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一江山岛战役为何对解放军如此重要?

一江山岛战役为何对解放军如此重要?
2019-04-23 11:04:29 澎湃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今日的“一江山岛营”,可谓解放军军改最新成果的代表,旧式摩托化步兵快速向多兵种协同作战方向改进,站在了陆军调整转型的前沿。

事实上,也正是这支英雄部队,在64年前作为浙东沿海“一江山岛”登陆作战主力,打赢了我军历史上第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揭开了我军现代化战争的崭新一页。

时隔半个多世纪,两次成为解放军现代化变革的先锋,这是一种传承。

如今,解放军仍在从一江山岛战役中总结经验和教训,不断革新。

那么,围绕当年那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江山岛战役,解放军是如何完成对自身的突破的?

文|王正兴戴琦晖

编辑|黄俊峰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首发于2018年6月17日,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小试牛刀宰只鸡

1954年对新中国而言是相当振奋人心的一年,而对蒋介石而言则是相当糟心的一年。

5月,解放军取得东矶列岛战役的胜利,解放了东矶列岛;

7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一定要解放台湾》;

8月1日,朱德在建军节讲话中也强调“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

11月14日,人民海军鱼雷艇部队在东矶列岛以东海面击沉了国民党海军主力军舰“太平”号;

12月2日,美国和台湾当局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条约只将台湾和澎湖附近列入美国协助防御的范围,没有提及台湾当局占据的大陆沿海岛屿。

此时,台湾当局的“中华民国浙江省”实际只剩下大陈岛、一江山岛、披山岛、南麂岛、渔山岛等岛屿,核心区域是大陈岛。

早在抗美援朝期间,华东军区就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开始拟定解放东南沿海岛屿的作战方案。朝鲜战争结束后该计划被正式提上议程。

1954年8月2日,彭德怀在总参谋部主持召开解放浙闽沿海岛屿作战会议,听取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关于解放大陈岛战役方案的专题汇报。

听了张爱萍的汇报后,总参谋长粟裕说:“这是我军陆海空三军首次联合渡海作战,组织工作比较复杂,还要估计到美国可能插手,要作艰苦的打算。”

彭德怀基本同意华东军区的这个作战设想,但强调一定要作好充分准备,慎重初战,攻则必胜。他用一番话点明了这场战役的目的:

“人们常说‘杀鸡焉用牛刀’,这次我们就要用宰牛的刀子去杀鸡。为什么这样做?一是要小试一下牛刀,我海、空军刚建立,要通过这场战役检阅一下三军配合立体作战的能力;二是杀鸡给猴看,以打击美帝的协防阴谋。

8月27日,浙东前线指挥部成立,张爱萍任司令员兼政委,林维先(浙江军区代司令员)、聂凤智(华东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彭德清(华东军区海军副司令员)、马冠三(华东军区海军参谋长)为副司令员。指挥部就设在宁波天主教堂的大院里,下设海军前线指挥所、空军浙东指挥所和登陆指挥所。指挥部汇聚三军首脑,开始为人民解放军第一次三军协同作战运筹帷幄。

建立指挥部之后,摆在张爱萍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他手上的这把“牛刀”应该先“杀”哪只“鸡”。

在陆海空三军指挥员会议上,尽管多数人主张直取国民党守军的核心大陈岛,或者进攻敌人守备力量薄弱的披山岛,张爱萍还是力排众议,选择一江山岛这个更小、更近、地理位置更重要的目标。

为什么如此选择?

一江山岛坐落在大陈岛和台州之间,西北距台州三十余公里,东南距大陈岛约16公里,是大陈岛的门户。打开了门户,才能顺利地进一步向大陈岛进攻。作为战役突破口,拿下一江山岛后还可能“不战而夺取”其他岛屿

注:后来的战事发展也证明了这一判断。解放军攻占一江山岛后不久,大势已去的国民党军被迫撤离大陈岛,一江山岛战后一个月,浙东沿海岛屿全部解放。

一江山岛位置十分重要

一江山岛分为南北两岛,中间隔着一道110到250米宽的海峡,故名“一江山”。北一江面积约1.1平方公里。南一江面积约0.65平方公里。岛四周大都为高10-40米、坡度40-70度的海岸陡壁,且都是坚硬而光滑的岩石。近岸水深约7-8米。整个一江山岛海岸,可供登陆的地段长度还不足1000米。除天然屏障外,国民党守军还大修工事,构筑了154座碉堡和2道堑壕,广设铁丝网、绊网和地雷,守军总数为1039人。能够支援一江山岛的国民党军包括大陈岛的6艘军舰和来自台湾的F-47螺旋桨战斗轰炸机。

可见,虽是“杀鸡”,却也困难重重,解放军的“牛刀”将如何挥下?

