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4)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4)
2019-11-09 09:47:40 瞭望智库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彭德怀特别叮嘱,“各兵团撤退时留一个师至一个军的兵力”监视和阻击美军,从撤退的位置起,采取“节节阻击”的方式,消耗敌人,为主力部队的转移争取时间。

然而,美军的机械化部队比想象中来得更快。

5月23日,美一军就突入中朝军队西部防线,给正在转移的志愿军主力部队带来了致命危险。

就在这天志愿军第19兵团的前线急电中,几份电报内容均让彭德怀惊出了一身冷汗。电报称,在阻击线上,不少部队“整营、整连与阵地共存亡,有的阵地最后人、枪、阵地均失”,整个建制被打垮,形势对志愿军来说非常不利。

截至25日,我军在西线的加平和东线的麟蹄两个方向上都被敌分割,形成了缺口,一时陷于被动,只得且战且走。

由于部队在转移途中通信联络不畅,且敌军空中、地面炮火封锁严密,预备施行掩护任务的部队多遭到北犯的敌军纠缠,难以迅速到达指定的阻击位置,防御开始线未及形成,即被敌突入。

在这样艰巨的条件下,西线的第65军、中线的第12军、东线的第27军等多个防御部队兼程赶进,殊死搏斗,数度与敌人争夺阵地,为主力部队转移和伤员后送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志愿军大部队得以在文登里(“铁三角”以东的一个村庄)会师成功。

对此,李奇微不得不懊恼地承认:

“同往常一样,敌人在如下一类地区的抵抗是很顽强的。那就是地形对他们有利的地区,道路狭窄或者无路可行的地区,以及我们的补给品不得不依靠肩扛手提运进山岭的地区。结果,敌人再次以空间换取了时间,并且在其大批部队和补给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得以安然逃脱。”

此时,彭德怀总司令悬着的心还远未放下——尽管大部得以转移,铁原遭受的威胁一刻也未减轻。

5月26日,联合国军距离志愿军的后勤基地铁原只有仅仅20公里。第二天,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在前线激动地发表声明:

“我们的追击战术有用,已经突破了大量的志愿军阵地,我的军队已经懂得了什么是追击的精神,就是不停地逼近,下一步的主攻方向是铁原-金化一带。”

情急之下,中朝司令部布下了几道阻击防线:

停止部分军和军团的休整计划,迅速将志愿军第63、第64、第15、第26、第20军和人民军第5、第2、第3军团,共5个军和3个军团,于临津江、汉滩川以北的芝浦里、华川、杨口、杆城地区展开防御,坚决阻击敌军进攻。

涟川、文岩里、朔宁等防线直接屏护着铁原地区,决定着志愿军大后方的生死存亡,成了整场阻击战役的重中之重。

6死守铁原!第63军临危受命

紧要关头,彭德怀迅速提笔拟报。

这份电报直接发到了距离“涟川-铁原”一线最近的志愿军第63军军部军长傅崇碧手中。

司令部给63军下达的命令是:死守铁原至少15天。

“敌人追击性进攻的很快,你们在文岩里、朔宁、铁原之间地区,应取坚守积极防御。”

“一定要不惜代价坚守阵地,无上级命令不准撤退。”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

第二批入朝的63军,经过一个多月的连续作战,全军人数已经由3.6万人减至2.4人,弹药已消耗殆尽。此时,他们刚刚艰难地撤退到预定的阻击地点,还没来得及进行补给和修整。

而且,志愿军的装备本就十分简陋。据63军188师侦察科长王尚武回忆:

“当时的志愿军入朝带的都是山炮,战士手里拿的最重的武器是反坦克雷,而美军最小的炮都是榴炮,敌人坦克上来,拿手雷打,靠的就是勇敢啊!”

他们的对手是美骑一师、美第三师等美国陆军的精锐部队。

从装备来看,美军步兵的主要武器是伽兰德M1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勃朗宁M1918A2式自动步枪,此外还有汤姆森冲锋枪、M3M3A1冲锋枪,勃朗宁重机枪与火箭发射器,等等。

这些配置可靠的轻武器,使得士兵即使在尘土飞扬、倾盆大雨或暴风雪等恶劣天气中,也能可靠地射击。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

美军还配备各种火炮1300多门、坦克180余辆,并有空军支援,人数是63军的近两倍,从团到排一级都拥有完备的电台设备,可以随时获得空军火力支持。

就战术而言,李奇微在工程兵陆军制图局制作的高质量地域地形图上仔细了解战场的每一条山道、每一条河流及每一座山头,力图改变之前采用的追击战术和过度依赖公路的习惯,集中步兵、炮兵和空军火力,以消弭志愿军善于利用地形地势进行攻击的优势。

【注:志愿军擅长利用地形以巧取胜,避免与敌人正面交锋,并且,充分利用对手的防御间隙和侧翼,实施各种穿插迂回,使对手腹背受敌,以减轻主攻部队的压力。】

而联军多过度依赖公路,不重视夺占沿途高地,不熟悉也不利用地形,不愿意深入山地、丛林到敌人的驻地作战,且不愿放弃某些物质享受,更不愿在没有无线电和电话联络的条件下实施运动。大部分装甲车辆也无法适应朝鲜多山少路的地势特点。

此外,铁原南部平坦开阔的地势,给美军高度机械化部署所提供了便利,成为志愿军撤退时需要面对的最大难题。

要知道,从铁原城往南部行驶,到达铁原阻击战打响的位置,不过40公里,步行速度跟机械化部队的行进速度没法比!

傅崇碧和63军面临的是一场注定要付出重大牺牲的生死狙击战,甚至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63军尚未布置完,敌人先头坦克和汽车部队已到涟川附近。”

5月28日,联军投入了6个师、1个旅和1个团的兵力,开入了铁原-涟川一线的公路,直通志愿军要害,一个小时内向63军第189师阻击阵地上倾泻的炮弹竟然达到了4500吨,一个晚上用完了44000发炮弹。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

范弗里特因为这场反扑而一夜成名。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