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当前位置:军事 > 史海烟云总 > 正文

亲历者回忆:红军真的很客气 都睡街上不进屋

2017-04-21 15:34:53    人民日报  参与评论()人

“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真是运动战的典范。”

1935年1月,在遵义会议上,毛泽东再次回到领导核心。红军刚刚摆脱桂系、湘系军阀的追击,又遭遇黔系、川系军阀的堵截,蒋介石嫡系部队更是穷追不舍。危难之际,毛主席运用一连串天才的战略决策,带领红军纵横驰骋于川滇黔边界地区,巧妙穿插于敌军重兵之间,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成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取得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就是“四渡赤水”,数十年后毛主席称其为一生之中的“得意之笔”。

(一)

天苍苍,雨潇潇,山隐隐,水迢迢。

初秋时节,驱车在遵赤高速公路上,窗外时而掠过稀疏的木楼,时而闪现成片的寨子,它们在迷蒙的水气雾霭中显得有些肃穆。赤水河在这片深山幽谷之中,汤汤流淌,似乎保持着当年的节奏。

习水县土城镇是红军一渡赤水的地方。如今,渡河浮桥没了踪影,战场遗址早已模糊,红军曾经行军驻足的青砖老街也被开发成旅游步行街。雨天里,有几个老人安逸地坐在屋檐下,一边纳着鞋底,一边招呼行人。

“当年毛主席、朱总司令都住在这条街上,耿飚就住在我家隔壁。”93岁的罗明先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自幼习武出身,身板硬朗。听说记者采访,热情让座。“那时候国民党宣传,说红军要来了,杀人如割草,共产共妻。年轻妇女都躲到山里去了。红军进来以后很客气,真的很客气,都睡在街上,不进你的屋。”

“那时候是冬天,红军没得吃,衣服穿得也很薄。”“打仗打得惨,有些战士没水喝,就喝自己伤口上的血。”罗明先老人对80年前的场景印象很深,“但是后来红军要转移,督促征集门板、小渔船,搭建浮桥。红军给每家预付了大洋,每条船有三五块大洋,门板背面写了户主姓名,方便群众日后取回。”

纪律严明、爱民为民,红军很快得到了群众拥护。一首民谣《我渡红军过赤水》由此传唱开来。

走到老街的尽头,便是四渡赤水纪念馆。一张张军事地图、一幅幅历史照片,顷刻间把记者带入了当年的战斗现场。墙上悬挂着时任中央纵队干部团政委宋任穷的一段回忆文字,“1935年1月28日,我军由遵义附近进抵贵州西北部的赤水一带。在土城枫树坝、青杠坡与敌人发生激战……敌人打过来,我们打过去,有时同敌人进行肉搏战,打得十分激烈和艰苦……”

 
分享到: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扫描到手机×