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视频|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支持后辈不遗余力的敬爱师长:沉痛哀悼荣维木先生

范国平 2017-03-15 09:04:01

支持后辈不遗余力的敬爱师长:沉痛哀悼荣维木先生

荣维木先生走了,走得太快!我又失去了一位敬爱的师长。

得知荣老师生病是在2016年7月底,我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当时临近傍晚,我在小区楼下的小亭子那边打电话问候荣老师,头一句话:“荣老师,您最近好吗?”这样的问候,也是时常和荣老师通话的我的习惯性开头语了,一般而言,荣老师会回答:“国平啊,挺好的,你有什么事吗?”没想到荣老师却回答我:“我最近不太好!”荣老师语气平静地告诉我,他查出肺癌了,而且是晚期,已经转移到脑部了。他说话几乎和平常一样,吐字清晰,中气还很足。我安慰荣老师,请他安心调养,多吃东西,心态要积极。荣老师说,他吃东西不受影响,心态也挺好的。电话最后,我跟他说,我来医院看看您吧。他随后告诉我,他在北京医院的房间号。

7月31日上午十一点多,我到北京医院的病房看望荣老师,并送上一点心意。当时师母和荣老师的女儿也在。他行动自如,看上去精神挺好的,脸庞也并不显瘦削,不过稍微有一点憔悴。他坐在病床上,我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他把病情和治疗详细地告诉了我,由于我家中有两位亲人得过癌症,接受过治疗,我把自己对于癌症治疗的感悟告诉给荣老师。我宽慰荣老师,现在医学发达,请他好好地配合治疗,并嘱咐他一定要多吃东西,为身体储存能量战胜病魔。荣老师跟我说,他生病了哪些老师前来看望,还谈到了步平老师,他当时说,步老师身体一直挺好的,没想到查出来就是大病。我赶紧安慰他,您的病和步老师的不同,肺癌的治愈率还是很高的。

在病房了待了20多分钟,还谈了一些学界和学社的事情,我就退出了。荣老师叮嘱我好好写论文,早点毕业。出了病房门,我询问师母,有无可能通过手术的方法进行治疗,我知道肺癌如果不转移到脑部的话,手术治疗成功率还是比较高的,讨厌的是荣老师已经有两块肿瘤转移到脑部。我家人生病让我积累起来的癌症知识告诉我,肺癌的肿瘤如果转移到脑部和肝部是比较凶险的。师母说,要等北京医院的放疗疗程走完才能决定。表达了祝愿后,我随后告辞了,内心深处祈盼,荣老师能战胜病魔。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隔一段时间,我就打电话问问荣老师病情的变化以及治疗的效果。荣老师在北京医院的治疗结束之后,又转到北京肿瘤医院进行治疗,也有可能是胸科医院,记忆有些模糊了,应该是肿瘤医院。荣老师跟我说,他的这个治疗疗程不是太长,治疗期间可以在家里休息,并且跟我说国外刚出了一种治疗肺癌的新药,北京方面只有肿瘤医院(也可能是胸科医院)有,他已经提交申请,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我跟他说,也可以试试中医,北京中医医院有专门的中医肿瘤科,里面有一个年纪很大的国宝级的中医大师,治疗肿瘤很有一套。他说,现在医院治疗看看效果再说吧。通话期间,荣老师的声音依旧宏亮,我告诉他一些接受放化疗的注意事项。

时间一晃就到了春节。春节我在云南爱人老家过的,除夕还是初一,打电话给荣老师拜年,并询问他的身体情况。荣老师告诉我,他现在在海南,北京空气太糟糕,要在海南待一段时间再回北京。我跟他说,海南空气好,有利于康复,请他好好保重身体,并跟他约好,等他到北京后再来看他。荣老师说,好的。春节过后,又过了一段时间,估摸着荣老师可能回北京了,我给他打电话,问他回来没有。荣老师说还在海南。这两次通话荣老师的语气不如之前中气充沛,但是听上去感觉还是可以的。

上周我给荣老师打电话,约好周六下午三点半去他家里看他,这次通话明显感觉荣老师比较虚弱。周六下午,我约了我的好朋友、重庆出版集团北京公司副总编徐宪江一起去看荣老师,我们到得早了一些,大约三点钟就到了荣老师家了。敲开荣老师家门,师母在家,荣老师不在家。师母告诉我们,荣老师周四就被送到北京医院抢救室了。师母说了荣老师近期的治疗情况,说是已经改用中医,北京中医医院挂号比较困难,就在中医医院专家自己开设的诊所接受治疗,一次拿药就要几千元。她告诉我们,荣老师在抢救室,只能在四点钟之后才能探望。我和宪江放下我们的心意,嘱咐师母赶紧休息,自己多多保重身体就告辞了。出门前,我们说我们自己去抢救室看望荣老师。师母说,希望荣老师能够闯过这一关,她说,荣老师大姐和荣老师女儿在抢救室门口,让我们直接去就可以了。

我和宪江赶到医院,停完车,找到抢救室,已经过了几分钟。允许探视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实在有点短。抢救室门口,我和宪江见到荣老师女儿和荣老师的大姐,还见到了近史所的徐志民老师。志民老师是步老师高足,我和他握手,谈起故去的步老师,又谈到躺在抢救室里的荣老师,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荣老师的女儿跟我说,探视时间已经过了,我含着泪和她说,我去和保安说说,能不能开门让我看荣老师一眼。宪江跟在我后面,悄悄地跟我说,看荣老师女儿神色并不慌乱,估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听了,又有一种悲从心来的感觉。抢救室门口的保安挺好的,他说,他不能给我开门,否则很多病人家属都会涌过来,等医生出来后,看看能不能和医生说一下,让我进去看一眼。

