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知道吗?辽沈战役中哪几支国民党“王牌”部队被歼

2017-09-13 14:17:11    中国军网  参与评论()人

1948年9月12日,林彪、罗荣桓麾下的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到11月2日结束,历时52天,共歼国民党军47万余人,解放东北全境。在被歼的国民党军队中,大多数是精锐之师,其中不乏“王牌”部队。

所谓“王牌”部队,无非是装备精良、战斗力较强,号称“主力”“王牌”。不过哪些算王牌,那些不算?并没有统一的标准,也不是正式授予的,多半是自诩的。那么我们就看看辽沈战役中有哪些被全歼或重创的“王牌”部队吧:

新一军

1943年1月,驻印度的中国远征军新编第三十八师、新编第二十二师合编为新编第一军,郑洞国为军长,孙立人为新三十八师师长,廖耀湘为新二十二师师长,在兰姆伽换装美械装备,接受美式训练。

1944年5月,郑洞国免除军长兼职,专任中国驻印军副总司令,孙立人接任新一军军长。此时新一军下辖第三十师、新三十八师。新一军成立后,参加了中国驻印军打通中缅公路的作战和中国远征军中印缅战区反攻作战。1945年春新一军下辖新编第三十师、新三十八师和第五十师,与第五军、十八军、七十四军、新六军号称“五大主力”。

新一军首任军长郑洞国将军,1948年10月辽沈战役中向解放军投诚。

1946年3月,新一军从南方海运至东北。4月,该军进攻四平。面对劣势装备的东北民主联军,满以为能轻松拿下,没想到新一军和七十一军,后来又增加了新六军,共10个精锐师,狂攻了一个月,伤亡惨重。国民党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回忆说:

面对战场上的僵局,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作为国民党军队“五大主力”之一的新一军,当时可谓是“国军”中装备最为精良的部队。在抗战期间的印缅战场中,该军与新六军一样,素以能打硬仗著称,今日却在装备低劣的解放军面前一再受挫,屡攻不克,真使我又气、又急、又不服气。

1947年4月,孙立人升任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副司令长官,由潘裕昆继任军长。11月,新一军之新三十八师抽出另组新七军。同时,另将由地方保安团队改编的暂编第五十三师编入新一军。新三十八师是新一军的起家部队,号称主力中的主力。该师调出后,新一军实力受损。但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据新一军代理参谋长陈时杰少将回忆:

这个军的火力配备:军有直属之一〇五毫米榴弹炮一营(三个连),每连炮四门,共十二门。第五十师及新编第三十师,各有七五山炮一营(三个连),每连炮四门,共有十二门。各团均有八一迫击炮一连,每连炮四门;三七战防炮一连,每连炮四门。各步兵营均有小火箭炮一排,每排配有小火箭四支。以及七·六二重机关枪一连,每连机枪八挺。各步兵连均有六〇迫击炮四门。各步兵班均有轻机枪一挺,冲锋枪二支。总之,这个军的火力配备是相当强的。其弹药携带量也很充足。

1948年10月初,该军编入“西进兵团”驰援锦州。10月28日,新一军和“西进兵团”在辽西会战中被全歼。

新六军

1944年5月,国民政府为加强中缅印战区的军事力量,将新编第一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和第五十四军第十四、五十师合编组成新编第六军,新编第二十二师师长廖耀湘任军长,隶属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

新六军首任军长廖耀湘。

1945年1月,该军奉命回国,所属第五十师留缅归新编第一军指挥。3月,抵达云南曲靖时,青年军第二〇七师拨归该军编制。此时,该军下辖新编第二十二师、第十四师和青年军第二〇七师,为嫡系“五大主力”之一。4月,该军由云南调往湖南芷江,参加了湘西会战。

1946年2月上旬,该军奉命运抵东北。1947年8月,廖耀湘升任第九兵团司令,李涛继任军长。同年11月,东北国民党军进行整编,该军原辖第十四师调出,扩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三军;青年军第二〇七师改隶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另以东北交警第十三、第十四总队编为第一六九师列入该军作战序列。此时,该军下辖:新编第二十二师,第一六九师。

