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底层页面 > 正文

从眺望到俯瞰 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2017-10-31 15:00:27    中华网军事  参与评论()人

请点击按钮播放音频

2012年9月20日,是我告别飞行生涯的日子。南昌故地重游令我唏嘘不已,8年前,我被领导选为“猎鹰”L-15的首席试飞员,但年底的一纸调令使我与猎鹰擦肩而过。

8年之后,我试飞生涯的告别飞行将在“猎鹰”完成。“猎鹰”飞机的总设计师张弘是我的老乡,一见面我就向他提出一个小小的请求,我说我想了解强-5飞机的研制历史,看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我说:“这与我童年的一个梦想有关。”

从眺望到俯瞰 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儿时,飞翔的梦想就像一枚青橄榄,坚硬而又酸涩,我的家乡在杭州西子湖畔,那时的天空中时常有战鹰呼啸而过。

记得5岁那年,一架异样的飞机从我的头顶上飞过,那是一架我从没有见过的飞机,它飞的太低,连飞行员头盔上的红五星都清晰可见。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一架强-5飞机。这一幕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一个梦想的种子——长大后我也要当飞行员!

说道强-5还要从上世纪50年代说起。1951年4月份,中国的航空工业正式起步了,但直到1956年7月,我们才有了第一架真正的国产战机——歼-5飞机。

1958年3月,空军司令员刘亚楼提出研制一种比较先进的强击机,由于保密的原因飞机型号定为雄鹰302。以总设计师陆孝彭为首的团队大胆提出了锥形机头、两侧进气、峰腰机身的独特外形。然而这个充满创意的设计却遭到了非议,说它是“四不像”。1961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上,强-5飞机被“打入冷宫”,研制团队由原来的100多人缩减为13人。然而陆孝彭没有放弃,他带领团队在简陋的车间里敲敲打打,硬是把强-5飞机造出来了。1963年10月24日,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到南昌飞机厂检查工作,当看到强-5飞机时他被深深地震撼了,他及时向空军和中央首长报告了情况,强-5飞机终于“起死回生”。

1965年6月4日下午,试飞员拓凤鸣冒雨完成了强-5首飞;1966年2月,强-5飞机在北京南苑机场为叶帅等中央领导做汇报表演。看完表演叶帅激动地说:“这个飞机是我们自己设计的,是好的,你们是成功的。谢谢你们!各军区的同志谢谢你们!”1972年1月7日,强5甲型机由飞行员杨国祥驾驶,在罗布泊成功进行了核武器投放,强-5飞机成为我国第一架具有战术核打击的战机。

到目前为止,强5和歼8原型机是仅有的两种我没有飞过的国产战机,然而,作为一名试飞员我对这两款飞机和它们的研制者充满着崇敬之情,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航空事业艰难爬升的岁月。

1982年,我的飞翔梦意外地提前实现了。因为在北航第一年的学习中成绩优异,我被评为北京市三好学生,从而获得了参加航空夏令营的机会。为了这一天我等得实在太久了。

从眺望到俯瞰 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为了能当上飞行员,我从8岁就开始在西子湖畔跑长跑,就因为飞行员叔叔的一句话,他说:要当飞行员就要每天跑一万米。初中那年我终于第一次跑完了10000米,我也迎来了第一次招飞体检,或许是因为跑步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我比同学矮了很多,结果在体检的第一关我就被淘汰了。

高中那年我长高了,而且在毕业的招飞体检中冲过了所有的关口,可是因为名额限制,我再一次与飞行擦肩而过。在青岛郊外的滑翔机学校里,我们这些来自北航的16名同学有幸登上了解放-5型滑翔机,我完成人生的第一次飞行。每天的学习飞行之余,同学们谈论着国内国外的航空消息,聊得最多除了正在立项的歼-10飞机,就是刚刚引进的英国“斯贝”发动机。

当时,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成为一名空军试飞员。1984年北航毕业,我体检合格成为一名飞行员,和其他28名大学生学员一起来到了河北涿州的空军第六飞行学院。1986年毕业时,我成为同期学员中仅存的2名,其他同学都因为各种原因淘汰了。

我满怀信心来到部队,我相信自己是王牌飞行员的料子,我自信满满甚至开始有点骄傲了,就是这小小的骄傲,让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87年2月19日,在执行一次高难的超音速双机编队时,我因为听错口令与战机相撞,飞机双双坠毁在云南大山之中,我和长机飞行员跳伞成功,但我却因为坠入无人居住的山区,在荒野中艰难跋涉6个小时,是一位彝族小孩尹正海救了我,否则我可能就永远告别飞行了。

2016年6月,我在网上登出了寻人启事,想要寻找当年救我的彝族小孩。网络的力量是无穷的,4天以后尹正海就找到了,6月4日,在国内多家媒体的见证下,我奔波2000多公里,终于在我当年跳伞的那个彝族村庄-雷稿村见到到当年的救命恩人—尹正海,中央电视台对此进行了全程直播。

经历了人生的低谷我没有跌倒,而是艰难地爬起来,在我诚恳的请求下,在各级首长的关怀下我终于重返蓝天。1989年9月,我从108名飞行员中脱颖而出,成为仅存的14名飞行员之一,我们来到阎良,成为中国试飞员学院的第一批学员。

当我成为一名试飞员接触的第一台发动机不是“斯贝”,而是我们国家第一台自主研制的涡喷发动机“昆仑”。

1997年,发动机试飞开始了,迎接我们的是一次次惊险的停车。因为成功处置17次空中发动机停车,我的战友邹建国获得了“空中起动大王”的称号。2002年“昆仑”发动机终于完成试飞成功定型,它标志着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具有独立研制战机发动机能力的国家。

然而发动机的研制和试飞并非一帆风顺的,在国产战机“枭龙”的试飞中,试飞英雄梁万俊突遇发动机停车的重大险情,驾驶飞机成功迫降。梁万俊被中央军委授予试飞英雄的称号,2004年在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评选中,梁万俊以最高票数当选。

2009年3月,突然传来歼10发动机空中停车,迫降成功的消息。因为事发部队有我带飞过的歼-10飞行学员,而我最看好的就是李峰。果不其然,驾驶歼-10成功迫降的就是李峰,他成为我国驾驶三代战机迫降成功的第一人。

从眺望到俯瞰 试飞员眼中的国家天空

令人遗憾的是李峰迫降的数据全部丢失了,为了破解歼-10飞机停车迫降之谜,我来到了桂林空军部队,走访了机务人员、指挥员、飞行员和飞机设计师的近百人,取回了厚达半米的第一手资料。我买了2箱方便面和矿泉水,然后把自己关在飞行员宿舍。18天后我终于走出了宿舍,交出的是一份87页的数据分析报告,这是我国第一份三代机停车迫降数据。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今日点击排行

    本周点击排行

    本月点击排行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