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2019-02-01 13:16:56 澎湃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编者按:《我们的父亲高志航》是由高志航的子女共同回忆完成的一部传记性作品。书中全面讲述了高志航传奇而不平凡的一生:他少年时就立志从军报国,中学毕业后投效空军、远赴法国学飞行;学成返国任东北航空处飞鹰队员,后渐受倚重。“九一八事变"爆发,他南下加入中央航空署所属之航空队任队员;在“八一三”“八一四”空战中,率机起飞迎击,首开记录,打下日本飞机;1937年不幸殉国,年仅30岁。同时,书中还讲述了高志航三段不平凡的婚姻,一段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第二段是自由恋爱的跨国婚姻,第三段是在飞行表演中相识、相许的金玉良缘。《我们的父亲高志航》作为记述高志航一生的回忆性资料,对研究高志航、传承爱国主义精神弥足珍贵,具有无可替代的价值。

高志航,著名抗战英雄,抗日战争时期担任中国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四航空大队大队长,被誉为“东北飞鹰,空军战魂”。1937年8月,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谷川清命18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空袭杭州笕桥机场,企图摧毁中国空军力量和机场设备。高志航率领第四空军大队上空迎击,缔造6比0的战果,开创对日抗战空战全胜纪录。多年后的今天,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让我们跟随高志航的后人,一同回首那段沧桑岁月,见证他们的父辈共赴国难时的前仆后继与奋不顾身;让我们一同铭记,这些仁人志士为国家所挥洒的青春与热血。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高志航

1937年,日军悍然发动七七事变。消息传递全国,中国空军方面奉命备战,父亲高志航所在的空军部队业已完成战斗编组,一切准备就绪。

8月5日,上级命令来了。父亲担任大队长的第四大队于8月6日全部飞抵周家口。周家口一连下了好多天的雨,官兵们天天在机场里待命。为了避免大家心浮气躁,父亲经常讲话鼓舞士气说:“总有机会让我们出一口气,要打倒日本军,光复我国失土,全看这一战!”他接着说:“现在机会来了,每位同志必须冷静沉着,以逸待劳,千万不可以心浮气躁,焦急误事。”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第四大队合影(中间为高志航)

8月13日中午时分,忽然传来消息:日军在上海登陆攻击国军了,战火已经由华北燃烧到华中。

听到这消息,第四大队的官兵莫不悲愤万分。

这时,最焦急的恐怕就是父亲了,他身为大队长,杀敌报国心切,手下这批精兵不能就这样被困在周家口。并且,根据上级的指令,显然是有情报探知日本飞机今天将对笕桥空军基地进行空袭,如果第四大队未能及时赶到笕桥,那将如何向上级交代!

此时有一架民航空运飞机冒雨在周家口机场降落,正缓缓地滑行到停机坪。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笕桥航校的校训:“我们的身体、飞机和炸弹,当与敌人兵舰阵地同归于尽!”

“霍克三型不能飞,这架民航机照样可以冒雨飞行!”父亲当机立断,大声呼叫他的司机王凤乔将车子驶来,跳上车子,直往停机坪上那架民航运输机疾驰。

民航机上的外籍驾驶员被雨困在机上,看到一辆车子驰来,大喜过望,以为是来接他的,没有想到父亲跳下车子就往民航机上爬。

驾驶员问:“你上飞机来做什么?”父亲很诚挚、很恳切地要求他,因战事紧急,务必请他用这架飞机送自己去汉口。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抗战时期的中国空军飞行员

驾驶员很同情中国,也很怨恨日军,激于义愤,加上父亲的恳求,终于答应冒险起飞。

父亲探头朝机舱外的司机交代:“你转告大队部熊军需官:我说不定哪天死,叫他先把大队的收支账目整理好,随时准备移交!”

