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此生许党!军报头版缅怀的这位老革命 令人敬重泪目

2018-04-26 14:29:56  军报记者    参与评论()人

今年北京的清明格外寒冷,纷扬的雪花洒落大地。

“我的丧事一切从简,不给干休所领导和儿女添麻烦,不通知任何亲朋好友,不保留骨灰和空骨灰盒……”遵照遗嘱,北京卫戍区某干休所离休干部、原第二炮兵某基地医院副政委周智夫的送别会只有短短十几分钟。没有悼词、没有主持人,3个普通的花圈显得简朴、低调。而这一天,小小的送别室里,却有数百名老干部、军人、群众自发从四面八方赶来,送老人最后一程。

是什么样的力量感染着人们的心灵?从他朝夕相处的家人以及熟悉他的邻居、战友、干休所工作人员的讲述中,从他跨越94年岁月长河的个人档案和字字真情的《历史思想自传》中,我们一步步走近这位普通共产党员崇高而丰富的精神世界。

周智夫在干休所小花园中阅读报纸。

周智夫在干休所小花园中阅读报纸。

“对党知恩报恩,就涌泉相报”

初见周智夫,是在今年春节后解放军总医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普通病房里。

刚刚离开重症监护室,一场大病差点夺去他的生命。消瘦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劫后余生的痛苦,嘴角还泛着一丝微笑。二女儿周卫平说,前几天,父亲刚刚向党组织交上12万元“下辈子的党费”——人生最后的心愿已了,他的内心充满喜悦。周老用颤抖的右手向我们敬上一个军礼,嘴里不停念叨着:“谢谢党,谢谢部队。”

感念于心、念兹在兹。晚年的周智夫百病缠身,加上身患骨质疏松多年,站立稍久、走路略急、用力微猛就会骨折。这两年来,每年有七八个月只能躺在床上静养治疗。他深感自己时日不多,心中一直想着要完成一件大事。

“我要交党费。”去年7月的一天,周智夫把照顾自己饮食起居的周卫平叫到病床边,郑重地说。女儿很诧异:“爸,您不是一直在交吗?”

“我想交一次特殊党费。”周智夫的话,并没有让家人感到意外。因为这样的念头他萌生已久:多年来,每每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感念党和军队的恩情,他的眼里总是饱含泪水。

2017年11月1日,这个得到全家人一致同意的决定,写进了周智夫的补充遗嘱:“悼念当年在战斗中光荣牺牲的战友”“对党知恩报恩,就涌泉相报”“向党交党费拾贰万元人民币”。

立下补充遗嘱不久,周智夫就因严重肺部感染住进重症监护室,可每次从昏迷中醒来,他就会问二女儿:“我的事办了吗?”

1234...7全文 7 下一页
 

相关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相关新闻
没有更多相关新闻了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