长青,渚碧泻湖掠飞鱼……尤其是登上他当年浴血战斗过的赤瓜礁盘后,杨志亮的双眼不禁因泪水涌上模糊起来。他全身伏地,紧紧贴在礁盘上,静静地倾听大海的呼唤,让身心融入这片蓝色国土,与礁盘的血脉相连互通:“这是实现民族复兴的希望之海,也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当年的海战前,杨志亮与战友们一起宣誓。(录像画面截图)

当年那个青葱豆蔻的热血男儿,不就是如今这个样子吗?戴上钢盔,跨上钢枪,他和执勤官兵肩并肩,为祖国站岗放哨,坚毅刚强的脸庞与守礁官兵那特有的南沙黑,同样写满忠诚与奉献,血性与担当。

“我们守礁的第一课,就是学习您的英雄事迹,传承弘扬南沙精神。”“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您,大家以您为荣,誓言当好新一代南海卫士。”……官兵们得知心中的英雄回来了,早早就在码头等候。杨志亮刚一上礁,战士们就纷纷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问不停聊不够,还争着与杨志亮合影留念。

上礁就是上战场,守礁就是守阵地。“人在礁在阵地在,誓与南沙共存亡。”“南沙海水深千尺,不及守礁战友情。”离礁返舰前,杨志亮亲手装上一瓶沙子,灌上一壶海水,把28年的战斗记忆带回去,把这片蓝色的国土珍藏起来;再次亲吻南沙礁盘,深情凝视那朵朵海石花,它们生如珊瑚娇艳绽放、死若磐石刚硬坚固,见证着一代代守礁官兵以礁为家、乐守天涯的家国情怀。

“与20多年前相比,南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是沧海桑田,今非昔比。虽然工作生活条件改善了,但高温、高湿、高盐度的自然环境没有变,复杂严峻的斗争形势没有变,扎根南沙、守卫南沙、建功南沙的铮铮誓言也没有变,弘扬海军精神、矢志改革强军的壮美航程同样没有变。”伴随军舰渐行渐远,杨志亮的临别赠言,依然回响在守礁官兵的耳畔心间。

1988年南海赤瓜礁314大海战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资料图:参加1988年赤瓜礁海战的中国531号导弹护卫舰

1988 年在南沙赤瓜礁海域爆发的三·一四海战是中国南沙经略史上最重要的一场战斗。经过此战,我方收复了数个礁盘,在其上建设高脚屋、兵站,在南沙群岛扎下了立足点。本文就是笔者综合阅读越南一方对此次海战的官方史料、当事人回忆,整理成文,其中对战斗细节的描述,与中方的记载既有相互印证,也有一些出入,大家不妨读而思之,细想其中的“门道”。

对于越南一方来说,“三·一四”海战(越方称为鹿魔礁海战)无疑是一场惨痛的失败。1988年3月14日下午,在鬼喊礁(越称孤伶礁)外海,当越南海军505号运输舰——这艘越南人民海军吨位最大的舰艇熊熊燃烧、歪斜在礁盘附近的浅水中时,舰长武辉礼无言以对,唯有泪流满面。

这艘4100吨的大型登陆舰,曾经是越南海军的骄傲,可就是这么一艘“国宝” 级军舰,却在海战中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要不是武辉礼果断冲滩保船,它早就丧身海底了。不远处,604号运输舰和605号运输舰,已经分别在赤瓜礁(越称鹿魔礁)和琼礁(越称带刀礁)沉入海底。一天前,604、605和505号三艘运输舰气势汹汹扑向这三个岛礁,号称要“完成越南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事委员会赋予的艰巨、光荣的历史任务”,可仅仅一天的功夫,三艘运输舰两沉一重创。 越南出版的各种战史中,对于1979-1989年的战争,一直不敢把中国公开称为敌人,而是隐晦地称为“外国”、“他国”,甚至是用古越南语的尊称“上国”。这十年里和越南打仗的国家只有两个,对于另一个对手柬埔寨,越南战史从不回避。从这种行文用词的方式可想见,越南人,尤其是越南青年,在面对这段战史时的心态。