东北“剿总”司令卫立煌(中)、第九兵团司令官廖耀湘(左)、东北“剿总”参谋长赵家骧在研究作战方案。

由于新六军装备精良,善打运动战,战争初期讨到了一些便宜。这滋长了新六军的傲气,但也激发了东北民主联军吃掉新六军的决心。当时有一首《白菜心》的歌:“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专打新六军。菜心味甜营养好,歼灭新六军建功勋。同志们大家来竞赛,看看谁是人民的大功臣。”最早从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唱出,后来在整个东北野战军中十分流行,产生了巨大影响。战士们可不是随便唱唱,这首歌产生于1947年春,仅仅过了一年半,1948年10月下旬,新六军军部和所属两个师在辽西大虎山地区被东北野战军当白菜心给吃掉了!

新三军

1947年8月,蒋介石为加强东北地区的军事力量,以新编第六军第十四师、第十三军第五十四师和辽宁保安团改编的暂编第五十九师,合编组成新编第三军,龙天武任军长,隶属廖耀湘的第九兵团。

新三军的实力和名气,可能没法和新一军、新六军比,但是也不容小觑。该军的两个主力师第十四师和第五十四师,来头不小:一个来自新六军,一个来自嫡系第十三军,都是老部队,经验多,家底大。

据蒋介石的参军罗泽闿说,1947年底蒋还想把由过去驻印军组成的沈阳主力(新编第一军、新编第六军、新编第三军)转运至南京地区,作他的机动预备队,必要时用以巩固南京老巢。可见,新三军在蒋介石眼中还是和新一军、新六军划为一个档次的。

该军编成后,参加了1947年东北战区冬季防御作战。1948年10月下旬,新三军在辽西被全歼,军长龙天武潜逃,军参谋长李定陆、师长许颖、宋邦伟被俘。其残部在少将高参陈新、李景佑及军官训练班少将副主任姜明之的率领下,向人民解放军投诚。

五十二军和“千里驹师”

国民党第五十二军,成立于1937年,由第二师与第二十五师组成,首任军长关麟征。抗日战争初期参与台儿庄战役、第一次长沙会战等战役。据说日酋板垣征四郎对五十二军有过评价:“关麟征的一个军应视为普通支那十个军”。张耀明、赵公五先后接任军长。1940年,日军侵入法属越南,第五十二军调防云南南部,防止日军攻击滇南。在国民党军接受美援后,五十二军成为半美械部队。

抗战胜利后,五十二军由滇南驻地赴越南北部接受日军投降,后从海防由美军船运秦皇岛,一路沿北宁铁路经长城进入东北,接收沈阳,后进军安东。至1948年5月,梁恺、覃异之、刘玉章先后继任军长。期间所部多次遭重创,仅第五十二师就被全歼过两次。

1948年10月,在辽沈战役中,五十二军第二师全部、第二十五师1个团和军直属辎重团共1.48万人被歼,刘玉章率五十二军军部及二十五师一部共一万多人撤走,再船运至江南整补。

提起五十二军,就不能不说说“千里驹师”。“千里驹师”就是五十二军所属第二十五师,关麟征和杜聿明曾任该师师长、副师长。早年曾参与“围剿”鄂豫皖苏区,抗战时期参加过长城抗战、台儿庄战役和长沙会战,后奉调入滇担任国境守备任务。抗战胜利后到越南受降,又自越南海防乘美舰北上,于1945年11初在秦皇岛登陆。这是一支美械半机械化部队,多为云南老兵,作战经验丰富,战斗力较强。因善于长途奔袭,号称“千里驹”师。

别看“千里驹”跑得快,可是刚到东北一年就栽了。1946年10月下旬至11月初在辽宁东部新开岭战役中被东北民主联军三纵、四纵围歼。此役在东北战场首创全歼国民党军一个建制师。“千里驹”师师长李正谊以下5877人被俘,团长以下1600多人阵亡。东北民主联军也付出了伤亡1900余人的代价。上世纪50年代有一部影片《逆风千里》,就是写“千里驹师”被歼的事。

《逆风千里》剧照。

郑洞国在回忆录中提到:

“这是东北战场国民党军队整师被歼的开始。败报传到沈阳,杜聿明将军大为震怒,连连责骂手下将领无能。早在30年代初,杜曾任该师副师长兼旅长,抗战时该部又是远征军的主力之一,战斗力较强。杜对这支全美械装备的部队一向比较器重,现在居然被解放军轻易消灭,确令杜痛心不已。”

