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备降成功的川航英雄机长 曾是人民空军的一名老兵

2018-05-15 13:41:30  军报记者    参与评论()人

机长刘传健在备降成功后被网友们称为“中国版萨利机长”

“当时飞机的时速超过800公里,又在万米高空,空气非常稀薄,最严重的还是失压问题。我脑子里,

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尽力操纵飞机,安全备降。”——机长刘传健

事件一发生,就有网友猜测,机长可能曾是位军人↓↓↓


经媒体多方查证,这位中国英雄机长的确是一名转业军人。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到川航工作,有几十年的飞行经验。

为此,5月14日下午,记者专访刘传健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期间战友赵先生,得知重庆人刘传健曾历经三道关卡、全优毕业成为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的飞行教员

在5月14日的突发事件中,刘传健为何能如此沉着地处置迫降?

全优毕业,执教飞行学院多年

上世纪90年代初,刘传健成为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的一名学员。赵先生回忆道,从1995年开始,他经常和刘传健一起打篮球。虽然刘传健不算太高,但一直打前锋的位置,赵先生评价其灵活多变反应敏捷。篮球场上,他有惊人的弹跳力,协调性也非常好,每次上篮时,两三个人都防不住他:“他爱锻炼,打前锋位置需要胆子大,敢冲敢闯。再加上飞行员训练,心理素质也比较好。我觉得,这跟他今天能够迫降成功有直接关系。”

赵先生说,刘传健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给人印象除了个人飞行技术非常好以外,还有责任心强、爱学习、对人有礼貌。重庆人的外向开朗在刘传健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经过几年的努力,1995年,刘传健成为空军第二飞行学院一名飞行教员。从学员到飞行教员,要经过哪些程序呢?

赵先生介绍到,成为飞行教员的第一道关卡首先就是要成为一名飞行学员,其次是对身体素质、政治素养要求、文化等方面的要求缺一不可。赵先生进一步补充说,进入了飞行学院,也并不意味着就可以留下来。“学员有70%的淘汰率,有时候进来二、三十个人,最后可能只有一、两个人能留下来。”成功留下来的学员,也需要每一个科目都拿到5分的满分,才能成为一名飞行教员,“这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桃一的,他就是一名全优学员!”

创造奇迹,更重要的是意志

赵先生说,在空军第二飞行学院的飞行学习训练中,每一个学员都要进行特情处置训练,其中玻璃爆裂后如何处置是必训科目。作为教员,刘传健在执教多年的过程中,带很多学员进行过这样的训练,为他今日处置民航飞机突发事件打下了基础。

初教-6,是空军第二飞行学院进行飞行训练时,常用的一款螺旋桨初级教练机,长期服役于中国空军及地方航校,是中国空军初级教练机主力机型。刘传健执教期间,常用这款飞机进行特情处置训练,飞行过程中,机舱顶的玻璃会突然向后滑落:“这就是假装玻璃爆裂。”每一个学员的训练周期为一年,在这一年中,这样的演练至少有一两次。执教多年,刘传健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训练。

但是,赵先生很严肃地说,5月14日刘传健处理前挡风玻璃爆裂的情况,与训练时完全不同。因为初教机的飞行速度一般为200公里/小时,进行特情处置训练时,时速会降至100公里/小时左右;“这跟高速路上100多公里,你打开窗户也没事是一样的。”

当刘传健在空中驾驶客机遇到突发情况时,除了速度至少有600-700公里/小时之外,强大的气压和超低的温度(零下40-50摄氏度左右),赵先生认为能成功迫降是一个奇迹:“那个时候连眼睛都是睁不开的。我们搞过飞行的人都知道,最重要的是意志,就是告诉自己,我今天,就是要把这个飞机飞下来!”

机长刘传健还原事发情景

瞬间失压、低温…操作极其困难

记者:刘机长好,你现在身体好吗?

刘传健身体没有感到明显不适,接下来公司还会组织进行一次全面的体检。

记者:一些业内人士说这次备降非常难?

刘传健非常难的一件事,不是一般的难。飞行途中座舱盖掉落、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的情况下,会对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风挡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零下20~30度左右(监测显示,当时飞机飞行高度为32000英尺,气温应该为零下40度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

在驾驶舱中,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你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记者近万米高空,氧气也非常稀薄吧?

刘传健跟客舱一样,驾驶舱失压后,会自动脱落氧气面罩,缺氧问题不大。驾驶舱和客舱是密封隔绝的,因此失压、降温没有对乘客造成影响。

玻璃突然爆裂,副驾身体飞出去一半

记者:事发时有什么征兆吗?

刘传健:没有任何征兆。

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像在—40℃以200公里时速狂奔时伸出手

记者:是怎样的困难法?

刘传健: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你要知道,当时飞机的速度是八九百公里(每小时),又在那么高的高度。我给你打个比喻:如果你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哈尔滨大街上,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狂奔,你把手伸出窗外,你能做什么?

记者:我听说发出了7700的指令?

刘传健:是我发的,在下降时候发的,发生了故障马上就要发这个,相当于是表示“现在我需要帮助”,管制台会看到它,知道大概的情况,发生了一个怎么样的问题,键盘输入数字(发出指令)。

自动驾驶失灵,方向、航向全靠人工

记者: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方向、航向、返航机场的位置等等?

刘传健:是的,完全是全人工操作,目视靠自己来判断。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但由于自动驾驶完全失灵)其他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记者:返航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

刘传健: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要先减速迫降,而在紧急高度下降,噪音极大,自动设备不能提供帮助。

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返航迫降。

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

记者:从飞行数据上可以看出,事故发生后,紧急下降分了两个阶段:一是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二次是从24000英尺高度下降到着陆。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刘传健:因为当时(飞机)的速度非常大,噪音也很大,必须要进行减速。直接下降的话,会造成机上人员的伤害。

网传飞机爆胎?机长:没有的事

记者:今天早上的天气情况怎样?对这次紧急迫降是否有影响?

刘传健:天气帮了很大的忙。今天早上几乎无云,能见度非常好,如果是伴随降雨或者天气状况不好的话,后果无法预料。

川航英雄机长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