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平型关十二时辰 远超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从何而来?

平型关十二时辰 远超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从何而来?
2019-10-27 08:37:20 瞭望智库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82年前,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首战平型关,取得全面抗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大捷。

然而,近年来,有些人看了一些日本的资料,就对平型关大捷提出了各种质疑。

他们认为,八路军只是打了日军的辎重部队,平型关之战根本算不上“大捷”,顶多也就是乘日军没有防备打了个小胜仗,对中日战局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历史事实真的如此吗?

肯定不是。

平型关之战,有着远远超越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

此话要从洛川会议说起。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之后,出征山西抗日前线。这时,中共在陕北洛川召开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上,毛泽东明确提出,八路军的作战方针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

这意味着,八路军要从第一次反围剿之后成功的“运动战”打法,回到井冈山时期的游击战打法。要知道,即便中央红军经过长征到达陕北仅剩8000余人,加上陕北红军也只有1万多人的情况下,还是在山城堡、直罗镇集中主力兵团打运动战且取得了重大胜利。

从理论上看,八路军相对于日军,在装备和训练等方面劣势明显,如果国民党友军配合,就有可能每战集中数万甚至上十万兵力,用运动战对付日军数千人。逻辑上,这没有错。

但国民党部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频频指挥失误,习惯一线硬顶和一贯不敢于集中兵力围歼鬼子。如果能像八路军一样战术灵活,敢于大胆穿插迂回,晋绥军和八路军配合是不是可以对孤立突出之敌打歼灭战?就算一战不能打一个日本师团,能不能打他一个旅团,或者一个联队?假如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可以在山西打出一个局面,遏止日军的进攻。在当时的情况下,这肯定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包括林彪在内的部分八路军高级指挥员想试一试这种可能性。

但就在平型关大捷之后,他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1平型关国共夹击日军?作战计划很完美

平型关战斗前,战场情势如何?

南口失陷,大同会战流产之后,日军分两路进攻山西腹地。北线关东军蒙察支队进攻雁门关,东线第5师团21旅团进攻平型关。

这时,阎锡山决定,将日军放进平型关,而后从五台山、恒山南北发动钳击,同时截断平型关险隘,将敌21旅团主力围歼于滹沱河上游的盆地里。以6-8个军计10万之众,诱敌深入,合击日军一个旅团数千人,胜算相当大,应属上策。

但是,这个伏击计划很快就变了模样。

9月21日,国军在平型关由北向南一线展开的部署是:李仙洲第21师、高桂滋第84师(位于团城口)、孟宪吉旅(平型关正面)、由灵丘退回的第73师。当天,日军第21旅团即向平型关正面展开强攻。

第六集团军总司令杨爱源、副总司令孙楚在平型关直后方的大营镇设立了指挥部。孙楚认为,从蔚县经灵丘攻平型关的日军兵力不多,只能是一支较有力的游动奇兵。日军肯定会有强大的主力进攻雁门关,雁门关才是主决战方面,平型关只能是支战场。如果把平型关外之敌放进关里来,就正合敌人分进合击的企图。孙楚估计,在他指挥下,布置于平型关、团城口间的国军有三个师、两个独立旅,共16、7个团的兵力,守住险要,御敌侵入,很有把握;如果八路军115师抄到敌后,晋绥军正面全线出击,两军配合下完全有可能在平型关歼灭这股日军。此时,正好115师派出的联络参谋袁晓轩到大营,通报115师正向平型关外东河南地区运动。

孙楚于是更加坚定信心,动员杨爱源总司令向阎锡山陈说。这一说,阎锡山动了心,于是批准了孙楚在平型关附近歼敌的建议,并将郭宗汾预备第二军调给孙楚指挥,作为平型关出击作战的主力。

9月23日,阎锡山电令郭宗汾:

“即时集结,于晚间速向大营东北地区前进,归孙副总司令指挥。”

同时,阎锡山致电朱德:

“我决歼灭平型关之敌,增加八团兵力明拂晓可到,希电林师夹击敌之侧背。”

这个在平型关前晋绥军与八路军配合夹击日军的方案,应该算是中策。

24日,林彪收到了晋军的出击作战计划。晋军出击兵力共八个团,约15000人;日军21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率三个步兵大队、一个炮兵大队,还有其他两个中队,经灵丘进攻平型关,步兵约3000人。在晋军的突然攻击下,预期日军可能出现两种战况:

第一种可能,郭军出其不意向疲惫之敌发起攻击,日军抵挡不住,向灵丘方向撤退;

第二种可能,日军就地坚守,等待增援。

24日,林彪率连以上干部查看了平型关附近地形后发现,平型关下有一条“八里长沟”——就是由老爷庙至蔡家峪之间的乔沟,这是日军从平型关后撤的必经之路。于是,林彪决心将第115师主力沿这条长沟部署,对后撤之敌予以伏击,歼敌于运动中。

平型关十二时辰 远超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从何而来?

