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陈默:抗战时期第五战区内陈诚和李宗仁的人事斗争(2)

陈默:抗战时期第五战区内陈诚和李宗仁的人事斗争(2)
2019-01-17 13:23:46 澎湃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同时,严重已经感受到来自第五战区的压力。桂系李、白早在酝酿以广西将领出任湖北省主席一职的计划,其中既有让李品仙来鄂主政的方案,又有李宗仁直接兼理湖北省政的方案。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严重承担的压力不言而喻。他在1939年4月3日的信中,让陈诚特别选择一个“身强气壮”的“非湖北”籍的“现役军人”来代理省主席。其中“身强气壮”和“现役军人”的要求,多少反映了严重作为一个前辈文官在强势带兵将官面前的难以作为。严重告诉陈诚:湖北“全省八分之六,已划入第五战区”,劝陈诚“不便挂一个头衔,俨然对峙着”,不如让罗卓英这样的次一级将领去应付。这显然带有退避求全的意味。

受制于各种问题,严重代行省政期间始终无法有效行政,对于湖北各方面的实际管控较为薄弱,相应地与第五战区之间发生摩擦的机会也就不至于太多。面对强势军方的压力,代理省主席严重对“桂系化”的第五战区大体保持回避和退让的低姿态,即便军、政双方出现矛盾,尚可能由于省府一方的主动示弱,而不至于升级为公开的对立。因而严重长鄂时期,第五战区与湖北省府之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之中,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然而此种平衡中的严重显然并不愉快,不断尝试从代理省主席位置上脱身。而在1940年6、7月间,为了拱卫陪都,军委会从第五、第九战区划出一片地域,恢复第六战区的建制,司令长官由陈诚担任。陈诚于1940年7月接到命令,出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原本仍打算由严重继续代理湖北省主席一职,但严重去意已决终不便强留。陈诚只得前往位于恩施的湖北省府,亲自兼理湖北省政。

陈默:抗战时期第五战区内陈诚和李宗仁的人事斗争

湖北省政府主席陈诚

陈诚最初并未打算在省政方面大展宏图,仅求省政可以保障第六战区完成拱卫陪都的军事任务。诚如他在家信中言,担任省主席“本非吾之所愿,但为适应军事之要求,实无法推辞也。”他对蒋介石也如此表态:“惟在此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秋,只有求其如何配合军事之需要。其他一切,当待诸异日也。”

然而事态的发展却不乐观,“桂系化”的第五战区对出身中央军的陈诚充满了警惕,并试图阻挠其兼理省政。时任军委会军令部部长的徐永昌,在1940年8月12日的日记中记载:“健生对战区长官不兼主席日来两次提催,蒋先[生]对此一时颇难筹措,(因人选颇难允当)。”位置相对中立的徐永昌此时也不禁感叹:“按健生似已忘了前此亟亟于李长官兼主席矣。”桂系首领们对陈诚兼任省主席的抵制,为之后湖北省的军、政关系定下对立的基调。

鄂东人事矛盾的酝酿

1938年武汉会战之后,中日双方的战线基本维持在枣阳、宜昌一线,陈诚领衔的湖北省府实际能够控制的仅是鄂西、鄂北,以及鄂南的数十个县,与皖西交界、原属湖北省第二行政督察区的鄂东地区,遂成为远在敌后的一块“飞地”。在军事辖区划分上,鄂东地区属于第五战区所辖范围,位于廖磊(后李品仙)的第二十一集团军防区之内。从武汉会战前后,鄂东地方行政和人事相当程度受到第五战区和第二十一集团军的影响。

1938年桂系控制安徽省后,便尝试将鄂东纳入其势力范围。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兼安徽省主席廖磊在鄂东办理“鄂东干部训练班”,自兼主任,调第七军干部担任指导员,训练鄂东各县乡镇人员及动员委员会和社会中的知识青年,待其结业后便被派往湖北省第二行政督察区(以下简称“第二区”)专员程汝怀处,请程汝怀安排工作。程汝怀只得遵其命令,将这些学员派到所属各县担任联保主任。由此,第二十一集团军遂将其触手安插到鄂东地方行政的基层。