看着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逐步巩固了南沙群岛各自控制岛礁,形成了既定事实。1987年10月,海军第887生产建设总会总算是给海军司令部拿出了第一笔国防经济收入款子。有了钱,自然就好办事。于是,越南人民海军司令部在10月24日下达作战命令,着令海军全体部队做好一切战斗准备,做好保卫“长沙群岛”各个已控岛礁,粉碎外国舰艇挑衅阴谋;同时,指示海军第125旅各艘舰艇要准备搭载海军工兵第83团继续抢占南沙群岛的各个无人岛礁,同时组织建筑物料运输,做到“随占随建(设)随守”。 越南人可不仅仅是耍嘴皮子。海军司令部下达作战命令不到4天。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资料图:越南军队在侵占我南沙岛屿上部署完备防空武器

1987年10月28日,越南人民海军第146旅副旅长阮仲刚就带着146旅的一个海军步兵班、1个工兵排,达成613号运输舰,从金兰湾起航,目标——抢占大西岛。顶着恶劣的海况,613号运输舰在大西礁抢滩,接着阮仲刚率部登上大西礁,马上开始工事修筑作业。12月12日,海军第125旅所属的604号运输舰冒着三级海况,乘风破浪把增援部队和建筑物料送上了大西礁。至此,越南人民海军完成了对大西礁的占领。 可是越南的欲望“沟壑难填”。一个小小的大西礁,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满足越南人的野心。在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相继插手,越南又碰上了南沙群岛真正主权拥有者——中国。

海洋观测站

实际上,南沙群岛的主权自古以来就是归中国所有,所有早期历史文献都能证明,中国对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然而,越南却不顾历史事实,单纯从本国利益出发,和东南亚诸国大肆抢夺南沙群岛,还闹出一个个剑拔弩张的事件。1987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建立200个海洋观测站,中国负责承建5个,其中在西沙、南沙各建1个。在南沙建站的过程中,中国政府决定派遣海军舰艇编队,前往南沙群岛巡航。

然而,这些正当行为,却被越南人民海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在中国海军逐步出兵巡航南沙群岛后,越南深感南沙群岛又多了一个对手。为了应付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1988年1月9日,越南人民海军党委召开会议,认为目前外国海军在南沙群岛主权争议区进行各项军事活动,占领了不少岛屿,和越南控制的岛屿形成犬牙交错态势。各国在南沙群岛频繁进行的岛屿挤占和巡航示威军事活动,引发了许多摩擦。特别是奇闻礁和林加岛之间的各个小岛屿,越南和马来西亚双方进行了激烈拼抢,双方在海上随时都有擦枪走火的危险。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资料图:越南武装船

在东面,印度尼西亚和文莱也招商引资,引进西方国家的石油企业,开展海上油气勘探作业,甚至使用海军保卫勘探区,制造紧张形势。在泰国湾,美国海军和泰国海军不时举行大规模联合演习,增加了泰国湾和高棉湾的不稳定因素,对越南南方“海洋主权和海岛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根据目前南沙群岛周围总体态势,越南人民海军决定:争取时间,彻底展开各岛守备力量,坚决粉碎南中国海周边国家“窃取长沙群岛”的意图,要求在3年内(1988年到1990年)把控制区各岛建成海上长城,同时尽可能多挤占岛礁,造成宣誓主权的既定事实。

1988年度,越南人民海军在“长沙群岛”的任务是竭尽全力隐蔽展开力量,确保目前控制区的岛屿完成筑垒守备作业,同时加强对“长沙群岛”的海上巡逻互动,重点保卫越南北部和西南部周围海洋和海岛。鉴于保卫南海“海洋主权”和海岛已成为全党、全民和全军重要的国家战略之一,因此越南人民海军决心采取人民战争的方式完成保卫祖国海疆和海岛的历史重任。越南人民海军党委决定:“保卫长沙群岛和海洋主权是我海军目前最重要、最紧迫,也是最光荣任务。”

