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辛亥武昌起事后 清廷为何“临阵换将”?

2018-11-07 16:17:20  澎湃新闻    参与评论()人

辛亥武昌起事后,清廷迅派陆军大臣荫昌南下督师,镇压革命,并于1911年10月14日重新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督办“剿抚”事宜,予以袁世凯“会同调遣”之权。这样,在鄂清军就形成了“一军两帅”的局面。然而,仅仅过了12天,10月27日,清廷颁布“统一事权”上谕,授予袁世凯钦差大臣,“所有赴援之海陆各军,并长江水师,暨此次派出各项军队,均归该大臣节制调遣”,并以“部务繁重,势难在外久留”为由,将荫昌调回。

辛亥武昌起事后 清廷为何“临阵换将”?


清朝陆军大臣荫昌




辛亥武昌起事后 清廷为何“临阵换将”?

袁世凯

清廷为何“临阵换将”?据时任内阁阁丞的华世奎对张国淦说:“荫昌督师,在当时已有点勉强,荫虽是德国陆军学生,未曾经过战役,受命后编调军队,颇觉运掉为难。其实此项军队,均是北洋旧部,人人心目中只知有‘我们袁宫保’。”细绎华世奎语意,他虽没有直接说及荫昌指挥不动北洋军,但容易给人以因北洋陆军“只知有袁宫保,不知有大清朝”,故而荫昌指挥不动的印象。因华世奎为接近清廷中枢之人,此种说法不胫而走。

此外,也有人认为因荫昌个人素质低下,故被清廷调回。荫昌受命之后,迟迟未能组织官军进攻革命军,予以外人怯懦畏战印象。如《大公报》曾报道武昌起义爆发后荫昌惊慌失措之情形。后来陈之骥、冯耿光等人在回忆录中所描述荫昌颟顸无能、惊慌失措的情形,也为此种说法增添了有力佐证。上述两种解释,大多属于回忆性质,史料来源单一,似凭逻辑判断而来,存在很大问题。其思路是,因北洋将士为袁世凯旧部,故荫昌指挥不动南下北洋军。清廷只能调回荫昌,予以袁世凯全权。逻辑上看似合理,并不意味着就是历史真相。其实,荫昌南下督师虽然为时短暂,但因革命初起,时势随时变化,尤其涉及袁世凯出山问题,反而头绪复杂。

本文通过爬梳各类史料,首先考证荫昌南下督师与返京行程,继而分析袁世凯出山过程以确定清廷何时决定调回荫昌,最后指出荫昌被调回真因所在,以期能对辛亥革命爆发后清方的所作所为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

荫昌南下督师行程考

1911年10月12日上午,清廷正式颁布上谕,著荫昌带陆军两镇南下,“所有湖北各军及赴援军队,均归节制调遣”,务必及早扑灭革命。荫昌奉到上谕后,并未立即启程南下。一方面,大军南下,须进行种种准备,比如粮饷、军械、饷银、兵站,调动人员等等。另一方面,虽然清廷令荫昌率领陆军两镇南下,但并未指明何镇。荫昌须与军谘大臣贝勒载涛商量。10月13日,载涛才从直隶永平回京。当天载涛被监国摄政王载沣召见。同日,荫昌进内请训。载涛、荫昌等同在内廷商议选军、调兵等问题。最终决定,将陆军第四镇暨混成第三协、混成第十一协编为第一军,由荫昌督率赴鄂。10月14日,清廷正式颁布编配三军上谕。

10月15日下午5点45分,荫昌由前门西车站乘坐专车出京。第二天晚,荫昌抵达彰德,拜访袁世凯,“语秘不得闻”。据说荫昌此行目的之一是劝说袁世凯出山,但肯定也会谈及湖北“乱事”。袁世凯在会晤后,说荫昌“识议明超,踊跃前进”,湖北革命军为“蠢兹小丑,不难一鼓荡平”。剿灭革命,似在举手之间。之后,荫昌继续南行。10月17日晨,抵达郑州;当夜抵达信阳。10月18日,有人向盛宣怀报告,荫昌“现在信阳停车,未闻有南行时刻”。同一天,荫昌向清廷报告汉口战况,内有拿获革党三名之说。《民立报》还以《拿获三人》为题,对荫昌进行冷嘲热讽。

10月19日,荫昌在信阳电奏设立行营司令处。据报道,荫昌“驻节鄂、豫交界之鸡公山上,即以鸡公山为大本营。该山虽距鄂少远,然以更复前进,便觉无险可守,故只得暂屯是处”。直到10月22日,荫昌才抵达孝感。

10月25日,荫昌前往滠口督师。10月27日黎明,荫昌令清军进攻。就在同一天,清廷颁布“统一事权”上谕,调回荫昌,并命荫昌将第一军交给冯国璋,待袁世凯到鄂后,再行回京供职。10月28日,荫昌在孝感接到此上谕。与此同时,冯国璋抵达孝感,前赴战地。10月29日午后,清军攻克汉口。冯国璋恰好从孝感赶赴汉口,并于当天晚上返回。荫昌遂将前敌军队全部交给冯国璋统率,并且报告清廷将于10月31日返回信阳,打算与袁世凯会面,然后回京。清廷于11月1日统一贝勒载涛开缺,任命荫昌为军谘大臣。11月2日下午4点10分,荫昌等人回到北京,并于11月3日早进宫谢恩,然后赴军谘府接任军谘府大臣。

经过考证,可知荫昌从10月17日夜抵达信阳到10月22日抵达孝感,耽搁了近5天之久;从10月22日抵达孝感到10月27日黎明令清军进攻,又耽搁了近5天之久。在瞬息万变的前敌形势面前,荫昌何以从“踊跃前进”到“迟迟不发”;抵达孝感后,又为何不急于进攻?