不久,父亲已经从汉口转飞到了南京,向中央航空委员会要了第十大队的四架沙维亚、四架大型运输机,派他们飞到周家口去接运人员和器材到南京来待命,另外又派一架飞机沿江去寻找由水路去周家口的船只,从空中投掷通信袋,通知船上的人员转回南京。他办妥了这些事情,立刻向南京要了一架飞机,自己驾驶赶到杭州笕桥。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1934年,上海市长吴铁城与高志航(左)合影

这时,周家口方面的雨稍微小了一些,奉命随时起飞的官兵们决定冒雨凌空。首先由第二十一中队九架霍克三型机腾空而起,直飞杭州。不久,第二十二、二十三中队也相继起飞,沿途冒着非常恶劣的气候,朝杭州笕桥基地飞去。

下午3点钟左右,笕桥基地发出了中日之战第一次空袭警报,我方情报判断正确,日机果然大举来袭,企图一举摧毁我国空军的摇篮。父亲正好刚到笕桥,立刻登上他的座机IV-1号,上满了子弹。他知道他的僚机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中队已经在中途,他必须单枪匹马,先在空中阻挡来敌一阵子,免得笕桥基地遭受蹂躏。笕桥上空云层很浓而且很低,父亲钻出云层,一方面搜索敌机,一方面寻找自己大队的战斗驱逐机。

这时候由李桂丹中队长率领的二十一中队的九架飞机已经历经千辛万苦来到了笕桥,一架接一架地降落在跑道上。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1936年,高志航驾驶的霍克三型战机

日军的飞机是由东南方来的。父亲刚钻出一片云堆,眼前一晃,一架巨大的敌机,悄悄地从正对面的云层里钻出身子来。父亲操纵着座机迎头冲上前去,那敌机慌忙又钻进云堆里躲藏起来。父亲怎肯放松,猛加油门,也紧跟着钻进云堆,心中盘算着敌机可能逃避的方向。他研究过日本空军作战和飞行技术,知道敌人遇到眼前这种情况,将会采取什么方式应变,于是咬准方向,毫不犹豫地追进云层。

这时的笕桥上空,数种大大小小的飞机在穿梭飞行,稍不留神说不定就会在云层中相撞。可是父亲顾不了这许多,他不能让已经发现的敌人逃走,更不能让敌人乘机穿云而去轰炸笕桥基地,因此他不断加油,速度仪表的指针也不断地往右摆升,螺旋桨发出一阵怒吼,转眼间横穿云层。敌机一出云端,看见前面头顶上正盘旋着四五架霍克三型,后面又有追兵,于是又想侧飞钻进旁边的另一堆云里去。这时,二十一中队的谭文、刘树藩、金安一等人立刻相率包围过来。可惜他们太兴奋了,还不到射击距离,谭文就按捺不住首先开火了;刘树藩和金安一也相继开枪,敌机就在一阵枪声中,又钻进了云层中。幸而父亲紧跟不舍,尾随入云,敌机后座的枪手用子弹遏阻了谭文的追击,却抵挡不住父亲的子弹,后座的枪手被击毙。父亲毫不含糊,紧追上去,对准敌机左边的发动机又是一排子弹送过去,只见一阵浓烟冒起,敌机业已中弹燃烧,而后一声巨响,爆炸成一团火球。

首开纪录!这是中国空军旗开得胜的好征兆,给了耀武扬威的日军当头一棒!

大伙儿都是飞到油箱里一滴油也不剩才迫降下来的。金安一受了伤,刘树藩迫降后摔在一棵大树下,重伤殉国,其余人机均安。

第二天,日军怀着报复的心理,派出大批八八式、九四式、九六式,目标对准杭州,蜂拥而来。第四大队有了旗开得胜的经验,早已有了戒备:当敌机快接近上空时,霍克三型飞机立刻腾空而起,升空迎敌。父亲驾着四〇〇一号座机在前方引导,空中虽然有云,却比前一天好多了,中国空军们布下天罗地网,就等敌机前来送死。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果然,敌机来了!父亲朝其中的一架俯冲下去,一直到距离只剩了300多尺的时候,才把驾驶杆上的红钮按下去,大扣提和小扣提同时喷火,敌人的九六型重轰炸机看来像个巨无霸,可是一吃子弹,引擎立即冒火,“轰”的一声,来了个空中开花。

