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军事 > 中华网滚动新闻 > 正文

3天后就是特种兵考核“复活赛”,他能否过关?(1)

2017-02-22 10:31:00    解放军报  参与评论()人

觅准星

■韩 光

暮色开始游荡,整个世界都滑入了夜幕的阴影。该!活该!这下当特战兵的梦想悬了。马兵孤独地趟着清冷的星光,一屁股坐在围墙边的大柳树下。

纵横交错的树根将他的屁股硌得生疼,马兵扭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舒服些。3个月来,这个地方成了他的“专座”。他像从前那样仰起头,目光穿过柔软的树梢,努力向上望去。镶满天幕的繁星,调皮地眨着眼睛,仿佛都在围观他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明白,此刻自己的心情无法与星星同频共振,便无力地垂下了头,沉浸在白天考核时自己连连失误的悲伤中。

应该说,这一天马兵盼得太久了,从来参加集训那天起,他就心急火燎地盼着了。当这天真的到来时,他满以为是探囊取物就能获得的通行证,在战友惊讶的目光中,大脑一片空白,四肢不听使唤,他以自己不可原谅的表现,为特战兵初选画上了耻辱的句号。

掉皮掉肉不掉队,流血流汗不流泪,不就是为了进特战队吗?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3天之后的“复活赛”,该如何面对?百思不解的马兵,茫然地坐了许久,心如乱麻,理不出一点头绪来。

腿坐麻了,马兵站起活动一下,这时却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不用问,来人准是班长。班长是在战区都有名的特战精兵,马兵在班长身上学了不少真本事,而自己没能用骄人的成绩为班长争光,这让他无地自容。

“夜空晴朗,星光灿烂,这边风景独好!”班长哪根神经短路了,自己手下最得意的兵败走麦城,他倒有闲情逸致!班长又抬头望了一会儿天空,才将目光定格在马兵脸上:“我以为你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呢!”寻短见?班长你看走眼了,在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这个词!受辱的怒气在马兵的心头翻腾,浑身像是爬满蚂蚁般不自在,但他还是挣扎着起来:“班长,我对不起你!”“哪的话!要是早知道你是扶不起的阿斗,我哪会让你吃那么多苦头啊!”班长的话像一记重锤敲在马兵心头,痛得一哆嗦。是啊,来特战队吃的苦头还少吗?到头来却得到了这么个结果,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班长,我不甘心!”说话间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要想重新站起来,除非你改变思路!”班长一字一顿地说道:“战士上战场,什么都不想!你就输在想法过多上。”马兵的心像被锥子扎了一下,他被班长点中了穴位!班长却不再说话了。马兵知道甭想从班长嘴里套出答案来了,只得垂头丧气地回到寝室。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还没进屋,陈光五音不全的唱腔就从门缝里飘了出来。这个家伙终于放肆了一回!应该说,在班里他和马兵难分伯仲,有时马兵还略占上风,可如今人家笑到了最后,突然间马兵觉得自己矮了半截。

马兵灰溜溜地坐下,不想陈光却收住了唱腔,换上一副怜香惜玉的表情挨着他坐了下来。“辩证法讲,坏事能变好。凭你这身本事,回老连队恐怕很快就会被委以重任,说不准比留在特战队更容易脱颖而出!”说到这,陈光露出一脸坏笑:“我怀疑你是故意败北的。”

损人没有这么损的!马兵腾地站起来,气得脸红脖子粗,两只拳头攥紧,只要陈光再敢言语,准会得到惩罚!“陈光,你别给他吃宽心丸了,他这个上战场就哆嗦的主儿,还能指望有多大的出息,回去别给我丢脸就行!”千钧一发之际,班长横在了马兵的面前,不阴不阳地说道:“还有3天就‘复活赛’了,趁着这几天不训练,你养精蓄锐!”见马兵将拳头慢慢松开,班长又瞅着陈光说:“你少替别人操闲心了,有空想想自己吧,别到真正的‘魔鬼训练’时哭鼻子!”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