对此,少部分人认为系荫昌怯懦畏战,大部分认为因北洋军不听荫昌号令。这两种解释并不符合历史实际,本文将从两个角度进行辩驳:首先考证清廷何时决定调回荫昌。若是清廷早就决定调回荫昌,予以袁世凯军事全权,无论是袁世凯,还是北洋军,就没有了暗中抵制荫昌的动机。其次考证清楚北洋军南下时间与行程。若是北洋军没有耽搁,直抵汉口,就没有故意徘徊的时间与行动。清廷决定调回荫昌,与袁世凯出山息息相关。因此,必须考察袁世凯出山过程,才能确定清廷何时决定调回荫昌。

袁世凯出山内情考

1911年10月10日夜,武昌起义爆发。武昌为天下之重心。武昌失守,极可能导致各省响应。“乱机之伏,几如遍地火星,随处可以触发”。局势危急,清廷必须尽快拿出对策。第二天下午,奕劻、那桐、徐世昌、盛宣怀、毓朗、荫昌、寿勋、谭学衡、邹嘉来、胡惟德、曹汝霖等人在内阁公所会议。最终议定:派陆军两镇南下援鄂。会议结束已到下午6点(酉正)。当天监国摄政王载沣也接到奕劻送来的电报,但并未降下谕旨。

10月12日早朝,载沣召见奕劻、那桐、徐世昌、载洵、毓朗等人,继续商量对策。载沣因武昌失守,十分惊慌。那桐、徐世昌趁机提议起用袁世凯。奕劻则“不开口,欲试摄之伎俩也”。奕劻表面上冷眼旁观,实则支持袁世凯出山,只不过试探载沣还有什么“伎俩”而已。载洵、毓朗同声附和。但毓朗以瑞澂电奏模糊,且不知袁世凯是否肯出山为由,建议载沣一面询问袁世凯之态度,一面等待载涛从永平回来,再降谕旨敦请袁世凯出山。载沣此时态度似在犹豫当中,“尚未决”。但在各方压力下如袁党、地方督抚、言官等,尤其是面对日益严重的形势,载沣不得不起用袁世凯。

10月14日,清廷决定正式起用袁世凯为湖广总督,督办剿抚事宜。据许宝蘅说,载沣“诣仪鸾殿请懿旨二次”,才取得隆裕太后的同意。又据载洵亲信冯公度说,清廷本来也打算授予袁世凯军事全权,“原练六镇,均归统辖,督师前往。至发表时,而六镇悉归统辖之说竟未一齐发表,令人不解”。因此,在关键军权上,清廷并没有予以袁世凯全权,而是令袁世凯会同调遣荫昌、萨镇冰所带水陆各军。同一天,盛宣怀致电袁世凯,告知清廷决定。10月15日,袁世凯以“衰病侵寻,入秋尤剧”,请“另简贤明”。态度还比较坚决。于是,清廷派阮忠枢前往彰德劝驾。据张镇芳说,10月15日,奕劻“招斗瞻至内室,面交亲笔信,令其赴邺。想系言摄政惭愧,恐不应命,与诸小爷恳求之诚。且自言至好,祈出而拯济时艰,不可坚辞等语”。当天,阮忠枢抵达彰德。虽然有一番争论,袁世凯还是决定出山。10月16日,袁世凯具折谢恩。同一天,两江总督张人骏致电袁世凯,劝其出山。10月17日,袁世凯向张人骏抱怨道:“鄂兵全变,各路零星援兵绝少,急切难到。部军皆有专帅,讵易会调。凯现赴鄂,无地驻足,亦无兵节制,用何剿抚?现商阁拟请增直省续万人,编营统往协剿,未知能否得请?”由于袁世凯已经答应出山,故他在回电中强调出山的客观困难。


辛亥武昌起事后 清廷为何“临阵换将”?

萨镇冰

关键词:

相关报道:

     

    高晓松否认曾透露李咏死因:可耻!请让逝者安息!

    18-11-13 09:09:20高晓松否认曾透露李咏死因

    “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 曾创作《蜘蛛侠》等作品

    18-11-13 08:49:07“漫威之父”斯坦-李去世

    韩红怒斥山寨林俊杰 假明星也能年入百万

    18-11-12 15:02:09韩红怒斥山寨林俊杰

    相关新闻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