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那年我在军营过春节:1985年春节,他们吃罢饺子,就上了战场

那年我在军营过春节:1985年春节,他们吃罢饺子,就上了战场
2019-02-10 19:07:59 解放军报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那年,我在军营过春节

纵使脱下军装多年,对许多老兵来说,那些在军营里度过的春节,依然是人生中最难忘的。

国不可一日无防,军不可一日无备。对军人而言,这“一日”,也包括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因此,军营里的春节,不止有“年味”,更有“战味”;不止有“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欢欣,还有“年年马上见春风”的豪情。

正所谓:“万家团圆日,将士备战时”。

吃罢饺子,我们向前线开拔

■李应魁

1984年10月,我由空降兵某团政治处主任改任团副政委。春节本可以休假探亲回老家,可是12月上级命令我部组建一个侦察大队,我任侦察大队三中队副团职教导员。侦察大队组建完毕后,部队就拉到野外进行战前练兵,回家过年的计划泡了汤。

1985年的春节,因为上级要求侦察大队的干部和战士春节一律不准休假,我和官兵们只能在训练营地过大年。

我们住在大别山西麓的应山县郝店镇关店村小学里,条件简陋,房顶只有几条薄檩条,檩条上只有一层灰色的薄瓦片。风能从瓦缝中吹进来,雪能从瓦缝中飘进来。

春节前夕,又下了一场大雪。这时室内温度和室外相差无几,晚上睡觉,官兵们常常会被冻醒。我深夜查哨查铺时,看到战士们的棉被上还有一层白白的雪花。官兵们冻得睡不着觉,只好抱团取暖,和衣而睡。我查哨查铺后也久久难以入睡,两只脚冻得像冰疙瘩。好在战士们多数来自农村,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也好在他们那时还年轻,身体好,火力旺,经得起摔打。

进入年根,天更冷了,雪片儿随风飘落下来。雪能让空气清新,也能让人格外精神。官兵们坚持踏着皑皑白雪训练,这成了当时小学附近的一道亮丽风景,不少群众从十里八村赶到小学来看我们训练。群众看,我们练,也调动了官兵们练兵的积极性。我们训练战场自救互救时,士兵们在爆炸声中一个个应声倒下。紧接着,救护队员们扛着担架,冒着“敌人”的“炮火”去抢救“伤员”。当一个个炸断腿的、头部负伤的、双眼失明的、腹部中弹的“伤员”,被白色纱布缠绕着“伤口”抬上担架运下“战场”时,一些旁观的小朋友哈哈大笑,一些中老年人的脸上却挂着泪花……

1234...8全文 8 下一页

热门推荐

6.0%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2019-10-19 评论:0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