与此同时,在鄂东各县县长人选问题上,廖磊及继任者李品仙亦介入其中,逐渐撤换过去的老人,改委桂系或亲近桂系的人员出掌各县县政。后来陈诚致信蒋介石控诉:“如以军事之力量,破坏行政之系统,已为法令所不许,若更以协调军政为口实,任意撤换地方官吏,以便利其收税走私之目的,则危险孰甚焉。鄂东各县,于二十七年自十二月上旬起,由廖故总司令撤换多人,至二十九年上季,原有之县长,完全换尽,几每一县缺,必须受当地军事长官之支配。”

不过,第五战区掌控鄂东地方人事的关键,还在于专员程汝怀。程汝怀于1928年曾在胡宗铎的引荐下依附桂系,担任第十九军副军长,蒋桂战争后桂系退出湖北省,程氏短暂赋闲后起复,始终在鄂东担任县长、专员等职。抗日战争爆发后,程汝怀出任湖北省第二区专员,之后鄂东游击总指挥部成立,又兼任总指挥。表面上,作为桂系旧同事,程氏与广西将领们尚属融洽,但实际上更倾向于湖北省府一方。如此态度,使他成为第五战区和第二十一集团军欲除之后快的目标。

1940年初,为了加强管理鄂东地区,湖北省府改第二区专署为鄂东行署,委任原第二区专员程汝怀为鄂东行署主任,全权负责鄂东行政工作。鄂东行署成立后,湖北省府在这一地区的有效行政开始建立。陈诚后来回忆:“鄂东行政的日臻上理,减少了第五战区当局干涉地方行政的可能性”,过去军方在地方行政中的种种作为,“不免渐遭淘汰”。甚至在军事辖区划分上,鄂东也开始尝试脱离第五战区所属之鄂豫皖边区的辖制。这无疑破坏了第五战区掌控鄂东的企图,军、政之间在地方人事问题上存在的冲突,似乎就要爆发了。

矛盾的爆发点仍集中在新任行署主任程汝怀。1939年,程汝怀的亲信、罗田县党部书记长曾与武汉的敌伪交换物资,被亲桂系的英山县县长杨必声告发。廖磊遂以之为契机,借通缉该书记长以打击程汝怀。后来陈诚出面转圜,迫使廖磊收回通缉,调走杨必声了事。但此事并未了结,廖磊去世后李品仙接任其位置,继续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于1940年底联合其战区长官李宗仁先后派人去恩施,以程汝怀在鄂东贪污、走私、通敌为名,要求惩办他并调整鄂东人事安排。围绕鄂东人事矛盾发生的军、政对立,正式拉开序幕。

陈默:抗战时期第五战区内陈诚和李宗仁的人事斗争

鄂东行署主任程汝怀手迹

桂、陈“驱程”大战

围绕鄂东人事矛盾展开的军、政对立,以程汝怀的去留为核心。军方旨在“驱程”以改委亲近桂系的人,从而控制鄂东;省府方面则积极反对“驱程”,以此力求紧紧握住鄂东的有效行政。“驱程”大战进行了数个回合,桂系和陈诚之间因此一度剑拔弩张。

陈诚对于二李(即李宗仁、李品仙)前述的控告并不相信,但仍于1941年1月修书两封分致二李释放善意。他在致李宗仁的信中说自己回任省政仅四个月,考虑不周,“自当严饬程主任,整饬部属,服从鹤龄(李品仙字,引者注)兄之指导;军政协调,以收一致之效”。陈诚致李品仙的信中,表示:“鄂东事拟与德公、健兄妥商,弟无成见,一惟德公、健兄之意旨是从。”陈诚同时还致电程汝怀令其整顿部属,并强调“对于友军,须顾全大体,以求得工作之协同。”

