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中华网滚动新闻 > 正文

中国特种兵国外受训总评第一豪取10枚荣誉奖章(1)

2017-02-27 13:31:19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1 听说庞尊欣到七连当连长,兵们早已等得心痒。庞连长回团半年了,可他们还没见识过他的勋章呢。

七连前身就是特战团团史上赫赫有名的“义州突破连”。七连尖子多,荣誉多,故事也多。徒手7秒攀上3楼的,5公里越野创下16分15秒团纪录的,都是七连兵。这之前,七连参加中俄联演还曾荣立一等功。不难想象,把“忠诚、勇敢、荣誉”作为精神追求的七连人,对勋章有着怎样特殊的感情。何况,那还不是一般的勋章!

庞尊欣每天跟兵们摸爬滚打在一起,可兵们始终没有机会一睹连长的勋章,这就有点折磨人了。咋的呢?也不是连长抠门儿,主要是没过嫂子那一关。自从连长从国外回来,就不小心添了“惧内”的名声。

要说起连长的勋章,那可是厉害了!《冲出亚马逊》知道吧,电影演的就是连长他们的生活。连长不是一般的牛。国际武装自由跳伞训练完成后,他的中文名字立即被请入“国际自由跳伞爱好者”大名单,并获得SSI(国际水肺潜水学校)颁发的全球通用潜水人员证书。他曾以8个单项第一、外籍学员总评第一的成绩毕业。除了荣获“猎人勋章”,还囊括了另外9枚象征各课目霸主地位的荣誉奖章。毕业典礼那天,连长和他的中国队友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升起了五星红旗。作为走出国门的军人,连长说,那一刻,心里除了豪迈还是豪迈。

在猎人学校,没有特殊的人,只有特殊的记忆。颁发“猎人勋章”那天,校长把勋章“当啷”一声投进一只大号量杯,随后斟满了足足有1000毫升的朗姆酒。授勋人只有将量杯中的酒一口喝干,才能取到那象征着野性与较量,也象征着力量与征服的猎人勋章。随后,勋章由校长或将军用力拍进队员的胸大肌。当时,连长的胸大肌被勋章狠命地“钉”了10次,不,应该是12次。有两枚勋章因将军用力过猛给拍断了腿儿,殷红的鲜血随之在连长草绿色的常服上洇出了一朵醒目的小花……

荣誉,是男人的第二生命。作为军人,没有一个人不向往它。但据说连长一到家,让七连兵百般惦记的勋章就被嫂子没收了!也不为啥,就是嫂子一看见连长的勋章,尤其是一想到那两枚拍断了腿儿的勋章,头就晕,胸口还会痛得发麻发胀。没办法,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男人从中看到的是阳刚、是信念、是光荣,而女人从中看到的却是鲜血、是伤疤、是不能言说的痛……

都怪嫂子把《冲出亚马逊》看多了,她太了解猎人学校了。何况来自各国的队员,自身素质都相当优秀。连长是秀中之“秀”,那勋章得来的容易么。

平常训练的地方在海拔近千米的地方,那里常年薄雾笼罩,阴冷多雨。夜间最低气温7摄氏度。食堂旁边是深约两米的水坑,每近半夜,人被推进坑里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冷水浇。半数以上的人,都因过不了这一关而自动申请“阵亡”。而活着“阵亡”,就等于没有尊严的死。“阵亡”和死,滋味都不好受。学校会给退出的人举行追悼会。把写有编号人的帽子投入火盆,让人眼睁睁看着火舌将它化为灰烬,还要进行鸣枪默哀仪式,“阵亡”队员才能正式告别队伍。

在训练营想保持完好体肤几乎没有可能。因长期在石子路面上做十指交叉俯卧撑,连长拳面上遍布老茧,十个手指都得了关节增生。脑袋因经常性的头顶地训练,磨成了斑秃。旧伤未愈又添新疤,一直光荣地伴随他毕业。兵们一片唏嘘,连长却呵呵一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