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军事要闻 > 正文

解放军某部三公里跑为何要戴上防毒面具来完成?

2017-10-30 13:28:50    中国军网  参与评论()人

“低驻高训”的体能储备从何而来

——新疆军区某红军团常态化开展抗缺氧体能训练微观察

韩雷苏建国

从海拔1000米到5000米,这中间不仅仅是4000米的高差,更是新疆军区某红军团从训练场走向战场的“升级”之路。

“3公里跑就能让大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开什么玩笑?”一次体能训练之前,刚到该团的一名新排长对此还是嗤之以鼻。这不,才过一周,他的认识便发生了巨大改变——该团的3公里跑是要戴上防毒面具来完成的。即使是平时跑5公里、10公里都不在话下的官兵,戴上防毒面具进行3公里跑的时候,都会上气不接下气。

在海拔不高的驻地,开展这样似乎有点折腾人的体能训练,为何?

新训期间,该团组织新战士开展水中憋气训练。艾斯卡尔摄

新训期间,该团组织新战士开展水中憋气训练。艾斯卡尔摄

“戴防毒面具3公里跑是我们组织的抗缺氧体能训练课目之一。”该团领导告诉笔者,训练是为了准备打仗,更是为了打赢。只有做到先战胜高原,才能战胜敌人。针对所担负任务的需要和每年驻训地海拔高、氧气少等特点,他们让抗缺氧体能训练常态化,让训练与备战实时对接。

谈及高海拔低氧环境,中士陈世金感触颇深。几年前初上高原的他,在一次团里组织的轻武器实射中,因前期对于抗缺氧体能训练认识不足而栽了跟头。射击开始后,他呼吸急促、极度不适应环境,导致10发子弹只命中1发。

从海拔1000米驻地到5000米的“战场”,高差带给官兵的不仅仅是缺氧,还有对人体机能造成的巨大影响,以及时刻都会危及生命的突发性高原病。

“如何让非战斗减员最小化?”团党委陷入深思,但很快,他们就达成共识:向科学组训要战斗力。笔者在导弹连看到,下士张磊刚刚完成戴防毒面具3公里跑,连队卫生员杨立华立即用心率监测仪测量他的身体指标:心率166次/分。对比他以往的身体各项数据后,杨立华认为张磊的身体指标符合进行下一步抗缺氧连贯课目的训练。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