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情报 > 台海情报站 > 正文

蛰伏藏华!完成从“精舞”到“精武”的转身

2018-04-24 14:16:37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猝不及防,“舞王”成了个“老新兵”

盯着训练场上的赵思男,旁边的张干事开了口:“那不是之前晚会上跳舞的那个兵吗?跳得很不错呢。”原来真是个练家子!

赵思男毕业于成都体育学院体育舞蹈专业,“半路出家”的他高二才开始接触舞蹈,却在艺考时取得了河北省第16名的好成绩,可以说是个天才了。赵思男带着一丝小满足跨进了大学的校门,却迎头赶上了现实泼给他的一盆冷水。面对相当一部分“科班出身”的同学,他没有什么优势可言,所以分班时毫无意外地被分到了二班。所谓“知耻近乎勇”,小男生心中不服输的小火苗就此燃烧了起来:找同学上小课、下狠心加倍练、一天打湿几套练功服、关节练到一直是肿的……赵思男这么没日没夜地练着、努力着,直到一丝亮光拨开云雾照向了他——半年后的一天,老师在课上宣布:“赵思男,以后到一班上课。”从这以后,他在体育舞蹈十项舞的道路上飞速前进着,伦巴、恰恰、牛仔、桑巴……都被赵思男逐一“收入囊中”,他成为了一个全能的“舞王”。本该在舞蹈的职业道路继续走下去的他,却在毕业季突然做出让人匪夷所思的决定:入伍参军!

步入军营,部队的生活有苦有甜,也有他甩不去的尴尬。1994年出生的赵思男在军营外还是个才毕业的“小鲜肉”,而在军营里面,面对那些98、99年出生的新兵以及没有他年龄大的班长,赵思男猝不及防地变成了一个“老新兵”。

刚来到新兵连总是不适应的。可是与其他新兵“吃不了苦”、“想家”之类的状况比起来,赵思男的不适应还蛮奇特——他晚上醒来总会恍惚: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上面为什么还有一张床……不知过了多久,赵思男的“恍惚”终于过去了,却又迎来了“内心的狂想”。原来,赵思男本来是被分去当伞兵的,最后却不知为何分来了卫戍区。或许是因为对蓝天的向往,又或许是因为对如今枯燥生活的不满,他总在心里把现实的生活跟自己想象中的伞兵生活作对比:我如果是伞兵,现在应该在跳伞;我如果是伞兵,就不会坐在这里上教育课;我如果是伞兵……

又不知过了多久,赵思男从自己的“狂想”中回到了现实,慢慢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金子在哪都发光,不论在哪里当兵都要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

挣扎蜕变,他想要换掉自己身上的“标签”

“新兵里最年长”、“大学生士兵”、“跳舞跳得好”……这些都是贴在赵思男身上的“标签”。因为这些“标签”,赵思男在连队里可以说是个名人了。也许有人羡慕着赵思男的“出名”,可他们并不知道赵思男本人却有着自己的小挣扎。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