估计荣老师女儿和保安小哥都和医生说了一下,过了几分钟后,抢救室门打开了,一个女医生跟我说,谁是荣老师的学生,进来看荣老师一分钟,看完就赶紧出来。我跟着进去了,走到荣老师病床前,看到荣老师躺在床上吸氧,已经说不出话来,神志还是清楚的。荣老师看着我。我很没有用,进去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哭。可是见到荣老师这样,我哽咽着说了一句,荣老师您一定要坚强,一定可以闯过这一关,就说不出话来,泪如泉涌。女医生批评我,不能哭。我控制不住自己,怕引起荣老师伤心情绪,就赶紧走出了抢救室。宪江随后进去看望,很快也就出来了。

我和宪江辞别了荣老师家人和志民老师,回到车上,他开着车,我们历数着这几年来得到荣老师的支持和帮助,唏嘘不已。

昨天一打开微信,就在一切都是抗战史群里看到荣老师辞世的消息。我感到很震惊,很悲痛,又忍不住想哭。想想这么多年荣老师对我个人的好和对学社的支持,我就悲从心来,泪眼婆娑。

我和荣老师认识是很早的事情,还是我在南师大读书期间,已经记不清是在本科还是研究生阶段,因为当时我和荣老师并不熟悉。荣老师和我的硕导张连红教授是好朋友,他是我导师邀请到南师大讲学,我第一次见到他。

我之所以和荣老师熟悉起来是因为我在2011年创办季我努学社,季我努学社以整理出版传播中国近现代史料为职志。2012年我创办季我努沙龙,开始邀请著名近代史专家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讲演。由于学社所从事的史料整理工作和近代史知识的公益普及工作,很受包括荣老师在内的诸多著名学者的肯定,我获得了很多与著名学者们亲密接触的机会。

荣老师在我所熟悉的北京著名近代史专家中,是我交往最密切的几位专家之一,他对学社支持力度很大,并且爱屋及乌,对于很多与学社有合作关系的出版社的朋友们给予了无私的帮助。季我努沙龙我在北京邀请荣老师讲过好几次,记得两次的题目,一次是抗日战争与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一次是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政局,两次讲演都是在朝阳区图书馆,座无虚席,好评如潮。荣老师讲完后,观众们总是围住荣老师提问,荣老师总是耐心解答,等待观众没有问题了,才离开讲台。在我个人及学社的出版的书籍中,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书籍请过荣老师写过序言、推荐语,以及送审的推荐信。学社书籍已经超过80本,我个人独立著作及独立译作也已经超过10本。学社的代表作中都浸润着荣老师的指点,我最引以为豪的、算得上学社为学界做了一定的学术贡献的两个项目,化学工业出版社的《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中国抗战影像全集》(全30卷)、重庆出版集团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荣老师身兼多职,前者是编委会委员、分卷序作者、审稿专家;后者是学术委员会委员、推荐语作者,重庆社在近史所学术报告厅召开新书发布会暨日本远东战争罪行研讨会时,荣老师还是学术讨论环节的主持人。

荣老师是一个非常豪爽的人,我给他打电话谈及学社方面的事情,他总是和我说,有事你就说话。荣老师对于学社的史料整理及史学公益讲演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推辞。我一直视他为敬爱的师长,无论是请他在沙龙做完讲演,还是请他和其他在京的专家欢聚,我总会给他点上一瓶白酒。荣老师在水碓子郭林家常菜和我们学社的一帮年轻人聚会,给我们讲他对于云南美食的心得的场景,他在参加完日本远东战争罪行研讨会后与全国各地的专家们把酒言欢的场景,我仍然历历在目。荣老师说,他最喜欢吃得云南菜是鸡枞。日本远东战争罪行研讨会专家聚会,大多数专家散去后,荣老师和我的硕导、程兆奇老师等继续畅聊,那种朋友之间的亲密无间,我现在想来,作为他们的学生,我仍然感觉非常美好。

荣老师去世是中国近代史、抗战史学界的巨大损失,继步平、章骞两位先生之后,我又失去了一位敬爱的师长。荣老师自己本身著作等身,但是他所做的工作更多的是为别人锦上添花的工作,他长期地为抗战史学界服务,无怨无悔地奉献,堪称抗战史学界的编辑家,抗战史学界的专家们以及我们这些后辈对他非常感谢。他之所以英年早逝,是因为他长期的伏案工作,太过辛苦。做过学报编辑的我,可以想见,荣老师在灯下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他的一生是为中国抗战史学界奉献的一生,是竭尽全力服务学界,是不遗余力扶持后辈的一生!

季我努学社失去一位好顾问,学社青年学者同人,大家将发奋努力,继承步平、荣维木等前辈遗志,用扎实的成果为抗战史料的发掘、整理、出版、传播、研究做出应该有的贡献。

我现在正准备将季我努沙龙在全国六个城市的超过百场的名家讲座全部结集出版,现在书未出,荣老师已逝。悲夫!痛哉我心!著名抗战史专家荣维木先生千古!

(作者系青年抗战史学者、季我努学社社长、复旦大学中国近代史博士生范国平)



关注我们

中华网军事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 APP二维码 APP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