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山西沁水发现疑似侵华日军盛装生化武器的瓷罐

2018-05-11 11:11:41    海外网  参与评论()人

2014年,在沁水县十里乡西峪村,晋城市传统文化促进会人员发现了一个黑色的柱形瓷罐。虽然罐体出现破损,但罐体形制轮廓基本保存完整,其顶部有一颗五角星,“乙第一八二四部隊”几个繁体字环状弧形其周围。

今年4月6日,在西峪村,沁水县委、县政府及晋城市传统文化促进会等单位,为开国中将周希汉在抗日战争中夭折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墓碑举行揭碑仪式。仪式结束后,该协会负责人杨兴瑞、元小爱等人又想起在村里发现的那个写有奇怪字样的瓷罐,“瓷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经过多方求证并通过与网上图片比对,这个在沁水县十里乡西峪村发现的不起眼的黑色瓷罐,极有可能是侵华日军生化部队使用的盛装生化武器的瓷罐。

01发现一个奇怪的“陶瓷罐”

5月8日,晋城市传统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元小爱回忆了当年发现这个陶瓷罐的经过。

2013年4月11日,由国家广电总局电影频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的电影《战将周希汉》,在阳城县北留镇史山村开机。担任影片制片人的元小爱从周希汉之子周太安赠送的《周希汉中将》书中得知,在抗战时期,周安太有一对未满两个月的双胞胎姐姐夭折在沁水。

2014年间,受周太安委托,杨兴瑞、元小爱等人数次前往八路军129师386旅驻地——沁水县十里乡西峪村,寻找周希汉将军在抗日战中夭折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埋葬地。

在西峪村,当年周希汉等人居住过的王家院楼上,杨兴瑞、元小爱等人发现许多在抗战中留下的“老物件”。


当时的情形,元小爱历历在目:“有木质饸饹床、木勺、桌、椅、杆秤、纺花车、汽油桶、筷筒、钢盔、日军刺刀、子弹等。”当时,放在木桌一侧角落下的一个破损黑釉瓷罐,也引起众人的注意。布满灰尘的瓷罐顶部出现缺口,其顶部中央有一颗五角星,周围自左至右有“乙第一八二四部隊”字样。这个陶瓷罐高27厘米,上圆面直径33厘米,下圆底直径31厘米,罐底无字。当时,由于罐体破损瓷片找不到,所以无法判断罐顶是否还有其他字体缺失。

当时,前往西峪村是为寻找周希汉将军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埋葬地,所以围绕瓷罐产生的疑惑暂且搁置下来。

02这个神秘容器究竟是做什么的

虽说时隔三四年时间,但“瓷罐究竟是做什么用的”的疑惑,始终在元小爱等人的脑海里困扰。

元小爱无意中在网上发现了一条消息。这是2014年9月17日《黑龙江日报》的报道:为纪念“九一八事变”83周年,由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联合四川建川博物馆共同举办的“为了和平收藏战争”抗日战争专题展览在“七三一”陈列馆举行。在当天的展览开幕式上,四川建川博物馆向“七三一”陈列馆捐赠了二战历史文物70件,其中包括日军一八二四细菌部队所使用的瓷罐等物品。

黑龙江省“七三一”陈列馆板房的侵华日军生化瓷罐半岛网资料图

黑龙江省“七三一”陈列馆板房的侵华日军生化瓷罐半岛网资料图

这条消息中出现的“一八二四”“部隊”“瓷罐”等几个关键词,让元小爱感到很熟悉:“这不是与在西峪村发现的那个瓷罐吻合?”

经过一段时间的走访、核查,并通过与网上相关图片的比对,杨兴瑞、元小爱等晋城市传统文化促进会人员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瓷罐极有可能是日本侵华期间使用过的化学武器专用容器。

在西峪村发现的侵华日军使用的生化武器瓷罐

在西峪村发现的侵华日军使用的生化武器瓷罐

据查证,“乙第”通常是用在二战时期的日军部队番号中。一般来说,甲种部队是正规军,乙种部队是辅助军。“乙第一八二四部队”,就是乙种第一八二四部队,是日军在中国北方活动的一支细菌部队,主要负责投毒和使用化学武器,专门研制化学武器。

如此说来,在西峪村发现的这个瓷罐,可能就是当年这支部队用来盛装化学毒气或细菌使用的器物,然后运至中国各地战场投放使用的。

03外形一致的日军“陶罐”国内出现过

在山西,发现侵华日军使用过的毒气、细菌等生化瓷罐并非仅此一例。

据2015年5月26日《山西日报》报道:2015年5月11日下午,祁县摄影爱好者冯静武、安喜频在该县来远镇盘陀村发现一个侵华日军使用过的毒气瓷罐。该罐为一个黑釉瓷罐,上为圆面,非常清晰地弧形写着“乙第一八二四部隊”,中间有一五角星图案,旁边有一个直径4厘米的圆形小口。此罐高27厘米,上圆面直径33厘米,下圆底直径31厘米,罐底无字。在写有“部隊”字样一边,从上到下破损一块约15厘米宽的缺口,破损瓷片未找到。

祁县来远镇盘陀村发现一个侵华日军使用过的毒气瓷罐

祁县来远镇盘陀村发现一个侵华日军使用过的毒气瓷罐

 

相关新闻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