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周恩来临终嘱托:要哪两个人见证“江青有野心”

2016-08-17 14:09:39  孙言诚  人民网  参与评论()人

  上世纪60年代,多年来一直低调,身居幕后的毛泽东夫人江青开始露面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孙言诚,原题为:毛泽东在“批周”会后的举动让人大吃一惊

章含之说:“回首往事,在70年代的沉浮中,我犯过两次大的错误。”一次是“批周”,另外一次则是“1975年底面临又一次更大的政治风浪时决心拼命一搏”。这一搏,章含之称之为“与虎谋皮、火中取栗”,乔冠华说是“利用他们内部矛盾保住外交部”,而毛泽东则说是“借刀杀人”。那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政治风浪”是批邓。在外交部批邓时,部长乔冠华和副部长王海容发生了矛盾,这矛盾说到底无非是都想把对方的人搞成批判对象。为了对付“通天人物”,章和乔决心投靠江青,通过江青向毛呈递告状信,这就是所谓的“拼命一搏”。章含之说她这是“与外交部造反人物决裂”,意在“保护老干部”,似乎是在抵制批邓,因而她至死也对此“处之泰然”,不以为错。但是要说江青会支持章乔抵制批邓,未免不合情理,所以章在书中说了些云里雾里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

揭开这一谜团,还需从王海容、唐闻生身份的改变说起。“批周”会后,有件事让王、唐大吃一惊。12月9日,即“批周”会结束的第四天,毛泽东会见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先是同周“长时间热烈握手”,然后笑着说:“总理啊,你挨整啦,听说他们整得你不亦乐乎啊。”又指着在座的王、唐说:“现在的小将不好惹呢。”“把他们提起来,整了你自己,也整了我。”(《毛泽东传》)有一本书上说:“毛还叮嘱要把他的话写进记录里去。一个小人物说:‘主席,不能啊,你的这段话,不能写进记录。’主席还是坚持说:‘写上,写上,就是这样。’”(《从“童怀周”到审江青》)

是否此事起作用,不敢妄测,但从此以后,王、唐和周恩来的确走得越来越近了。在周、邓和江青的斗争中,王、唐可以说是配合默契。当然,这也和毛决心起用邓,有意识地疏远江青有关。

1974年3月20日,毛泽东通过王海容转告周恩来,提议邓小平担任出席联大特别会议代表团团长,外交部为此打了报告。江青找到王海容,要她收回报告,王坚决拒绝。江又打了几次电话给王,王寸步不让,江气得破口大骂。周恩来让王、唐把政治局会上江青的态度报告给毛泽东,毛致信江青:“邓小平同志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江青讨了个没趣。

10月17日,江青为“凤庆轮事件”大闹政治局,18日王洪文去长沙告状。19日周恩来在医院对王、唐说:“经过了解,事情并不像江青等人说的那样,而是他们四人事先计划要整小平同志。”20日,王、唐根据周的意见向毛作了汇报,毛很生气,要她俩转告周:“总理还是我们的总理,邓小平做第一副总理兼总长。”据纪登奎回忆,总理说:“告状没告下来,给了三个职务。”

11月12日,毛泽东和邓小平谈起10月17日会议的事,说:“(江青)强加于人哪,我也是不高兴的。她们(指王、唐)都不高兴。”

11月19日,江青要王、唐转告毛泽东,让王洪文当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毛听后说:“江青有野心,她是想让王洪文当委员长,她自己做党主席。”

1975年初,四届人大后,江青把王、唐找去,把几乎所有的政治局委员大骂了一遍,并要她俩把意见报告给毛泽东。毛听后说:“她看得起的人没几个,只有一个,她自己。”她俩问:“你呢?”毛说:“不在她眼里。”

5月27日和6月3日,邓小平主持政治局会议批评四人帮。6月27日晚,周、邓在305医院和王、唐长谈,要王、唐把会议情况报告毛泽东。事后,毛对邓说:“他们几个人现在不行了,反你、反总理、反叶帅,现在政治局的风向快要变了。”

据《周恩来年谱》,周在305医院住院期间,共约见中央负责人五十余次,其中约见王、唐就达十余次,有几次还进行了长谈。直到去世前,1975年12月的一天深夜,总理还约见王、唐,面色凝重地对王、唐说:“主席讲‘江青有野心’这句话,你们都听到过的,当时你们在场,你们要做历史的见证人。”王、唐含着热泪默默地退出了病房。(《周恩来临终嘱托:要见证“江青有野心”》)

有了这样一段经历,王、唐一方面和江青结下了梁子,一方面也使毛泽东在下决心批邓(亦即批周)后,无法再使用这两位联络员。1975年10月,毛泽东对毛远新说:“你不要回沈阳了,留在我身边做我和政治局的联络员吧,那两个‘小耗子’跳船了……”(《关于毛远新的几件事情》,载《问史求信集》。)毛甚至“还叫毛远新收回了存放在这两个小人物处的亲笔手稿”(《从“童怀周”到审江青》)。毛远新和江青的关系可非同一般,他叫江青“妈妈”。深谙高层内幕的章含之,正是在知道这些情况后,才拉着乔“拼命一搏”,跳上了江青这条船。

其实,王、唐虽然失去了联络员身份,但还是要紧跟毛主席批邓的。所以毛希望江、章和王、唐能携起手来共同批邓。接到章的告状信(注意,不是“借刀杀人”那封,章在书中有意把两封信混在一起谈)后的1975年12月12日,毛当着章、乔的面对王、唐说:“你们是造反派,原谅原谅老家伙,高抬贵手!不要动不动就叫滚蛋!”毛的意思很清楚:都是自己人,要团结起来。可章含之却认为是自己告状成功,于是再接再厉。天安门事件后,1976年4月26日,章含之通过江青又送上一封信,密告王、唐受邓小平指使,传递康生的话,说江青是叛徒。章在信中说,这“矛头是对着主席的”。殊不知,王、唐去见康生,是经过毛泽东同意了的,所以毛在信上批示:“借刀杀人!”毛远新也在电话上批评乔冠华:“转移批邓方向,打内战。还想利用中央帮你打内战。”如此简单明了的事,章含之竟百思不解,说什么:“至今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样一出戏。”局外人看了,只会哑然失笑。

实际上,江、章、王、唐倒的确是在“70年代扑朔迷离的政治生活”中,上演了一幕发人深省的大戏。

(责任编辑:张海潮)
 

实时热点

  • 排名
  • 关键词
  • 搜索指数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