这显然是一个高招。如果115师直接攻击平型关的日军,必然把两种可能打成只剩一种:在被前后夹击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日军必然选择坚守待援,就会变成一场攻坚啃骨头的硬仗。

为保证平型关作战顺利进行,23日林彪就把杨成武的独立团和骑兵营放出去了。他给杨的任务是,切断敌人从涞源至灵邱和从广灵至灵邱的公路运输线,阻击涞源、广灵两个方向的日军援兵。其中独立团团部率1营配置在腰站,监视并阻击涞源方向的敌援兵;2营配置在三山,监视并阻击蔚县经广灵至灵丘方向的敌援军;3营位于后侧白羊堡作为预备队。林彪给杨成武的任务,实际上是将平型关之敌完全孤立起来。林对杨下达任务时,口气非常坚决:“不能让一个鬼子漏过来!”

这样的话,就算三浦固守待援,当援军被独立团阻击在半路上,不能接近战场时,必定动摇其固守决心,很可能放弃阵地后撤,那就被我115师按在“八里长沟”中打。

到9月24日,按此方案实施作战的基本态势已然形成。

平型关十二时辰 远超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从何而来?

首先,平型关守军顶住日军的猛烈进攻,守住了阵地。

9月22日,日军向平型关正面孟宪吉旅发起进攻,被击退。23日,日军转攻高桂滋第84师团城口阵地。第502团坚守团城口,营长李荣光牺牲,阵地险被敌攻破时,团长艾捷三亲率一个连驰援,腹部中弹。接着,日军又向团城口右翼的1886.4高地发动进攻,防守高地的孟宪吉旅2个连全部牺牲,日军占领了高地。左翼第84师、右翼孟旅即组织部队反攻,又从日军手里夺回高地。战至23日晚,日军未取得进展。9月24日,日军集中飞机、大炮、坦克,重点向团城口地区进攻,战斗更为激烈。第84师守军与日军展开肉搏,阵地反复争夺。到24日晚,第84师经3天浴血奋战,伤亡2700余人,但仍然守住了阵地,为郭宗汾第二预备军从其阵地后方出击达成了基本条件。

其次,郭军于24日按时到达了指定位置,部队经过休整,做好了出击准备。八路军115师则隐蔽到达出击地域,完成了侦察地形、战斗部署等一系列准备工作。

24日下午,孙楚最后决定,于25日凌晨4时发起进攻。

24日夜12时,林彪命令115师部队出发,占领预定阵地。八路军在平型关值得铭记的二十四小时由此开启。

如此,1937年9月25日凌晨平型关战场的形势,就像三国演义里的赤壁大战。如果说从平型关出击的晋绥军是周瑜正面进攻曹操的主力,那么埋伏在八里长沟的八路军115师的685团、686团、687团就是华容道上的张飞、赵云、关云长,单等从平型关后退的日军通过乔沟时一路掩杀下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然而,就在9月24日晚上,情况发生了一系列重大变化。

2实战乱成一锅粥!林彪:晋绥军哪去了?

造成这一系列重大变化的最主要原因在于,进攻平型关的日军不是一路,而是两路。

除去平型关正面进攻的第21旅团以外,日军其实还派出了一支奇兵从侧翼偷袭平型关。

平型关北路,由日军21联队粟饭联队长率领其第1、2大队,于21日从从浑源南下,22日进至中庄铺地区,与高桂滋军警戒部队接触。这股日军偷偷绕过高部,继续向南穿插。23日,进至西河口及其以南地区,准备偷袭团城口。

此时,国军只知正面进攻的第21旅团主力,根本不知道敌人还有粟饭这支奇兵。

24日,坚守团城口的高桂滋第84师已经打得精疲力尽了。

23日上午,该师第251旅就已伤亡严重,高桂滋即令李少棠的第250旅增援。下午五时,三浦支队主力全部投入,第84师压力剧增,高桂滋即向第六集团军杨、孙请求增援。杨、孙回复说,援军明(24日)上午10点才能到达。到24日上午,第84师在援军即将到达消息的支撑下,与日军继续肉搏拼杀。但是,到了10点仍未见援军。高桂滋不得已,于12时亲到前线指挥所督战。这时,前线团营长不断求援,两个旅长流着眼泪向高桂滋诉说部队伤亡情况:连长都已伤亡殆尽,团长伤一人,营长亡两名。下午三时,郭宗汾第二预备军前卫428团到达了。高桂滋马上命令第428团团长王荣爵,要他率部接替第84师防务。但王却回答:“我团是奉命出击,没有增援你师的任务。”这时候,第84师便衣队长进来报告:发现日军沿长城内线山头向南移动。