2运筹帷幄,三军蓄势待发

针对这个易守难攻的小岛,解放军指挥官们在制定策略上花了大心思。

考虑到一江山岛地形狭小,张爱萍决定动用四个步兵营3600人。为了保证第一波登陆部队能在登陆场站稳脚跟,他将三个营编入第一梯队,第二梯队只留一个营。

“牛刀”不在人多,而在火力强。

解放军此战动用的空中力量有空军轰炸航空兵第20师60团,强击航空兵第11师的3个大队,歼击航空兵第3、第12和第29师各一部,独立第1、第2团以及海军航空兵7个飞行大队,共184架飞机。

动用的海上力量有护卫舰4艘、炮舰2艘、鱼雷艇12艘、炮艇24艘、火箭炮船6艘、各种登陆舰艇和运输船138艘。

动用的火炮不仅来自陆军,还有海军的海岸炮,共计119门;此外还有高射炮60门。值得一提的是解放军“特制”的火箭炮船。这是一种改装的渔船,将从苏联进口的喀秋莎火箭炮安装在渔船的前甲板上,可谓军民融合的典范。

整装待发的轰炸机群

整装待发的轰炸机群

海岸上的榴弹炮阵地

海岸上的榴弹炮阵地

火箭炮改装渔船

火箭炮改装渔船

彼时,解放军还从未有过陆海空协同作战的经验,三军的强大火力如何协调、合理运用,必须详尽规划。

经过参谋人员的精心计算,一份精密的《协同动作计划表》出炉。这份计划表就像剧本一样,整个战役如何进行,各个部队怎么行动都写在里面。其主要内容如下:

*登陆地面部队拟于1955年1月18日对一江山岛发起攻击,预计于12时35分至13时22分先后航渡,于14时10分展开战斗队形,14时30分至14时35分实施登陆突破。

*支援登陆的炮兵从12时20分至14时27分进行火力准备;海军舰炮于13时30分实施火力准备;火箭炮兵13时10分和14时10分进行2次火力急袭;伴随炮兵和海军火力支援队直接支援登陆部队登陆突破和纵深战斗。

*以歼击航空兵12个大队和1个夜航中队,遂行空中巡逻掩护任务,控制战区制空权,昼夜掩护登陆部队和舰艇的集结、航渡和防御,间接掩护轰炸机和强击机的战斗行动;以歼击航空兵2个大队为轰炸机和强击机直接护航。

*以轰炸航空兵3个大队和强击航空兵2个大队,于8时开始对一江山岛实施第一次航空火力准备;同时,以轰炸航空兵1个大队和强击航空兵1个大队,对大陈岛大岙里敌指挥所和榴弹炮阵地实施纵深空中突击;以轰炸航空兵4个大队和强击航空兵3个大队,于登陆前1个小时开始对一江山岛实施第二次航空火力准备。

*歼击、轰炸和强击航空兵都留出部分兵力作为预备队,做好战斗出动准备,待命打击可能来袭的国民党军飞机和舰艇,保障后方基地和前方部队的安全。

*计划还规定,轰炸机部队和强击机部队共同对敌地面和海上目标进行攻击时,需做到一方刚退出,另一方马上进入,保持航空火力的连续。当强击机飞临目标上空时,为避免误伤我机,炮兵立即停止射击,或将火力转移到目标侧翼,当强击机离开目标上空时,炮兵则恢复射击,不给敌人以喘息机会。

3“信息战”先声夺人

解放军计划的登陆作战是在1955年1月18日,但其实这场战役早已打响。

从1954年8月到1955年1月18日登陆开始前,解放军通过一系列的“信息战”,先声夺人,抢占了战场的控制权和主动权,为正式登陆战铺平了道路。

虽然当年既没有复杂的电磁环境,也没有电子对抗条件,但解放军却将信息战的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

信息战,首先是获取信息。

战前解放军多次组织侦查。从1954年8月到12月,空军先后组织对一江山、大陈、披山、渔山等岛进行8次航空照相,还进行了不间断的目视侦察,基本查明了一江山岛地面上的情况。张爱萍还派人夜间乘船登上一江山岛附近的茶花岛,查明了地形和潮汐规律。