在释放善意、批评程汝怀的同时,陈诚也谋划着给李宗仁一个“软钉子”进行还击。李宗仁曾致电陈诚,言接第三十一集团军副总司令王仲廉之建议,欲由第五战区在沦陷的鄂中各县,保荐军队长官兼任县长,陈诚对此婉言拒绝:“惟战区内用人行政应归行政系统,至监督指挥则归军事长官……盖政治固应与军事配合,期收一致之效。而行政系统,亦觉不容紊乱”,若李宗仁愿派县长,须得来省进入县政研究班学习,由省府甄审合格方能就任。此举实际上褫夺了第五战区对于鄂中沦陷区各县县长的任免权,对李宗仁的打击可谓不大。

陈诚表面敷衍、背地还击的做法,自然不能让第五战区接受,二李志在“驱程”,程汝怀不走,军方的目的就达不到。1941年5月29日,李宗仁电报通知陈诚,称:“为调整人事,刷新吏治,俾与抗战军事配合起见,拟请裁撤鄂东行署,恢复专员制”,而专员的人选,则拟定为桂系第一七二师副师长曹茂琮。作为军事长官,随意要求改组一级地方行政机构,并指派军方的属官担任新成立机构之长官,如此要求已经相当过分。

而且,二李很快便采取断然行动,试图以“释兵权”的方式瓦解程汝怀的军权。先是由李宗仁在6月初单方面宣布将鄂东游击总指挥部撤销,程汝怀也被其免职。接着李品仙直接致电程汝怀,改设鄂东游击部,令其将指挥权交由桂系第四十八军副军长程树芬。

如此举动直接藐视了湖北省府权威,陈诚再也不能隐忍为谋,在6月27日提出议案,重申设立湖北第二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与区保安司令部,专员及区保安司令均由程汝怀担任。湖北省府随即通过此议案,并指示程汝怀将掌控的游击部队改编为保安旅、团。

不久,第五战区派出的程树芬来到鄂东,却接收不了任何机关和部队,扑了一个空。二程(程汝怀、程树芬)之间,顿成剑拔弩张之势,“擦枪走火”的可能性极大。7月20日,陈诚致电李宗仁,称接受军方派出的程树芬担任游击部新指挥官,但游击部队已改为保安旅、团,仍归程汝怀指挥。他还分电二程,希望军、政和谐,洽商办事。

至此,第五战区和湖北省府走到了公开对峙的阶段,军、政对立进入高潮。此间从黄冈(鄂东行署所在地)到立煌(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部所在地)、恩施再到老河口直至重庆,第五战区和湖北省之间的笔墨官司一直不断。其中,陈诚在三个月之内就此事曾三次致电、致函蒋介石,寻求中央的明确支持。而桂系则持续向蒋介石施加压力,李宗仁对于第五战区无法任免一个小小的游击司令感到恼怒,通过白崇禧向蒋介石以“辞职”相威胁。

最终蒋介石为了顾及第五战区乃至整个桂系的脸面和利益,只好迫使陈诚做出让步。最终,国民政府在1941年12月6日做出了明显有利于第五战区的裁决:撤销鄂东游击总指挥部,依战区的意见设置游击总指挥官,游击队的三分之二归总指挥官指挥;鄂东游击队和当地保安团均听命于第五战区;鄂东军、政分开,其行政由湖北省府管辖。

然而桂系“驱程”的目标仍未实现。时任军法执行总监的湖北人何成濬对此忧心忡忡,认为“今如此解决,李品仙必不甘心,或将挑动李宗仁等,假词向中央欺骗威胁,期中央再容纳其要求,亦未可知。”后事果真被何氏言中,李宗仁仍力主替换程汝怀。

陈默:抗战时期第五战区内陈诚和李宗仁的人事斗争

军法执行总监部总监何成濬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