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网

设为书签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军事APP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关于抗战的预测与预言:中日为何必有一战?

关于抗战的预测与预言:中日为何必有一战?
2019-01-15 14:07:37 澎湃新闻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参与评论(0)人
军事APP头条APP

日本侵华蓄谋已久。早在十六世纪末年(明朝万历年间),日本权臣丰臣秀吉就曾多次狂妄地宣称:“当我统治日本成功之后,我就把日本交给弟弟秀长,自己则专心一意去征服朝鲜和中国”,“不屑国家之远,山海之隔,欲一越直入大明国,易我朝风俗于四百余州,施帝都改化于亿万斯年者,在方寸之中。”(渠长根著《日本侵华思想理论探源》,26页,新华出版社,2009年)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迫使中国签订《马关条约》,赔偿巨款,割让台湾和澎湖列岛。1915年,日本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美各国无暇东顾的时机,逼迫袁世凯政府签订“二十一条”,妄图全面主宰中国,虽未全部得逞,但也足见其狼子野心之大。

自近代以来,这个在我中华大地卧榻之侧的蕞尔岛国的种种倒行逆施,引起中国有识之士广泛警觉及同仇敌忾。1923年,少年中国学会的发起人之一曾琦(1892-1951)旅欧时在答复友人的信中说:

吾虽困顿流离,然生平所抱排日救国之宗旨,则未尝一日放弃,苟此生幸而健在,他日得以生还玉门,定当与兄驰骋中原,鞭策国人,于二十年内,起而与倭一战,成败利钝,非所计也。

1923年,曾琦在《日记》中还这样写道:

予悼王希天君一文,力辟国人梦想和平之非,谓我国欲求自立,非于二十年内,准备与日本一战不可。因日本苟非侵略政策失败,则其军阀之野心,永不能戢也。

曾琦乃一介无拳无勇之书生——虽然他后来组织中国青年党,麾下有若干武装力量——他能凭什么与日本狂寇一战?这话实际上代表了潜伏在民间的一股正气,代表了中华有识之士的一种与强敌相抗的精神。凭着这股正气,这种精神,再加上卧薪尝胆,培育滋养,扩展开去,唤醒广大民众武装起来,终能“三千越甲可吞吴”。历史上,弱势而正义的一方战胜强大而残暴对手的事例并不鲜见。此即孟子所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况且曾琦当时预测二十年内必与倭寇一战,也确实得到后来历史的验证。

关于抗战的预测与预言:中日为何必有一战?

曾琦

据1941年《竺可桢日记》所记,时任国民党政府教育部政务次长顾毓琇(字一樵)在西迁的浙大作过一个演讲。在这个演讲中,顾氏提及孙中山在1921年就曾预测中日必有一战

顾述我国外交之方针,以抗战为建国之策略,次述一国不能不有独立之外交政策,又述总裁三月间之议论,谓吾人第一须做一个中国人。孙总理于二十年前已认清中日必战,且谓战后须注意国防。

回到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被国会参众两院联合推选为非常大总统。4月上旬,美国记者辛默向孙中山提问何国干涉中国时,孙中山回答:“余意中所述者乃日本耳。日本之意,盖无(不)欲在中国扩充其势力,彼拟以施诸高丽人之手段,复施诸吾人,将中国改成日本之殖民地。”并表示坚决反对北方政府以张作霖为首的亲日政策。6月30日,孙中山在广州的一次教育大会上指出:“今者中国国权已落入日本人之手,视我为属国,支配之,宰割之。”8月,美国政府不明中国国情,竟然邀请北方政府派遣代表出席华盛顿太平洋会议。孙中山发表一系列演讲、宣言及书信,揭露北方政府“在一切重大、与日本有关的事情上听命于东京”,是日本的工具而已。9月18日,孙中山在广州总统府会见美国记者金斯莱,郑重宣布:

美国欲避免战祸,只有一法,即为及今以口舌与日本力争,如美国今不协助中国,抵拒日本,则美国将来必至与日本开战。我政府已不啻与日本宣战。

孙中山确有先见之明,在1921年就预言:美国政府如不趁早协助中国南方合法政府,遏制日本侵略扩张的行动,将来必自身遭殃,美日两国必将开战。9月20日,孙中山在致美国总统哈定的密函中发出警告,日本企图占领满洲,这是一条征服吞并中国的老路。孙中山同时预测:1925年日本将完成攫取满洲的任务,从而控制中国,随后将振振有词地与美国作战。11月上旬,孙中山与《大陆报》美国记者谈话,表示:“吾人并不攻伐中国之北方,乃欲与日本战耳!因北方之人民,赞同吾人之主张,吾人今只谋推倒被日本使用之华人耳。”1922年4月中旬,孙中山在广西梧州与来访的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谈话,指出:“广东合法政府北伐之目的,不在中国北方人民,而在日本及为日本外府之北庭”,“盖中国若不推翻日本在中国之势力范围,日本必利赖中国之天产及人民,以遂其穷兵黩武之帝国主义”,“吾人今日自救,即可以使全世界免除日本武力之危害。”

孙中山确是位高明的政治家,他早已看出穷兵黩武的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华民族及世界和平的危害,1937年日本发动的全面侵华战争与1941年日本挑起的太平洋战争,可以说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关于抗战的预测与预言:中日为何必有一战?

孙中山

国民党元老戴季陶自诩早在抗战爆发前十年就预测中日必有一战。戴季陶(1890-1949)早年留学日本,1911年,鼓吹革命,加入同盟会。1924年,出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1927年南京国民党政府成立后,任考试院院长。1948年,改任国史馆馆长。戴季陶1912年曾任孙中山秘书,后随孙中山访日,参与访日期间的所有重要活动,对日本政界有非同寻常的了解。他在1917-1919年间先后撰写《最近之日本政局及其对华政策》《我的日本观》。1927年,撰有《日本论》一书。1944年《竺可桢日记》记载三民主义青年团总部开会:

委员长以感冒未能出席,由戴季陶致开会辞。述抗战十年前(十六年)渠著《青年之路》,曾预示十年之后将有中日之战。并谓中国人不讲科学,则工业不兴,国防无从坚固。自以谓有先知之明。

由于戴季陶访日期间接触到不少日本政界人物,频繁与之交流,故后来对于日本的侵华政策与侵华伎俩作过入木三分的揭露。他在《我的日本观》中曾说:“照我的研究结果来判断,日本所有对中国的侵略政策,并不是那一个日本人独创出来的,……全部责任是在日本建国的主义上,在日本统治者阶级思想上,在日本政治社会的组织上。”概言之,侵华是日本根深蒂固的“传统政策”。他在《青年之路》一书中曾这样写道:日本以田中义一为代表的侵略者“在南方,又以全力扶植起岑春煊和唐继尧来,压迫(孙)总理统率下面的中华革命党的活动。在中部扶植张勋的势力,造成督军团的基础。在北京扶植段祺瑞的势力,令他取袁自代,统率北方,勿给南方的革命势力在中央发展的机会。而同时更以全力扶植张作霖,以扩大张作霖之势力者,在中国北部树立日本不可拔之基础。由他这一种分头帮助中国内乱的政策,中国的分崩离析,一天利害过一天”。1927年,戴季陶开始撰写《日本论》,对日本民族、国体、社会、政党、人物有更为详尽的剖析。综合这些清醒的认识,戴季陶在这一年预测中日将来必有一战是完全可能的。

关于抗战的预测与预言:中日为何必有一战?

戴季陶

热门推荐

热点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