注:当然,解放军的侦察行动还有所纰漏。因为没有使用倾斜照相,导致没有查明预定登陆场坡度较大这一状况;为了避免暴露行动,在登陆前一个月没有进行照相或目视侦察,导致没有发现敌人新增加的火炮和工事。

其次是阻止敌人获取信息。

东矶列岛战役之后,国民党空军只敢在复杂气象和夜间才出动小编队甚至单架飞机对解放军进行侦查、袭扰。临近登陆作战期间,为了让敌人摸不到我军作战意图,解放军空军在台州以南三十多公里的松门镇设立对空引导站,引导战机拦截国民党飞机。

1月17日,张爱萍组织了一次对披山岛的佯攻,吸引国民党军的注意力,影响其对我军真实意图的判断。

空军还组织夜航中队在登陆部队集结海域以南巡逻,于1月18日凌晨4时11分击退国民党空军PB4Y夜间侦察机一架,此时距离我军登陆舰艇出发只有不到8个小时。

最后是切断敌人的信息传输渠道。

1月18日上午8时许,空20师的图-2轰炸机和空11师的伊尔-10攻击机对一江山岛展开登陆前的第一轮轰炸,除了炸毁火炮阵地和部分碉堡之外,这轮轰炸还着重炸毁了一江山岛上所有无线电对空联络电台,并切断了岛上绝大多数有线通信联络。与此同时,海航1师的图-2和空11师的伊尔-10还突击了大陈岛上的指挥所、气象站、导航台和远程炮兵阵地,不仅使大陈岛上的国民党军指挥系统陷入混乱,还切断了大陈与台湾的通信联络。

如此,即使国民党空军从台湾起飞战机,也少有飞行员能在没有天气预报和导航的情况下飞过茫茫大海找到大陈岛。因此直到当天下午5时,才有零星8架国民党空军F-47战机陆续赶来增援。要知道,据战前估计,国民党空军在一江山岛上空每日最多可出动飞机100架次以上,可一旦信息流被切断,他们就是有力使不出。

成功的“信息战”让解放军在战场上占尽了先机。

解放军的图-2轰炸机群

解放军的图-2轰炸机群

解放军的伊尔-10强击机群

解放军的伊尔-10强击机群

三军立体夺取制海权

用“信息战”把敌人打成聋子、瞎子的同时,解放军还展开了对制海权的争夺。

制海权对两栖登陆战来说,至关重要。

国民党海军在大陈附近具有相当的实力,不仅有驱逐舰、炮舰,还有多艘坦克登陆舰。假如登陆当天驻大陈的国民党军出动军舰拦截解放军登陆舰艇,或者使用登陆舰载运陆军增援一江山岛,那么战局就会陷入复杂。张爱萍对此早有预见,他决定从陆地、海上和空中立体夺取制海权。

1954年7月,解放军海岸炮兵就秘密把4门苏制130毫米海岸炮部署在东矶列岛的头门山岛上,阵地距离一江山岛仅9公里,“以岸制海”,完全控制了附近海域。11月3日,国民党海军的“永春”号炮舰在头门山和一江山之间巡逻,被这几门岸炮击伤。4日,国民党海军出动“永定”号和“永嘉”号炮舰对头门山进行火力侦察;5日,“永定”号逼近到距离头门山1500米处侦查时,岸炮突然开火,击伤“永定”号的主桅杆和舰桥。

从此国民党海军舰艇再也不敢白天进入一江山岛附近,只能在夜间运输物资。

从岸炮到现在的反舰导弹,解放军“以岸制海”的思路延续至今

与此同时,解放军在头门山附近的田岙岛上秘密架设了一座美制对海监视雷达,使这片战场“单向透明”——我军“看得见”敌人,敌军“看不见”我方。11月14日,在雷达的引导下,人民海军出动4艘鱼雷艇,利用鱼雷艇目标小,不容易被发现的特点,成功突袭并击沉国民党海军“太平”号护航驱逐舰。在“单向透明”的战场上,以小搏大不再是冒险,而是明眼人打瞎子。

人民海军的鱼雷艇编队

人民海军的鱼雷艇编队

正在下沉的“太平”号

正在下沉的“太平”号

解放军空军在争夺制海权中也功不可没。

从1954年12月21日至次年1月10日,解放军航空兵5次轰炸大陈岛。特别是1月10日,海上正刮大风,平时白天出海、晚上回港的国民党军舰只能停泊在港内。解放军航空兵趁此机会猛烈轰炸,当天炸沉“中权”号坦克登陆舰,并炸伤1艘护航驱逐舰、1艘修理舰和2艘坦克登陆舰。

