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美军炮兵向我阵地开火 志愿军为啥拍手叫好?

2017-10-09 14:33:47    中国军网  参与评论()人

1952年10月1日晚间,朝鲜临律江北岸的笃正里笼罩在夜色之中。天空中不断有照明弹升起,此时在志愿军炮兵阵地上的几个黑影立刻俯身,直到黑暗重新笼罩阵地他们才起身继续忙碌。慢慢地志愿军前沿炮兵阵地上出现了一座怪模怪样、近似圆柱体的矮草堆。

随后的几天,这片阵地一直很平静,美军判断志愿军已经放弃了这处前沿炮兵阵地,除了偶尔向这里发射几枚炮弹,大部分时候并不关注这里。但是在1952年10月5日下午,一架涂着红色尾翼的美军炮兵观测校射机突然径直冲到阵地上空,猛地做了一个大坡度急转。随后数个弹群就像断线珠子一样从美军炮兵阵地上腾空而起,将志愿军的前沿炮兵阵地变成了一片火海。

设伏痛打“铁王八”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志愿军炮兵阵地后方约1500米处一道山梁后面,几个人看到美军炮兵疯狂向我前沿炮兵阵地开火,竟然拍手叫好:“美国鬼子上当了!打!”

话音刚落,两道火光闪现,远方美军控制的161高地上的美军坦克上飘起一股白烟,不久就有火光从敌人坦克里面喷了出来。这辆被击中的敌人坦克恰恰是美军坦克纵队的尾车,几辆美军坦克眼看“尾巴被砍”,想要逃之夭夭,却发现窄窄的山道被堵得严严实实,只能被志愿军的炮弹逐一点名。

被打得狗急跳墙的美军只能徒劳地向空空如也的前沿炮兵阵地上倾泻炮弹,志愿军致命的炮弹却丝毫不受影响,一枚枚砸到美军坦克的车体上。天上的红尾巴炮兵观测校射机见此情景,只能飞得更低,希望能窥探到志愿军的炮火发自何处,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阵密集的高射炮火把“红尾巴”罩得严严实实,随后美军飞机就变成一颗火球径直砸到地上,这样一来敌人炮火更为凌乱,整个无线电频道中充满了美军坦克兵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哀嚎......

步坦协同作战的志愿军部队

上面提到的这次战斗,是志愿军1952年秋季反击战中我第5坦克团为配合40军第119师兄弟部队作战而进行的一次坦克阵地伏击战。自9月志愿军开始反击,119师正面的美军陆战1师经常将坦克开上他们控制的161高地担任火力点,居高临下对附近的志愿军阵地进行直瞄火力压制。

为了支援我军对附近高地的反击,我坦克5团派出109号T-34/85型中型坦克和501号SU-122型122毫米自行火炮在坦克第1连连长张履华指挥下潜至前沿设伏待敌。对面美军装备的M4A3E8同样是参加过二战的成熟型号。美军认为M4A3E8与T-34/85性能在伯仲之间,互相可以在正常作战距离击毁对方,不过同时美国人又对M4的观瞄系统性能及美军人员素质极为自负,对志愿军的坦克和坦克兵比较轻视。

战前宣誓的志愿军坦克第5团官兵

志愿军恰恰就利用了敌人的骄狂。张履华连长带领人员勘察地形后,决定将坦克和自行火炮隐蔽在已经被敌人发现的前沿炮兵阵地后方1500米的反斜面上。这样一来山棱线及其上的灌木成为我军的天然伪装,我军坦克却能坐拥开阔视野,身后就是交通线,便于进出阵地。敌人遭遇打击后又会陷入惯性思维,认为我军是从其实早已撤空的前沿炮兵阵地上开火。

虽然我军占尽地利,但志愿军装甲兵们仍然一板一眼对阵地进行了全面的伪装。10月1日19时20分,109号T-34坦克和501号122毫米自行火炮在我军炮兵密集射击的炮声掩护下隐蔽进入伏击阵地。乘员组停车后立刻用树枝对阵地周围进行伪装,构筑阵地挖出的泥土都用草皮盖好。为了避免射击时扬起的尘土暴露阵地位置,我军乘员细心地用水将炮口附近的地面浇湿,再盖上篷布。随后,我军又在前沿炮兵阵地上用木架子和杂草做了一辆假的“隐蔽坦克”,事后证明这一手彻底欺骗了美军的红尾巴校射机。

隐蔽待机的T-34坦克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