父亲操纵机身一个翻滚,机身和方向完全更换过来,又对准另外一架九六型巨无霸咬上去;射击的瞄准环中也显出了敌机的形影,他加足油门在后面猛追,距离不断地缩短,到了最有效的射程时,父亲一按红钮,敌机的发动机立即冒出了火花,即将爆炸。不料就在这个时候,敌机后座的枪手竟然对父亲的座机射出了一排子弹,有一颗从左后方射过来,打穿了父亲的座舱,又射穿了他的左臂,贯穿前面的仪器板,把座机的一个汽缸打坏了。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1937年,八一四战役中,被高志航击落的日机残骸之一

父亲看到敌机爆炸的同时,只觉得肩头重重地一震,手臂一阵麻木,就失去了控制,飞机发动机也有了问题。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他还是始终保持高度冷静,用右手和双足控制飞机,慢慢地滑向笕桥机场的跑道。

二十一中队中队长李桂丹在空中发现父亲受了伤,就在父亲座机的上空盘旋保护,一直看到他安全降落。父亲的伤实在不轻,可他是个铁铮铮的硬汉,虽然血流满身,他还是自己爬下机舱,毫不在乎。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1937年8月14日,高志航在与日机空战中左臂受伤

这一场空战是对日正式宣战,最后证实战果是敌机六架被击落,我方是零。父亲被送进杭州的广济医院,消息传到南京,蒋介石立刻致电慰勉,并且汇了15000元安家费,命令用飞机接父亲到汉口去医治,后来又转送到庐山休养。月底,父亲顾不得医生的告诫,赶到了南京。蒋介石立刻召见慰问,同时亲笔题赠“吾引为荣”四字给他。

接着,命令下来:父亲升任空军上校,任空军驱逐司令,仍兼第四大队队长。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高志航

父亲回到大队部,第一步的工作就是研究霍克三型的性能。他发现霍克三型飞机部分的机件可卸除,譬如油箱前边的整流罩、下油箱,机翼下边的炸弹架、落地灯,根本用不着,去掉这些机件,霍克三型可以增速30英里。经过上级的许可后,父亲立刻着手派人改装,使霍克三型变得比以往“苗条”多了。

不久,父亲与其他几位队员驾驶刚改装好的四架霍克三型击落日军两架水鼓侦察机。很快,空袭警报又响了,情报电话报告说:“敌机数批,已经飞过了江阴,直扑南京而来!”

热血碧天!“空军战魂”高志航与中国首次空中抗战大捷

高志航与女儿

霍克三全部升空迎敌,这天来的三批敌机完全是九六驱逐机。当敌机飞到栖霞岭上空时,猛不防从上空俯冲下来二十一架霍克三。四五十架飞机,在空中像是走马灯似地打了起来。敌机越来越多,在高空掩护的一批敌机也加入战斗,父亲和另外二十条好汉都是以寡击众,一架对付两三架,枪声在空中像过年放鞭炮似地响着。敌人集合了六架飞机来围攻父亲,只见父亲不慌不忙,上下应付,六架敌机始终无法占到上风,反而不时被父亲咬住尾巴扫射。半个钟头打下来,敌机弹尽油枯,纷纷飞走。最后一架被父亲缠住不放,只听见一阵枪声,九六驱逐机应声冒烟,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朝地面落下去。而这个时候,新伤刚愈的父亲也早已精疲力竭,油量也已经不足飞回南京,低头一看,地面正好有座飞机场,连忙迫降。由于过度剧烈的翻滚,空中的压力使得他的臂伤几乎裂口,送进医院休息了两三天才康复。

后记

:1937年11月21日,高志航奉命赴兰州接收苏联援华战机,转场至河南周口机场时,部队遭遇敌机空袭,伤亡惨重。高志航跨进座舱准备起飞迎战,但座机发动不了,战友们劝他暂时避一避。他说:“身为中国空军,怎么能让敌人的飞机飞在头上?”就在他们第三次开机之时,密集的炸弹从空中投下,高志航连同14架飞机消失在一片火海中。殉国时的高志航,双手还紧紧握着飞机的操纵杆,时年30岁。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