当晚,解放军海军的鱼雷艇又在大陈岛西南击沉国民党海军的炮舰“洞庭”号。国民党海军的军舰从此不敢再进入大陈岛,被迫让出了制海权。

现代战争中,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虽然国民党海军利用当时解放军航空兵缺乏夜间作战能力这一条件,勉强维持在大陈岛的存在,但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最终还是在解放军陆海空立体打击下遭受重创并彻底失去制海权。

近期“辽宁舰”夜间舰载机起降训练,反映如今的解放军海军航空兵已格外重视夜间作战能力的培养

万事俱备,三军夺岛大获全胜

前期准备一切妥当,1月18日12时15分,138艘登陆舰艇搭载着解放军登陆部队,在护卫舰艇和飞机的掩护下,浩浩荡荡开向一江山岛。

13时,解放军又以轰炸机和强击机各3个大队对一江山岛实施第二轮轰炸。护卫舰和炮舰也逼近到离岸3500米处,直接轰击岛上的阵地和碉堡。

注:此后的战局发生了一个小插曲。13时55分,大陈岛炮兵突然向解放军登陆部队开火,解放军海岸炮兵发起还击,空军也从已经飞向一江山岛的机群中抽调9架轰炸机、8架强击机改为轰炸大陈岛的炮兵阵地。14时12分,大陈岛炮兵停止射击,空军浙东指挥所命令还没有抵达大陈岛的飞机改为轰炸一江山岛。由于信号不好,只有3架轰炸机执行了后一道命令。这也说明现代战争复杂的电磁环境下,保障通信畅通的重要性。

解放一江山岛要图,主攻方向是乐清礁和海门礁

解放一江山岛要图,主攻方向是乐清礁和海门礁

14时至14时10分,登陆部队第一梯队先后抵达各自的登陆点,开始靠岸。岛上的碉堡此时也开始猛烈射击,弹如雨下。在部分海岸陡峭的登陆点,国民党军居高临下向登陆部队投掷大量手榴弹,用反坦克炮向登陆艇射击,给登陆部队造成很大伤亡。

登陆一江山岛,可见海岸之陡峭

登陆一江山岛,可见海岸之陡峭

表现一江山岛登陆战的油画

表现一江山岛登陆战的油画

登陆部队请求火力支援。张爱萍指示:“命令强击机继续对敌人进行冲击。只要油料够,即使没有炸弹、炮弹也应该对敌人阵地再次进行俯冲攻击,从精神上打击敌人。”遵照这一命令,空11师的伊尔-10强击机在一江山岛上空的活动时间延长了17分钟,直到14时35分才返航。此时第一梯队已经上岛,开始向一江山岛的四座高地突击。

主要登陆点之一乐清礁距离守敌指挥部所在地、一江山岛主峰——203高地只有400米,坡度可达40度。另一个主要登陆点海门礁的坡度更高,达到了70度!登陆部队用炸药包和日制、美制火焰喷射器艰难开路,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直指敌指挥部,从乐清礁向203高地的推进格外艰难。这种情况下,人民海军“沈阳”号护卫舰逼近乐清礁,用舰炮直射守敌的碉堡,支援登陆部队。而从海门礁向190高地推进进程较为顺利。攻下190高地后,登陆部队沿北一江的山脊向东进攻,夹击203高地的侧面。

15时5分,作为第二梯队投入战斗的178团3营5连把红旗插上了203高地。15时48分,南一江的180高地也被夺取。17时30分,一江山岛上有组织的抵抗已经消失,地面战斗基本结束。小规模的战斗继续进行着。次日凌晨2时,肃清全部残敌。

据战后统计,一江山岛战役解放军俘虏国民党守军567人,击毙519人,敌守岛司令王生明也被击毙。

把红旗插上一江山岛主峰203高地

把红旗插上一江山岛主峰203高地

一江山岛战役是解放军第一次进行三军协同登陆作战。对解放军来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反映出解放军进行现代化战争的水平已经大为提高。

斗转星移,科技的发展改变了战争的形态,但解放军仍在从一江山岛战役中总结经验和教训,不断革新。

时至今日,当年的英雄部队再次成为解放军军改的先锋,这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传承。

一江山岛解放后,浙东前指为了实现解放大陈等浙东沿海岛屿的既定计划,于1月30日下达准备攻占大陈岛的预令。台湾当局被迫于2月5日决定将国民党军撤离以大陈岛为中心的台州列岛。至2月25日,在美国海、空军掩护下,国民党军全部撤离。至此浙东沿海岛屿全部解放。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