后来又重建第二十五师,仍归五十二军。1947年冬季战役中,二十五师再次被全歼,之后又再次重建。两次被歼、两次重建后的二十五师士气低落,今不如昔,也没人再提“千里驹师”了。只是后来往营口逃跑时还真有点“飞毛腿”的意思。

七十一军

国民党第七十一军原是蒋介石的警卫部队改编的。1937年9月以第八十七师扩编而成,军长为王敬久,该军编成后即隶属第九集团军参加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1938年5月,宋希濂任军长,部队进行扩编,下辖第三十六、六十一、八十七、八十八4个师。1940年后陈瑞珂、钟彬接任军长。后编入中国远征军序列,参加了滇西反攻作战和中国远征军第二次入缅作战。1944年底副军长陈明仁代理军长,1945年6月实任。

有“虎将”之称的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1949年8月在长沙起义,1955年被授予解放军上将。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后,该军由云南调往江苏苏州,隶属第一绥靖区。1946年初,该军经海路运往东北,改隶东北保安司令长官部。此时军长陈明仁,辖第八十七、八十八、九十一3个师。

1946年12月,松花江防御战役中八十八师被全歼,后重建。

1947年6月东北夏季战役中八十八、九十一师全军覆没,后重建。

1948年3月东北冬季战役中八十八师再次被全歼,后重建。

说起重建,国民党军但凡王牌部队、荣誉部队被歼,为挽救颓势,都会东拼西凑重新组建。如孟良崮战役中被全歼的整编第七十四师,淮海战役中被全歼的第五军和第十八军,都是所谓的“五大主力”之一,后来都允许重建。但重建一般也仅限于嫡系部队,像非嫡系的东北军、新桂系等部队,平时看你还不顺眼呢,一旦部队被歼,正好:番号撤销!这也是老蒋削弱异己的一贯伎俩。那些杂派将领也心知肚明忍气吞声,也是不愿为老蒋卖命的一个重要原因。

1948年5月,向凤武接任七十一军军长。辽沈战役中,1948年10月下旬该军在辽西被全歼,军长向凤武等被俘。

第七十一军于1948年12月在汉口重建,熊新民为军长。1949年11月该军在广西境内再次被歼。

廖耀湘以下8万余官兵被解放军俘虏。

新三十八师

国民党军新编第三十八师,前身是1932年组建的国民政府财政部税警总团,其装备优于普通步兵部队。抗战爆发后参加了淞沪会战。1941年12月,税警总团正式改名为新编三十八师,孙立人任师长,下辖第一一二团、第一一三团、第一一四团,直属于第六十六军。1942年3月,第六十六军参加第一次滇缅战役。战后,新编三十八师退入印度蓝姆迦整训,而与新二十二师组成后新编第一军。

新三十八师首任师长孙立人在抗战期间。

抗战结束后,新三十八师随新一军调至东北。1947年冬,为加强长春地区的防守,以新一军之新三十八师为基础,加上由原保安第十二支队改编的暂六十一师,和由原刘德溥部的保安区改编的暂五十六师扩编而成新七军,总兵力有3万余人。原新三十八师师长李鸿任军长。在该军所辖3个师中,新三十八师自开入东北后,虽累遭损失,但基本上保存了驻印军时的老班底,经补充后兵员达12000人左右,装备亦好,是长春守军中最为精锐的部队,其他两师各有7000余人,因此,号称所谓“王牌军”的新七军,其实也只有新三十八师一个师尚称能战,其余两师则徒有虚名。

当时困守长春的国民党第一兵团一共两个军:新七军和六十军。六十军也是3个师。据新编第三十八师少将师长史说回忆:

“新编第七军的新编第三十八师,虽累遭损失,但战斗力在六个师中仍是最强的。装备经自己保留的在印缅作战时多余武器的补充,也还能保持原来水平。每个步兵班一挺轻机枪,班长、副班长都配有冲锋枪。每排有两门六〇迫击炮的一个炮班。营机枪连有重机枪八挺;营火箭排有小火箭四门。团迫击炮连有八一迫击炮十二门;战防炮连有三七战防炮(吉普车牵引)八门。只是师炮兵营由原来的三个拨出去两个,只剩下一个骡马驮载的一七五山炮营了。人员经补充后尚有一万一千余,马二百余匹,大小汽车近三百辆。”

