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合水之役:解放军步兵与“马家军”骑兵的血腥较量(2)

2015-06-25 11:31:51    人民网  参与评论()人

从我军角度来说,当时我军在西北地区的野战部队兵力满打满算只有7个旅,16178人,算上地方部队和后勤部队也不过两万余人,再加上武器装备差、弹药奇缺、后勤补给困难等因素,敌我力量极其悬殊。

利用青宁“二马”与胡宗南之间的矛盾,达到分而破之的目的,是彭德怀最为关心的问题。他经过深思熟虑,制定出了一个大胆的策略,即“吃胡看马”、“先胡后马”。集中大部分兵力,先将老对手胡宗南部作为正面战场的主要目标,从多方面对骄横的胡宗南部实施致命性的打击,然后再集中力量解决青宁“二马”,从而实现防止敌军联合,最终将其各个击破的战略计划。

遵循着这一战略指导思想,西北野战军主力在彭德怀指挥下,采用围点打援、运动中消灭敌人等战术原则,短短数月间便连续取得青化砭、羊马河、蟠龙等战役胜利,使胡宗南在西北的军事力量遭受惨重打击。

但就在彭德怀集中力量消灭胡宗南部的同时,“马家军”趁西北野战军无暇西顾之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相继占去了陇东地区的合水、西华池、曲子、环县、庆阳5个城市,陇东百姓遭到“马家军”的残酷掠夺和屠杀。“马家军”还借机大肆扩充武装,马步芳派韩起功到临夏等地大肆抓兵,新编为一二九军;下令在青海农业区强征新兵1万名,在牧区征马1万匹,开赴陕北前线;在平凉、西峰镇强征新兵2.5万多人。一时间,“马家军”实力极速膨胀。

也就在此时,鉴于胡宗南部收缩集中,不易寻找战机的新情况,彭德怀也将西北战场上对敌作战的主要矛头指向了恶贯满盈的青宁“二马”,他向中共中央提交了西出陇东鞭抽“二马”的作战计划。

出击陇东,彭德怀颇费了一番心思。此时的青马整编八十二师师部统辖下属第一○○旅分驻西峰、宁县;整骑八旅分驻庆阳、合水、西华池地区;骑兵二旅在悦乐、阜城。宁马整编八十一师的六十旅在环县、蒋台,三十五旅则在羊圈山,整十八师分驻三边。针对“马家军”的分布情况,彭德怀制定了先打骑二旅和骑八旅,再打一○○旅的计划。

计划获批准后,西北野战军便在彭德怀率领下,兵分三路,自安塞西进。西野一纵为右路;新四旅为中路;二纵及教导旅为左路。其中左路部队任务最为艰巨,因为他们肩负的任务是围歼青马在合水的部队,并消灭可能增援的青马之一○○旅。对于此,彭德怀甚至想得更远,在1947年5月28日向中共中央汇报部队动态的电报中,彭德怀、习仲勋曾联名报称:“(合水)得手后定会引起二马调动,再集中兵力作战。”

在彭德怀指挥下,西野部队迅速突破陕甘两省边界,到达陇东的怀安、悦乐、合水一线。右路和中路两部进展较为顺利,很快就拿下了蒋台、悦乐,消灭了宁马整编第八十一师六十旅二七九团(欠一个营)和青马骑兵第二旅三团的5个连队,俘获马鸿逵的女婿上校团长马奠邦,以及少将副旅长陈应全,但左路二纵及教导旅却碰到了硬钉子,仗打得极为惨烈。

当时,西野左路军以王震指挥的第二纵队为主力,5月28日接近合水。二纵遂决定以三五九旅攻击合水,独四旅与教导旅打援。然而,教导旅前卫团刚到达合水以东10多公里的罗儿塬蒿草铺,便与青马整编骑兵第八旅警戒部队遭遇,双方立即展开了异常惨烈的战斗,我军损失较大。

29日凌晨4时,在旅长郭鹏部署下,三五九旅第七一七团开始向合水西北展开进攻,七一八团和独四旅第十二团向合水东进攻,七一九团作为攻城部队的预备队。29日中午,三五九旅七一八团和独四旅十二团先后占领了合水东部和南部诸高地,下午,七一八团杀入合水东关,守军退入城垣负隅顽抗。但七一七团却打得很不顺利,甚至预备队七一九团投入战斗后亦无法改变战局。当时我军按以往的作战方法,凭刺刀手榴弹逼近敌人的外壕前沿,但狡猾的“马家军”却早有埋伏,待我军攻击部队端着刺刀冲至近前时,预伏在暗道里的敌人突然出其不意地杀出来,我军指战员立足未稳,而“马家军”却个个精熟刀法,就这样,七一七团和七一九团不久便因伤亡过大撤出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