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军事|汽车|游戏|科技|旅游|经济|娱乐|教育|投资|文化|书画|公益|城市|社区|拍客|视频|好医生|海外购

注册登录
文章 作者

支持后辈不遗余力的敬爱师长:沉痛哀悼荣维木先生(2)

范国平 2017-03-15 09:04:01

上周我给荣老师打电话,约好周六下午三点半去他家里看他,这次通话明显感觉荣老师比较虚弱。周六下午,我约了我的好朋友、重庆出版集团北京公司副总编徐宪江一起去看荣老师,我们到得早了一些,大约三点钟就到了荣老师家了。敲开荣老师家门,师母在家,荣老师不在家。师母告诉我们,荣老师周四就被送到北京医院抢救室了。师母说了荣老师近期的治疗情况,说是已经改用中医,北京中医医院挂号比较困难,就在中医医院专家自己开设的诊所接受治疗,一次拿药就要几千元。她告诉我们,荣老师在抢救室,只能在四点钟之后才能探望。我和宪江放下我们的心意,嘱咐师母赶紧休息,自己多多保重身体就告辞了。出门前,我们说我们自己去抢救室看望荣老师。师母说,希望荣老师能够闯过这一关,她说,荣老师大姐和荣老师女儿在抢救室门口,让我们直接去就可以了。

我和宪江赶到医院,停完车,找到抢救室,已经过了几分钟。允许探视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实在有点短。抢救室门口,我和宪江见到荣老师女儿和荣老师的大姐,还见到了近史所的徐志民老师。志民老师是步老师高足,我和他握手,谈起故去的步老师,又谈到躺在抢救室里的荣老师,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荣老师的女儿跟我说,探视时间已经过了,我含着泪和她说,我去和保安说说,能不能开门让我看荣老师一眼。宪江跟在我后面,悄悄地跟我说,看荣老师女儿神色并不慌乱,估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听了,又有一种悲从心来的感觉。抢救室门口的保安挺好的,他说,他不能给我开门,否则很多病人家属都会涌过来,等医生出来后,看看能不能和医生说一下,让我进去看一眼。

估计荣老师女儿和保安小哥都和医生说了一下,过了几分钟后,抢救室门打开了,一个女医生跟我说,谁是荣老师的学生,进来看荣老师一分钟,看完就赶紧出来。我跟着进去了,走到荣老师病床前,看到荣老师躺在床上吸氧,已经说不出话来,神志还是清楚的。荣老师看着我。我很没有用,进去之前,一再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哭。可是见到荣老师这样,我哽咽着说了一句,荣老师您一定要坚强,一定可以闯过这一关,就说不出话来,泪如泉涌。女医生批评我,不能哭。我控制不住自己,怕引起荣老师伤心情绪,就赶紧走出了抢救室。宪江随后进去看望,很快也就出来了。

我和宪江辞别了荣老师家人和志民老师,回到车上,他开着车,我们历数着这几年来得到荣老师的支持和帮助,唏嘘不已。

昨天一打开微信,就在一切都是抗战史群里看到荣老师辞世的消息。我感到很震惊,很悲痛,又忍不住想哭。想想这么多年荣老师对我个人的好和对学社的支持,我就悲从心来,泪眼婆娑。

我和荣老师认识是很早的事情,还是我在南师大读书期间,已经记不清是在本科还是研究生阶段,因为当时我和荣老师并不熟悉。荣老师和我的硕导张连红教授是好朋友,他是我导师邀请到南师大讲学,我第一次见到他。

我之所以和荣老师熟悉起来是因为我在2011年创办季我努学社,季我努学社以整理出版传播中国近现代史料为职志。2012年我创办季我努沙龙,开始邀请著名近代史专家在北京朝阳区图书馆讲演。由于学社所从事的史料整理工作和近代史知识的公益普及工作,很受包括荣老师在内的诸多著名学者的肯定,我获得了很多与著名学者们亲密接触的机会。

荣老师在我所熟悉的北京著名近代史专家中,是我交往最密切的几位专家之一,他对学社支持力度很大,并且爱屋及乌,对于很多与学社有合作关系的出版社的朋友们给予了无私的帮助。季我努沙龙我在北京邀请荣老师讲过好几次,记得两次的题目,一次是抗日战争与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一次是九一八事变后的东北政局,两次讲演都是在朝阳区图书馆,座无虚席,好评如潮。荣老师讲完后,观众们总是围住荣老师提问,荣老师总是耐心解答,等待观众没有问题了,才离开讲台。在我个人及学社的出版的书籍中,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书籍请过荣老师写过序言、推荐语,以及送审的推荐信。学社书籍已经超过80本,我个人独立著作及独立译作也已经超过10本。学社的代表作中都浸润着荣老师的指点,我最引以为豪的、算得上学社为学界做了一定的学术贡献的两个项目,化学工业出版社的《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中国抗战影像全集》(全30卷)、重庆出版集团的《日本远东战争罪行丛书》荣老师身兼多职,前者是编委会委员、分卷序作者、审稿专家;后者是学术委员会委员、推荐语作者,重庆社在近史所学术报告厅召开新书发布会暨日本远东战争罪行研讨会时,荣老师还是学术讨论环节的主持人。



关注我们

中华网军事自媒体平台竭诚欢迎您的加入!

邮箱申请: cpyy@bj.china.com

联系电话: 010-52598588-8687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 APP二维码 APP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