这支日军,就是从西河口南下的粟饭支队。

可是,这时高桂滋已无力他顾,这个情报没有引起指挥所里任何人的注意。

高桂滋要不来援兵,旅长高建白直接跑到迷口村找预备第二军202旅旅长陈光斗,要他派部队增援。陈同样以本部任务是出击为由加以拒绝。24日夜,第84师官兵冒雨在水深齐腰的战壕据守,各方面均已达到极限状态。25日凌晨,第84师遭到了日军突袭。

突袭的日军,就是粟饭支队。

24日夜间,突降大雨,雨停之后,凌晨时分,三浦支队从正面强攻,粟饭支队从侧翼偷袭,向西跑池、1886.4高地发起突击。

1886.4高地失守,第84师第502团代理团长杜文卿率突击队反击,不幸中弹牺牲。第84师终于守不住了,全线撤退。25日凌晨2时左右,日军占领了团城口,平型关防线被撕开了一个缺口。

更严重的是,第84师后撤并没有报告,第六集团军、郭宗汾预备第二军和八路军115师都被蒙在鼓里。

日军占领团城口一线后,第21旅团三浦旅团长立即给第5师团长板垣征四郎发电报告。此前,9月19日晋西北下雪,23、24日降雨,气温骤降,三浦给师团发电,要求前送各种补给和大衣等御寒衣物。25日凌晨4时,板垣回电,祝贺其突破长城要隘,并为其增派1个步兵大队投入前线,要求三浦支队立即攻占平型关后的大营镇。

三浦于是命令24日傍晚到达平型关的第6兵站汽车队第90、91中队于25日返回蔚县接运援兵前来前线,顺便为支队后送伤员。准备于25日天亮后从平型关经灵丘返回蔚县的第6兵站汽车队共有汽车76辆,人员253名,汽车队还载运了部分日军伤员。

对于三浦“天气变冷,急需补给”的电报,第5师团部命令师团情报参谋桥本顺正中佐率领步兵第11、21、42联队的大小行李队(日军后勤部队),运送军大衣、粮食、弹药等物资,于25日晨由灵丘西行平型关。这支部队共计官兵301名、骑兵乘马16匹、装运物资的大车149辆,另外有桥本中佐乘坐的木炭车1辆。

9月25日拂晓。

晋军郭宗汾第二预备军分成两个纵队,经涧头、迷回向团城口、东跑池静谧运动,准备按计划向阵前日军出击。

八路军115师685、686、687团进入伏击阵地,沿老爷庙至辛庄的8里长沟展开,准备给日军来一个“抗战版华容道”。

桥本中佐率领日军辎重队,出灵丘县城,向平型关开来。

日军第六兵站汽车队开始装载伤员,准备从平型关经灵丘返回蔚县。

仗打到这,已经溢出了各方指挥官的预料,原定计划将全部被打乱。一场混战一触即发。

25日拂晓前,郭军乘夜秘密行动。当主力纵队通过迷回村时,突然受到来自团城口方面原高桂滋第84师阵地上机、炮火力的猛烈射击,引起一阵混乱。郭军以为是与高部联络欠当,发生了误会。但他们没有想到,高部此前已自行撤走,团城口、鹞子涧和东、西泡池一带阵地,均被日军占领。郭军遭此意外袭击,首尾不能兼顾,郭宗汾只得仓促命令手下各部转入防御,在平型关长城内线堵塞被日军撕开的缺口……

7点了,林彪、聂荣臻望着平型关方向,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晋绥军还不发起攻击?这时,位于沟底蔡家峪方向的687团报告,灵丘方向发现日军马车、骑兵大队,正向伏击地域开来。

25日7点多,115师平型关战斗的第一枪打响了!

然而,这第一枪却不是在预先设定在平型关前的伏击圈里打响的。

3和说好的不一样?照打!