决议刚刚做出,越南人民海军司令甲文纲中将,就命令部分水面舰艇部队、海军工兵部队和精干的指挥机关干部,转移到金兰湾,准备继续派部队挤占“长沙群岛”和加强控制区内各个岛屿的守备力量。在给部队的命令,这位第3“金星”步兵师的首任师长甲文纲中将,还特地强调部队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要冷静、勇敢、坚决和外国海军进行政治、外交、军事斗争,务必出色完成越南共产党中央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交付的光荣任务”,实现“保卫祖国大陆架浅海区和海岛主权”,在斗争中一定要避免冲突蔓延扩散到整个长沙群岛升级成南海岛屿战争。

越军对战前形势的判断

1988年1月22日,越南方面发现4艘外国舰艇(指中国):“含1艘导弹护卫舰、1艘巡洋舰(越方资料如此)、1艘补给舰、1艘运输舰,和一批民船抵达永暑礁。接着,外国又部署了一支包括2艘导弹护卫舰和2艘导弹驱逐舰组成的分舰队在永暑礁周围逗留,控制了周围海域,阻止各国舰艇通过”。

该外国海军形成三群活动:“后方集群以黄沙群岛为根据地,驻有包括护卫舰、导弹护卫舰、导弹驱逐舰、巡洋舰、猎潜舰和运输舰在内的分舰队”。越南方面对形势的判断是,西沙集群的存在对北部湾海域活动的越南人民海军舰艇造成很大压力,严重制约了他们抽调兵力南下对抗马来西亚的能力;中央集群压制了金兰湾半岛、古劳守的越南人民海军部队活动;在永暑礁的外国分舰队意图是要先占住永暑礁,然后瞅准时机南下扩张。

1988年1月23日,也就是中国海军在永暑礁开始行使在南沙群岛正当权利的第二天,甲文纲少将亲自来到海军第4军区司令部,命令抢夺无乜礁。第4军区不敢怠慢,613号运输舰搭载着2个排的海军工兵部队和建筑物料,从金兰湾起航。经过2天航行抵达无乜礁,把部队和建筑物料送上了岛。然后海军工兵苦干十多天,至1988年2月初,登岛的海军工兵指战员们完成了高脚楼建设,初步具备了在无乜礁的守备能力。

中越海战功臣杨志亮28年后重登赤瓜礁

资料图:我国在南沙赤瓜礁进行大规模填海

目标永暑礁

无乜礁的成功抢夺,让越南人胃口大开。甲文纲开始幻想武力夺回永暑礁。1988年1月27日,611号运输舰和712号运输舰组成新的编队,由越南人民海军第146旅旅长松潘中校担任编队长,海军第4军区副参谋长阮世民少校任副编队长,2艘运输舰搭载着海军第83工兵团1个连和第146旅2个岛礁守备规划组,气势汹汹冲向永暑礁。

途中,阮世民接到了抢夺大礁任务,只得转移到171旅的07号运输舰上。松潘中校继续率领611号和712号运输舰扑向永暑礁。1月31日清晨,在离永暑礁不到5海里时,611号和712号运输舰被外国海军(指中国海军)4艘作战舰艇(2艘导弹护卫舰和2艘火炮护卫舰)拦了下来,双方相距约300米。中国舰艇占位卡点得当,611号和712号始终没法靠近永暑礁。松潘只得在没有完成甲文纲交付任务的情况下,带领编队撤到了中礁。 第一次和外国海军争夺岛屿的行动失败,让甲文纲中将火冒三丈。他决心亲自出马。

来源:《现代舰船》杂志

(责任编辑:周健 CM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