新七军算是蒋介石嫡系部队,曾泽生的六十军是杂牌军。长春防守司令、第一兵团司令官郑洞国“考虑到第六十军属云南军队,素受中央军排挤和歧视,我特地在会上反复告诫李鸿将军等新七军将领,不得以王牌军自居,看不起曾将军的部队。”新七军中以“王牌军”自居的,也就是新三十八师那帮人,另两个师也就是跟着沾光的。上世纪50年代的一部影片《兵临城下》,就反映了长春守军嫡系与杂牌的矛盾。

《兵临城下》剧照。

1948年10月17日,曾泽生将军率六十军起义。19日,新三十八师和新七军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

“赵子龙师”

“赵子龙师”是国民党军独立九十五师。该师是1934年以留在中原脱立了“宁马”(宁夏马鸿逵)建制的部分马家军为班底整编而成。全师辖2旅4团,为乙种师编制。整编时调入大量的黄埔系中下级军官,后加入了大量河南和两湖籍的兵员。抗战期间,第九十五师先后隶属第八军、第九十二军、第三十七军、第六十二军,参加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三次长沙会战等。抗战胜利后,九十五师赴越南、台湾受降,后又乘船开赴华北。

1946年,第九十五师整编为第九十五旅,隶整编六十二师。后恢复师的番号。在华北战场,该师没吃过什么亏,因此有了“没丢过一挺机枪”的说法和“赵子龙师”的自称。1948年夏,第九十五师脱离第六十二军序列,改由华北“剿总”直接指挥,改称独立第九十五师。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独立九十五师编入东进兵团,驰援锦州,狂攻塔山。

据东进兵团中将司令官侯镜如回忆:

研究兵力部署时,“认为独立第九十五师战斗力很强,在华北战场是能攻能守的部队,以该师担任对塔山的主攻。前任师长罗奇,矫傲自大,更认为该师是有把握攻占塔山的。”

罗奇当时任国防部战地视察组第四组组长,负责督察华北、东北等地的军队作战情况,权力很大,且气焰嚣张,因此被人称作“罗千岁”。这个“罗千岁”一到锦西就狂妄叫嚣:“没有‘赵子龙师’拿不下的阵地!”罗奇亲自率领独立第九十五师连长以上军官侦察塔山地形并对排长以上军官讲话,为该师部队打气,要该师保持发扬独立第九十五师的“荣誉”。该师攻击时仍然采用他们屡试不爽的“波浪式”冲击战法,以团为单位分成三波,用一营为一波,轻、重机枪集中使用,掩护步兵连前进。规定步兵带足手榴弹,以近战为主,采用波浪式冲击战法,第一波受挫,第二波接上去。

塔山阻击战解放军阵地。

扼守塔山的是东北野战军吴克华的第四纵队和十一纵队等部队。据四纵十师二十八团团长菊文义报告:

“敌独九十五师果然与众不同,它接受敌后梯队遭我二梯队打击的教训,从小队先冲,而且多梯次的后梯队打我二梯队。而且一个冲锋队上来,全端着冲锋枪,再一个冲锋队上来,全端着轻机枪,一律使用自动火器。那些头戴大盖帽的军官,好象是吃了‘刀枪不入护身符’的红枪会头子,远远跑在队伍的前头,拚死卖命。他们把尸体垒作活动工事,向我阵地一步步推进,进攻的凶猛程度,是几年来没见到的。”

当然啦,塔山解放军阵地也是独九十五师没见过的。独九十五师敢死队员没让志在必得的罗奇如愿以偿。他赖以起家的独九十五师受到空前的重创,经两天激战,该师伤亡三分之二,每团残存实力仅够编1个营。后全师缩编成3个营灰头土脸撤回华北,驻防塘沽。塔山成了号称“没有拿不下的阵地”的独九十五师没有拿下的第一个阵地。

“塔山英雄团”的阵地。

(作者系军史专家)

首页上一页...2345 5
(责任编辑:张海潮 CM013)

相关报道: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