打响这第一枪的,是远在灵丘以东的独立团1营。

24日晚,该营进入腰站。从腰站沿公路东去翻过驿马岭,就是河北地境。日军要从涞源向平型关进发增援,驿马岭上的隘口是必经之地。

25日拂晓,雨后大雾弥漫,几米外就看不见人。1营刚要出发,就接到侦察报告,涞源日军1个联队,正向灵丘方向移动,其先头部队已占领驿马岭隘口,一部向腰站方向搜索前进。杨成武和1营的干部心里不免一沉:原来只知道蔚县、广灵方向有敌一个联队(第42联队),没想到涞源方向又来了1个联队。我们独立团要同时对付日军2个联队,敌人兵力是我军的数倍!鬼子还抢先占领了驿马岭隘口的有利地形!

涞源之敌是哪一部分,真的有1个联队之多吗?要知道,正面攻击平型关的日军总共也才一个旅团,就已经攻得国军几个师伤亡惨重,难以招架了。115师独立团满打满算1700余人,何况当时只有1营在腰站,能挡得住一个3000人以上的日军联队吗?

是不是侦察员没搞清楚?

侦察员确实是搞错了,涞源之敌不是1个联队。

是1个旅团!

驻涞源的日军是第5师团第9旅团,也就是由第41联队全部和第11联队第2、3步兵大队,共5个步兵大队配属炮兵、工兵等特种兵一部组成的国崎支队,全部兵力应在6000人以上。

杨成武怎么在这儿遇上了日军一个旅团?

说来话长。

实际上,日军华北方面军当初给第5师团的主要任务,并不是向西攻占山西腹地,而是向河北蔚县、涞源行动,对平汉线国军主力实施包抄截断,并掩护进攻平汉线的日军第1军的侧翼安全。

这等于要板垣做“偏师”,当然不合板垣的胃口。于是,板垣在执行过程中就不断地“走样”。

9月18日,日方面军司令部命令处于平汉线主攻方面右翼的第5师团主力迅速经涞源进入保定方面作战。而板垣命令第9旅团占领涞源,自己则亲率第42联队主力留在蔚县,指挥第21旅团分两路进攻平型关。至此之后,第9旅团国崎支队就脱离了第5师团作战序列,板垣也不再是第1军侧翼的“偏师”,而是扮演了攻取山西的主力角色。

就这样,9月25日,独立团在腰站碰上了涞源日军第9旅团主力。

大敌当前,杨成武没有任何犹豫:坚决阻击,就是跟鬼子拼命,也不能让他们冲过去!

1营长曾保堂立即下令:1连在公路两侧展开,伏击从山上下来的日军,得手后跟踪追击,相机攻占驿马岭隘口;2连从右翼袭取隘口;3连迂回攻占南面比隘口更高的山峰!

7时许,几十名鬼子沿公路从山上下来,接近了1连的阵地。100米、50米、30米……曾保堂举起驳壳枪——“啪!”

这就是115师平型关战斗的第一枪。

瞬时,机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一片。眼见几十个鬼子栽倒下去,但是大群敌人并不后撤,而是呼啦一下散开,藏到隐蔽物后面射击。

这时,阵地忽然站起一个满身是泥的人,挥动驳壳枪,领头向日军冲去。杨成武一看,原来是1连长张德仁。他大步如飞,领着战士们喊着“杀——”,冲进敌群,与敌人展开了肉博。

八班副班长叶富轩带领他的战斗小组紧跟在连长身后冲进敌阵,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叶富轩看见张德仁插起驳壳枪,从地上捡起一支三八大盖儿,冲着一个日本兵猛刺过去,这个日本兵一愣神,被串了个透心凉。叶富轩跑过去,摘下他的子弹盒挂在身上,一转身,看见一个日本兵向他扑了过来,这小子傲蛮地横过枪退出子弹,还给叶富轩看他的弹仓——空的,大概是之前用这种气势吓退了许多国民党士兵。可叶富轩不吃这一套,不等鬼子顺过枪来,叶富轩一声“去你妈的”,一个突刺连着扣动扳机,刺刀还没到,子弹先到,正打在鬼子的左胸上,一枪毙命。

日军在中国从未见过这么勇猛善战的军队,被冲乱了队形,纷纷后退。张德仁带着1连紧追逃敌冲上隘口。冲到半山腰时,隘口两翼突然喷出七八条机枪火舌,张德仁身子晃了晃,便和前面的两个日本兵一同摔倒了。他身后的战士也纷纷中弹,顺着山坡滚了下来。

平型关十二时辰 远超一场普通战役的意义从何而来?

这时候,平型关前115师的伏击战打响了!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