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八路军为左权复仇:用匕首全歼日军一个小队

2016-04-08 11:18:11  内蒙古日报    参与评论()人

八路军为左权复仇:用匕首全歼日军一个小队

抗战时日寇特别挺进杀人队

1942年,日军在大规模扫荡的配合下,派出两支挺进队企图破坏八路军总部刺杀八路军重要领导人。八路军总部在成功组织突围的过程中,也蒙受了一些损失,其中包括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就在此次突围中牺牲。当年年底,八路军选派精兵强将组成暗杀队,如神兵天降,只用匕首便手刃了日军挺进队。

日军挺进队向八路军总部袭来

5月1日,日军以5万余兵力对冀中区实行“铁壁合围”。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提出:破坏中共组织,中枢机关乃为至要,应尽量逮捕其主要人物。他们将目光从冀中又转向了太行山。日军第1军司令长官岩松义雄费尽心机,制定出“C号作战计划”,决定集中所属各兵团主力3万余人,从15日开始,进攻太行、太岳,对八路军和一二九师首脑机关实行袭击。岩松从日军精锐部队第36师团挑选了两个联队,组成两支挺进队,每队含4名军官,100名士兵,每队还配有20名伪军骨干加入,担负执行特殊任务。一支叫益子挺进队,由步兵第223联队益子重雄中尉为队长,其任务是破坏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左权等;一支是大川挺进队,以步兵第224联队大川桃吉中尉为队长,任务是破坏一二九师师部,刺杀刘伯承、邓小平等。这些敌人身穿八路军军服,配发了便衣和雨衣,全副武装,携带电台和信鸽,携带八路军首长的照片和履历,均在夜间活动,有时不惜攀登岩石、绝壁。

彭总率先向北山口冲去

总部最近接到的情报引起彭总注意,这些情报是:“一名'八路军战士'在小曲峧村帮助'土改',被当地群众识破系日军特务化装而成后逃跑。”“一名民兵在桐峪西北老林圪洞附近发现一支来路不明的武装队伍,身着便衣,携带小型电台,约有100人,后去向不明。”“黎城、涉县发现一支自称是八路军新6旅的部队,每人手里都有八路军首脑的照片、简历和我兵力部署图。”“潞城发现一支部队,身着便衣,面涂褐色,自称是我党政军工作人员,自带数日粮秣和雨衣行囊,脚穿草鞋,背大背包,不走大路,不生火做饭,不宿庄住店。”“武安发现一支'八路军部队',或分散,或潜伏于大道两侧之麦地、窑洞、山谷内窃听电话,或捕我单个行走人员询问地址,或用小型电台侦察报告我军动向。”种种迹象表明:的确有一支或一支以上可疑的“八路军”小分队在太行山谨慎行动。

随后,彭总指示各军区情报系统开始声东击西,散布各种假情报,造成八路军总部西撤武乡的假象,掩护总部向北转移。

5月24日夜,云幕低垂,星月无光。八路军总部机关开始转移,由于机关庞大,还有许多妇女和老人,加上后勤部队携带骡马辎重行动,物资过多,翻山越岭,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摸黑移动,行动迟缓,未按原计划分路进行,一夜只走了20多里路。至25日拂晓,总部司、政、后、北方局机关和特务团的1万多人、上千匹牲口,不期同时进入麻田东北部的南艾铺、窑门口、偏城地区。情况对我军十分不利。

开始进行转移时,担任八路军前总情报处一科(派遣)科长的林一和战友们每人带着文件箱、行李、马匹,向南艾铺和十字岭走去,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接近南艾铺天已微微亮起来,不知是谁的命令,炊事员在村外山沟里支起大锅,煮了一锅小米稀饭。大家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估计不足,还没有来得及吃饭,日军的数架红头飞机在头上掠过,狂轰滥炸,机关炮扫射的子弹打在山岩上,溅起层层白烟。正当队伍一阵慌乱人们四下躲藏时,东西两侧的山岭上响起敌人的枪声,敌人在山下号叫着向十字岭山上冲来,总部机关中了日军的埋伏。总部首长彭德怀同罗瑞卿、左权等人商定,总部直属队和北方局向北突围到太行2分区;野政到太行6分区。下达突围命令后,彭总纵身上马,挥手高喊:“马上按指定方向突围!”率先向北山口冲去。

袭击造成的惨重损失

林一和战友们迅速将文件箱和行李扔到村里的枯井中,上面又盖了许多树枝和树叶。为了缩小目标,他们分散开,几乎与日军擦肩而过。冲到山脚下时,日军已经到了山顶,哇啦哇啦叫着向山下胡乱射击,子弹就在身边将地面打得火星四溅。林一藏在树枝下丝毫不动,由于天色已晚,日军不善夜战,胡乱打了一阵枪后,就撤走了。

夜幕降临的时候,独自一人的林一遇见了彭总夫人浦安修和另外两个男同志,和他们结伴摸黑走了很久,看到山坡上有一个小洞,爬进一看,是当地老乡放羊避雨的洞子,他们四人挤进去,在这个狭窄的洞中待了一夜。

第二天是26日,天还没有完全亮,他们走出洞外,顺着山坡走,远远观察村子里的动静,见到有几个人来来往往,不像农民,也不是军人,估计不是好人。为了安全起见,林一他们没有进村,仍旧返回洞内。事后得知:日军潞安特务机关截获我军一二九师“左权阵亡”的电报后,命令益子挺进队返回十字岭到处挖,到处找,终于挖出左权的棺木,并给遗体拍照,将相片刊登在日伪报纸上。

第三天是27日,弄清敌人已经撤走,他们开始向村内走去,恰巧碰上八路军总部派出的搜寻队,把他们带回了总部集合地。

这次袭击造成的损失是惨重的: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被俘后在太原监狱牺牲,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总部通讯科科长海凤阁、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北方局调研室主任张衡宇和全室十余名工作人员牺牲,朝鲜共产党的领导人金白渊亦在突围中不幸牺牲。

27日拂晓,延安接到一二九师发来的电报,得知左权阵亡。毛泽东在极度悲哀中复电,提出为安全起见,考虑将八路军总部机关移到晋西北去的意见。但是,彭德怀坚持要留在晋东南,中央综合考虑后予以同意。

暗杀队用匕首全歼日军挺进队一个小队

当年的腊月,我军情报系统得知:春节时益子挺进队有一个小队要在祁县参加庆功会。在这里笔者多说一句,由于日伪频繁的“扫荡”,祁县的环境非常恶劣,我们的县长、独立营营长、公安局局长等先后叛变投敌,而这些叛徒就在县城公开替日伪做事,祁县的党政机关不得不移到榆社办公。留在县里的情报人员都是林一派遣进去的,分别与林一保持单线联系。林一马不停蹄赶到祁县,把掌握的情报向时任祁县抗日政府县长29岁的共产党员刘秀峰交底,任务是摸清宴会时间与地点;设法将我军暗杀队人员带进城;为暗杀队提供匕首,不响枪完成任务。

彭总亲自指定总部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31名指战员,由参谋处参谋刘满河负责,经过严格训练后,伺机行动。机会终于到来。大年三十晚上,刘满河经过化装,带人大摇大摆进入大德兴饭庄,有的化装成朋友异地重逢,有的化装成商人洽谈生意,有的化装成跑堂的忙前忙后,分别贴近布置在益子挺进队队员周围。

当晚10点,以刘满河摔酒杯为号,暗杀队队员们亮出匕首,同时动手。日军特务们喝得酩酊大醉,毫无戒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发生得这么快,更没有想到,他们的对手竟敢来到日军的据点里面,找上门来和他们算账。清醒过来的日军特务开始反抗,桌子、椅子、盘子……凡能拿到手的东西都成为他们反抗的武器,整个饭庄打成一团。我军战士机智勇敢,个个身手不凡。过了不到一袋烟的工夫,日军特务被全部杀死,头颅被砍下装入面口袋。刘满河一挥手,下达了撤退命令。时隔一日,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等地分别挂出日军益子挺进队队员的人头。

八路军在祁县暗杀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行动,引起益子挺进队其他特务的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继续追杀,日军第1军司令岩松义雄经请示华北方面军司令冈村宁次同意后,下令解散了益子挺进队。

(来源:内蒙古日报)

(责任编辑:汤鹏霏 CM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